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獎得主就新冠病毒起源改口 實驗室泄漏論沒有“確鑿證據”
2021年06月14日18:45

原標題:諾獎得主就新冠病毒起源改口 實驗室泄漏論沒有“確鑿證據”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6月14日報導 美國《洛杉磯時報》網站6月8日發表題為《諾貝爾獎得主否認有“確鑿證據”證明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論》的文章,作者為邁克爾·希爾齊克。文章稱,美國最傑出的科學家之一、諾貝爾獎得主戴維·巴爾就新冠病毒起源改口,稱實驗室泄漏論沒有“確鑿證據”。全文摘編如下:

對關注導致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新冠病毒起源問題的人來說,諾貝爾獎得主戴維·巴爾的摩起初明確支援病毒從實驗室泄漏的理論。

巴爾的摩說,新冠病毒基因組的一個特徵,也就是弗林蛋白酶裂解位點“是病毒起源的確鑿證據”。巴爾的摩還說:“這些特徵對新冠病毒源自自然界的觀點構成了強有力的挑戰。”

巴爾的摩是美國最傑出的科學家之一,是著名的生物學教授。他的專業研究領域是病毒學,探究新冠病毒結構問題正是他所擅長的領域。

巴爾的摩的“確鑿證據”說法5月5日出現在美國《原子科學家公報》刊登的文章中。

由科普作家尼古拉斯·韋德撰寫的這篇文章已經成為支援實驗室泄漏假說的最常被引用的文章之一。文中引用的巴爾的摩的話則成為論證基礎。

問題在於:巴爾的摩後悔用“確鑿證據”這個詞來描述自己的結論,而且不認同這證實了實驗室泄漏論。

病毒起源問題可歸結為兩種可能性:一種是新冠病毒從病毒實驗室意外或蓄意泄漏;另一種是病毒從動物外溢給人類。

經驗豐富的病毒學家很大程度上傾向於自然界外溢理論。因為這種現象古往今來非常普遍,是大多數病毒蔓延、大多數大流行病暴發的原因。目前尚未確定直接的動物來源;這類調查需要數年以後才有定論的情況並不罕見。

實驗室泄漏理論的前提是,很複雜的一系列事件要在實驗室完美交彙——偷偷摸摸並且相互配合,可能還要在極端馬虎大意,甚至心懷惡意的助推下才能完成。

病毒學家說,一邊是普遍存在的動物外溢至人類的現象,一邊是實驗室泄漏理論所需的複雜假設,兩相對照,自然讓天平朝著前者傾斜。

我們再回到巴爾的摩關於弗林蛋白酶裂解位點的斷言。這與病毒表面的刺突蛋白有關,它會穿透健康細胞,讓病毒將傳染物注入並開始複製。

刺突蛋白要發揮作用,必須被一分為二,這項工作由弗林蛋白酶完成。韋德堅稱,新冠病毒上的弗林蛋白酶裂解位點非常罕見,不可能發生在自然界。他隨後援引了巴爾的摩的“確鑿證據”說法。

其他病毒學家對韋德的假設和巴爾的摩的斷言提出了質疑。他們認為,新冠病毒的弗林蛋白酶裂解位點沒有什麼非同尋常之處。過去在類似的病毒中發現過這種位點,已經確定存在自然形成機製。

換句話說,新冠病毒的弗林蛋白酶裂解位點對證實實驗室泄漏論起不到任何作用。巴爾的摩顯然意識到了這一點,這也正是他後悔說“確鑿證據”的原因。

巴爾的摩(資料圖片)
巴爾的摩(資料圖片)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