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教不改!驢嫂直播間又有一款手機涉假,網友吐槽:可真的比驢還倔
2021年06月16日15:05

原標題:屢教不改!驢嫂直播間又有一款手機涉假,網友吐槽:可真的比驢還倔

6 月 16 日,驢嫂粉絲宋先生稱,其在驢嫂直播間購買的“糖果KM40PRO”手機與宣傳不符,手機日常使用有嚴重問題,且該手機與工信部備案機型並不一致。目前平台向其承諾退一賠三,宋先生則要求平台9倍賠償。

很快,“驢嫂直播間又有一款手機涉假”話題衝上熱搜。

驢嫂是誰?

據悉,“驢嫂平榮”系快手頭部主播,粉絲量2479.5萬,是另一名擁有4371.4萬粉絲的快手主播“二驢的”的妻子。兩人在快手平台直播帶貨能力驚人,2020年5月,格力董明珠攜手平榮夫婦開啟直播,最終銷售額破3.1億。

屢教不改,驢嫂多次被曝帶貨山寨機

5月23日,數碼博主“科技小辛”發佈一則視頻。視頻中,該博主稱自己在快手平台頭部主播“驢嫂平榮”的直播間購買到一款“朵唯12Pro”手機,通過國家工信部相關網站輸入手機包裝背面的入網許可證信息,查詢到的信息與購買的手機不一致,博主“科技小辛”認為自己購買到了“山寨”朵唯手機。

5月25日,來自第三方質檢的最新報告顯示,該商品存在質量問題。“為保護消費者權益,我們在當天先行執行了退款不退貨,對已付款的消費者進行了外呼,消費者將在3個工作日內收到來自快手平台的全額退款,並且不用返回手機。”快手方面表示。

6月2日,深圳一消費者稱在驢嫂平榮直播間購買的“Sony EricssonS20A”手機,入網信息與工信部備案信息不符,涉嫌為假冒偽劣產品。據悉,消費者從直播間購買的Sony EricssonS20A手機與工信部網站備案的圖片完全不一樣。京東、淘寶、拚多多官網均無該型號的手機。

當天,酷派集團發佈關於快手主播“驢嫂平榮”直播事件的聲明:該直播事件,對酷派聲譽造成了嚴重損害,公司第一時間進行了核實,涉事直播間售賣機型,均非酷派官方售賣,酷派也從未對其進行授權。酷派將依法起訴,維護公司合法權益。

(酷派發聲明)

上海中興易聯也表示,“守護寶”是上海易聯的產品品牌,但上海易聯從未生產、銷售“守護寶F6 Pro”型號的產品,也沒有授權許可任何公司生產該“守護寶”品牌型號的產品。“守護寶F6 Pro”是假冒偽劣商品。該涉事產品與中興手機也無任何關係。

對此,消費者要求9倍賠償。據媒體報導,江西撫州消協已介入調查。

網友吐槽:驢嫂可真的比驢還倔

網紅直播帶假貨最高可判處十年有期徒刑

隨著互聯網的快速發展,直播帶貨已成為當下購物的熱門方式。越來越多的商家選擇網絡紅人或流量明星,在直播間進行商品線上展示、諮詢答疑、導購銷售等。直播帶貨在給消費者帶來優惠與便利、給商家帶來商機的同時,也暴露出諸多問題,比如辛巴燕窩事件、郭美美售有毒減肥藥事件等等,亟須引起重視與警覺。

不久前,江蘇省某法院審理了這樣一起案件:

2019年10月至2020年1月,管某租賃辦公場地和倉庫,向他人大量採購假冒國際品牌SK-II、DIOR、科顏氏、資生堂、蘭蔻、阿瑪尼等無包裝、無中文標識的化妝品,並招聘網絡主播、商品客服、倉庫管理員等團隊在阿里巴巴1688直播平台開設直播間,銷售上述假冒註冊商標的化妝品。至案發,管某團隊累計銷售金額38萬餘元,未銷售貨值金額42萬元,違法所得11萬餘元。

經審理,法院認為,涉案註冊商標在有效期內,依法受法律保護,管某銷售明知是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管某利用網紅主播售假賣假,不僅損害了消費者的利益,還侵犯了涉案商品權利人的權益,嚴重擾亂了社會市場秩序。根據管某的犯罪性質、情節和社會危害程度等,以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三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22萬元;追繳的違法所得及扣押在案的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予以沒收。

我國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銷售明知是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或者單處罰金;違法所得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五十五條規定,如果直播間所銷售的商品存在假冒偽劣等情況,同樣適用退一賠三的規定,購買者可以依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二十四條的規定,要求退貨、更換或修理;如果在銷售的產品中摻雜、摻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產品冒充合格產品,銷售金額在五萬元以上即構成銷售偽劣產品罪。

此外,據法治日報,網紅或明星利用自己的流量優勢,在直播帶貨過程中,對銷售產品進行虛假宣傳,存在明顯的欺詐消費者行為,還要承擔相應的民事賠償責任。

“直播帶貨”進入監管時代

隨著針對直播領域的各種製度規範出台,“直播帶貨”加速進入監管時代。

2020年11月6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佈了《關於加強網絡直播營銷活動監管的指導意見》,指出“售賣假冒偽劣產品”、“在產品中摻雜摻假、以假充真”、“擅自刪除消費者評價”和“發佈虛假違法廣告”等都屬於網絡直播營銷中的違法行為。

2020年11月13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佈了《互聯網直播營銷信息內容服務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其中第十二條第三款指出,直播營銷平台應當建立黑名單製度,將嚴重違法違規的直播營銷人員及因違法犯罪或破壞公序良俗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人員列入黑名單。

對此,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直播帶貨行業魚龍混雜,處於信息劣勢地位的消費者往往在“全網最低價”、“限量秒殺”等言語引導下衝動消費。還有一些演戲砍價的行為,也違反商業倫理,甚至涉嫌銷售欺詐。他覺得,從監管上來看,應加大對直播售假行為的懲罰力度。除了建立黑名單製度外,還需要跨部門監管,對直播營銷行業進行全面管理。

堪稱“行業史上最嚴”法規的《網絡直播營銷管理辦法(試行)》,於2021年5月25日正式落地。

上述規定要求,直播間運營者、直播營銷人員從事網絡直播營銷活動,不得營銷假冒偽劣、侵犯知識產權或不符合保障人身、財產安全要求的商品。

此外,直播營銷平台應當加強網絡直播營銷信息內容管理,開展信息發佈審核和實時巡查,發現違法和不良信息,應當立即採取處置措施,保存有關記錄,並向有關主管部門報告。

(編輯:馮歡婷,曾靜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