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七46分14助攻!NBA的未來絕對是他的
2021年06月07日15:59

  深度| 新浪體育 #深度NBA

  6月7日又是一年一度的高考日,莘莘學子在考場為夢想奮筆疾書。這些後浪們,日後能成為比我們更好的社會棟樑之才嗎?

  在任何存在社會活動的地方,也就存在新老更替,籃球世界也不例外。

  在今年NBA首輪唯一的搶七戰中,22歲的當錫拿到46分,雖然球隊遺憾落敗,但我們無疑都看到了一顆新星冉冉升起。又一個歐洲籃球天才,正在開啟自己征服北美大陸的征程。

  而這一切的起源都指向斯洛文尼亞首都盧布爾雅那。

  01 從小到大打爆同齡人,盧卡為籃球而生

  1999年的盧布爾雅那,誕生了一個名叫盧卡的小男孩,他是一個運動家庭的結晶。盧卡的母親米爾加-波特賓曾經是跨欄運動員,父親薩沙-當錫曾是職業籃球運動員。

  他們的運動天賦在盧卡的基因里結合,他在學前班已經展示出過人的運動天賦,經常在田徑場上拿到各種獎項,也對有身體對抗的運動情有獨鍾,甚至盧卡還憑藉自己的天賦拿到過一枚柔道獎牌。

  小盧卡喜歡各種運動,7歲的他在小學練手球、網球、游泳,還有足球,但和所有童年時期喜歡踢球,卻最終成為籃球運動員的人一樣,身高太高阻止了他繼續在足球道路上越走越遠。

  而當錫也說過,自己如果不打籃球,那可能會是一名足球運動員。

  事實證明當錫更適合在籃球世界發展,在7歲的時候他已經能把所有同齡人打爆,教練不得不讓他和年紀更大的人一起訓練、打球。

  當錫日後回憶道,或許是自己小時候常常和比自己年長許多的大孩子一起競爭,所以學會了“用腦子打球”。

  大家都清楚,處於長身體階段的小朋友即便差個兩三歲,身材或許就是兒童和青年的區別。但即使如此,小盧卡還是籃球場上“最亮眼的崽”。

  有一個作為職業球員的父親,讓盧卡年紀小小就在當地的籃球小圈子為人熟知,就像戴爾-居里打球的時候常常帶著史提芬-居里一樣。

  杜拉基的回憶中就出現過當錫的影子,而前者正是當錫長大前最成功的斯洛文尼亞球員。杜拉基回憶道:“5歲的盧卡手裡總是拿著球,偶爾還會在半場秀自己嫻熟的運球技巧”。

  但杜拉基沒有馬後炮地說當年自己就知道盧卡會成為超級巨星,“我當時很難說他未來的發展會如何”。

  “但我清楚,這小夥子真的對籃球擁有極高熱情。”

  有個既是職業球員又是專業教練的父親,自己又對籃球充滿熱情,當錫順理成章從普通學校轉入職業球隊。2006年他加入奧林匹亞聯隊的青年組,而教練格雷加-佈雷佐維奇僅僅觀察當錫16分鐘以後,就立刻決定讓7歲的當錫升上了U14青年隊……

  即便小盧卡受限於規則無法出場只能隨隊訓練,教練也覺得他應該屬於更高級別球隊,接受更專業的訓練,而不是和比自己弱的同齡人“小打小鬧”。

  但好勝心強烈的小盧卡如何甘心坐冷板凳呢?佈雷佐維奇回憶道,“即便我給他放假休息,他還是強烈要求參加訓練”。

  當盧卡可以參加比賽時,他就讓同場對手黯然失色了,即便那些都是比他年長的大孩子。進步神速的盧卡在2011年布達佩斯舉行的職業杯賽獲得了MVP,而在當屆被媒體提及的“希望之星”,只有當錫是99年生人。

  2012年,他代表斯洛文尼亞青年隊出戰,在國際賽場連續大勝對手,得到許多豪門的青睞。慕名而來的歐陸豪門皇家馬德里最終成功簽下了當時只有13歲的當錫。

  隨著與皇馬簽約,當錫開啟了一段新的征程,但也迎來了一段新的挑戰。前往西班牙打球面臨語言不通和背井離鄉的困難,他要邊在寄宿學校學習語言,邊接受訓練。

  或許當錫的籃球天賦足夠出色,但誰能知道13歲的孩子能否克服這些生活問題呢?

  不少天才都是這樣最終泯然眾人,比如曾經的03一代塞爾維亞榜眼米利西奇,登陸NBA之後的不適應讓他借酒精麻痹自己,最後只能以水貨留名。揚尼斯-安特托昆博初到密爾沃基時,也是有哥哥的陪伴才克服在異國他鄉的思鄉症。

  此時當錫的母親米爾加-波特賓決定拋開斯洛文尼亞的生活,隨當錫一同搬到馬德里,就像那些高三學生陪讀的家長一樣。這或許令當錫能夠安心在西班牙打球,為他日後的成長打下了重要的基礎。

  球迷常常能在社交媒體上看到當錫和母親的親密合影,選秀夜也是母親陪著當錫一起出席,大家都能看到當錫母子之間關係密切。

  雖然是作為籃球運動員的父親帶著盧卡接觸籃球,但在當錫的成長路上,母親或許才是他心中的英雄。在2008年父母離婚以後,盧卡就一直隨母親生活,也是母親在西班牙對他細心照顧。

  當錫的母親也承認,從家鄉斯諾文尼亞搬到西班牙生活的確是一個艱難的決定,生活、工作都要從頭開始,但從現在來看,這或許是一個正確無比的決定。

  畢竟,好球員就要在匹配他的舞台上發光發熱。

 

  02 成為NBA最強,總共要幾年?

  皇馬給了當錫一個更大的舞台,而在級別更高的舞台,當錫仍然是最強之人。在皇馬青年隊,當錫像往常一樣把所有人都打爆了。13歲的他跟隨U16訓練,結果打出了場均24.5分13籃板4助攻6偷球的數據。

  2015年,當錫再次越級被提拔到一線隊,16歲2個月零2天的他刷新了皇馬隊史最年輕的出場紀錄。

  盧卡說他因為仰慕斯潘諾里斯,所以在皇馬選了7號球衣。但似乎從他之後,大家都只記得最強的皇馬7號叫盧卡-當錫。

  杜拉基說:“那時候每個人都開始談論盧卡,大家發現他可能是個天才。”

  歐洲賽場上比盧卡更年輕的人不是沒有,盧卡雖然打破了皇馬最年輕出場紀錄,但他只是當時聯賽第三年輕的人。不過,像盧卡這樣既年輕又有統治力的,那真是絕無僅有了。

  當時效力於皇馬成年隊的突尼斯中鋒梅謝利說:“當錫真的完虐同齡人,誇張到我們每次都要檢查他的分數是否真實。”

  日後梅謝利和當錫當隊友時,大概就清楚當錫沒有作弊了吧?

  2017年,18歲的當錫和杜拉基一起幫助斯洛文尼亞拿下歐錦賽冠軍,雖然當時的球隊核心和最佳球員是杜拉基,但媒體對於他身旁的盧卡的期待已經躍然於紙上。看著盧卡長大的杜拉基也被這位小老弟圈粉,他已經完全清楚了盧卡身上的籃球才華有多麼獨特,並為之折服。

  2018年,19歲的當錫稱霸歐陸,他帶領皇馬在西班牙國內和歐洲聯賽上拿到冠軍,成為雙料MVP。接著,所有NBA球迷都開始盯著這個金童了。

  就像2017年杜拉基預言的那樣:“盧卡將在未來幾年內成為歐洲最強,就算去了NBA,他也會是最強之一。”

  現在是2021年,盧卡只用了4年就實現了杜拉基的期待。

  小標題:美國籃球?在盧卡眼裡似乎也沒那麼厲害

  其實在當錫征服歐陸之前,他就已經讓美國籃球界的名人們“上了一課”。

  就像2002年世錦賽阿根廷擊敗夢幻隊後流傳的那個“都市傳說”:看著贊路比利在FIBA賽場上痛揍美國,鄧肯有點生氣地問——這個叫“菜單”的人到底是誰?(贊路比利的名字是Manu,接近於英語里的菜單Menu)

  2016年的盧卡也幹了類似的事情,不過不是在正式比賽里,他這次打服的人是當時的熱火後衛祖殊-李察遜。

  那年夏天,李察遜在加州參與了一場職業球員組織的野球,與其說是野球,不如說是職業球員之間的假期合練,在歐洲打球的當錫也受邀參與其中。而經過這次訓練營,李察遜得出一個結論——“這個斯洛文尼亞小子會是未來的狀元秀”。

  李察遜在接受ESPN記者蒂姆-馬克馬洪採訪時表示:“盧卡的傳控球、投籃、節奏感都令我印象深刻,用一句話表示——盧卡真的把籃球玩明白了”。

  而本賽季,李察遜時隔4年後再次得到與盧卡“合練”的機會,只不過現在他是以隊友的身份近距離觀摩當錫的籃球天賦,而盧卡也從他嘴裡曾經的小夥子,變成了獨行俠的球隊老大。

  每個見過當錫的人幾乎都和李察遜有相似感受,即便真正見多識廣的獨行俠掌門人小尼爾遜也不例外。

  “每一次考察盧卡都只是在堅定我的信心,證明盧卡有多麼特別。”小尼爾遜說。而這是一個考察過年輕的德克-奴域斯基,和幼年字母哥的人。

  小尼爾遜在2014年曾經想選字母哥,但最終沒有成功,錯過字母哥也成為小尼爾遜和老闆古賓口中的一次“選秀失誤”。

  可想而知,遇到當錫之後,小尼爾遜更是“坐立難安”,因為他堅定地相信“當錫將Make Mavs Great Again”。他甚至坦言“我只希望當錫的順位能掉下來,看到當錫在歐洲輸波,我簡直高興壞了”。

  從選秀時獨行俠的舉動也能夠看出,他們是真心想要當錫。當知道盧卡不願意去亞特蘭大打球時,獨行俠立刻和鷹隊談妥交易,送上1個值錢的未來首輪簽(這個選秀權最後變成了2019年的10號簽,鷹隊選中了雷迪什),順便幫他們拿下心儀的特雷-楊。

  手握榜眼簽的帝王總經理迪瓦茨卻因錯過當錫被釘上了“恥辱柱”,球迷實在不明白,和當錫父親是舊識的迪瓦茨,怎麼會錯過盧卡這個大寶貝呢?

  新秀賽季的當錫迅速刷新了身邊人對他的認知,小尼爾遜說:“第一年我們本來只是希望解決球隊的一些問題,但當錫的成長速度出乎我們預料,當我們清洗陣容扶正當錫,化學反應就開始了。”

  18-19賽季後,獨行俠送走了和當錫有過衝突的小佐敦,還有位置重疊的丹尼斯-史密夫。事實證明獨行俠這次決斷正確無比,他們收到的回報是——2進季後賽,而且今年和冠軍種子快艇隊拚到搶七。

  今年的季後賽,場均35.7分的當錫是得分王,10.3次助攻僅次於韋斯卜克排第二,搶七46分14助攻已經證明他是聯盟最強之一。

  這也正應了杜拉基那句話:“我對當錫的預期錯了。”

  “我本以為他需要更多時間適應NBA,四五年後他會是NBA最好的球員之一,但事實上他不用這麼久。”

  

  03 不要和當錫打賭,向他下注吧!

  現在獨行俠隊內有一個“共識”,那就是不要和當錫打賭,因為他從來不會掉鏈子。德韋特-鮑維爾打趣地說:“如果要和盧卡打賭,那我寧願退出,因為我更喜歡把錢存起來,做一些更有用的事。”

  列迪克在剛來獨行俠的時候,就和當錫打賭投籃輸掉了,而我們都清楚列迪克是公認的神投手。

  “我就是喜歡給自己下注,即便形勢對我不利。我從列迪克那裡贏了100刀,這是他未來可以在自己的播客里說一說的談資(列迪克創辦了一檔播客節目,會談一些NBA圈內發生的事情)。”當錫說。

  既然不要和當錫打賭,那麼不如跟隨他的腳步,在他身上下注?

  今年的獨行俠球員應該都理解了這一點——在當錫身邊他們的確能得到更好的機會,打出更漂亮的數據。比如曾經被稱為“垃圾合同”的小哈達威,已經在當錫身邊完成了重生。

  而對於獨行俠來說,當錫正是他們下的一筆重注,雖然這賽季搶七輸給快艇,但大家都清楚,他們的未來一片坦途。

  一旦給盧卡找到一位合格的二當家,獨行俠距離總冠軍的距離,可能都不會太遠了。

  (brad zeng)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