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聯宣佈奧運積分賽關門 國羽未滿額將“空降”東京
2021年05月31日19:08

  全國冠軍賽,陳雨菲女單奪冠。圖/新華社

  繼5月12日宣佈取消最後一站奧運資格賽新加坡公開賽後,世界羽聯上週正式確認東京奧運會積分賽結束,將陸續展開奧運會參賽邀請和確認,預計7月初結束。

  中國羽毛球隊除了男雙獲得一個名額,其餘4個單項均實現2人/對參賽。不過,由於全球疫情變化,國羽從去年3月的全英公開賽後再未參加過國際比賽。這意味著奧運會前,隊員們將闊別國際賽場近18個月,國羽將士以怎樣的狀態迎接“大考”,能否追平上屆奧運會2金的成績都是未知數。

形勢

  奧運積分賽提前收官,近18個月無實戰

  受疫情影響,自去年全英公開賽後,世界羽聯賽事基本處於停擺狀態,計劃從今年3月開始的奧運積分賽也未能恢復。特別是進入4月以來,原賽程中的超級750級別的馬來西亞公開賽先是推遲至本月底,之後又宣佈取消;原定於隨後舉行的超級500級別的新加坡公開賽最終也無法舉辦。

  世界羽聯秘書長托馬斯·倫德表示,鑒於已經沒有機會讓選手們再獲得積分,確定奧運參賽資格的程序事實上已經結束。這一無奈之舉令前印度男單“一哥”斯里坎特、南韓名將孫完虎等人失去了爭奪奧運席位的最後機會,招致不少反對聲音。

  去年全英公開賽結束後,輾轉回國的國羽原本計劃參加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兩站公開賽,作為衝擊滿額席位和奧運前實戰的最後機會。如今賽事被迫取消,國羽將是世界強隊中僅有的闊別國際賽場18個月直接出征奧運的隊伍。

  王祉怡在全國冠軍賽中傷退。圖/新華社

備戰

  對標“六個東京”,“空降”奧運成雙刃劍

  在成都、海南等地封閉集訓期間,國羽組織了至少4次大型國內對抗賽,隊員還參加了去年的羽超聯賽、全國錦標賽和上月底開始的2021年全國冠軍賽暨全運會資格賽。本月初,國羽回到北京,並於23日再度赴成都封閉集訓,計劃於7月初從北京直接出征奧運會。

  外界普遍認為,18個月未參加國際比賽,無法直接瞭解主要對手的情況,國羽的終極大考充滿不確定性。中國羽協主席、國羽雙打組主教練張軍坦言,“空降”奧運是把雙刃劍,“在對手不瞭解我們的同時,我們也不瞭解對手。但我相信隊員們能克服這個困難,隊員們這段時間的訓練非常刻苦,練得也很紮實。”

  在閉關期間,國羽提出“強化體能、惡補短板”的口號,從以往為“湊”公開賽站數而陷入連續征戰的節奏中跳出來,更有利於隊員們恢復傷病、打磨技戰術。張軍稱,本月在北京的訓練主要以體能為主,奧運前在成都的最後一次集訓則會突出技戰術層面,同時對標“六個東京(東京時間、東京場地、東京標準、東京賽制、東京對手、東京保障)”。

  “東京羽毛球賽場與奧運村距離非常遠,克服交通困難、場地和住宿遠的困難很重要。”張軍還表示,集訓期間最重要的是防傷防病,“奧運前一定不能出現重大的傷病。”

  全國冠軍賽,賈一凡/陳清晨女雙摘金。圖/新華社

陣容

  距滿額只差男雙一席,“雙保險”拱衛混雙

  自征戰奧運會以來,中國羽毛球隊僅2012年和2016年兩屆實現全部5個單項滿額參賽。東京奧運週期新老交替,男雙一直是相對薄弱的一個單項,也始終在為至少有兩對組合躋身奧運積分榜前8努力。這一過程中,李俊慧/劉雨辰的排名一直比較穩定,但其餘組合未能抓住機會拿到足夠的積分,國羽未能實現連續3屆奧運會滿額參賽。

  不過,包括東道主日本、南韓、印尼等世界頂尖隊伍也沒能拿到滿額,5枚金牌的歸屬也更具懸念。

  從單打線看,中日對決或將成為主旋律,其中男單大有眾高手“圍剿”桃田的形勢。在李矛的指導下,32歲的衛冕冠軍諶龍“油箱”里還有多少油?石宇奇的身體、技術和比賽感覺是否已恢復到“滿血”?這都將影響國羽男單成績。女單積分排名前16中,中國“小花”陳雨菲、何冰嬌和王祉怡在列(國羽將對奧運女單陣容“3選2”),她們除了要面對兩名日本好手,中國台北的戴資穎和西班牙的馬林等人實力同樣很強。

  中國隊混雙擁有常年佔據世界前兩位的鄭思維/黃雅瓊和王懿律/黃東萍,也被視為奪金“雙保險”,捍衛優勢項目霸主地位的希望很大。女雙方面,前6名被中日韓各兩對組合佔據,爭金形勢呈現三足鼎立的局面。陳清晨/賈一凡、杜玥/李茵暉都在世界大賽中有過硬表現的組合,調整好心態更利於她們走得更遠。

  中國羽毛球隊獲得東京奧運會資格名單

男單:諶龍、石宇奇

女單:陳雨菲、何冰嬌、王祉怡(3選2)

男雙:李俊慧/劉雨辰

女雙:陳清晨/賈一凡、杜玥/李茵暉

混雙:鄭思維/黃雅瓊、王懿律/黃東萍

  新京報記者 劉晨

  編輯 王春秋 校對 吳興發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