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個“飛的”去玩本:門店倒閉數量翻倍,“劇本殺+旅遊”會是新出路嗎?
2021年06月15日13:54

原標題:打個“飛的”去玩本:門店倒閉數量翻倍,“劇本殺+旅遊”會是新出路嗎?

文/陳玉琪

“砰砰砰!”在遊輪的登船橋上,等待登船的Antoine聽到隊伍後方傳來一陣槍響,人群中出現了小小的騷亂。

甲板上,叫著“號外號外”的報童四處奔走,頤指氣使的探長,正大步流星往船上走去。舞廳里放著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舞曲,身著旗袍的歌女歌聲悠揚婉轉。

遊客在檢票等候登船時,故事就已經開始了(圖源:武漢市文化和旅遊局)
遊客在檢票等候登船時,故事就已經開始了(圖源:武漢市文化和旅遊局)

這不是電視劇,而是發生在武漢知音號遊輪上的一場實景劇本殺。在遊輪的吧檯邊和酒保交換線索,在酒店邊做SPA邊複盤推理……隨著劇本殺成為新風口,劇本殺正在成為新的旅遊目的地,在景區、民宿、酒店等場景玩劇本殺成為現實。

不到半年時間,熱搜上的劇本殺行業經曆了從“市場規模突破100億元”到“門店倒閉數量翻倍”的“冰火兩重天”,而疫情發生後旅遊業亟待回血。陷入困局的旅遊業與面臨洗牌的劇本殺跨界融合,能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打個“飛的”去推凶

今年清明小長假,Antoine打了個“飛的”去武漢。這不是他第一次來武漢,但這次他是衝著知音號的遊輪劇本殺來的。為了有更好的沉浸體驗,他還專門換上了長袍馬褂。

故事設定在上世紀30年代的民國時期,是一個關於“保衛武漢”的陣營對抗故事。船上有20位NPC,有商會會長、報童,還有憲兵隊、地下黨等角色。Antoine選擇了正義的一方,他的任務是通過與NPC聊天、交換信息,阻止“敵方”轉移“情報”。

圖源:武漢市文化和旅遊局
圖源:武漢市文化和旅遊局

作為劇本殺“中級玩家”,Antoine覺得這個劇本難度適中,真實的遊輪場景、各式各樣NPC的表演,都讓遊戲的沉浸度比普通桌面劇本殺強了不少。“畢竟是一個大遊輪,能把很宏大的一個故事完整地呈現出來。”

但200名玩家的大型劇本殺,確實也出現沉浸感不足的情況。Antoine回憶,當多個玩家在做同一個任務的時候,大家都需要和同一個NPC對話。“大家都往他的房間擠,一個房間又容不下那麼多人,這個時候要麼等,要麼去接其他任務,會有一點不爽。”

在社交平台上,像Antoine一樣衝著劇本殺旅遊項目專程前往某一城市的玩家不在少數。除了知音號,5月,飛豬也發佈了一條郵輪劇本殺內測玩家徵集的微博,轉發超過5000次,收到超過150份簡曆;四川街子古鎮把景區變成了劇本殺的“武俠江湖”,還有“兩天一夜”式的沉浸式劇本殺在全國遍地開花。

酒店也正在成為劇本殺的新場景。5月,開元酒店與NINES推理館宣佈合作開發“酒店+劇本殺”沉浸式實景遊戲產品。據NINES推理館創始人之一、橙願文化研發中心總經理馬琛婷介紹,酒店劇本殺場景由輕到重可以分為桌面劇本殺、實景劇本殺、“兩天一夜”式劇本殺。

相關數據顯示,今年“五一”出遊的人群中,“90後”占比超過50%,成為絕對的主力,與2019年同期相比,“95後”人群出遊增速達到1.85倍,“00後”增速達到2.5倍,年輕群體成為出遊增速最快、活力最高的人群。

年輕人正在成為旅遊市場主力軍,“旅遊+劇本殺”的組合正中年輕人下懷。據飛豬市場部整合營銷專家靈犀觀察,年輕群體的旅遊方式正在發生轉變,看風景不再是主要目的,體驗感、新奇感越來越重要。“很多人去長沙就是為了一杯茶顏悅色的奶茶,為了一頓火鍋而去重慶。

”互相“輸血”的旅遊業與劇本殺

除了投年輕人所好,陷入困局的旅遊業與面臨洗牌的劇本殺,二者也互相需要。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中國文化和旅遊產業研究院副教授吳麗雲介紹,全國近萬家星級酒店,年平均利潤在60萬元左右,2019年全國星級飯店的利潤總額合計55.59億元,同比下降28.95%。此外,還有數不勝數的民宿、連鎖酒店,競爭壓力帶來的困局,讓酒店不得不尋求保持競爭力的其他出路。

相關數據顯示,錦江、華住、首旅如家三大酒店集團,在2019年第三季度每間可售客房收入(RevPAR)均呈現下滑趨勢,客房收入增長疲軟,而非客房收入還處於探索階段。

圖源:文化和旅遊部
圖源:文化和旅遊部

因此,不少酒店開始在空間再造上下功夫,拓展非客房收入,例如增加書店、酒吧、咖啡廳等場所,或是打造電競、電影、音樂等主題酒店。吳麗雲認為,植入劇本殺元素,也是增加酒店競爭力與吸引力的一種方式。

馬琛婷介紹,同樣是體量在3~4小時的實景劇本殺,打造推理館門店的時候,所有的場景都需要1:1還原搭建,但在酒店,可以節省不少場地成本,還能與酒店現有的SPA服務、射擊館、游泳館等設施結合,在後期運營階段可以對酒店員工進行培訓,將其轉化為劇本殺的NPC。

景區同樣面臨著增長疲軟的境況。近年來,不少景區淪為“一次性”景區,被遊客吐槽“不去遺憾終生,去了終生遺憾”。暨南大學旅遊規劃設計研究院副院長董觀誌的一項調查顯示,我國的景區重遊率最高的是28.3%,而日本東京的迪士尼樂園重遊率高達83.6%。

據靈犀觀察,四川街子古鎮在打造“古鎮+劇本殺”之前,遊客大多是當天往返的旅行團,中老年人居多。景點劇本殺開放以後,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年輕人來此地遊玩的吸引力。“

很多景點是不被廣泛知道的,劇本殺對於景點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宣傳形式,不同的體驗也能增加它的重複遊覽。”飛豬市場部負責人寇仲表示。

劇本殺行業同樣需要文旅業“輸血”,“市場規模突破100億元”與“門店倒閉數量翻倍”同時發生。看似成為風口的背後,是劇本殺水漲船高的門店租金與愈加激烈的價格競爭,還有高昂的場景佈置成本和優質劇本版權費用。

回本遙遙無期,不少從業者黯然離場。閑魚指數顯示,今年4月,閑魚上以“倒閉”為理由轉賣劇本、道具、門店桌椅等的數量較3月增加了110%。

吳麗雲認為,劇本殺和旅遊業都屬於高體驗性的產業,二者調性上是一致的,而無論是星級酒店,還是旅遊景點,本身的知名度能給劇本殺帶來流量。

2020年11月18日,文旅部發佈的《關於推動數字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提出,支持文化文物單位、景區景點、主題公園、園區街區等運用文化資源開發沉浸式體驗項目,開發沉浸式旅遊演藝、沉浸式娛樂體驗產品。

根據《幻境·2020中國沉浸產業發展白皮書》數據,2019年全球沉浸產業總值達51.9億美元,中國的沉浸產業總產值也躍升到48.2億元,沉浸體驗項目數量達到1100項,包括展覽展陳、實景娛樂、商業地產、文化旅遊等形式。

圖源:《幻境·2020中國沉浸產業發展白皮書》
圖源:《幻境·2020中國沉浸產業發展白皮書》

然而,沉浸式旅遊也因過度依賴技術特效、缺乏內容要素為人詬病。靈犀認為,相比其他形式的沉浸式項目,劇本殺能夠更好地融入旅遊目的地的文化元素,甚至達到寓教於樂的目的。

下一個風口?

處於起步階段的劇本殺旅遊,顯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旅遊是傳統行業,很多產品都是很固化的。”靈犀介紹,要讓在傳統旅遊業浸淫多年的從業者接受劇本殺這個新興事物是不容易的。一開始,遊輪方得知要對現場進行改動、佈置,是有很多顧慮的。為了提高對方的接受度,靈犀的團隊甚至帶著船方一起玩了好幾個劇本。

作為內容行業,好劇本始終是劇本殺的核心,而劇本殺又是一個環環相扣、嚴絲合縫的推理遊戲,當劇本殺場景從桌面擴大到一個景區、一家酒店,必然對劇本質量提出更高的要求。據介紹,劇本從開始創作到落地,中間需要很長的時間週期,不僅要鋪設道具,還要反複測試、修改,前前後後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時間才能成熟,還要經過一段時間才能得到市場驗證。

和普通的桌面劇本殺相比,旅遊劇本殺投入成本更高,容錯率也更低。吳麗雲指出,劇本調性是不是和景區相符,是不是有可持續、高品質的內容,都會成為“文旅+劇本殺”面臨的一大挑戰。

吳麗雲提出,打造完整產業鏈,形成自己的劇本殺品牌,是解決劇本的內容輸出問題的方法之一。例如,酒店管理品牌百達屋宣佈孵化自有劇本殺品牌“甜水鎮”。

馬琛婷也表示,推理館和酒店都只是終端場景,成為劇本殺頭部品牌必然要有產出內容的能力、交付落地能力與市場運營能力。

除了內容產出,如何在不打擾普通遊客的前提下,保證劇本殺玩家的遊戲體驗,是“文旅+劇本殺”從業者的另一個考驗,遊戲場地的管理、安全設施配套,都需要考慮得更為細緻。

(編輯:黃玉璐 校對:顏京寧)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