婚前猶豫不決,婚後預言成真?分手後的蓋茨夫婦,還有更大的難題
2021年05月04日19:10

  原標題:婚前猶豫不決,婚後預言成真?分手後的蓋茨夫婦,還有更大的難題

  來源:縱相新聞

  撰稿|記者 周安娜

  “經過長時間的深思熟慮之後,我們決定結束我們的婚姻……我們不認為在人生的下一階段還可以作為夫妻一起成長……希望大家尊重我們的隱私。”

  當地時間5月3日,美國微軟公司聯合創始人之一比爾·蓋茨在個人推特上發佈的聯名公開信震驚全球。這位億萬富翁和妻子梅琳達結束了長達27年的婚姻關係。

  離婚消息來得太突然。因為就在兩週前,比爾和梅琳達兩人還在家裡同框錄製視頻,感謝醫護人員在疫情中的無私奉獻。

  公開信發佈後,大女兒詹妮弗在社交媒體上寫道:“全家人已經經曆了一段充滿挑戰的時光,目前還在學習如何以最好的方式,來支持個人的過程和情感。”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父母同時官宣離婚,但珍妮弗只轉發了媽媽的聲明。

  目前,蓋茨夫婦都沒有談及離婚原因。蓋茨基金會表示,夫婦二人將“繼續擔任聯合主席和理事”,“他們的角色或組織沒有計劃改變”。

  婚前猶豫不決

  畢業於杜克大學的梅琳達是個妥妥的學霸,也是首批加入微軟的MBA畢業生中唯一的女性。

  1987年,加入公司後不久的梅琳達和比爾在一次商務晚宴上相識了。

  梅琳達在她的書《提升的時刻》中描述了這次相遇:“我當時來晚了,所有的位置都被占了,只剩下兩張並排的空椅子。我坐了其中一張。幾分鍾後,比爾來了,坐在另一張椅子上。”

  梅琳達說,憑藉二人對拚圖的共同喜好,以及自己在數學遊戲中的勝利,她贏得了比爾的心。

(圖說:年輕時的蓋茨和梅琳達。圖源:網絡)
(圖說:年輕時的蓋茨和梅琳達。圖源:網絡)

  但二人最初的約會並不像一般情侶那般“你儂我儂”。比爾說,那個時候梅琳達還有別的男孩子追,很受歡迎,而自己則忙於微軟工作。直到約會一年後,兩人才認真了起來。

  “我們非常關心對方。(當時)只有兩種可能:要麼分手,要麼結婚。”比爾在一部紀錄片中說。

  據梅琳達透露,比爾曾花數週的時間和她討論兩人是否應該結婚,甚至還在婚前列了一份“結婚的利與弊”清單。

  “當時他難以做出結婚的決定,因為他極為清楚這個決定不關乎我,而是關於他自己能否在工作和家庭生活之間取得平衡,”梅林達說。

  但最終比爾得到的結論是“利大於弊”,他求婚了。

  1994年,二人在夏威夷舉行了開銷高達100萬美元的“世紀婚禮”,并包下直升飛機用於接送客人。據悉,僅梅琳達的婚紗價值就達1萬美元。

  “她是一個真正平等的夥伴……她和我有很多相似之處,她也很樂觀、對科學很感興趣。但她比我更善於與人相處。”比爾2019年在紀錄片《深入比爾的大腦》中曾這樣描述自己的妻子。

  婚後擔憂成真

  但曾經擔心的狀況還是成為了現實。

  《紐約時報》引用兩位知情人士的消息說,這幾年蓋茨夫婦一直面臨著一些婚姻中的難題,甚至幾度瀕臨破裂。但兩人還是在努力試圖維持這段關係。

  2019年是夫婦二人結婚25週年,梅琳達當時在接受採訪時提到,比爾日常工作時間達到16小時,幾乎沒有時間留給家庭。“相信我,我記得有一些時期對我們的婚姻來說是非常艱難的,我甚至在想,‘我能堅持嗎’。”

  2020年3月,比爾決定從微軟董事會退出,開始聚焦於慈善工作,其中部分原因就是為了花更多的時間陪伴家人。

(圖說:蓋茨夫婦2017年共同出席活動。)
(圖說:蓋茨夫婦2017年共同出席活動。)

  除了分身乏術,比爾在工作中的強勢也成為二人爭吵的重要原因之一。

  2000年基金會成立以後,比爾一直親自負責草擬一年一度的公開信。直到2013年,作為基金會聯合主席,梅琳達希望參與公開信的撰寫,但遭到比爾否決。

  二人因此大吵一架。梅琳達後來描述當時的場景稱,兩人吵到“幾乎要把對方殺掉”。

  最終,比爾在2013年的基金會公開信中加入了梅琳達撰寫的一段話。2014年,公開信變成了聯名信,但主要還是由蓋茨持筆。直到2015年,年信才真正成為了兩人共同撰寫的聯名信。

  五五分的“分手費”?

  “伴侶有兩層含義,而我們兩者皆是:既是生活伴侶,也是工作伴侶。”在基金會2018年年信中,蓋茨這樣總結到。

  即使愛人又是同事的關係讓外界不禁好奇二人的財產分配和基金會的未來走向。不少人還拿2019年貝索斯和麥肯齊的離婚作起了“參考模板”。

(圖說:貝佐斯和麥肯齊。)
(圖說:貝佐斯和麥肯齊。)

  但與貝索斯離婚不同的是,蓋茨夫婦面臨的財產分割更為複雜。因為前者的財富主要集中在亞馬遜股票,而後者此前已將價值約358億美元的微軟股票捐贈給了蓋茨基金會,目前他本人大約僅剩1%的股份,其他大部分財富來自投資收益。

  比爾和梅琳達最大的資產是他們用微軟股票銷售收益經營的一家控股公司卡斯凱德(Cascade Investment),業務涉及房地產、能源、酒店,還包括了十多家上市公司。

  此外,兩人的共同財產包括了多地的房地產、私人飛機、豪車以及藝術品。

(圖說:蓋茨夫婦在西雅圖的豪宅,估價為1.25億美元)
(圖說:蓋茨夫婦在西雅圖的豪宅,估價為1.25億美元)

  目前,蓋茨夫婦財產分配的細節尚不明朗。由於離婚申明措辭平和,外界普遍認為,兩人將和平解決財產分割問題。

  根據二人目前居住地華盛頓州的法律,當地奉行“夫妻共同財產製”,即“共同財產不一定是均分,但秉承合理公平的原則進行分配……夫妻雙方協商時大概率會走向五五均分”。

  舊金山的一位離婚律師說,這場離婚的最大難題在於,未來無論是基金會或是其它業務,蓋茨和梅琳達計劃多大程度上一起共事?

  這也是蓋茨夫婦與貝索斯和麥肯齊的另一處不同。麥肯齊在亞馬遜創立初期給予貝索斯莫大幫助,但當亞馬遜業務逐步擴大後,麥肯齊也逐漸淡出。

  而梅琳達卻在蓋茨離開微軟之後,全身心投入基金會,並將事業的一部分與丈夫緊密綁定在了一起,不僅合體參加活動,而且在基金會運營中風格互補。

  這讓外界猜測,在雙方離婚後,是否會導致包括財力、人脈和精力等多種資源的重新分配,比如根據兩人興趣不同,在性別不平等或健康議題上發力,也不排除一方可能會開拓新議題。

(圖說:2016年,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授予二人總統自由勳章)
(圖說:2016年,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授予二人總統自由勳章)

  梅琳達或將成立新基金?

  “蓋茨基金會是當今世界上最重要和最有影響力的慈善實體,”斯坦福大學一位政治學教授說。“他們的離婚可能會對基金會及其在全球的工作產生巨大的影響。”

  這樣的說法無可厚非。蓋茨基金會成立於2000年,在全球有大約1600名員工,每年對全球公共衛生和發展等領域捐款大約50億美元。

  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暴發後,蓋茨基金會曾多次投入資金,支持全球研究、開發和公平分配抗擊新冠疫情和拯救生命所需的各類資源,累計大約達17.5億美元。

  不過,報導全球慈善事業的電子網站Inside Philanthropy創始人卡拉漢認為,現在就評價離婚對蓋茨基金會和慈善界的影響還為時過早。

  儘管聲明中稱二人將繼續在他們的基金會一起工作,但卡拉漢建議梅琳達仍然可以從事她自己的慈善工作。

  “你可以想像兩條獨立的軌道,他們既在基金會一起工作,又在基金會之外各自追求自己獨立的慈善事業,”卡拉漢說。

  他表示,不排除梅琳達會開設另一個慈善基金會的可能。

  梅琳達在2015年已經創立了自己的風投公司Pivotal Ventures,致力於投資與婦女經濟賦權的相關問題。卡拉漢認為,如果梅琳達使用持有的部分微軟股份成立一個新的基金會,那將產生巨大影響。

  “沒有人知道他們離婚協議的條款是什麼。但是,如果梅琳達最終帶著這些財富的一部分,轉而創建她自己的基金會,那將是美國最大的基金會之一,”卡拉漢說。“她將成為慈善事業的主要力量。”

  一位曾與蓋茨夫婦共事的前工作人員說,聽到二人離婚的消息後,基金會的工作人員都在互相發短信和電子郵件,試圖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以及這對蓋茨基金會可能意味著什麼。

  這位前工作人員說,大家的共識是“暫時不會有問題”,但對下一階段會發生什麼、會產生什麼影響,還將取決於二人離婚的“友好程度”以及他們今後的合作方式。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