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醫線|三孩時代,高齡生育“緊箍咒”怎麼破解?優生優育的建議在這裏!
2021年06月18日10:10

原標題:第醫線|三孩時代,高齡生育“緊箍咒”怎麼破解?優生優育的建議在這裏!

圖說:上海市人類精子庫的液氮罐中存儲著經過檢驗符合標準的精子 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劉歆攝(下同)
圖說:上海市人類精子庫的液氮罐中存儲著經過檢驗符合標準的精子 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劉歆攝(下同)

  “三孩政策”出台,一些有繼續生育意願的夫婦不淡定了。想生,怕生不出,生不好;不生,又怕留下遺憾。這部分人大多已過35歲,生育能力本身就走下坡路了,高齡生育的風險更成為了一道“緊箍咒”。

  在位於仁濟醫院的生殖醫學中心,多是有著生育困擾的人群:高齡女性面臨生育障礙、男性精子活力低、惡性腫瘤患者保命也想保生育能力……生殖領域不缺熱度話題,仁濟醫院生殖醫學科主任孫贇教授告訴記者,生育力下降已成全球性問題。“有生育需求的夫婦,尤其是高齡生育,最好來接受專業的診斷和指導,我們倡導優生優育。”

門診諮詢三孩的夫妻多了

  32歲的李冰(化名)是二孩媽媽,活潑可愛的兩個兒子讓李冰一直沉浸在為人母的喜悅中。政策放開,李冰和丈夫都心動了。“想再要一個女兒,這樣就圓滿了,三個孩子也是我們理想中的狀態。”來到孫贇主任的門診,李冰直言。

  這是政策出台以來,孫贇遇到的第一個前來諮詢生三孩的女性,不過她的丈夫沒有來。李冰本身的身體條件並不好,她有子宮內膜異位症,想趁年紀還不算大,先來醫院評估一下生育能力和風險。“萬一有什麼問題,還可以接受治療,既然想好了要生,就快一點行動。”李冰說。這樣的生育理唸得到了孫贇的讚許。不過,孫贇還是給她“潑了點冷水”,“能夠自己生的話,最好還是自然受孕。試管嬰兒技術雖然成熟,但是國家禁止選擇胎兒的性別。做第三代試管可以選擇性別,有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一定要有選擇性別的病徵。通俗點說,如果遺傳性疾病與性別有關,才可以選擇性別。”

  有人諮詢三孩,還有人生一個孩子都困難。門診遇到的患者,各有各的煩惱和痛楚。孫贇說,近年來,育齡期女性推遲了生育年齡,年輕女性不願生孩子,而“豁出命”生孩子的,好多又遇到了生育障礙,有的甚至“捨命生子”,把醫生嚇得不輕。

  近年,我國不孕症的發病率升高,保守估計,每8對育齡夫妻即有1對不孕不育。“夫妻無法生孩子,常常是妻子背負壓力來看病,其實不孕不育的發生往往是男女各占50%。”

  36歲的陳小潔(化名)在母親的陪同下走入診室。母女倆都有些焦慮。陳小潔說,“我是被媽媽威逼來的。”她結婚多年,年輕時是“不想生”,但從未懷疑過自己的生育能力;現在想要孩子了,卻發現怎麼也懷不上。陳小潔有子宮內膜異位症,雖是良性疾病,卻有增生、浸潤、轉移及複發等惡性行為,影響生育。“不生就不生,人生還有很多精彩。”她不斷安慰自己。可是看到女兒的同齡人都生了小孩,甚至考慮二孩、三孩,陳小潔的父母心態還是崩了。“去看病!”母親為她做了決定。

圖說:捐精者捐出的合格精子放在液氮罐里
圖說:捐精者捐出的合格精子放在液氮罐里

高齡生娃,醫生都替你急

  女性23至28歲是黃金生育期,超過35歲就屬於高齡產婦,卵巢功能減退、甲狀腺、內分泌、血壓、血糖的問題接踵而至,出現唐氏兒和畸形兒的風險也更高。此外,卵子好壞直接關乎胚胎質量,孕婦年齡越大,妊娠風險越高,有剖宮產經曆的瘢痕子宮再次妊娠的風險也要高於普通產婦。更直接的問題是,許多高齡產婦不管怎麼努力,都面臨無法懷孕的困境。

  “有正常性生活無避孕至少12個月而未孕者,這類夫妻應儘早到醫院就診。”孫贇說,關注生殖健康也要趁早,一拖再拖拖到四十多歲,患者自己對風險一無所知,醫生卻替你擔心。

  不孕症的治療方法很多,試管嬰兒是最終治療手段。仁濟醫院是上海最早開展輔助生殖技術臨床及科研工作的醫療單位,生殖醫學科年門診量超40萬人次,每年實施試管嬰兒週期數超過1萬,可完成一代、二代、三代試管嬰兒。年齡是影響成功率的重要因素,患者年齡越年輕,成功率越高。

  孫贇告訴記者,從女性不孕症的因素來看,中重度的盆腔子宮內膜異位患者,臨床上建議直接採用試管嬰兒技術。男性不育症患者中,輕度的少弱精子症患者,可通過第一代的試管嬰兒解決。無精子症、嚴重少弱精子症,或者受精能力障礙的患者,可採用二代試管嬰兒。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包括了胚胎植入前的遺傳學檢測,適用於有遺傳性疾病的家庭,可在孕前阻斷出生缺陷。

  32歲的劉佳(化名)懷孕三次,均在大排畸時發現胎兒畸形,忍痛引產。身體的痛苦倒是其次,內心的煎熬讓夫妻雙方陷入絕望。好在,為她引產的醫生非常負責,提著組織標本物對她說,“肯定有基因缺陷,如果堅持要孩子,建議去仁濟醫院找孫贇主任看看,否則下一次懷孕還是重蹈覆轍。”夫妻雙方經過基因檢測,果然攜帶遺傳性疾病的致病基因。做第三代試管嬰兒,胚胎移植前,孫贇團隊就為他們做了篩選,挑選出不帶致病基因的胚胎進行移植。“好險,5個胚胎中,3個異常,1個攜帶但不發病,還有一個剛好就是‘完美寶寶’。”

圖說:仁濟醫院生殖醫學科主任孫贇接診諮詢
圖說:仁濟醫院生殖醫學科主任孫贇接診諮詢

技術再發達,也不是“救命稻草”

  輔助生殖技術發達,也帶來認識誤區,試管嬰兒成為最後的救命稻草。其實不該是這樣的。孫贇說,最重要是適齡生育,適齡生育是自然規律,並不是因為擁有先進的輔助生殖技術便可以推後生育年齡。“即便是試管嬰兒,也只能剔除不好的胚胎,不可能把不好的變成好的。” 她提醒那些遭遇過流產或特殊情況的夫妻,一定要重視孕前的遺傳諮詢。之前,孫贇曾遇到過一個“心大”的女性,流產了10次,也沒想到做檢查,最後下決心來到門診諮詢診斷,果然是染色體異常。

  高齡夫婦(女性超過35歲,男性超過40歲)備孕,孫贇建議最好到醫院做生育能力和風險的評估。孕前檢查不僅是女方的事,男方也要檢查精子質量,必要時還需做基因檢測。

  “二孩時代,就有很多來做試管嬰兒的夫妻,開口就要雙胞胎,最好還是一男一女。每次我都要跟他們解釋,輔助生殖的最終目標是使患者最終實現妊娠並健康活產。盲目要求雙胎是有風險的。”孫贇說,多胎妊娠的最大風險是早產,另一個併發症包括妊娠期糖尿病和高血壓,這可能導致先兆子癇以及其他疾病。單胚胎移植可幫助女性避免自身健康風險。

  輔助生殖之路,往往伴隨辛酸淚。為了給患者帶來更好的服務體驗,近日,仁濟醫院成為國內首家使用區塊鏈技術進行胚胎可視化的醫療機構。 “以前經常有患者跟我抱怨,精子卵子取出來後就跟主人‘拜拜’了,也不知道胚胎是如何養大的。他們這部分人大多經曆了自然懷孕的失敗,所以格外注重試管嬰兒成功與否。” 孫贇介紹,仁濟醫院借鑒區塊鏈技術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全程留痕、可以追溯、集體維護、公開透明等特點,在確保數據安全性和私密性的前提下,對醫療流程數據進行局部公開透明,實現了胚胎的可視化,讓“準寶寶”的體外培養過程全程可見。在這個名叫MyBaby的移動端,準父母們可以實時查看自己專屬胚胎的發育過程和培育狀態,讓胚胎的體外發育不再是“盲盒”,而是一個個有人陪伴的“養成系”小生命。

  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左妍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