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大黨的新生力量】劉燁:演王繼才很辛苦但非常過癮
2021年06月18日17:17

原標題:【百年大黨的新生力量】劉燁:演王繼才很辛苦但非常過癮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6月18日電(記者 袁秀月)電影《那人那山那狗》面世22年,至今仍有觀眾被劉燁“如小鹿般忽閃忽閃的大眼睛”驚豔。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這是一些年輕人所不熟悉的劉燁,一個“帶有脆弱感的憂鬱文青小生”。文藝片男主劉燁圈粉無數,連薑文都曾對外界宣稱,劉燁可以接他的班。

  不過,劉燁並沒有一條路走到黑。他還是《硬漢》中滿身肌肉的“大隻佬”,是《南京南京》中的悲壯軍人,是《追兇者也》中的糙漢……

《追兇者也》劇照
《追兇者也》劇照

  最近,劉燁又“折騰”起來,在《守島人》中扮演守島32年的王繼才。片中,他滿身傷痕,曬脫了幾層皮。但他對中新網記者說,能演王繼才,很辛苦,但是非常過癮。

《守島人》海報
《守島人》海報

“跟想像的海島生活完全沒關係”

  劉燁出生在長春,17歲時考上中央戲劇學院,離開家鄉。從東北內陸城市到首都北京,在劉燁最熟悉的生活環境中,有山有河有平原,唯獨沒有大海。

  對他來說,海島生活是難以想像的,《魯賓遜漂流記》、椰樹、沙灘、海鷗是他腦海中為數不多與此相關的畫面。所以,當他第一次坐上開往開山島的船時,他的感受是——“遭遇下馬威了”。

資料圖:開山島。袁秀月 攝
資料圖:開山島。袁秀月 攝

  那天的天氣陰沉沉的,海上有大霧,船駛著駛著突然來了個急刹車,一條大船與他們擦肩而過,晚幾秒可能就撞上了。這種天氣在當地是常態,霧氣很難消散,登島不易,上岸也困難。在以前,開山島基本上與世隔絕。

  “到那去之後,發現真的除了人、石頭和海風之外,好像就沒有其他的東西了,跟之前想像的海島生活完全沒關係。”劉燁說。

  開山島的樣子極其普通,光禿禿的,面積僅0.013平方公里,20多分鍾就能轉一圈。它“漂浮”在茫茫的黃海海面,怪石層疊,遠遠望去就像一座海上的布達拉宮。

資料圖:開山島。袁秀月 攝
資料圖:開山島。袁秀月 攝

  別看它不起眼,戰略位置卻很重要,它是軍事要塞連雲港的右翼前哨陣地。

  就是這麼一個孤島,王繼才守了32年,是任職時間最長的“島主”。直到2018年7月27日,他因突發疾病離開人世。

  王繼才的故事曾讓無數人為之動容,其中也包括劉燁。

  因此,當導演陳力把劇本遞給他時,他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作為旁觀者,劉燁有一個私心,他特別想去瞭解,到底是什麼支撐著王繼才在島上堅守32年?

資料圖:開山島。袁秀月 攝
資料圖:開山島。袁秀月 攝

真實的力量

  要接近王繼才,上島是第一步。在前期採風中,劉燁接觸了王繼才身邊最重要的親友。他的好朋友,電影中那個經常開船給他送物資的包老大,也是那天送劉燁一行去開山島的人。

  王繼才的妻子王仕花,帶著他們在島上實地回憶了當初的生活細節:哪裡是王繼才撈螃蟹不小心掉進海里的地方;哪裡是孩子曾摔倒的地方;哪裡是升國旗的地方……

  很多細節都在片中有所體現,也有一些用不到。但對於劉燁來說,這些點點滴滴都讓他在創作時心裡更有底。

《守島人》劇照
《守島人》劇照

  為了在外形上接近王繼才,劉燁提前做了很多準備,跑步、減重、曬太陽。但到了拍攝地點他才發現,自己曬的黑度跟當地漁民的黑度完全不一樣。沒辦法,劉燁只能走笨招,往臉上和身上抹鹽水,然後在海邊暴曬。誰知道自己的皮膚太嫩,一曬脫了幾層皮。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由於開山島交通不便,無法實地取景,劇組最後在福建一座半島上完成了拍攝。海邊蚊蟲多,這些小傷口都成了劉燁造型的一部分,但這遠遠不夠。每天拍攝前,劉燁要花兩個半小時的時間補傷妝。電影中,王繼才身上每個蚊蟲叮咬的包以及擦傷、刮傷、碰傷都清晰可見。

  要演活王繼才,更為關鍵的還是抓住人物的“魂”。劉燁將片中王繼才的堅守分為三個階段:最開始他想證明自己是個男人,不是孬種,跟大自然抗衡、跟時間抗衡、跟外面的物質誘惑抗衡;到中間,是他對自己工作和作為黨員的要求,以及對於組織的承諾;等到老了之後,他對自我的提升更進一步,如他所說的那句“守島就是守國”。

《守島人》劇照
《守島人》劇照

  同時,劉燁也在儘量避免塑造一個“高大全”的形象。電影中,王繼才非常樂觀,哪怕修一個發電機都特別“起勁兒”,做什麼事都不會有猶豫。劉燁解釋,之所以這麼處理,是因為如果人猶豫的話,馬上就會產生兩種結果,但王繼才不會,他有著強大的信念感。

  “我更多的想讓觀眾看到,用幾十年的時間在做一件事情,這真的就是平凡中見偉大,這種真實的力量,一定會打動觀眾。”劉燁說。

《守島人》劇照
《守島人》劇照

“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守島人》首映那天,王繼才的妻子王仕花來到現場,她評價劉燁“直爽憨厚,和老王很像”。

  拍攝期間,王繼才的兒子王誌國也說,劉燁在脾氣上跟父親有許多相似之處,這給了劉燁很大的信心。

導演陳力和王仕花
導演陳力和王仕花

  回憶起拍攝的過程,劉燁形容,是一個特別大的挑戰,也是一個特別大的享受。在他看來,人物傳記類的電影越來越少,當下很多電影都追求情節的曲折和複雜,尤其是商業電影,對演員陣容非常看重。對於任何演員來說,這種講人物的電影,都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有充分的時間去展現。

《守島人》劇照
《守島人》劇照

  “我還是想努力給別人這個感覺:這個哥們是電影演員,不是一個綜藝咖,不是一個網絡紅人。”2016年,憑藉《追兇者也》拿下第19屆上海國際電影節最佳男演員後,劉燁曾對媒體如此表示。

  在他心目中,表演始終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不是長相甜美或會哭會笑就可以稱之為演員。“網絡社會的發達,讓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接收到無數種對錶演的理解,有非常膚淺的,有非常深刻的,有非常靠譜的,有非常錯誤的。我想告訴大家的是,其實表演還是一個專業的系統化的東西。”

《守島人》劇照
《守島人》劇照

  年歲的增長,也讓劉燁對生活有了新的認知。曾經的“網癮少年”,如今在網上的活躍度越來越低。

  “我覺得人總是要長大的,都40多歲了,每天還在那兒賣萌,我覺得有點(不好)。我的孩子也開始懂上網了,如果突然發現平時在家威嚴的父親,在網上那麼中二,不行!”劉燁笑著說。(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