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峰會第一天,就有人提到了中國
2021年06月12日19:04

  原標題:G7峰會第一天,就有人提到了中國

  當地時間6月11日,七國集團(G7)峰會在英國康沃爾郡卡比斯貝正式開幕。由於受到新冠疫情影響,這是近兩年來G7領導人首次舉行面對面會議。

  不過,G7峰會召開的第一天,場面似乎有點尷尬。

  正值G7峰會召開之際,峰會會場周邊舉行了多場抗議行動,抗議民眾指責G7集團並沒有採取實際措施應對全球挑戰,空談多於行動,一則標語中寫道“G7做過值得驕傲的事嗎?”

  抗議活動並沒有干擾G7領導人開會的日程。預計G7峰會將主要討論公共衛生、經濟複蘇以及氣候變化等問題。對此,德國總理默克爾表態希望能與中國展開合作。

  當地時間6月11日,默克爾在記者會上表示,在應對氣候變化和生物多樣性方面,“沒有中國,我們將永遠也找不到解決辦法”。

  在抗議聲中開幕的G7峰會

  G7集團由美國、英國、加拿大、法國、德國、意大利和日本7個國家組成,成員國每年輪流出任主席國並主辦年度峰會,今年便輪到在英國舉行。

  除七國領導人外,澳州、韓國、印度、南非領導人以及歐盟代表也出席了此次峰會。

  從參會領導人間的互動來看,他們似乎對此次峰會的召開很是激動。視頻中顯示,領導人間以“擊肘禮”打招呼,法國總統馬克龍與美國總統拜登“相談甚歡”。馬克龍發佈推文還不忘“艾特”拜登,寫道“我們決心有所作為”。

遊客們正在看由電子垃圾製作的“回收山”。/《華盛頓郵報》報導截圖
遊客們正在看由電子垃圾製作的“回收山”。/《華盛頓郵報》報導截圖

  然而,G7集團領導人的激動心情沒能感染會場周圍的抗議人群。

  就在G7峰會召開的當天,康沃爾郡多地舉行抗議活動。抗議者舉著“抵製G7集團”的標語,指責G7集團空談多於行動,沒能為應對全球挑戰做出實際行動。

  抗議主題包括疫苗分享、海洋環境、氣候變化以及生物多樣性等。英國《衛報》指出,數千名抗議者計劃在海灘、街頭舉行示威活動。

  為應對抗議活動可能帶來的混亂,英國政府向會場周邊增派了不少警力。據路透社報導,根據康沃爾郡和德文郡警方提供的數據,共出動了6500名警員和工作人員以維持秩序。

  除抗議活動外,還有不少人選擇以創造作品的方式表達對G7集團的不滿。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尊以拉什莫爾山(Mount Rushmore)為原型創造的G7領導人雕塑,被稱作“回收山”(Mount Recyclemore)。創作者Joe Rush表示,G7集團每年生產近1590萬噸電子垃圾,其中美國生產的電子垃圾總量占比最高,“我希望這件作品能刺痛他們的良心”。

  默克爾強調應與中國合作

  儘管外部抗議不斷,但G7峰會仍在繼續。

  本次G7峰會的一大主題便是疫苗分享。G7領導人承諾,將向全球提供至少10億劑新冠疫苗。《華盛頓郵報》指出,此前美英等G7成員國一直被批評大量囤積疫苗,遠超國內實際需要,並且排擠貧窮國家。不少人認為,如今才承諾疫苗分享,不過是想消除國際輿論負面評價。

  G7集團的疫苗分享計劃也遭到了活動人士批評,他們認為G7集團的疫苗分享計劃“缺乏雄心,速度太慢”,這表明西方國家領導人在應對百年來最嚴重的公共危機時,準備尚未充分。

當地時間2021年6月11日,英國康沃爾,G7峰會舉行。圖為法國總統馬克龍和美國總統拜登。/IC Photo
當地時間2021年6月11日,英國康沃爾,G7峰會舉行。圖為法國總統馬克龍和美國總統拜登。/IC Photo

  還有部分人質疑G7集團是否能切實履行承諾,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許多次G7峰會都以大膽的言辭收尾,但當領導人返回各自國家後,卻很少做出切實行動。

  2018年的G7峰會就是一個典型的失敗案例,2018年,美國時任總統特朗普拒絕在G7聯合聲明上籤字。歐盟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安東尼·德沃金補充道,G7集團也未能兌現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幫助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的承諾。“這些都讓人們對富裕國家的承諾產生了懷疑。”

  另外,英國首相約翰遜還在開幕致辭中強調了後疫情時代經濟複蘇的重要性。他表示,大型經濟體需要確保世界以一種更公平的方式複蘇,注重可持續性,避免重犯2008年金融危機後出現社會各領域複蘇不平衡的問題。

  預計氣候變化以及生物多樣性也將是G7峰會議題之一,默克爾在記者會上強調了與中國合作的重要性,她表示G7國家希望與各國共同合作努力,特別是在氣候變化和生物多樣性領域,“如果沒有中國,我們永遠也解決不了這些問題。”

  G7領導人正在淡化特朗普的影響

  根據目前看到的峰會視頻,2021年G7峰會的氛圍要比特朗普參會時“輕鬆”不少。

  拜登似乎在扮演“傳統”的美國總統形象,安撫盟友,並向盟友們保證他不是為了製造“波瀾”而來。

  這與特朗普形成了鮮明對比,特朗普曾嘲笑G7集團過時,2018年還拒絕在G7聯合聲明上籤字,指責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說假話,引起了一場不小的風波。

  《華盛頓郵報》指出,G7集團的合作曾在特朗普執政4年間“分崩離析”,在峰會開幕當天,G7領導人都在盡最大努力表明,他們已經翻過了“特朗普時代”。

G7領導人試圖展示,“特朗普時代”的那一頁已經翻過去了。/《華盛頓郵報》報導截圖
G7領導人試圖展示,“特朗普時代”的那一頁已經翻過去了。/《華盛頓郵報》報導截圖

  然而,特朗普帶來的影響,並不會因為圓桌會議上換了個人就被簡單消除。

  一方面,雖然拜登一再強調要修復“跨大西洋夥伴關係”,但這仍然不足以緩解盟友國家的焦慮。路透社指出,不論是G7集團,還是北約和歐盟,領導人們都擔心美國政治會再次出現搖擺。

  “這是特朗普1.0和特朗普2.0之間的過渡期嗎?沒人知道。”前歐盟駐華盛頓大使戴維·奧沙利文說道。

  另一方面,拜登的外交政策中同樣有“美國優先”的影子。此前,拜登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一再表示,美國的外交政策應首先有利於美國的中產階級。路透社指出,事實上,對於歐洲政府而言,這就是“美國優先”的委婉說法而已。

  《紐約時報》指出,儘管拜登試圖在G7峰會上展示良好形象,但拜登對與盟友協商妥協的興趣並不比他的前任高多少。由此看來,在“美國回來了”的口號下,G7集團內部分歧並不見得會較特朗普時期有多少改善。

  文/若曦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