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一午托機構,8歲男孩從上鋪被推下摔至腦損傷…
2021年05月06日13:50

原標題:廣州一午托機構,8歲男孩從上鋪被推下摔至腦損傷…

8歲男孩小宇在午托中心的雙層床掉下,

致急性特重型顱腦損傷。

一同玩鬧的10歲男孩小川稱

是他自己“抓不穩”摔的,

另一名小夥伴小天則稱,

親眼看見是小川推的!

事發房間又沒有監控,

到底誰該為此擔責?

近日,

廣州中院對這宗民事索賠案作出了終審判決。

孩子玩鬧從床上摔下

據瞭解,小學二年級的小宇和四年級的小川平時均在黃埔區一家午托機構午休。

2020年6月3日,小宇在午托中心午休時,在與包括小川在內的四名孩子玩耍的過程中,從雙層床上摔下導致受傷。

小宇受傷後,被送往武警醫院接受治療並住院至6月24日,共計住院21天。出院診斷為急性特重型顱腦損傷,醫囑建議為不適隨診,2月後返院行顱骨修補術。8月17日,小宇再次前往武警醫院接受治療至8月28日,共計住院11天。出院診斷為右顳頂部顱骨缺損、腦外傷術後和繼發性癲癇,出院診斷為繼續口服抗癲癇藥物治療,不適隨診,3月後來院複查。

事發後,午托中心和小川父母向小宇墊付了醫療費各1萬元。小宇通過網上募捐獲得捐款40692元,通過學校發起的捐款活動獲得捐款約19000元。

信息時報資料圖,圖文無關
信息時報資料圖,圖文無關

是自己摔傷還是被人推下?

是孩子不慎摔下,還是被人推了下來?可事發房間又沒有監控。

“當時我在學生就餐的餐桌邊,就有同學過來跟我說,小川把小宇推下床。”午托中心經營者楊某稱,事故發生後,她問小川是否有推小宇下床,當時小川是承認的,後再問他為何要推小宇下床,他回答稱因小宇抓他的臉,所以他才推小宇。

“託管教育中心的楊老師告訴我,說是小孩在午休的時候,被一個四年級的學生小川從雙層床上層(大概有1.5米高)推下來的。”小宇的父親也是從楊某的口中得知相關情況。

但小川在公安機關卻給出了不同說法。

他稱:“其中一個高年級小朋友先爬到雙層床的上鋪,我們就跟著上去了,我在雙層床上鋪的時候,一個二年級的小朋友也準備上來,當時他拉著我衣服,沒有拉穩就掉了下來。”

午托中心對小川的說法表示質疑,稱在派出所通知第一時間接受詢問時,小川以休息為由拒絕,次日才去派出所,其母親有足夠的時間教唆其歪曲事實。

事發當時在場的,還有幾名孩子,12歲的小天便是其中之一。據小天在公安機關稱,他當時在房間(地上)和人在聊天,有幾個小朋友在床上(雙層床上面)追逐打鬧,跳來跳去。之後看到小川推了一個小朋友,那個小朋友就從床上掉下來了,“在地上一直哭,動不了”。

法院認定是人為推下

責任分不清,賠償談不攏,小宇一家於是將小川一家及午托機構訴至法院。

一審法院認為,關於本案的事發經過,小宇的父親及午托中心經營者楊某均不在場,其證言的證明力不足。小川為利益相關方,其陳述的事發經過真實性存疑。而在場的小天和雙方沒有利害關係,其向公安機關陳述的事發經過(證言),具有高度可能性,故予以採信。據此,法院認定,事發經過為:小宇與小川在雙層床上追逐打鬧時,小川將小宇從雙層床上推下,導致小宇頭部受傷的損害結果。

關於責任認定,法院認為午托中心工作人員未在場履行監管職責,在小宇等小孩進行較高危險性的玩鬧活動時,未及時予以製止,未盡到充分的注意義務。午托中心負有主要過錯,應當對小宇的損失承擔70%的賠償責任。小宇和小川在雙層床上追逐打鬧過程中,小川將小宇從雙層床上推下致其受傷,兩人均存在過錯。根據查明的事實並結合兩人的過錯程度,確定小川應當對損失承擔20%的賠償責任,小宇自擔10%的過錯責任。

法院於是判決,午托中心賠償小宇6.1萬餘元,小川一家賠償小宇1萬餘元。

上訴稱孩子撒謊“可能性較小”

小川一家不服,提起上訴。稱現有證據不足以證實是小川將小宇推下,且事發時小川還是一名沒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其歪曲事件發生經過的可能性較小。小川的母親在接到午托中心老師通知後,陪同就醫,回到家時小川已經休息,次日早上又去派出所接受詢問,根本沒有時間教唆小川。且他們認為,小天的證言是“不可信的”。

此外,小川一家認為,家長把小川的監護職責以有償、支付對價的方式交給了午托中心,即使在受傷過程中,小川有過錯,也應由午托中心承擔全部責任。

廣州中院審理認為,關於責任承擔問題,《民法典》規定,限製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學校或者其他教育機構學習、生活期間受到人身損害,學校或者其他教育機構未盡到教育、管理職責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限製民事行為能力人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監護人承擔侵權責任。監護人盡到監護職責的,可以減輕其侵權責任。

本次事故發生時,兩人均已年滿8週歲,為限製民事行為能力人而非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兩人均應對自身行為及可能發生的危險有一定的認知能力,在此情況下,小宇仍與小川在雙層床上追逐打鬧,進行高危險性的活動導致小宇受傷,兩人均應對此承擔一定的責任。

事故發生時,現場沒有監控,也沒有成人在場,各方對事故發生的過程陳述不一,故一審法院採信第三人證言,對案發事實進行認定,符合相關法律規定。一審法院根據現有證據,按照各方過錯的大小確定由午托中心承擔70%的責任,小川承擔20%的責任,小宇自負10%的責任,比例分配適當。

二審於是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文中未成年人均為化名)

信息時報記者 何小敏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