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院士、武大校長竇賢康:我高考成績是宿州市第一名
2021年06月08日09:20

  原標題:中科院院士、武大校長竇賢康:我高考成績是宿州市第一名,當時想去哈工大讀國防專業研究導彈,但家裡窮、離家太遠,就報考了中科大

  “高考是那代幾乎唯一的出路,是人生非常重要的一個關口。當時錄取率比較低,壓力很大,我們只有一個想法,就是通過高考接受國家選拔,讀好大學,學好知識,報答社會,就這麼簡單。”

  6月7日,2021年高考第一天,中國科學院院士、武漢大學校長竇賢康在接受“政事兒”專訪回憶自己高考經曆時,難掩激動之情。他對高考生說,做你最感興趣的事情很關鍵。現在中國實現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站在曆史轉折點上,需要年輕人更加努力,勇挑重擔。

  接受完採訪後,竇賢康匆忙趕到武大行政樓外,與一名2021屆計算機學院畢業生合影。原來,早上在拍畢業照時,這位畢業生因低血糖突然暈倒,竇校長急忙過去詢問,並說抽出時間再和這位學生補拍畢業照。“我以為最後的畢業照會把我P上去,沒想到竇校長專門預留時間與我合影,不讓我離校時留遺憾。真的很驚喜!”這位畢業生說。

  竇賢康1966年出生於安徽泗縣,1983年9月考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與空間科學系空間物理專業。1989年他留學法國巴黎第七大學遙感物理專業,先後獲碩士、博士學位。1995年,他回到母校中科大任教,2005年任中科大副校長,2016年12月調任武漢大學校長。2017年11月,他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

  談高考經曆

  “我當時想讀國防專業研究導彈,想去哈工大,但離家太遠,家裡又窮,我就報考了中科大的數學系和自動化系,後來調劑到空間物理專業”

  政事兒:能否回憶下自己的高考經曆?

  竇賢康:我1983年7月參加高考,恰逢中國改革開放起步階段。中國經濟改革的同時,進行高考製度改革,通過考試來選拔大學生,這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我們這代人的命運。

  高考是那代人幾乎唯一的出路,是人生非常重要的一個關口。當時錄取率比較低,壓力很大,我們只有一個想法,就是通過高考接受國家選拔,讀好大學,學好知識,回報社會,就這麼簡單。

  我們80年代參加高考的這批人,對高考有特殊感情,高考製度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中國現代化進程。現在來看,中國各領域主戰場上的骨幹,基本都是改革開放後從大學中走出來的這批人,成為社會中堅力量。

  40年多來,高考雖然有很多需要改革的地方,但高考依然是老百姓最認同、也相對公平的人才選拔手段。

  當然,現在社會多元發展,學生獲取進一步學習的機會也多一些。不管什麼時候,你只要想清楚了開始努力,這個社會就會給你機會。

  政事兒:你當時是怎麼選擇專業的?

  竇賢康:我高考成績大概是五百六十分左右,是宿州市第一名,上清華北大沒問題。我當時想讀國防專業研究導彈,想去哈工大,但離家太遠,家裡又窮,我就報考了中科大的數學系和自動化系,後來調劑到空間物理專業,沒想到這成為一生研究的方向。

  政事兒:你怎麼看待大學生選專業問題?

  竇賢康:我經常告訴同學們,做自己最感興趣的事情是很關鍵的。現在我們大學也儘可能給學生調整專業的機會。大學的專業學習和從事科學研究,尤其是基礎科學領域的學習研究,如果沒有興趣作為支撐,很難取得突破性的成就。

  在我們過去經濟發展水平不夠的時候,可能有部分學生,在選擇專業的時候更多考慮的是興趣之外的其他因素,比如畢業後能不能賺錢,這是可以理解的。隨著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會有越來越多的學生能夠真正選擇自己感興趣的專業,這樣他會更加努力學習,更加充滿激情的去做研究,越來越多的頂尖人才才會不斷湧現。

  政事兒:你曾去法國巴黎繼續攻讀碩士、博士學位並從事博士後研究,本可以留下工作,但毅然決然回國。為什麼?

  竇賢康:當時有兩種選擇:一是留在國外,從當時的物質條件來看,會生活得很好;二是振興中華的本能想法促使我們回國。我們是和西方國家科技直接接觸的一代人,瞭解西方國家科技運行規律,最有可能幫助中國實現現代化。我們當時一批人都選擇了回國,投入到改革開放事業中,加入中國現代化進程。

  中國人延續幾千年的孝道文化傳統,往小了說要孝敬父母,往大了說就是報效祖國。這種感情比其他任何國家都濃烈。中國留學生都有一種使命感,願意把個人進步和國家發展結合起來。現在中國實現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站在曆史轉折點上,更需要年輕人的努力,勇敢挑起重擔。

  談當下年輕人

  “在國家和民族面臨危難時刻,他們的擔當精神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政事兒:你怎麼看待現在的年輕人?

  竇賢康:中國年輕人是經得起考驗的,我們要對年輕人充滿信心。去年通過抗疫,年輕醫生護士經受住了考驗,他們不怕犧牲,做得比過去更加專業,年輕人的素質、效率提高很多。在國家和民族面臨危難時刻,他們的擔當精神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但現在年輕人有自己的特點,更關注個人發展,這沒有錯。他在實現個人價值的時候,不損害他人利益,只要人人都把自己事情做好了,國家一定會走向富強,這是非常好的事情。

  政事兒:現在有兩個流行語“內卷”和“躺平”,你關注到了嗎?你怎麼看?

  竇賢康:我有關注到。現在確實有些問題會造成“內卷”,比如現在學校對學生選擇的關口前移,比如過早分流,中考後會有相當一部分學生上不了高中,這就會導致壓力傳導,從小學就開始競爭。要避免管理方法加劇無形的“內卷”,避免沒必要的“內卷”。

  針對“躺平”,我對年輕人有一句勸告。中國發展得非常快,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我們經濟社會各方面取得了輝煌的成就,雖然社會上還存在一些不合理的現象,但堅持到底總比不堅持好。你一定要有堅定的信念去努力奮鬥,去參與改變,讓自己過得更好、讓國家變的更好。這肯定會遇到一些小困難,但千萬不要逃避,更不能當逃兵。只要我們人人都堅持住了,這個社會讓你“躺平”的外部環境就會變得越來越弱,我們國家也就變得美好。

  我在武大擔任校長,也遇到了很多困難,但我不“躺平”,從來不當逃兵。

  談抗疫

  “無論是一個民族,還是一個國家,一定要對那些為集體利益付出巨大犧牲和奉獻的人做出回報”

  政事兒:去年武大克服種種困難堅持舉辦屬於畢業生的送別儀式,今年武大又邀抗疫醫護人員賞櫻。你想讓學子從中學到什麼?

  竇賢康:畢業典禮對學生非常重要。從2017年開始,武大就開始舉辦非常隆重的畢業典禮,這是武大學生大學生涯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去年出現疫情,但我覺得這個儀式不能丟,在落實政府要求,做好疫情常態化防控的同時,只要我們有一點可能就要舉辦,所以我們克服了很多困難做這件事。

  第一是讓學生形成對學術的尊重,大學給他們留下最值得留戀的瞬間,我們不能缺項。第二,武漢人民為疫情防控作出了非常大的犧牲,並取得勝利。我們想通過這樣一個儀式來紀念武漢人民艱苦卓絕的努力,為加快武漢疫後重振、復工復產添磚加瓦。

  邀請抗疫醫護人員來武大賞櫻,是為了感恩這些醫護人員為武漢作出的巨大奉獻和犧牲。去年我們承諾一定要邀請抗疫醫護人員來武大賞櫻。今年正月初六我就召開會議進行專題部署,覺得這個事情一定要做,而且一定要做好。明年我們還會邀請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建設者,疫情防控一線社區工作者、基層警察等走進武大賞櫻花。

  無論是一個民族,還是一個國家,一定要對那些為集體利益付出巨大犧牲和奉獻的人做出回報。作為大學校長,我有責任讓大家有一個完整的大學生活,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有一個美好的畢業典禮。也想通過抗疫,讓同學們明白做人的基本道理。

  寄語年輕學子

  “這代年輕人面臨著更加激烈的競爭和不確定性,一定要以積極態度看待未來”

  政事兒:你到武大第一天,就說要抓好核心人才工作。為何如此看重人才工作?

  竇賢康:真正的科技創新,是要靠頂尖人才的。人才對大學而言非常關鍵,武大在人才建設上不遺餘力。我總是講,人才留不住,就不可能培養出一流人才、建設好一流大學。現在也逐漸形成共識,大家都在想怎麼把現有人才培養好,怎麼樣引進更多優秀人才,怎麼樣使校內人才少流出。

  政事兒:你怎麼看待大學招生工作?

  竇賢康:招生工作是一項極其重要的工作,是我們的辦學成效在老百姓心目中的集中體現,事關武漢大學的尊嚴和榮譽。一所好大學需要好老師,也需要好學生。所以我要求招生老師,一定要把武漢大學客觀地宣傳出去,不要因為我們的不努力或者不敬業,使武漢大學招的學生和武漢大學該招的學生不匹配。招收到更好更優秀的學生,加上更多更優秀的老師,才能把武大辦好。

  政事兒:你對年輕人有哪些寄語?

  竇賢康:現在年輕人生活在一個更加美好的時代,中國這些年經濟發展非常快,大家生活條件和工作條件得到非常好的改善。但這一代年輕人和我們當時相比,也面臨著更加激烈的競爭和未來不確定性。我希望年輕人一定要以積極態度看待未來,世界在變得更加美好,中國在變得更加富強,在這個過程中,大家要盡自己全部努力,在人生的長跑過程中、在促進國家繁榮富強的征程中實現個人價值,讓自己的人生不留遺憾!

  “政事兒”(xjbzse)撰稿 / 何強 校對 付春愔 受訪者供圖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