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文分析】意大利少了霸王槍卻變得更美
2021年06月17日10:09

  意大利對瑞士比賽第18分鐘,轉播鏡頭找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在羅馬奧林匹克球場,曾經在這裡留下過無數瀟灑身影的「羅馬王子」托迪Francesco Totti出現在了看台上,而在他的目光當中,藍衣軍團又用一場3-0拿下了小組賽的第二場勝利,就此鎖定了小組出線的名額。

  對陣瑞士,文仙尼Roberto Mancini基本沿用了對土耳其時的正選11人。

  但和小組賽首戰長時間圍攻對手的態勢不同,瑞士的比賽策略顯然沒有土耳其那麼保守,作客作戰的他們有著更多的想法,這就讓意大利在中前場有了更多的利用空間。

  三粒入球,全部來自於攔截之後的快速反擊或就地進攻,充滿了濃厚的意大利味道,想必包括托迪在內的不少意大利名宿都想到了過去的輝煌時刻。

  只不過和那時相比,如今的意大利反擊有了更漂亮的模樣。

  作為南歐足球的代表之一,意大利足球的發展始終受到球員體格的限制。

  意大利這塊土地,很少能夠產出同時兼具對抗和速度的頂級球員,這就使得意大利足球只好將重心後移,球員專注於防守技巧和空間意識,教練則鑽研防守體系和局部保護。

  但是,一味的死守是沒有未來的,畢竟很難保證自己長時間不犯錯,所以意大利能在球隊歷史上獲得四座世界盃冠軍和一座歐國盃冠軍,是在重心靠後、盡力防守的基礎上,依然保有向前進攻的手段和能力。

  而這正是以托迪為代表的意大利鋒線的傳統作用。

  東尼(Luca Toni)+托迪、基拿甸奴Alberto Gilardino+迪比亞路Alessandro Del Piero、巴洛迪利Mario Balotelli+卡斯辛奴Antonio Cassano、柏利Graziano Pelle/薩沙(Simone Zaza)+艾達(Eder Martins),這些經典的意大利前鋒組合,每個人都具備在對抗下穩定處理球的能力,尤其是前者更長於身體,可以在反擊第一線穩住球權,從而為後者在二線大空間下施展技術優勢鋪平了道路。

  2006年世界盃4強,正是基拿甸奴帶球長驅直入、吸引防守,為套邊的迪比亞路創造了弑殺德國的空間:

2006年那球
2006年那球

  2016年歐國盃小組賽,薩沙接到基亞連尼的手拋球回做,拿下二點的艾達突入禁區絕殺瑞典,幫助球隊拿到了小組出線的關鍵三分:

2016年的入球
2016年的入球

  而對於巴洛迪利這樣不世出的天才選手,則可以直接獨力打出這樣神仙般的入球:

巴洛迪利的入球
巴洛迪利的入球

  然而隨著意大利前輩的相繼退役,後輩中卻很難找到類似的前鋒了。

  就像本屆歐國盃的意大利鋒線,正選人選恩斯治尼Lorenzo Insigne、恩莫比尼Ciro Immobile、比拉迪Domenico Berardi,後備席上坐著的小基艾沙Federico Chiesa貝拿迪斯治(Federico Bernardeschi、比洛迪Andrea Belotti和小將拿斯柏度尼Giacomo Raspadori都不是能獨當一面的柱蠆式類型。

  這也就是文仙尼Roberto Mancini如今擺出三前鋒的原因,也是他在就任國家隊教練期間,一直期盼巴洛迪利能夠找回昔日狀態的原因。

  然而巴洛迪利已經泯然眾人,意大利只能重新改變自己的思路,這也正是今天的意大利不僅順利取勝,同時還在社交媒體上贏得讚譽和掌聲的原因。

  面對瑞士孱弱的中後場能力,意大利的中前場球員通過積極跑動,不僅逼出了對手在傳接球上的諸多失誤,而且為自己創造了足夠豐富的接球線路,能夠頻繁進入瑞士的中場線和後場線之間,入球也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從托迪到迪比亞路,從巴洛迪利到柏利,直至今天領銜意大利鋒線的恩斯治尼和恩莫比尼,這個變化你可以認為源自於意大利前鋒人才庫的逐漸式微,也可以認為是現代足球小前鋒風潮吹到了亞平年半島。

  但不管足球怎麼變,意大利足球的反擊元素並不會因此而消失。沒有了當年快速淩厲的一擊致命,也有現在流暢細膩的漂亮推進,這依然是經典的意大利式反擊,只不過也披上了現代足球的外衣而已。

  在托迪曾經馳騁的羅馬奧林匹克球場,意大利還要在四天后接受威爾斯的挑戰,而這裡還要在7月4日舉辦一場8強。

  對於文仙尼的這支意大利來說,最大的限制依然是三線上的人員實力,但是如果能像今天這樣用緊縮隊形來穩住後場,再用小個子們的傳切和跑動來打出反擊,這支意大利或許真的能給球迷們帶來更多的驚喜。

  畢竟在2006和2012年,也沒有多少人能想到他們能夠闖進決賽。

  (牧子)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