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普京與拜登前任們的“恩怨情仇”嗎?
2021年06月15日21:43

  原標題:還記得普京與拜登前任們的“恩怨情仇”嗎?

  普京與拜登6月16日將在日內瓦會晤,儘管兩人是老熟人了,但這是拜登首次以美國總統身份與普京舉行峰會,因而備受外界矚目。

  然而普京最近表態,直言俄美關係處於最低點,對峰會能否有實質性成果“不抱任何期待”。這樣冷淡的姿態其實毫不意外,這是普京在執政生涯中與此前多位美國總統交往中幾經輪迴、看透現實而作出的反應。

  普京執政至今已有21年,與四任美國總統舉行過大小20多次峰會,拜登是他迎來的第五位美國總統。回顧以往曆次峰會,既有熱情洋溢,也有橫眉冷對;既有握手言和,也有貌合神離。總的來看,普京與克林頓之後三位完整任期的總統的交往都呈現出起初互拋橄欖枝令人充滿期待,但最終走到不歡而散甚至劍拔弩張的地步。

  在“普拜會”登場之際,我們不妨共同回顧一下本世紀以來普京與美國總統峰會的一幕幕往事。

  普京VS克林頓:初識即是告別

資料圖片:2000年6月,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飛抵莫斯科,開始對俄羅斯進行為期3天的工作訪問。圖為6月4日克林頓與普京在克里姆林宮會面。新華社發(美聯社)
資料圖片:2000年6月,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飛抵莫斯科,開始對俄羅斯進行為期3天的工作訪問。圖為6月4日克林頓與普京在克里姆林宮會面。新華社發(美聯社)

  時間退回到新千年伊始。2000年6月,僅剩半年任期的克林頓最後一次訪俄,一方面和有著親密關係的葉利欽告別,同時也想會一會葉氏親手選定的接班人。而剛當選俄羅斯總統的普京意氣風發,渴望帶領國家走出衰敗和混亂,重振俄羅斯強國地位。

  克林頓在三天訪問中與普京進行了約10小時的交鋒,焦點是導彈防禦。美國以防範“無賴”國家為理由推進建立國家導彈防禦系統,為此向俄提出修改1972年《反彈道導彈條約》,這遭到普京堅決反對。普京還反守為攻,大膽提出與美國共建導彈防禦系統,“大家一起來回擊新的威脅”。

  兩人共同會見記者時表情都很呆板。對這次峰會,外媒的評價是“克林頓-葉利欽時代一去不複返了,莫斯科的主角已經改變”。這次峰會讓克林頓領教了普京強硬的風格,他心裡知道,普京絕不是美國人懷念的恭順的俄羅斯領導人。

  普京VS小布殊:“求愛”無果反遭羞辱

▲資料圖片:2001年6月16日,普京(右)和時任美國總統布殊在斯洛文尼亞首都盧布爾雅那市郊的布爾多城堡舉行會晤。新華社/法新
▲資料圖片:2001年6月16日,普京(右)和時任美國總統布殊在斯洛文尼亞首都盧布爾雅那市郊的布爾多城堡舉行會晤。新華社/法新

  2001年小布殊總統上台後,普京期待著與他建立新的關係,以消除美國對俄的孤立和遏製,並通過加強與美國的合作讓俄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更大影響力。兩位剛剛上任的年輕總統,在8年間結下了比後繼者更多的恩怨。

  2001年6月16日,即此次“普拜會”的整整20年前,普京和布殊在斯洛文尼亞首都首次會晤,一個月後又在熱那亞會晤。首次會面時,普京就對布殊展開魅力攻勢,在會後的記者會上,布殊著了魔似的說:“他是一個極為坦誠和值得信賴的人,我能通過他的眼睛看到他的靈魂。”這番話就連普京也感到意外。

  三個月後,“9·11”事件發生,普京抓住這一機會和美國結為反恐合作夥伴。他是第一個給布殊打電話的外國元首,並讓美軍進駐中亞,還關閉了俄在越南和古巴的軍事基地。這些舉措被外媒評價為以和解的姿態向西方“求愛”。

  當年11月,普京首次訪美並前往布殊位於得克薩斯州的農場做客,氣氛十分和諧,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賴斯還以舞蹈助興。2002年5月,布殊首次訪俄,也到訪了普京的家鄉聖彼得堡。

  普京努力建立俄美互信,期待自己的善意能讓美方投桃報李,但是他的希望很快破滅了。美國本質上仍然堅持霸權主義和冷戰思維,不可能消除對俄羅斯的戒心。普京希望他的良好表現能讓美國放棄建立導彈防禦系統,但布殊還是宣佈退出了《反導條約》。隨後,北約不顧俄羅斯反對,宣佈第二輪東擴,戰線直抵俄羅斯邊境,同樣又不顧俄的反對發動了伊拉克戰爭。

  2003年6月,布殊在訪問了為伊拉克戰爭出力的波蘭之後直接到訪俄羅斯,讓普京感受到了羞辱。就在這一刻,普京與美國人的“戀愛關係”結束了。普京在第二任期內不再逢迎美國,而開始不卑不亢地與西方打交道。

  2004年到2005年,西方接連在格魯吉亞和烏克蘭促成了“玫瑰革命”和“橙色革命”。一連串幻滅讓美俄齟齬日增。2005年2月,在布拉迪斯拉發的“普布會”成了雙方火氣最大的一次會面。布殊指責俄羅斯出現民主倒退,普京則反過來教訓布殊,他說:我們儘量配合你們,支持你們的反恐戰爭;我們關閉了自己的基地;你們撕毀了《反導條約》我們也沒有怎樣,可是我們得到的回報是什麼呢?不讓俄加入世貿組織,建立導彈防禦系統使我們處於劣勢,還企圖把我們所有的鄰國都拉進北約……

  三個月後,雙方再次較勁。布殊應普京邀請赴莫斯科出席二戰勝利60週年紀念,本來普京很高興,但布殊在訪俄途中先到訪了拉脫維亞,似乎還嫌不夠,在離開莫斯科時又直接飛去了格魯吉亞。克宮對此極為憤怒,這也預示著兩位總統的關係再也回不去了。

  普京VS奧巴馬:“重啟”變成了“關機”

資料圖片:2015年9月29日,普京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第70屆聯大會議期間會晤。  (新華社俄新)
資料圖片:2015年9月29日,普京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第70屆聯大會議期間會晤。 (新華社俄新)

  2008年,普京與梅德韋傑夫“王車易位”,開始擔任總理。當年8月俄羅斯對格魯吉亞發動戰爭後,俄美關係陷入新的低穀。

  美國在當年的大選後迎來了奧巴馬時代。奧巴馬一上任就提出了“重啟”不堪負荷的美俄關係的新思路,即在人權和格魯吉亞問題上對俄繼續施壓的同時,在有共同利益的其他問題上加強合作。

  2009年7月,奧巴馬赴莫斯科訪問。他先與梅德韋傑夫舉行了正式峰會談“重啟”,次日前往普京的官邸拜會“大人物”。活動以共進早餐開始,俄方準備了紅地毯、俄式大茶炊、烤歐鰉、多種魚子醬。俄媒多年後評論道,這是二人的第一次大概也是最後一次氣氛友善的會晤。他們談了兩個多小時,超過了預定時間,奧巴馬顯得溫文爾雅,普京也心情不錯,面帶微笑。奧巴馬會後不吝褒揚:普京的目光堅定地投向了未來。

  隨後,美俄關係顯露出“重啟”跡象,同時美俄開始《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的談判,並在2010年簽署條約。但是好景不長,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後,支持巴沙爾政權的俄羅斯與支持反對派的西方產生了新的不可調和的矛盾。

  2012年6月,普京重任總統一個月後,與奧巴馬時隔三年在墨西哥G20峰會期間見面,但氣氛已經改變,會後見記者時,兩人皆顯出疲態。2013年,兩國關係繼續變冷。奧普6月在北愛爾蘭G8峰會時見面,在見記者時,奧巴馬心不在焉,一直在看鞋,而普京也是目光四處遊走,外媒評論稱,他們倆似乎都寧願換個地方待著。

  兩個月後,奧巴馬宣佈取消原定在莫斯科舉行的美俄峰會。至此,外媒紛紛認為,奧巴馬的“重啟”宣告失敗,兩國已找不到什麼可以合作的新領域,反而是在敘利亞、東歐導彈防禦系統和人權等分歧上越來越不合拍,普京堅定反對西方的立場和論調沒有變化。

  到了2014年烏克蘭事件後,普京果斷拿回克里米亞,西方對俄實施製裁令美俄重新陷入冷戰。6月在共同出席盟軍諾曼底登陸70週年的紀念活動上,在電視鏡頭中普奧兩人目光注視“相互打量”令人印象深刻。

  2015年,普京決定出兵敘利亞,幫助巴沙爾政府一舉扭轉戰場形勢掌握了主動權,並迫使美方做出妥協。當年11月的G20峰會上普京和奧巴馬在會場邊進行了咖啡桌會談,就推動敘利亞和平過渡達成共識,奧巴馬還希望俄方在打擊“伊斯蘭國”組織中發揮重要作用。2016年9月,兩人在杭州G20峰會期間再次會談。記者拍攝的照片中,兩人面無表情地對視,臉上連一絲微笑都沒有。兩個月後,兩人在APEC峰會的間隙交談了約4分鍾,這是兩人最後一次面談,他們一直站著談,普京在交談中感謝了奧巴馬“多年來的共事”。

  普京與奧巴馬在相識的8年間,終究沒有建立起好交情,俄美也僅維持著冷和平。兩人會晤的次數看似挺多,但大多是在多邊會議的間隙見縫插針,而非真正意義的雙邊峰會。

  普京與特朗普:“通俄門”壓力下“粉轉黑”

資料圖片:2018年7月16日,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左)和普京出席聯合記者會。新華社發(尤西·努卡里攝)
資料圖片:2018年7月16日,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左)和普京出席聯合記者會。新華社發(尤西·努卡里攝)

  特朗普可以說是普京的“粉絲”。從競選開始,特朗普就毫不掩飾其對政治強人普京的讚美之詞。普京則在第一時間對特朗普當選總統表示祝賀,在俄方看來,特朗普上台是改善俄美關係的曆史性機遇。但是,從特朗普勝選時起就陷入“通俄門”調查,俄羅斯干預大選也成為美政界和情報界的共識。

  2018年7月16日,普京與特朗普終於迎來了會面時刻,兩人在赫爾辛基舉行的峰會或許是過去10年最重要的美俄峰會。特朗普對普京表示,美俄兩國最終會建立“一種非同尋常的關係”。在特朗普作開場白時,普京保持著很隨意的姿勢,靠在椅背上,兩腿分開,目光向下,並且對特朗普的一些話報以點頭。特朗普坐姿前傾,兩手支在身前,並不時瞥一眼普京。

  隨後兩人舉行了超過兩小時只有翻譯在場的閉門會談。特朗普對記者說他和普京的峰會有了一個“非常好的開端”,他甚至還對美國情報界關於俄羅斯干預大選的結論表示了質疑。對普京來說,這次峰會的召開是一次成功。

  但對特朗普來說,他在特普會上的表態立即招致美國兩黨和各大媒體排山倒海的嚴厲批評。議員們還要求那位女翻譯公佈會議記錄以證明雙方沒有秘密交易。所有人只關心特朗普對俄干預大選的態度而不管峰會其他成果,以致他不得不在會後的兩天內一再改口,承認俄羅斯干預了大選。

  在美國根深蒂固的反俄情結,特別是“通俄門”調查的壓力之下,為了證明清白,特朗普在實際行動上反而對俄日趨強硬起來。他在峰會後沒多久就接連對俄實施新的製裁措施,後來還退出了與俄之間的《中導條約》、《開放天空條約》等重要協議,最終執行了和他討厭的奧巴馬一樣的對俄政策,讓美俄關係沿慣性下滑到冷戰後的最低點。

  特朗普本是扭轉俄美關係趨勢的最佳人選,但他沒能在僅有的一個任期內走出那一步,讓俄羅斯寄託在特朗普身上的厚望打了水漂。

  21年過去了,回首普京與前幾任美國總統的交往,似乎總在“由愛而恨”的模式中輪迴。究其原因,不外乎美國新總統上任後要外交政績,於是願意向頭號對手俄羅斯拋出笑臉,換取俄在美需要的問題上予以合作。好處占盡後,就一腳踢開,反手再補一刀,生怕俄羅斯有機會東山再起。

  拜登早在4月就對這次峰會發出邀請,好似又要重走過去的套路。但拜登一邊釋放善意,一邊加緊敲打俄方,普京也以狠話回敬對方。即將登場的“普拜會”到底能談成什麼樣,將在未來的俄美關係史上留下什麼樣的印記?讓我們拭目以待。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