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福奇郵件門”真相:科學再次淪為政治的犧牲品
2021年06月10日05:42

原標題:還原“福奇郵件門”真相:科學再次淪為政治的犧牲品

3200多頁電子郵件公之於世,讓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NIAID)安東尼·福奇深陷“郵件門”風波。

作為美國頂級傳染病學家,福奇一直是個富有爭議的人物。在一派人眼裡,他是傳播科學知識的使者、帶領公眾抗擊新冠疫情的“美國隊長”;在另一派人眼裡,他經常散佈自相矛盾的言論,並與他的前任“老闆”特朗普針鋒相對。6月初,美國Buzzfeed新聞網站、《華盛頓郵報》和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根據美國《信息自由法》,向聯邦政府申請公開福奇郵件中的內容,隨即引起軒然大波,並為社交媒體貢獻了“福奇郵件泄漏”“福奇門”等熱門話題。

因往來郵件深陷輿論漩渦

這些郵件披露了福奇從2020年1月到6月與美國社會各界的通信內容,其中引起爭議的是“口罩無用論”。2020年2月5日,他在給美國前任衛生與人力服務部部長西爾維婭·伯維爾的回信中表示,戴口罩是為了防止感染者把病毒傳給未感染者,但並不能保護未感染者。他建議伯維爾不用戴口罩,“特別是當你要去的地方屬於低風險區域時”。

比“口罩無用論”更引人關注的,是福奇往來郵件中有關病毒起源的討論。2020年4月,NIAID的主管機構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所長弗朗西斯·柯林斯給福奇發了一封郵件,信中附有美國右翼媒體福克斯新聞(FOX)一則“新冠病毒源於實驗室泄漏”的報導,柯林斯這份郵件的標題是,“陰謀論獲得了動力”。同月,美國“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紮克也給福奇發了一封郵件,感謝福奇公開駁斥“實驗室泄漏說”,稱讚福奇“勇氣可嘉”。

同為流行病研究和預防機構,NIH曾向生態健康聯盟撥款370萬美元;生態健康聯盟又從中拿出一部分資金,支持武漢病毒研究所(WIV)進行病毒研究。疫情暴發後,這幾家機構都成了陰謀論的受害者。有美國媒體聲稱,中美此項合作的目的是“製造新冠病毒”,並最終導致了病毒外泄。

達紮克寫給福奇的郵件,讓一心為陰謀論尋找證據的人如獲至寶。在他們看來,一句簡單的感謝、一段正常的學術討論,就足以證明NIH、WIV和NIAID這幾家權威科研機構之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說明“福奇和武漢病毒研究所背後的機構關係密切”。

因政治壓力而搖擺不定

在新冠病毒起源問題上,福奇最近的表態與以往相比明顯搖擺不定。他曾經堅定地支持“新冠病毒起源於自然界”的觀點,但今年5月,他突然一反常態地表示,不排除“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支持“就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進行全面調查”。不過,他在接受CNN採訪時又說,他還是認為最大的可能是病毒從動物傳給人類的,“縱觀人類曆史,曆次瘟疫的源頭大多都是動物”,但他同時又表示對“實驗室泄漏說”持開放態度。

對於新冠病毒的起源,世衛組織在今年年初發佈的專家組聯合調查報告中早就給出了科學定論:“比較可能到非常可能”通過中間宿主傳播;“極不可能”通過實驗室泄漏。作為科學家,福奇的搖擺言論不僅“打自己的臉”,也是對世衛組織權威性的質疑、對科學調查成果的否定。

什麼原因導致福奇屢屢發表矛盾言論?從美國政府近期的一系列動作中,或許能看出端倪。5月12日,NIH的“金主”美國國會在聽證會上質問福奇,NIH是否曾經資助武漢進行“爭議性的功能獲得研究”?被福奇斷然否認。5月26日,參議院再次舉行聽證會,共和黨參議員約翰·甘迺迪進一步質問福奇,如何確定中國科學家沒有進行“爭議性的功能獲得研究”?福奇回答說,這是基於他與中國科學家打交道的經曆,因為他們“既有能力又有道德”。在西方媒體的報導中,福奇的這些言論被認為是在“為中國科學家辯護”。

任何理論必須以科學為基礎

與要不要戴口罩一樣,新冠病毒的起源,也是分裂的美國社會自疫情暴發後一直延續的議題。在愈演愈烈的黨爭推動下,這些科學問題越來越難以達成共識。

“實驗室泄漏論”最初由特朗普提出,隨著他的下台和世衛組織溯源報告出爐,陰謀論稍有平息。但到了今年5月,美國情報機構發佈的一份所謂機密報告聲稱,在2019年11月疫情開始蔓延之前,3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就已患病。報告還添油加醋地說,“功能獲得研究”包括對病毒進行改造,使其更具傳染性。這份沒有任何證據的報告,經過《華爾街日報》等美國媒體報導後開始瘋傳,併成了“證據”本身,引發了新一輪的陰謀論流行。在強大的輿論聲勢中,一些公開反對陰謀論的科學家也開始“倒戈”,表示“重新考慮這種可能”。

福奇的往來郵件曝光後,有人高呼“福奇下課”,有人斥責他是“大騙子”,還有人以此為把柄又一次挑起黨爭。6月4日,共和黨眾議員史蒂夫·斯卡利斯要求福奇向國會說明,“在新冠病毒的發展中,美國政府起到了什麼作用”。特朗普則給《紐約郵報》寫了一封信刷存在感:“我從一開始就知道是這樣。現在他們都說,我是對的!”他順勢再次向中國甩鍋:“中國應該為他們造成的死亡和損失向美國和全世界賠償10萬億美元!”

分析人士指出,福奇的表態,與表態當時掌握的科學證據是一致的。他的“口罩無用論”說明,在疫情早期,即便是美國權威機構,對這種全新的病毒也幾乎一無所知。隨著認知的積累和發展,防疫對策也隨之發生變化。同樣,新冠病毒起源理論必須建立在確鑿證據和嚴謹調查的基礎上,任何捕風捉影的猜測都站不住腳。甚囂塵上的“實驗室泄漏論”,本質上仍然是特朗普時代反智主義的延續,是美國政客把科學作為政治武器的又一明證。科學家必須堅持理性、客觀的立場,否則便可能淪為政治鬥爭的犧牲品,有損個人聲譽。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日前指出,“實驗室泄漏極不可能”的結論,是權威的、正式的、科學的結論,已得到世衛組織承認。美國一些人無視事實和科學,全然不顧自身諸多疑點和抗疫失利的事實,目的是借疫情搞汙名化和政治操弄、甩鍋追責,“這是對科學的不尊重,對人民生命的不負責,更是對全球團結抗疫努力的破壞。”

本報北京6月9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胡文利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6月10日 09 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