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歲喜提白玉蘭最佳女主,童瑤的逆襲人生比《三十而已》更精彩
2021年06月11日18:51

  原標題:36歲喜提白玉蘭最佳女主,童瑤的逆襲人生比《三十而已》更精彩

  來源:環球人物

  童瑤知道,被越來越多的觀眾認識,意味著她的表演會接受更多人的審視,“是壓力也是動力”。

  作者:長夏

  6月10日晚,第二十七屆白玉蘭獎獲獎名單揭曉,演員童瑤憑藉《三十而已》獲得最佳女主角獎。

  發表獲獎感言時,童瑤第一句話是“沒想到”——與她一起參與該獎項角逐的,還有熱依紮、閆妮、譚鬆韻和倪妮等人。早前入圍名單公佈時,網友們便評價本屆白玉蘭獎“神仙打架”。

  近年來,幾乎每次影視獎頒獎後,網上都會出現一陣“TA到底配不配”的輿論撕扯。童瑤也沒有逃過這樣的審視與討論。更青睞熱依紮(在《山海情》中飾演水花)的網友感到意難平,不少人衝到童瑤的微博評論區發泄不滿。

  其實,昨晚接受媒體採訪時,童瑤稱讚了對手熱依紮的表演。面對爭議,她沒有直接回應,而是發微博表示,“獲獎肯定有很多運氣的成分”“獎項只代表過去,過了今晚就翻篇啦”。

  爽劇大女主

  在當下的輿論場,全職太太已成為一種頗具爭議的社會身份。既往的影視劇中,全職太太的形象多半比較扁平,要麼只知家長裡短、婆婆媽媽,要麼養尊處優、不知人間疾苦。對演員來說,扮演全職太太是種挑戰——演得不到位,就會顯得假或討厭,出力不討好。

  而讓童瑤拿下白玉蘭最佳女主獎盃的,正是一個全職太太的角色。

  《三十而已》里的全職太太顧佳幾乎無所不能:與丈夫共同創業,公司走上正軌後自願回歸家庭,把家裡的方方面面照料得滴水不漏。小到丈夫每天的襪子領帶搭配,大到兒子上幼兒園被欺負、公司遇到難搞的客戶、女下屬對丈夫有非分之想……只要她出面,天大的難事兒都能搞定。

  童瑤最初看劇本時,覺得顧佳“太完美了”。“我完全不能想像出這個人……我覺得她不會真實存在的。”

·在《三十而已》的前半段,顧佳永遠以光鮮亮麗的完美形象出場。
·在《三十而已》的前半段,顧佳永遠以光鮮亮麗的完美形象出場。

  直到後來,她感受到顧佳完美背後的不完美,比如顧佳的控製欲太強、從小缺乏安全感,才逐漸理解了這個角色。

  “永遠都是這樣,我在演之前一定會想,一定會左右搖擺,一定會去確認這件事情。但當我去演的那一刻,我一定會特別感性,絕對確認,不會再有那麼多理性的東西了,就全都忘掉了。”童瑤說。

  在接受採訪時,她常常說起一個細節:顧佳總是在深夜時獨自站在陽台上。“這讓人很心疼,拋開所有的身份來看,她應該有自己的夢想和人生。”

·顧佳深夜獨自在陽台上消解情緒。
·顧佳深夜獨自在陽台上消解情緒。

  雖然年齡與顧佳貼近,但童瑤演起顧佳也並非手到擒來。

  沒有孩子的她,曾擔心自己演不好一個媽媽。為了跟劇中的孩子培養感情,進組後,她花了大量時間跟小演員共處。遇到某些橋段,她會打電話跟周圍有孩子的朋友問:“你們遇到這個情況會怎麼處理?會動手嗎?”這才有了劇中那個“手撕幼兒園太太”的名場面。

  演那場戲時,童瑤有條不紊地脫下高跟鞋、卸下手腕上的表、放好手裡的包,然後抓住惡太太的頭髮,跟對方狠狠扭打了一場。“沒辦法,我覺得這就是媽媽的本能。”

·因為兒子被欺負,顧佳怒而“暴打”惡太太。
·因為兒子被欺負,顧佳怒而“暴打”惡太太。

  因為童瑤的詮釋,《三十而已》播出後有關顧佳的詞條頻頻登上熱搜。隨著劇情的發展,看到顧佳丈夫出軌,觀眾們的心情也從“顧姐slay”變成了“心疼顧佳”,甚至還有煙花廠老闆專門放“GJ”字樣的煙花為顧佳應援……

  在顧佳爆火的同時,童瑤的演技也受到不少讚譽,甚至有網友評價稱,她演的顧佳以一己之力承包了整部劇的高光時刻。

  曾是他人影子

  童瑤是學跳舞出身的,17歲時決定去考中央戲劇學院(以下簡稱中戲),是因為老師說“跳舞吃的是青春飯”,加上喜歡演員王誌文。她算是“老天爺賞飯吃”,一考就考了第一名,成為中戲2002級學生中最小的一個。

  因為年紀小,進了學校就有點懵懵懂懂。在綜藝節目上談起大學經曆時,她說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就是跟在別人後面照著學。

  2002年,童瑤被挑中出演《林海雪原》中的衛生員白茹,就此正式出道。白茹的外號是“小白鴿”,是剿匪小分隊中唯一的女性,因此容易出彩。而青澀稚嫩的童瑤,也確實演出了小白鴿那種純潔又倔強的感覺。直到現在,還有《林海雪原》的觀眾對童瑤印象深刻。

 ·第一次拍戲就到東北,童瑤為了禦寒狂吃巧克力,變得有些胖胖的。
 ·第一次拍戲就到東北,童瑤為了禦寒狂吃巧克力,變得有些胖胖的。

  剛讀大一就演了這樣的作品,童瑤的星途本該一片坦蕩。但很快,一樁緋聞爆出,“家暴事件”甚囂塵上,風暴中心的童瑤人氣一落千丈。

  而因為和章子怡長得像,童瑤還曾長期活在前輩的影子下,被稱為“小章子怡”。

  2007年,北京電視台辦了一檔時尚節目,當童瑤出現在紅地毯上時,旁白解說員就錯把童瑤當成章子怡介紹,並且“一錯到底”,由始至終唸成“章子怡”。還有一個航空公司想找章子怡代言,有人找關係把電話打到了童瑤這裏:“能不能幫忙跟你姐說說。”童瑤只能哭笑不得地解釋,“章子怡不是我姐”。

·童瑤(右)一直被不少人認為與章子怡“撞臉”。
·童瑤(右)一直被不少人認為與章子怡“撞臉”。

  對於一個新人來說,跟前輩相似固然會帶來一定名氣,但也造成了負擔。經常有人懷疑童瑤是借助“小章子怡”的名號炒作,用現在的話說,就是給自己“抬咖”。

  翻看那些年的媒體報導可以發現,對於“小章子怡”和炒作的說法,童瑤起初還嚐試辯解,並表達“尊重前輩但還是想做自己”的想法。但漸漸地,或許是發現收效甚微,她不再對此做過多強調,而是以一種更加開放的態度去面對。

  後來,她甚至可以接受創作人員把這個梗放在一些影視劇里。在2012年上映的《台北飄雪》中,她飾演的角色被老闆一把拉到鄰居面前:“你們看她,長得像不像《臥虎藏龍》里的玉嬌龍?”

·在《台北飄雪》里,童瑤像章子怡被編劇寫成了一個梗。
·在《台北飄雪》里,童瑤像章子怡被編劇寫成了一個梗。

  慢熱型選手

  從2011年到2018年,童瑤其實塑造了很多不同的女性角色:《民兵葛二蛋》里的“野蠻女友”孟喜子,《獨生子女的婆婆媽媽》里的“80後”兒媳婦李小曼,《新閨蜜時代》里的文藝女青年周小北,等等。這些角色雖然有一定討論度,但不算“大爆”。

  她真正有了比較高的辨識度,是從2018年的《如懿傳》的貴妃高晞月開始的。這本來算是一個反面角色,但童瑤把她塑造成了一個有些戀愛腦、沒什麼大心機、最終葬身於皇庭的悲劇人物。“她進宮不是為了宮鬥的,就單純來談戀愛,皇帝的迷妹那種。”

·在《如懿傳》里,童瑤飾演了貴妃高晞月。
·在《如懿傳》里,童瑤飾演了貴妃高晞月。

  那段時間,童瑤除了日常穿花盆底、戴指甲護甲、學習清宮禮儀,還為了演好高晞月苦練琵琶。她弱化了高晞月的心機,重點呈現她單純的一面和對皇帝的愛情。《如懿傳》播出後,很多觀眾都get到了高晞月的可愛之處。有人甚至直言,讓“奶凶奶凶”卻總是在宮鬥中落敗的高貴妃贏一次吧!

  除了高晞月,童瑤在口碑劇作《大江大河》中扮演的宋運萍,也深入人心。

  宋運萍是個集“真善美”於一身的角色:她具備傳統女性的賢惠溫婉,也具備現代女性的自立上進。“85後”的童瑤會跟身邊的很多長輩去聊改革開放的曆史,以理解宋運萍所處的環境。

  《大江大河》播出後,宋運萍被很多觀眾視為白月光,看到她不幸去世恨不得給編劇“寄刀片”。童瑤也因為這一角色拿到了金鷹獎的最佳女演員。

·《大江大河》里的宋運萍是很多觀眾心中的白月光。
·《大江大河》里的宋運萍是很多觀眾心中的白月光。

  童瑤今年8月就36歲了。作為“85花”,她的一些同輩在20多歲就已成名。與她們相比,童瑤更像是一個“慢熱型選手”。

  很多女性會覺得30歲是道檻兒。童瑤也經曆過那種因為一條增加的皺紋而焦慮的時期,但現在,她已經都看開了:“年紀大一點了,可以演一些更有深度、更有層次、更加豐滿的人物,對吧?”她也深知,被越來越多的觀眾認識,意味著她的表演會接受更多人的審視,“是壓力也是動力”。

  她很喜歡美國女演員查理斯·塞隆——可以是傾倒眾生的女神,可以是冷酷到底的殺手,也可以增肥數十斤,變成一個滿口髒話、毫不優雅的底層小人物。“我認為片場是讓我覺得最有安全感的地方,比如說塑造了一個立體的人物,會特別有成就感;看到一個好的劇本的時候,也會非常激動和興奮甚至夜不能寐。”談到未來,她更期待的還是像過去多年一樣,不斷嚐試不同的角色。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