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首訪大戲雖在歐洲上演 焦點卻是中國
2021年06月10日05:42

原標題:拜登首訪大戲雖在歐洲上演 焦點卻是中國

美國總統拜登當地時間6月9日將飛越大西洋前往歐洲,開啟上任後的首次海外訪問。按照白宮發佈的日程,6月10日,拜登將會晤英國首相約翰遜;11日至13日,他將出席在英國舉行的七國集團(G7)峰會,並與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會面;14日至15日,他將赴比利時布魯塞爾參加北約峰會和美國-歐盟峰會,其間將會見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和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以及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16日,拜登將前往瑞士日內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雙邊會晤。

如此密集行程,註定拜登此次外訪的目的不簡單。“拜登的大戲雖然在歐洲上演,但最終焦點將是中國。”世界報業辛迪加發表評論說,拉盟友應對中國,將是拜登此次歐洲之行的首要任務。

拜登“擁抱”歐洲 歐洲心有顧慮

“拜登正在擁抱歐洲,但接下來會怎麼樣?歐盟和北約有顧慮。”《紐約時報》6月6日以此為題發表署名文章,點出了拜登將首次外訪定在歐洲的用意,以及美國與歐洲盟友間不複從前的尷尬關係。

與1906年以來美國總統首次外訪大多選擇加拿大、墨西哥等鄰國的傳統不同,與前任特朗普偏愛中東首訪選沙特也不同,拜登將上任後遲遲開啟的首次外訪地選在了歐洲。白宮6月3日發表聲明稱,拜登此訪旨在強調美國致力於恢復與盟友關係,重振跨大西洋夥伴關係,並通過密切合作應對全球挑戰,更好地保障美國利益。

“拜登希望借此行展現美國對歐洲盟友重新作出的承諾——美國回來了,將重新領導西方共同應對全球挑戰。但美國對歐洲不是無條件的愛,而是有利益的朋友。”《紐約時報》分析說,拜登成為美國總統後,一再堅稱將歐洲視為盟友、將北約視為西方安全的重要因素,將極力修補特朗普政府給歐洲盟友留下的“創傷”。他的基本定位是,“讓我們重新做朋友,重新建立與盟友的禮讓和文明”。然而,過去4年與特朗普政府打交道的慘痛經曆,令歐洲和北約仍心有顧慮。“不要低估特朗普執政時期對歐盟的衝擊。”卡內基基金會歐洲主管羅莎·巴爾弗分析說,“(只要)有特朗普回歸的陰影,歐盟將再次被(美國)冷落。因此,歐盟在接受美國的要求時需更加謹慎。”

歐洲盟友對美國的失望和顧慮,不只源自特朗普,也來自拜登本人。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駐柏林官員亞娜·普列林6月6日表示,有德國官員認為,拜登按照以往以美國為首、盟友跟隨的模式與歐洲相處,令盟友心存顧慮。今年4月14日,在未告知盟友的情況下,拜登單方面宣佈駐阿富汗美軍將在今年9月11日前撤出阿富汗;5月5日,拜登單方面宣佈美國將放棄新冠肺炎疫苗知識產權專利的決定;6月初曝出的“監聽門”,令歐洲領導人都“感到憤怒和尷尬”。此外,美歐能否在空客和波音、鋼鐵和鋁引發的關稅與貿易爭端、G7財長提出的實施新的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等新舊問題上達成一致,都將考驗拜登能在多大程度上治癒歐洲的“傷疤”,能與歐洲達成多少戰略合作目標。

兩個“對手”令拜登頭疼

如果說拉攏歐洲昔日盟友不易,那麼,即將面對的兩個對手埃爾多安與普京,將令拜登更加頭疼。

按照美國媒體報導的日程, 6月14日出席北約峰會期間,拜登將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進行非正式會晤。路透社6月7日報導稱,在土耳其購買俄羅斯導彈防禦系統激怒華盛頓政府且可能破壞北約盟國內部關係之後,這將是美土兩個存在分歧的北約盟友之間的一場關鍵會晤。

早在拜登上台之前,美土關係已陷入危機。土耳其向俄羅斯購進S400防空導彈系統,特朗普政府因此將土耳其踢出了F-35戰鬥機項目,同時對土耳其發起“經濟戰”,血洗里拉,令這對曾經緊密的軍事盟友關係嚴重惡化。今年4月,拜登政府高調承認亞美尼亞大屠殺為“種族滅絕”,激起了土耳其方面的激烈回應,令美土安全關係雪上加霜。有美國學者分析稱,拜登和埃爾多安有很多實際困難和衝突需要解決,包括敘利亞庫爾德武裝、軍購和阿富汗問題等。當這兩位領導人一起出現在鏡頭前時,估計不會有多少笑容。

同樣令外界難有期待的,還有萬眾矚目的“普拜會”。作為首次外訪的一個焦點,6月16日,拜登將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瑞士日內瓦會面。這雖是拜登上台後首次與普京舉行會晤,但美俄早已雙雙“降調”稱,對峰會成果不寄予厚望。普京6月4日公開表示,他不期待與拜登即將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的會晤有任何突破。6月7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強調,美俄不是“信任”關係,美方將向俄方闡明對雙邊關係的預期,並明確如果俄方繼續開展“惡意”活動,美方將作出回應。

近年來美俄關係持續緊張,在烏克蘭、網絡安全、人權、干預選舉等問題上更是分歧明顯、對抗加劇。不論是俄羅斯近日高調宣佈將清空所持的415億美元資產,還是拜登7日邀請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今夏訪美,都令美俄關係短期內難以重暖。

有分析稱,儘管美俄關係難以“破冰”,但穩住甚至拉攏俄羅斯、孤立中國才是拜登對此次“普拜會”的第一大訴求。他認為6月16日與普京面對面會晤是一次遊說後者的好機會。

拜登眼睛真正盯著的是中國

拜登首次外訪的重頭戲也許是G7峰會,焦點是“普拜會”,但在輿論看來,拜登此行眼睛真正盯著的卻是中國。

6月6日,拜登在《華盛頓郵報》發文講他的歐洲之行時宣稱,無論是在世界各地結束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還是應對不斷加劇的氣候危機,抑或是對抗中國和俄羅斯政府的“有害活動”,美國必須以強大的地位領導世界。文中說,與歐盟委員會和歐洲理事會領導人見面時,他將聚焦確保民主的市場國家,而不是中國或其他任何國家,來製定21世紀的貿易和技術規則;同時還將考慮為升級實體、數字和衛生基礎設施提供一個“與中國不同的”高標準替代方案。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7日也透露,北約領導人與拜登會晤時,將討論很多有關中國的問題。他稱已和拜登達成共識,強調在對華貿易、與中國接觸的同時,北約必須與太平洋地區的盟國,主要是澳州、新西蘭、韓國和日本合作,以抑製中國的經濟增長和對先進軍事能力的投資。

拜登真能成功拉攏歐洲對抗中國?恐怕不那麼簡單。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當地時間7日表示,歐方對拜登努力讓美歐關係回歸“強大夥伴關係”表示稱讚,但與此同時,歐盟“希望重新平衡與中國的經濟關係”。米歇爾認為,“歐中投資協定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大步,有利於促進歐洲企業的投資”,“對美國來說,中國是一個競爭對手。但在必要時,歐盟與中國的合作也很重要”。《紐約時報》6日報導也分析認為,歐洲並不像華盛頓那樣視中國為“競爭對手”,而且,在貿易和能源方面,歐洲對中國和俄羅斯的依賴程度仍高於美國。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和貝塔斯曼基金會6月7日發佈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美國在法國和德國等歐洲公眾心目中的影響力,較疫情前下降了約10個百分點,中國聲譽則有所提升。歐洲人恐怕不會為拜登拉攏歐洲對抗中國的心思“埋單”。

本報北京6月9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小茹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