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金融穩定面臨不確定性
2021年06月17日04:04

  原標題:日本金融穩定面臨不確定性

  經濟日報

  5月7日,日本東京涉谷街頭行人稀少。

克里斯托弗·朱攝 (新華社發)

  雖然得益於世界經濟總體複蘇,日本的出口和產出有增加趨勢,對企業改善收益、增加設備投資有利,但近來新冠病毒特別是變異毒株在日本感染人數增加,迫使多地啟動緊急狀態,使得餐飲、住宿等服務活動停擺,拖累了日本經濟走勢。疫情走勢對經濟的影響仍存在不確定性,特別是金融系統穩定性面臨更多不確定因素。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遲遲未得到有效控製,部分地區醫療資源依然緊張,日本首相菅義偉5月底宣佈,將東京都、大阪府等地的緊急狀態延長到6月20日。市場猜測,這意味著日本央行延長經濟刺激政策的可能性再度加大。

  5月13日,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在向國會參院財政金融委員會說明有關貨幣及金融政策時指出,雖然得益於世界經濟總體複蘇,日本的出口和產出有增加趨勢,對企業改善收益、增加設備投資有利。但近來新冠病毒特別是變異毒株在日本感染人數增加,迫使多地啟動緊急狀態,使得餐飲、住宿等服務活動停擺,拖累了日本經濟走勢。

  在物價層面,日本國內消費者物價指數低於去年同期水平,由於疫情持續,加之政府採取要求運營商降低手機通信費用等措施,預計將維持低物價局面。未來隨著經濟形勢改善,上述臨時性影響消除後,日本物價或將逐步回升。

  黑田東彥特別指出,疫情走勢對經濟的影響仍存在不確定性,特別是金融系統穩定性面臨更多不確定因素,金融風險主要體現在金融機構收益長期下滑導致其融資能力下降,一些追求高回報的金融操作可能引發金融系統危機,因此,今後金融市場動向特別值得高度關注。

  在4月底舉行的日本央行金融政策委員會上,日本央行回顧總結了此前金融政策的執行情況,提出為實現2%的通脹目標,將繼續堅持金融寬鬆政策,並根據形勢變化靈活機動、更加有效地調整具體對策。具體措施包括:一是擴大進一步降低利率的空間,創設“促進貸款貼息製度”;二是為更加靈活地調控收益率曲線,將10年期國債的零利率目標放寬至±0.25範圍內浮動;三是在疫情之後將繼續收購股市信託基金ETF,並維持每年12萬億日元的寬限,根據市場行情靈活機動收購。黑田東彥稱,為實現2%的穩定通脹目標,將較長期堅持上述靈活控製收益率曲線的量寬政策。同時為穩定經濟,“只要需要,將毫不猶豫地追加金融寬鬆措施”。

  繼續維持寬鬆貨幣政策,日本也有諸多無奈。2020年日本GDP出現-4.6%的二戰後最大降幅,日本央行最新出台的展望報告預測日本GDP將在2021年增長4%,2022年增長2.4%,2023年增長1.3%。雖然這一預測值比今年1月的預測有所提升,但其主要貢獻因素是世界經濟回升帶來的外需增加。相比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統計預測,世界經濟2021年將增長6%,2022年將增長4.4%,日本經濟增速低於世界平均水平,可見日本經濟的內生動力明顯不足。

  近期,日本經濟金融方面擔心有二:一是由於免疫差距造成國家、地區、行業間經濟發展進一步失衡。日本由於自身未能開發出新冠疫苗,所有抗疫接種用疫苗均需進口,且供應量不足導致日本接種比例明顯低於世界平均水平,因此擔心疫情控製滯後影響經濟恢復速度。二是由於近來美國經濟複蘇較快,此前美聯儲的過度量寬可能增加通脹壓力,甚至給國際金融市場帶來不穩定風險。鑒於日本經濟與國際經濟的密切性,黑田東彥也承認,“必須密切關注國際金融市場及世界經濟動向對日本的影響”。

  中長期看,日本央行的顧慮更多:一是2013年安倍經濟學以來,日本央行的“異次元”量化寬鬆、2016年開始的負利率政策,以及西方國家鮮有的央行收購股市信託基金政策,過分預支了央行的金融政策手段,致使新冠肺炎疫情來臨時,日本央行失去更多的政策選擇空間。疫情以來發放巨額的無抵押貸款,爛賬風險巨大。二是長期以來的負利率政策擠壓了地方銀行的收益空間,2019年78家上市地方銀行營業總利潤比五年前下降一半,當年有10家地方銀行被日本金融廳列為經營狀況不善的重點監督對象,疫情後的地方銀行困境更是可想而知。日本央行的貼息促貸政策對地方銀行補血力度明顯不足。三是央行持有的大量國債將帶來巨額利息負擔,股市信託基金也將成為其今後對衝金融風險的絆腳石。四是日本央行調節物價能力下降,疫情之前雖然日本經濟擺脫了通縮局面,但面對目前物價下行壓力,日本央行除放貸支持企業經營外別無他法。日本央行展望報告預測,日本物價2021年將提升0.1%,2022年提升0.8%,2023%年提升1%,意味著將於2023年4月卸任的黑田東彥任期內,“2%通脹目標”不過是畫餅充饑。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