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斯卜克被扔爆米花艾榮被水瓶爆頭 NBA球迷怎麼了
2021年06月03日16:00

  深度| 新浪體育 #深度NBA

  在塞爾特人和網隊東岸首輪第四場比賽結束後,網隊當家球星杜蘭特說:“我理解波士頓球迷對艾榮的不滿,可我希望我們這輪系列賽不用再回到這裏了。”

  並不是塞爾特人隊有多麼難纏,讓杜蘭特不想回到這裏。

  這場比賽從第二節夏登和艾榮齊發力後就再無懸念了,網隊三巨頭合力砍下104分,全隊141分的單場得分也創下球隊的單場季後賽得分記錄。

  波瀾不驚的比賽過程並沒有吸引太多人的注意,反而是塞爾特人一位狂熱球迷的舉動,搶了球員的戲,成為當晚籃球版面的主角。

  比賽結束後,在籃網球員返回更衣室的途中,有一個球迷向艾榮扔水瓶,有現場目擊者稱,觀眾投擲的水瓶擦傷了凱里-艾榮的頭部。

  後來據報導,這位球迷已經被現場安保人員帶走。據TD北岸花園場館官方聲明,向艾榮扔水瓶的球迷已被逮捕,同時被TD花園場館判定終身禁止觀賽。

  艾榮曾在塞爾特人效力兩賽季,效力之初他還曾承諾要在合同到期後和球隊續約,可在塞爾特人的第二年,球隊多名年輕球員謀求續約,希禾特又因大傷初癒表現不佳,種種矛盾爆發讓艾榮心生去意,在兩年前離開了波士頓。

  因為這層關係,當艾榮回到塞爾特人主場,迎接他的就是漫天的噓聲和FxxK的問候。

  球迷會衝著和他們有恩怨的球員破口大罵,粗口招待,可扔水瓶顯然是過激的行為了。

  問題是,最近已經不止一次發生類似的過激行為了。季後賽開始後,在費城,在猶他,在紐約麥基迪遜,都發生了形形色色的類似事件。

  在華盛頓巫師和費城76人的比賽中,韋斯卜克因傷退場的時候,有76人球迷向他頭上撒下爆米花,並大噴垃圾話。若不是有工作人員攔著,韋斯卜克幾乎要衝到看台上和該球迷理論了。

  在紐約麥基迪遜花園廣場,一名球迷向阿特蘭大鷹隊後衛特雷-楊吐口水被鏡頭捕捉到。

  在猶他主場,保安將三名球迷趕出場外,因為他們對孟菲斯灰熊隊後衛賈-莫蘭特的母親起鬨,並說了粗俗和種族主義的話。

  莫蘭特的父親事後向ESPN透露,其中一個猶他球迷對他的妻子說了一句“關於性的直言不諱的話”。另一個衝他說:“我會在你的背上放一個五分錢看你跳舞(脫衣舞球會的梗)。”

  NBA官方對這些鬧事情球迷採取了迅速的措施。費城76人隊、紐約人隊和猶他爵士隊都宣佈他們已經確定了這些球迷的具體信息,並無限期地禁止他們進入場館。

  這些球迷都不是小孩子了,能進入場館觀戰,還在能衝球星扔爆米花吐口水,咒罵球員父母的位置,必然也要支付一筆不菲的球票費用。

  一群有錢的闊佬,大體上在球場外也是工作能力不俗,有一定社會地位的體面人。為什麼在場館內腎上腺素激增後,竟能做出那麼多不理智的行為呢?

  前NBA球星伊唐-湯馬士曾拿電影《角鬥士》打比方。他說:“當角鬥士們拚死搏鬥時,觀眾們歡呼著想要看到更血腥的搏鬥和更多的血。我想到了血濺到一個女人身上的場景,她在用手指擦拭的時候露出了病態的微笑。粉絲們到底有沒有把運動員當人看?一個個球迷居然向球員吐口水,這很好地回答了我的問題。”

  平時的斯文人,在上萬人的體育館內,就不再只是個簡單的個體了,他們會釋放心內的野獸。原始的獸性,讓他們把體育比賽不再當成體育比賽,而是一場沒有流血的,你死我活的戰爭。

  他們心中的自己,彷佛也變成了參加戰爭中的一份子,不能上陣殺敵,就用一些突破下限的方式去羞辱敵人。更何況他們中的不少人,其實本身就是平時隱藏很深的種族主義者。

  2019年常規賽,韋斯卜克做客猶他爵士隊的作客比賽,三名球迷對他進行了充滿種族主義歧視的侮辱。在爵士禁賽他們後,他們反告韋斯卜克和爵士誹謗外加精神傷害,要求他們賠償1億美元。

  因為訴訟的兩人被公開了姓名,很多憤怒的網友在人肉搜索後發現,這兩人是不折不扣的種族主義者,在社交媒體上稱韋斯卜克是“黑鬼“,說他應該”滾回非洲“。

  幾百年來根深蒂固的種族主義,早融入了美國人的日常。在平時再怎麼裝,去了場館他們還是會卸下偽裝。

  艾榮這次回波士頓之前就說過:“我就是期待與隊友投入競爭,希望我們能將之嚴格保持在籃球範疇;沒有任何爭鬥或種族主義——微妙的種族主義。人們從看台上口吐芬芳,不過即便如此,那也是這項運動本質上的一部分,我們只能專注於自己所能控制的事情。”

  如他所料發生了扔水瓶的事件後,艾榮說:“這讓我看到了很多舊事物,有點潛在的種族主義的含義。他們像對待動物園的動物一樣對待我們。像這樣扔東西,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當年渣巴離開密爾沃基,就是因為受不了當地嚴重的種族歧視,幾十年後布羅哥頓離開密爾沃基,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用某匿名球員的話來說:“如果你日複一日地看向人群,看到看台上經常有憤怒的白人暴徒,他們眼中充滿仇恨,嘴裡發出種族蔑視的聲音,你會有多大的熱情?”

  球員一直被要求具有高標準的職業精神,但在涉及到觀眾辱罵時,一直存在著雙重標準。幾乎每個運動員都有類似的故事。他們被噓,被罵,普通的FxxK問候也就罷了,有的球迷則會直接攻擊球員心中最脆弱,最不願被人觸及的傷疤。

  以前火箭隊的球星馬克斯韋爾,在做客波特蘭拓荒者的作客比賽中,有兩名球迷對他破口大罵,充斥著汙穢不堪的種族主義詞彙,其中一人提到了馬克斯韋爾妻子的流產。

  這一觸及底線的言論導致本就有著“瘋子”綽號的馬克斯韋爾慢慢走到看台上,對說這話的球迷臉上打了一拳。事後,這名男子起訴了馬克斯韋爾,NBA此後將馬克斯韋禁賽10場,並對其罰款20000美元。

  但當時那些球迷被如何處理了?並沒有消息曝出。

  21世紀NBA最嚴重的暴力事件,導火索也是因為球迷的不理智舉動。

  後來每個人都在追究阿堤斯,賓華萊士,J.奧尼爾尼爾等鬥毆參與者的責任,卻忘了奧本山宮殿事件的導火索是看台上39歲的約翰-格連,他衝阿堤斯頭頂扔出了一瓶飲料,導致了後面的一系列事件。

  事後我們記住了阿泰“NBA第一惡人”的名號,可能很多人卻不知道這個叫約翰-格連的傢伙,前科纍纍,有著酒駕,暴力毆打女性,偽造證件,私藏武器等等等等犯罪記錄。

  誰也無法在球迷進入看台前,清楚的知道他具體的身份。是否有前科?是否正失戀了?失業了?他們究竟是來看球的,還是想通過一場球賽發泄累積在心中已久的不良情緒?

  球員們明明是想用自己的球技帶給球迷一場精彩的視覺盛宴,一次激烈的競技比賽,卻必須要承受不堪入耳的咒罵和可能從天而降的爆米花和水瓶。而遭受的這些對他們來說甚至“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對於球員來說,這一定是非常令人沮喪和矛盾的。他們中的許多人都曾大聲說過想念球迷,不想在空場的場館里比賽。說場館沒有球迷,他們就不知為誰而戰了,他們多麼渴望座位能再次被填滿。

  但他們一定不會想念那些惹事情的球迷。

  就像占士所說,現在的科學技術,讓場館里每個角落都有攝像頭。NBA官方需要用必要的資源和一致的信息來改變比賽的文化,儘可能地控制人群,找到創造性的方法來促進可靠的問責製。

  它也許不會阻止每個人讓他們的陰暗面出現,但它可能會讓鬧事情的人感到恐懼,那些在蜂鳴器響起時還要回到生活中的人,讓他們有一絲羞愧。

  就像NBA官方發佈的聲明中所說的:尊重我們的比賽,尊重我們的球員。  

  (塞勒)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