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一15歲女孩離家出走後自縊死亡,未發現有人侵害
2021年05月05日12:57

正觀記者 盛和

該案仍在進一步調查中

據靈山發佈5月5日消息,3月21日23時許,公安機關接到群眾報警稱:黃某某(女,15歲,靈山縣新圩鎮人)於當天下午離家後去向不明。接警後,廣西靈山縣公安局立即組織警力開展搜尋工作。3月23日下午,公安機關在靈山縣新圩鎮容家村委附近山頭的樹上發現黃某某屍體,經現場勘驗及屍表檢查符合自縊死亡特徵。目前,公安機關經初步調查未發現有黃某某被他人侵害的犯罪事實,檢察機關已介入監督指導。該案仍在進一步調查中。

靈山縣新聞辦

2021年5月4日

前情回顧:

黃女士不相信女兒會自殺。在她眼裡,小安就是她的驕傲。黃女士說,小安性格開朗,和家人同學關係都不錯。失聯前兩天,她們倆還視頻聊天,看不出小安有自殺傾向。新圩派出所工作人員表示,現在是否能立案偵查,由上級領導決定,不是派出所說了算。

極目新聞記者 周浩

返校當天,廣西欽州靈山縣初三女生小安(化名)意外失聯。2天后,警方卻在離校幾公里的一片樹林發現她的遺體。5月3日,小安的母親黃女士告訴極目新聞記者,雖然法醫鑒定排除他殺。但對女兒的死,她依然心存諸多疑問。她不相信那個活潑開朗的女兒,會以這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返校日意外失聯

黃女士告訴極目新聞記者,她從重慶嫁到廣西欽州靈山縣,現在和丈夫在廣東東莞工作。小女兒小安出生於2006年6月,自幼隨他們在東莞生活。一年多前,小安轉回戶籍所在地讀書,就讀於靈山縣新圩鎮雲洲中學,今年上初三。小安是住讀生,會在週五放學後回家,週日下午再返校。

黃女士告訴極目新聞記者,3月21日下午1時許,小安還和她用微信視頻聊天,兩人聊了很久。下午2時許,小安像以前一樣乘坐半小時中巴車趕往學校。

但當晚7時許,小安父親卻接到小安班主任的電話,被告知小安沒有去上晚自習。黃女士趕緊聯繫在靈山縣的親戚朋友,但四處不見小安的身影。親戚搜尋無果,選擇報警。

當晚,靈山縣公安局新圩派出所接警後,組織警力向小安家長和班主任瞭解情況並展開調查。

黃女士告訴極目新聞記者,她事後從女兒一個同學那裡得知,女兒曾回宿舍放東西,還去了縣城吃肯德基。她還從警方獲悉,女兒在一家門店買了一把水果刀和一個放大鏡。

監控畫面顯示,當日下午5時許,小安在新圩鎮容家村委候車亭出現過,隨後失聯。

小安失聯後,一家人曾多次聯繫她,但電話那頭一直沒有回應。3月22日,小安父親從東莞趕回靈山縣老家。23日上午,黃女士也匆匆趕回。

偏僻樹林發現遺體

黃女士再次得知女兒小安的消息,是在3月23日下午。當地警方告知她們,新圩鎮容家村委會的生雞嶺信號塔旁邊發現一具屍體,死者疑似小安,讓家屬前去辨認。

發現小安的地點

小安父親到現場後,發現三米高的樹枝上吊著一女子,女子的面相和地上的書包,讓他不得不接受殘忍的現實:眼前正是自己的女兒小安。

黃女士告訴記者,警方推測,小安的死亡時間約為在3月21日晚7時至10時之間。

從黃女士提供的一份證明中,極目新聞記者看到,經靈山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技術法醫鑒定,排除他殺,不構成刑事案件。

但黃女士不相信女兒會自殺。在她眼裡,小安就是她的驕傲。黃女士說,小安性格開朗,和家人同學關係都不錯。失聯前兩天,她們倆還視頻聊天,看不出小安有自殺傾向;她愛打籃球,很有活力;學習成績更是從不讓她操心,雖然是轉學生,但小安很快就適應了新學校,還能在年級名列前茅。

黃女士說,女兒很會玩手機,還能通過手機賺錢。她有時週末幫人刷單,一天能賺幾百塊。她從女兒和朋友的聊天記錄看到,女兒出事前,手頭還有大幾千元。

5月3日,極目新聞記者聯繫上小安班主任。她表示,小安在學校表現確實不錯,老師們對她的不幸遭遇表示遺憾。該班主任告訴記者,小安平時看起來很開朗,學習成績也好。上學期期末,她的總分名列年級第19名。今年中考,她很有可能考上重點高中。

班主任說,3月21日晚7時許,她發現小安沒有去上晚自習,就給她家長打電話詢問情況。在事後調查瞭解中,她得知有同學曾和她一起搭中巴來學校。但班主任說,小安出事的地方離學校有幾公里遠。她查過小安的校園卡記錄,她當天並沒有進出學校。

家屬仍有諸多疑問

為瞭解答心中的疑問,黃女士和家人們曾重走小安失聯之路。從監控最後捕捉到小安身影的新圩鎮容家村委候車亭,到發現小安遺體的樹林,黃女士等人走了35分鍾。黃女士說,這一路很難走,多是草深樹高的泥巴小路,沒有什麼路燈,一個成年女子都不敢獨自走這條路,更別說一個怕黑的未成年女生。

黃女士說,吊著小安的繩子很短,長約60釐米,是小安自己買的拍立得相機的掛繩。小安被吊在離地高約三米的樹枝上,她身高1.65米左右,就算站在地上的磚塊上,也很難夠到繩子。黃女士很難相信,如果小安是自殺,她是以什麼方式完成的。且小安的脖頸處沒有抓痕,感覺死得很平靜。

此外,黃女士還告訴記者,派出所民警把小安手機交給她們後,她嚐試了好幾次,終於解開了手機密碼。黃女士說,手機里沒有了支付寶和淘寶等軟件,微信里小安和不少人的聊天記錄被刪除了。“和我的聊天記錄也刪了。”黃女士說。

黃女士稱,她心中還有很多疑問,但沒有人能為她解答。她不相信女兒是自殺而死,女兒的遺體至今還躺在殯儀館里,她想找到女兒的死因,再將女兒火化。目前,黃女士已向當地有關部門提交申請,希望當地公安部門能立案偵查此事,由當地檢察院監督。

5月3日下午,極目新聞記者向新圩派出所詢問此事。工作人員表示當時已有縣局法醫鑒定,現在是否能立案偵查,由上級領導決定,不是派出所說了算。

靈山縣公安局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不清楚相關情況,可詢問靈山縣或公安局的宣傳部門。但記者多次撥打宣傳部門電話,均無人接聽。

原標題《情況通報》

來源:正觀新聞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