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圈“90後”,清醒與沉迷之間
2021年05月19日00:51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幣圈“90後”,清醒與沉迷之間

  “帶著不切實際的期待,庸常的生活之外,每天都在吹小小的泡泡。”在幣圈沉浮了三年多,路寧拿這句話來總結自己的心路曆程。 從認真研究上百頁全英文項目書,到跟隨人潮進進出出,路寧坦言已經看透了當下的幣圈——一場富豪的遊戲,規則被掌控在資本手中,韭菜們太難看到平靜海面下的暗湧。

  被理財焦慮裹挾的“90後”年輕人,就像路寧一樣,成千上萬地小試牛刀,比特幣也好,基金定投也罷,或許只是為了不被通貨膨脹甩得太遠,一邊清醒,一邊沉迷。

  富豪的情緒實驗

  路寧對於TeslaCEO馬斯克的一言一行都格外關注,後者輕飄飄的一句話,能輕易操控狗狗幣的走勢,這關係到路寧那幾千塊的投入能不能繼續翻倍。

  最近,馬斯克打一巴掌又給了顆棗。上上週末,馬斯克在採訪中吐出了“騙局”兩個字,狗狗幣閃崩30%。幾天后,他又稱正在與狗狗幣開發人員合作以“提高系統交易效率”。之後,狗狗幣一度飆升20%。

  直上直下的曲線面前,路寧跟著忐忑,雖然只投了幾千,但這畢竟關係到自己的咖啡自由。入場狗狗幣,對於路寧來說,是一個有點穩的生意了,畢竟入得早。狗狗幣最初發行時單枚0.00026美元,如今已經漲到單枚0.5美元,累計漲幅1923倍。

  不過,見過了比特幣的暴跌狂漲,對於當前的狗狗幣,路寧已經可以“笑看風雲”了。

  “這就是富豪的遊戲,這次是狗狗幣,下次再弄個小貓幣,對他來說其實都無所謂,就像一場情緒實驗,他們設定規則,包括吹泡泡和破滅的時機,而我們在裡面玩。”路寧坦言。

  三年多以前,剛畢業的路寧帶著1000塊進了比特幣的場。那時,比特幣正經曆著誕生以來的第二輪瘋牛。第二次挖礦產量減半以及區塊鏈的崛起,疊加英國“脫歐”、美國大選等事件,讓比特幣一路瘋漲,2017年年初到年末,比特幣從1000美元一路狂飆,逼近2萬美元。

  但翻過年來,一系列爆雷事件後,比特幣在2018年迅速降溫,反彈一次不如一次。路寧就是在這期間入場的,當時價格是7600美元/枚,但“進去之後就發現,你進的時間就是最高點”。

  最高點之後的劇情沒有驚喜,只有驚嚇,比特幣持續跳水,路寧被套牢。雪上加霜的是,彼時,路寧剛辭職,還因良性腫瘤住進了醫院。病房外飄著雪,病房內,路寧滿腦子都是價格腰斬的比特幣,和自己投入的幾千塊錢,還有爸媽因為相信而贊助的幾萬元。

  “只要不割肉,就不是韭菜”,本著這個想法,路寧挺了一段時間,待到2019年轉機出現,比特幣漲到了回本的點,一部分抽了出來,另一部分繼續留在裡面翻滾。最高時,路寧已經持有半個幣了。

  “一邊哭一邊學”

  坦然甚至戲謔地談起幣圈種種,在當時,路寧不一定做得到,畢竟幾萬元對於一個剛出象牙塔的職場新人而言,不是小數目。

  為了挽救自己的投入,路寧成了幣圈“拚命三郎”,每天都會看各種分類排行趨勢,然後篩選出來最靠譜的一些KOL,也會緊追華爾街分析師的表態。

  這不算難事,要命的是那些全英文的項目書。“我當時把市值排名前十的幣的項目書都看了,包括比特幣、以太坊、瑞波幣等等,瞭解底層技術、團隊情況之類的,”路寧感慨,“又是計算機語言又是英文,得一個詞一個詞摳,太難了,邊哭邊學。”

  難是必然的,作為剛誕生不過十來年的新生事物,比特幣交織了計算機、金融、數學等多個學科的知識,帶著對主流經濟模式的顛覆,比特幣一路發展,一路質疑聲不斷。

  在鑽研項目書時,路寧曾堅信,底層技術更靠譜、團隊更優秀,幣的前景和發展就會更好。只是後來的經曆證實,數百頁項目書帶給路寧的並非真金白銀的盈利,只是知識性的談資——用通俗易懂的方式將晦澀的理論講給外行人聽。

  2019年,網絡購物、無現金交易、全球化繼續深入,以去中心化無現金交易為賣點的比特幣也開始苦盡甘來。當年6月,波場幣創始人孫宇晨拍下巴菲特午餐的消息點燃了輿論圈對於加密貨幣的指指點點,前者是一戰成名的幣圈“90後”,後者是向來對加密貨幣嗤之以鼻的股神。

  幣圈趁機瘋狂,路寧也小賺一把,幾千塊錢的盈俐落袋為安。嚐過酸甜苦辣,入職了新工作的路寧忙碌起來,慢慢撤出了比特幣的大潮。

  這不失為明智之舉,因為眼下的幣圈已經不是路寧熟悉的幣圈了。路寧曾參加過一些比較靠譜的幣的路演,發現技術團隊其實並不是很關心投資價值,更關心應用。但市場是被情緒主導的,割裂感隨著幣種越發誇張的市場化而誕生。

  雞犬升天,妖魔當道。狗狗幣被馬斯克帶飛後,5月7日,馬斯克發佈推特:我正打算找一隻柴犬。之後,與之相關的屎幣(SHIB)暴漲。近3個月內,屎幣(SHIB)暴漲了28萬倍,秋田犬幣(AKITA)今年以來漲了840倍,豬幣(PIG)漲了650倍,幾週前剛上線的新幣種LowB,幾天內也拉升了70倍。

  “股票基金好歹背靠公司金融,現在幣圈玩的就是概念,有人炒願意捧才有價值,和明星流量有點像,再加上24小時不間斷交易,很容易讓人有上癮的‘賭博’心理”,陳旻直言,最近的漲漲跌跌太明顯了,講實話,莊家吃相有點難看。

  漲得快,崩得也快。5月17日,馬斯克暗示Tesla或已清倉比特幣。消息一出,比特幣一度跌穿44000美元關口,刷新近兩個月新低。同時加密貨幣普跌,爆倉者數不勝數。截至北京時間17日6時30分,過去24小時內,共有16萬人爆倉,最大單筆爆倉金額高達9000萬美元。

  焦慮和妄想

  清醒歸清醒,但架不住理財焦慮和暴富妄想的助推。

  “我周圍同事全都理財,定投,我也是被感染了,覺得再不定投就要被時代拋棄了,而且平時收入也不高,更有那種理財焦慮。”李殊在一萬美元時入了場,此後長期持有。在李殊眼中,只是把幣當做投資理財產品之一,像黃金、房子一樣。

  房、車等重資產,之於李殊這樣的普通“90後”,是暫時難以企及的,或許比特幣與轉錦鯉微博類似,藏著隱秘的暴富幻想,也撫平了來自同齡人的理財焦慮。比起動輒7位數炒股的編製內同事,李殊也只是在自己能力範圍內找了一個投資理財產品,不至於被通貨膨脹甩得太遠。

  就像路寧所說,“我買這些都是現在基於我對生活還有期待,這邊工作不下去的時候,然後點開旁邊網頁看看我的幣,就覺得庸常生活里還有一些樂趣和不切實際的期待”。

  雖然偶爾會買點其他幣,但相較於當初研究項目書的熱忱,認清現實的路寧已經佛繫了不少,頂多看看走勢,有時候等交易所跑路了才想起來自己還有投入在裡面。

  陳旻則是在佛系中沉迷,享受自己做波段的快感,“有種彷彿自己很厲害會金融的樣子”。

  只是幣圈一天、人間一年,做波段可能還不如放著不動賺得多,讓陳旻心驚肉跳的瞬間不少。陳旻記得,在上一次的大跌中,本來大跌前賺了7000元,但不僅沒出來,還在大跌頭一天高價買入,一通操作猛如虎,倒虧了5000元。

  類似的“騷操作”太多,陳旻雖然投了不少,但其實到現在也只賺了一萬元左右,“我和朋友吹比特幣一定會漲,也不知道哪來的底氣。但做波段的我幾乎每次都沒抓住,而且還總讓自己被套牢”。

  路寧也不是沒有過後悔。比特幣後來的發展,顯然出乎路寧的意料。撤出之後,路寧曾和朋友打賭比特幣能漲到多少,路寧給的數字是12000美元,朋友有些嗤之以鼻,說想像力還是要放大一點,押的是15000美元。

  “後來發現我倆都太年輕了,後來就漲上了5萬美元,現在一度攀上6.4萬美元”,路寧感慨道,如果還持有半個比特幣的話,現在也賺了幾十萬了。

  無招勝有招

  雖然在基金和幣圈之間橫跳,也在不同幣種之間橫跳,但進進出出的陳旻其實心知肚明,幣圈“整體一定是操盤,定期割韭菜”。一邊是明知會被割的自覺,另一邊,陳旻對比特幣的迷之信念感卻一直在。

  不同於路寧對技術和應用前景的看重,陳旻似乎只是單純覺得,物以稀為貴,以及任何事物的發展都有起——高潮——落,“我堅信幣圈的發展還在初期,所以敢放心大膽地玩”。

  無論是路寧還是陳旻,都深知精英化的金融思維解釋不了幣圈,隨波逐流的大爺大媽們才是幣圈的最優玩家。《倚天屠龍記》里,張三丰教張無忌太極劍法時,“無招勝有招”的理念令人印象深刻,大爺大媽們更像“忘乾淨”了的張無忌,在不按常理的幣圈憑奇招製勝。

  這似乎才是幣圈的正確打開方式。靠著長期持有,李殊在4萬美元時撤出,小賺一筆瀟灑離場,將更多的精力放在基金上,畢竟做短線對資金要求高,沒那個錢都不配跟著擔驚受怕。

  現在的路寧是循著這樣一個思路,她自詡為一個盲目的小韭菜,現在已經完全不看群,也不看App了,“你發現它無跡可循,只知道它漲起來的時候,可能又有巨鯨入場了。但我們小韭菜永遠看不到海面以下的東西,看到水位線漲了,就跟著跳”。

  “糊塗膽子大”的陳旻還在倒騰自己那一堆幣;李殊也在考慮,是不是該入場狗狗幣了;至於路寧,心態早就放平,“把失望的閾值放得更低一點,這就跟人生一樣,很多事情你越想抓得緊,它就像沙子一樣,流得越快”。

  (文中人名皆為化名)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湯藝甜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