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10年人口變遷圖譜:廣深佛莞總增速超45%,兩城戶籍人口持續淨遷出
2021年05月25日11:19
圖/圖蟲

  原標題:大灣區10年人口變遷圖譜:廣深佛莞總增速超45%,兩城戶籍人口持續淨遷出

  過去10年,人口進一步向粵港澳大灣區內聚集。

  數據顯示,在第六次人口普查的2010年,粵港澳大灣區內地9市總人口5611.84萬人,這一數據在2020年第七次人口普查中達到7801.43萬人,增速達到39.02%。

  這使粵港澳大灣區成為全中國人口增速最快的地區之一。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人口與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的1339724852人相比,增加72053872人,增長5.38%。

  是什麼促使粵港澳大灣區人口快速增長?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人口進一步流入、較為年輕的人口結構、較高的人口出生率等都是原因。

  目前來看,人口的馬太效應正在加快。即使僅觀察廣東省內,大灣區內地9市占廣東總人口的比重,在2020年達到了61.91%,較2010年的53.8%,增加8個百分點以上。

  未來,粵港澳大灣區內人口將如何變化?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無論從經濟還是人口上看,我國已經進入都市圈和城市群競爭時代。一個城市如果處於擁有較高“能級”的城市群之內,就更有可能獲得更多的人口。因此,未來大灣區有望持續吸引更多人口流入,而且這些流入人口的學曆有望持續提升。

  廣深佛莞總人口超5600萬

  從人口上看,粵港澳大灣區內地9市在過去10年成為“大贏家”。

  與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相比,廣東省常住人口增加超100萬人的城市有深圳、廣州、佛山、東莞、惠州和中山等6市,分別增加 713.65萬人、597.58萬人、230.46萬人、224.64萬人、144.59萬人和129.72萬人,上述6市常住人口增量合計2040.63萬人,占同期全省常住人口增幅的94.00%。

  這6個常住人口增加超100萬人的城市全部位於粵港澳大灣區之內。同時,大灣區內地9市已經擁有3個人口千萬級的城市,分別是廣州、深圳和東莞,人口在2020年達到1867.66萬、1756.01萬和1046.66萬,加上人口接近千萬的佛山市,這4大城市在2020年總人口達到5620.22萬。這一數字較第六次人口普查的3853.88萬,增長超過45%。

  這意味著,廣東省人口最多的四個城市,在過去10年的人口增速不僅遠超全國人口、廣東省人口增長,也超過大灣區內地9市的人口增速。

  是什麼讓這些大城市的人口呈現“強者更強”的局面?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一個關鍵因素是,在過去10年,這些城市仍然保持了較高的經濟增速、產業發展和收入水平。

  以深圳為例,2010年深圳的人口1042.35萬人,2020年達到1756.01萬,增速超過68%。2020年,深圳實現地區生產總值27670.24億元,人均GDP達到15.76萬元。

  而深圳占比較高的新興產業,不僅能提供有吸引力的薪酬水平,也更容易吸引高素質人才流入。深圳2020年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4878元,比上年增長3.8%。

  2020年,深圳全年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合計10272.72億元,比上年增長3.1%,占地區生產總值比重37.1%。其中,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增加值4893.45億元,增長2.6%。

  廣州近10年也實現了人口從1270.01萬上升到1867.66萬人,漲幅超47%。根據廣州2020年統計公報,廣州市實現地區生產總值25019.11億元,人均GDP也達到13.4萬元。此外,廣州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8304元,增長5.0%;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266元,增長8.3%。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人口的流動遵循從收入偏低地區流向收入偏高地區,從人均GDP較低地區流向人均GDP較高地區的規則,這是人口流動的“收益”,也會帶來經濟的進一步發展。但在收益之外,還需要考慮成本問題,比如生活成本、交通成本、落戶成本等等。

  廣州與深圳之所以能夠在過去10年吸引更多人口流入,還得益於在大城市中較低的落戶門檻。大專學曆即可落戶深圳,而廣州也在2020年底放寬了落戶條件,白雲區、黃埔區、花都區、番禺區、南沙區、從化區和增城區實施差別化入戶政策,大專即可落戶。

  此外,珠海成為大灣區內地9市的另一個人口“贏家”,總人口從2010年的156.02萬增長到243.96萬,增幅達到56.36%,總體人口增幅在過去10年排名廣東省第二位。珠海的人口增長,與當地的地理位置、適宜的環境,不斷髮展的新興產業都密切相關。

  肇慶和江門為戶籍人口流出地

  相對來說,肇慶和江門的人口增速卻偏低。計算戶籍人口淨遷移率,這兩個城市在過去10年是戶籍人口流出地。

  根據江門統計年鑒,在2012年之後,一直到2019年(2020年數據尚無,下同),在計算戶籍人口淨遷移率時,江門全部為負,即有更多人口遷出。其中,2019年,江門戶籍人口淨遷出4645人。肇慶的情況也類似,根據肇慶統計年鑒,自2012年以來,肇慶的戶籍人口淨遷移率全部為負數,其中2019年,肇慶戶籍人口淨遷出12916人。

  從肇慶、江門遷出的人口,主要去了哪些地方?廣東省內尤其是大灣區其他城市,成為選擇的重點。比如,根據江門統計年鑒,2019年戶口從江門遷出到廣東省內其他城市的,共有4.67萬人。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在城市群之內,隨著交通、製度、產業的進一步打通,人口更容易向城市群內其他擁有更高收入、更好工作機會的城市流動,這使大城市的虹吸效應也更強。

  未來,大灣區內部的落戶和人口流動將進一步打通。根據4月份發佈的《廣東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將試行以經常居住地登記戶口製度,探索居住證互認製度,在除廣州、深圳外的珠三角城市率先探索戶籍準入年限同城化累計互認。

  未來:大灣區人口流入會持續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受交通技術等的製約,加之存在一定的行政壁壘,此前我國城市之間競爭更多是集中於省內。但是在最近10年,隨著要素流動進一步打通,對人才和人口的爭奪已經越來越激烈。一個小城市的人口吸引力,也不能僅僅和省會城市比較,還要與北上廣深等共同競爭。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大城市比較優勢更為明顯。加上都市圈和城市群之內信息技術、交通技術的發展,中心城市可以和周邊城市共享資源,我國城市之間的競爭已經進入都市圈、城市群之間的競爭新時代。

  在廣東省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主要數據解讀中提出,近年來,珠三角城市群和都市圈高質量發展持續推進,經濟發展活力持續顯現,成為全省高端要素、高端產業的集聚地,人口集聚為產業集聚夯實了基礎,產業集聚進一步強化人口集聚的趨勢。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加速推進,大灣區建設將吸引更多的省內外人口集聚。

  21世紀經濟研究院也預計,未來大灣區人口流入的情況會持續。在這背後,與產業發展、基礎設施提升、營商環境改善等都有密切關係,而這又會使大灣區在人口上的優勢進一步加強。

  下一個10年:老齡化繼續提升

  人口流入會帶來什麼?一個典型的數據是,在全國人口老齡化快速發展之際,過去10年深圳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比,提升幅度非常緩慢,僅從占總人口比的1.76%提升到占比3.22%。

  與此同時,粵港澳大灣區內地9市的老齡化比例也普遍偏低,65歲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東莞僅有3.54%,中山僅有5.98%,珠海、佛山、惠州、廣州也均低於8%。這使大灣區的整體撫養比較全國水平更低(撫養比即每100名勞動年齡人口負擔多少非勞動年齡人口,勞動年齡人口指15-64歲),人口紅利持續的時間也更長。

  具體來看,在老年撫養比(即65歲及以上老人與勞動年齡人口之比)上,2020年深圳仍然低於4,東莞低於5,而除了江門和肇慶之外,其他大灣區內地城市均低於10。這遠遠低於全國平均19.7的老年撫養比。與此同時,在少兒撫養比(即0-14歲少年兒童與勞動年齡人口之比)上,廣深佛莞4大城市也低於20,中山、珠海和江門低於23,這也明顯低於全國26.2的少年撫養比。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如果以總撫養比(即少兒撫養比加上老年撫養比)低於50,作為人口紅利存在的階段,那我國總撫養比已經達到45.9,進入人口紅利的尾聲。但是,以深圳為代表的大灣區內地9市,很多總撫養比尚不足30,仍然處於人口紅利的中期。

  但是,未來10年,幾乎沒有城市能夠逃脫“老齡化魔咒”,即使是大灣區城市,總撫養比持續上升也成為必然。這就需要大灣區城市為此做好準備。另外,人口流入也不是僅有好的一面,由於人口流入的主力軍是男性,這也導致大灣區內城市性別比較10年前整體更為失衡,需要做好應對策略。

  此外,從人口素質上看,大城市人口所擁有的高學曆人口占比已進一步提升。其中,深圳的提升速度最快,平均教育年限從2010年的10.91年提升到11.86年,每10萬人中擁有大學以上學曆的人口從17175人提升到28849人。

  在這背後,是經濟發展邏輯的改變。此前,運用更廉價勞動力獲得產業比較優勢,已經過渡到現在科技和新興產業的競爭,而這又進一步提升了對人口學曆的要求。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未來,需要提升大灣區中心城市的產業競爭優勢,帶動大灣區其他城市的產業發展。這不僅僅需要大灣區內部人口、交通、產業的進一步打通,也需要教育和相應製度的配合。只有這樣,在未來10年,粵港澳大灣區才能成為更多人口“選擇”之地。

  (作者:21世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陳潔,實習研究員王夢陽 編輯:李豔霞)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