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TikTok等中國APP是拜登的撥亂反正?
2021年06月12日20:45

原標題:解禁TikTok等中國APP是拜登的撥亂反正?

文/王是業

當地時間6月9日,拜登簽署行政命令,取消特朗普政府的3項行政命令,對TikTok、微信以及其他8款APP的交易禁令。這一消息受到了國內媒體和民眾的廣泛關注,彷彿意味著兩大知名應用在經曆將近一年的政府溝通、法律訴訟、出售資產等波折之後,終於擺脫美國政府的政治打壓,甚至是取得了抗爭的勝利。

無論如何,解禁、重新在北美市場獲得公平對待,終歸是好事,也是相關中國應用軟件本應得到的待遇,輿論也普遍期待拜登政府朝著這種正確的方向走下去。

然而,與大部分報導將“拜登取消TikTok和微信禁令”作為標題不同,此項行政命令並未將解禁相關應用作為主要目的,而是花費絕大部分篇幅描述拜登政府將採取何種措施,來應對美國信息通信技術服務供應鏈面臨的所謂威脅。

該命令要求美國政府部門使用基於標準的決策框架以及嚴謹、基於證據的分析評估信息通信技術服務相關交易的風險,這其中就包括由外國對手管轄或控製的主體設計、開發、製作或供應的應用軟件的風險。

儘管取消了特朗普的相關禁令,但該項命令仍然延續了特朗普政府時期的導向,不出意料地‎‎特別強調了中國即是所謂外國對手之一,對美國構成了“不可接受”的風險。‎縱觀整條行政命令不難發現,TikTok、微信們還不能真正長舒一口氣,拜登政府並沒有放棄特朗普時期以所謂國家安全為由的政治打壓。

整條行政命令的篇幅不長,但內涵挺滿。

首先,解除對相關中國軟件的交易限製,意味著,儘管拜登政府仍然有利用“國家安全、信息安全、隱私保護”理由打壓中國企業的意圖,但並未找到明顯的證據,面對企業和用戶的抗爭,特別是美國法院多次對中國企業的支持,一向以更加體面形象示人的拜登,選擇瞭解禁。

相關軟件也是華裔等亞裔群體廣泛使用的社交軟件,在毫無安全風險證據的情況下選擇解禁,似乎也有助於拜登強化其反種族歧視的執政理念。

其次,對TikTok、微信的解禁是以推翻特朗普行政命令的形式實現的,體現了與放縱疫情傳播、製造選舉鬧劇的特朗普劃清界限的意圖。特別是,該項行政命令強調今後對相關軟件應用的風險評估應該以標準框架、嚴謹和基於證據的分析為基礎,也反諷了特朗普執政時期政策製定的隨意、魯莽和不科學。

社交媒體賬號被封的特朗普,也沒躲過被這一行政命令“含蓄”的清算。當然,否定歸否定,拜登還是延續了特朗普政府時期在信息通信領域的所謂國家安全管製政策導向,這也是此項行政命令傳遞的最主要內容。

只不過,與特朗普的亂揮拳不同,拜登政府將建立相關的製度體系和風險評估標準,也強調美國政府部門的協作,這或許意味著,未來的拜登任期內,信息通信領域的安全審查將更加寬泛、更加嚴密。

對相關應用軟件的解禁,很難說得上是真正的“撥亂反正”,更像是建立管製體系之前對零散個案進行的清理,以實現統一的標準和流程。體系性的管製政策,並不能排除別有用心、毫無證據的惡意打壓和抹黑,畢竟,拜登政府不久前就要求美國情報部門加大力度調查新冠肺炎疫情的起源,又搬出所謂的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陰謀論。

就在此項行政命令發佈的前一天,當地時間6月8日,美國國會參議院通過了《2021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待轉眾議院投票表決通過後,將送拜登簽署併成為正式法律。該法案收編了《2021戰略競爭法案》《無邊界法案》等一系列提案,圍繞與中國的戰略行政、對抗中國的科技和經濟實力增長的根本目標,提出了向美國半導體等高科技行業提供近2500億美元支持等措施,並涉及干涉中國內政、要求美國官員抵製北京冬奧會等對抗意味濃厚的內容。

拜登政府對美國參議院兩黨議員通過法案表達了讚賞,因為該法案與拜登的對華全面戰略主張總體一致,也意味著其或將成為未來一段時期美國對華政策的綱領。應用軟件是信息通信相關服務的重要載體,既涉及通信技術等技術層面,也涉及數據傳輸等隱私保護事項,更與輿論宣傳等意識形態傳播緊密相關,難免受到《2021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的波及。已經在海外開闢天地和正在走出國門的互聯網企業,還不能鬆懈。

如果美國飛機製造和航空服務脫離中國市場,相關美國企業每年產出將減少380億至510億美元;失去中國市場,美國半導體行業將失去10萬個工作崗位,減少120億美元的研發投入;但就雙方加征關稅而言,美國化工行業將損失最多380億美元的產出……這是美國商會中國中心在今年早些時候對中美脫鉤影響的預測。

信息通信領域的限製和打壓或許只是未來美國政府對華政策導向的縮影,但冷戰思維、脫鉤意圖最終只能帶來兩敗俱傷的結果,一個保持強大經濟科技能力的美國也離不開一個持續發展的中國,也期待拜登政府能夠認識到“合作大於競爭”的中美關係本質,真正走向撥亂反正的道路。

作者係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員

(編輯:孫明勝 校對:顏京寧)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