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聚焦雲南亞洲象保護:保持人像安全距離才是根本
2021年05月22日07:38

原標題:媒體聚焦雲南亞洲象保護:保持人像安全距離才是根本

“象爸爸”帶領亞洲象參加野化訓練歸來。徐譚攝/光明圖片
“象爸爸”帶領亞洲象參加野化訓練歸來。徐譚攝/光明圖片
科研人員捕捉到野生亞洲象哺乳的珍貴畫面。陳飛攝/光明圖片
科研人員捕捉到野生亞洲象哺乳的珍貴畫面。陳飛攝/光明圖片
在“象爸爸”的陪同下,2015年被救助的大象“羊妞”正在進行野化放歸訓練。徐譚攝/光明圖片
在“象爸爸”的陪同下,2015年被救助的大象“羊妞”正在進行野化放歸訓練。徐譚攝/光明圖片

今年3月22日,幾頭野生亞洲象突然“光顧”了雲南省普洱市一戶村民用來看護咖啡地的簡易房,房頂被掀翻,存放的玉米散落一地,所幸村民提前接到預警已及時撤離。4月18日,一頭亞洲象“到訪”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猛臘縣城,在附近逗留兩日後離開……

近年來,在雲南省境內約占全國五百分之一的土地面積的區域內,人與亞洲象開始“親密接觸”。據統計,2010年以來,西雙版納共發生野生亞洲象肇事事件6674起,農作物受損面積達2.2萬畝,人員傷亡亦時有發生,當地一些群眾甚至“談象色變”。

然而,人像之間的衝突升級,受害的不僅是人類。亞洲象系亞洲最大的陸生脊椎動物,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寓意吉祥與力量。在中國境內,野生亞洲象目前僅分佈於雲南西雙版納、普洱、臨滄等地區,數量不足300頭。它是《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I物種,也是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由於種群數量極少、分佈區狹窄零散,加之近年來“人像衝突”頻發,我國亞洲象生存狀況受到高度關注。

“人像衝突”產生的原因是什麼?如何防範風險、化解矛盾,讓人類與亞洲象之間實現和諧共生?近日,記者深入西雙版納熱帶雨林和少數民族村寨,採訪專家、管理部門和社區居民,尋找解題的答案。

棲息地已“退無可退”

我國境內是否還有野生亞洲象?這個問題的答案在20世紀50年代仍然存疑。直到1957~1958年,中國科學院組織開展野外考察活動,才完全確認了雲南南部和西南部尚有亞洲象生活。

回溯歷史,很難想像,亞洲象的足跡曾出現在我國由南到北的廣大區域。《爾雅》有“南方之美者,有梁山之犀、象焉”的記載,三國時期流傳“曹衝稱象”的故事,河南省簡稱“豫”……亞洲象與中華民族相伴相生的印跡比比皆是。

然而,自周朝開始,由於人類捕殺和生境惡化,亞洲象由黃河流域南遷;春秋戰國時期,分佈北界尚在淮河流域;到唐代時已退縮至長江以南;宋代時越過南嶺;如今只在雲南省鄰近邊境的小範圍分佈。20世紀80年代初,大象逐漸從雲南德宏州、普洱市境內消失。亞洲象種群衰落的歷史令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張立不勝唏噓:“已經退無可退!”

20世紀以來,亞洲象重要活動區域——西雙版納的熱帶雨林是全國唯一保存面積最大、地球上分佈最北的熱帶雨林,但數十年來深受人類生產開發活動的影響。20世紀60年代起,為了國家經濟建設的需要,當地推廣橡膠種植,割裂了原有的植被版圖。近年來,當地橡膠種植面積穩定,但茶樹種植面積有所增加,以溝穀雨林為主要活動區的亞洲象的適宜棲息地進一步減少。

“人類大型的工程開發加劇了大象棲息地的島嶼化。不同群體間基因交流受阻,近親繁殖導致的種群衰退問題凸顯。傳統上人與大象之間的緩衝帶逐漸消失,大象遭遇人類的幾率自然大大增加。”張立說。

保護區的大象向外擴散

4月底的西雙版納,正午氣溫逼近40℃。記者來到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猛養片區,在高級工程師沈慶仲的帶領下,走進亞洲象時常光顧的山林,這裏是約80頭亞洲象的棲息地。

亞洲像是熱帶森林生態系統保護的旗艦物種,被稱為“雨林生態工程師”,它們在林間伐樹斷藤,大樹倒下、小樹長起,植被得以更新。站在保護區“野象穀”的觀象平台上,記者看到,數米高的木棧道下方就是三岔河,典型的溝穀雨林,河岸上的象道清晰可辨。

它們延伸向哪裡,又連接何處?沈慶仲介紹,這裏是猛養片區東西兩片的結合部,也是大像往來的必經通道,從地圖上看,猛養片區恰似一隻蝴蝶——“蝴蝶”振動翅膀,掀起了大象擴散的“風”。

近年的觀測數據顯示,隨著種群數量增加,曾經生活在猛養片區的幾個大象家族,有的發生分群,有的乾脆離開了保護區。前不久,有監測數據以來,野象群首次進入了玉溪市元江縣,經確認是從猛養片區出走北上的“小斷鼻家族”。與此同時,亞洲象南進步伐也未停止。去年,猛侖鎮時隔四十年再次出現了亞洲象的身影,目前這群像又轉移到猛臘縣關累鎮。

保護區的大象為何向外擴散?在張立看來,這實際上是一種遷徙,食物和人為干擾是重要驅動因素。在旱季食物短缺和棲息空間被壓縮等外部壓力下,大象會被迫外出尋找新的棲息地,邊走邊試探,如果沒有找到合適的新居住點,它們可能還會回來,如果發現適宜棲息地,可能就長期逗留。

然而“人像衝突”的一個普遍形式就是大象取食農作物。“由於人類種植的糧食作物相對集中且量大,亞洲象不必通過大範圍的活動就能獲得足夠且營養豐富的食物,使得亞洲象對取食莊稼有了一定的依賴,大象與人類活動範圍重疊度也就越來越高。”國家林業和草原局亞洲象研究中心主任陳飛說。

智能安全預警初見成效

棲息地縮小和食物短缺,使得亞洲象頻繁“造訪”人類活動區無可避免。如何有效應對“人像衝突”?當地展開了探索。

記者初次見到王少寬,是在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01號界碑處,這位20歲出頭的小夥子正跟隨保護區管護局猛養管護所副所長王斌檢查固定在樹上的紅外相機。界碑旁就是象道,向里走幾十米是大象攝取礦物質的硝塘,向外退十幾步是盤山公路。王少寬的家就在山穀中的倒淌箐村。

倒淌箐村是保護區核心區外的彝族村寨,20世紀90年代,王少寬的父輩響應政策號召,從世代居住的蓮花塘村搬遷出來,將原來的村寨退還保護區,留給亞洲象。村民都知道亞洲象常在附近出沒,也有人家的農田時常被大象“光顧”。直到這兩年,保護區在村口設立了亞洲象監測智能預警廣播設備,才給村民吃了一顆“定心丸”。

2018年,為了更好地對離開保護區、向農田農地和村鎮活動的亞洲象開展監測預警,西雙版納州在猛海縣建立了亞洲象監測預警中心。天地空防範體系的建立為群眾出行、生產勞作安全提供了保障。目前,整個西雙版納地區共設有300多台紅外相機,其中200多檯布設在保護區周邊,像一雙雙眼睛緊盯亞洲象必經的通道。經人工智能技術識別確認後,亞洲象的地理位置等信息會在西雙版納亞洲象預警系統App上自動發佈。隨後,村寨和山上的預警提示廣播就會響起。

“當前預警與您位置相距約58公里!”記者下載打開西雙版納亞洲象預警系統App,發現就在兩分鐘前,思茅區六順鎮岔河村小組監測到31頭亞洲象活動,預警提示象群活動範圍內的14個村小組的人們,“注意防範夜晚和淩晨大象進入村莊和周邊道路活動”。目前,該App用戶量已有20餘萬戶,為當地群眾生命財產安全提供了一道智能屏障。

“聽到疑似大象動靜的時候就趕緊跑,待到看見它的時候,恐怕就跑不掉了。”王斌所言並非危言聳聽,大象身軀高大,遠比人類行動敏捷。王斌認為,在公路與象道交叉重疊的地方設置避象亭,也可供村民緊急避險。在倒淌箐村旁,記者就看到一處避象亭——亭子周圍被粗鋼管圍攏,縫隙僅供一人穿過,大象無法通過也難以毀壞。王斌告訴記者,這種避象亭建成兩年來,已經有20多人次在此成功避險。

保持人像安全距離才是根本

在科技手段的幫助下,避免人像正面接觸一定程度上緩解了衝突矛盾,同時當地政府部門實施野象肇事補償理賠,也發揮了有效作用。但在專家看來,化解“人像衝突”,應以保持人像安全距離為目標,努力實現人像和諧。

鑒於野象對當地莊稼的食物依賴,張立建議,在鄉村振興的國家戰略背景下,可幫助深受“人像衝突”影響的社區調整農業產業結構,改種大象不喜食且經濟價值高的農作物,發展可替代性生計。

早在2000年,雲南省林業廳就與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開展了亞洲象及其棲息地保護。2020年,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猛養管護所聯合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和雲南滇雲蜜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開展的社區環境友好型補充生計發展項目,落地倒淌箐。在彝族村民張江美家,記者嚐到了她當季採集的蜂蜜,醇厚而香甜。經技術人員檢測,這些蜂蜜品質高於企業收購標準。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養蜂項目專員曹大藩幫張江美算了一筆賬:一年下來,不必額外到山林里辛苦勞作,養蜂就能增加2萬元的收入。抗象損能力提高的同時,張江美無須整日為外出遇到野象而擔心,且每年能拿出一些時間參與有關亞洲象棲息地的恢復工作。

從更加宏觀的角度看,保持人像安全距離,還要從國土規劃、工程建設等多方面進行更加長遠系統的規劃和統籌。現有的亞洲象保護區無法覆蓋大像所有的棲息分佈地,棲息地的碎片化帶來了種群隔離和退化。張立建議,借鑒國家公園建設的思路,從國土景觀尺度為大象修復和提供適宜棲息地。“在建設公路鐵路等大型工程時可考慮建立生態走廊帶,有利於恢復種群間的交流。”

此外,亞洲象賴以棲息的熱帶雨林具有涵養水源、固碳、林下經濟、休閑娛樂等多種功能,張立建議採用經濟學方法重新評估生態系統服務的價值。“如果猛養保護區範圍內9.6%的原生熱帶雨林植被用來種植橡膠和茶葉,那麼在帶來經濟效益的同時,會影響生態系統的健全度,對亞洲象保護影響尤大,將使生態系統服務價值減少30%~40%。”可見,如何兼顧生態保護和經濟效益需要被進一步審視。

此行最後一站是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這裏自2008年成立以來成功收容救助亞洲象11頭,實際存欄8頭。中心工作人員有個溫暖的稱呼——“象爸爸”,他們每天工作十幾小時悉心照料大象,目標是希望有更多康復個體回歸野外。“提高大象保護意識至關重要。”張立表示,面對人類發展與野生動物保護的典型矛盾,只有在科學研究的基礎上不斷積極嚐試,方能促成人類與亞洲象的和諧共生。

(原題為《化解“人像衝突” 探索和諧共生——雲南亞洲象保護見聞》)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