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疫情肆虐:G7見死不救,南非總統急了
2021年06月18日12:40

  原標題:非洲疫情肆虐:G7見死不救,南非總統急了 | 京釀館

  G7對非洲見死不救,將嚴重拖累全球防疫常態化的進程。

▲非洲馬拉維南部城市的一名居民在接種新冠疫苗。圖片來源:新華網
▲非洲馬拉維南部城市的一名居民在接種新冠疫苗。圖片來源:新華網

  文| 陶短房

  6月12日,應邀參加G7峰會的南非總統拉馬福薩在峰會期間發表講話,敦促G7國家為非洲抗疫“解決資金問題”,但近一週過去,他的呼籲卻宛如石沉大海。

  南非總統的呼籲

  在英國康沃爾郡卡比斯灣舉辦的G7峰會,是2020年新冠疫情大流行以來規模最大的“線下”多國首腦峰會,且與會的7個正式成員國首腦,都來自世界公認的最發達國家。拉馬福薩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既然G7國家GDP總值在全球占比高達一半以上,就應該為填補防疫資金缺口作出主要貢獻。

  拉馬福薩所指的,是世衛組織等多個國際組織於2020年4月聯合倡導的“新冠疫苗公平分享加速器計劃”(COVAX),這項覆蓋全球180多個國家、地區的計劃,旨在讓廣大缺乏疫苗生產能力的不發達國家,儘可能公平地獲得新冠疫苗接種的機會。儘管已經作出種種努力,目前的COVAX計劃仍然缺乏疫苗和資金,資金缺口高達168億美元。

  拉馬福薩稱,非洲國家需要解決檢測、治療、氧氣供應等供需瓶頸,需要加強核酸測試、治療和疫苗接種,其間存在巨大的資金缺口。他認為“如果G7國家都能履行自己的義務,就能解決COVAX倡議2/3的資金缺口,倘G20國家都能如此,則90%的資金缺口能被填補”。

  被忽視的非洲疫情

  2020年初新冠疫情暴發以來,非洲一直是“被全球遺忘的大陸”,之所以如此,一是因為非洲遠離當今全球政治、經濟中心,二是因為公眾抱持“新冠病毒怕熱”的舊觀念,認為“作為地球上最熱大陸,非洲疫情料也無妨”。

  但6月17日WHO非洲事務主任莫埃蒂的一番講話,揭示了這個“被全球遺忘大陸”不應被忽視的嚴峻形勢。

  莫埃蒂援引WHO一份聲明指出,儘管全球範圍內新冠病例的增長速度在降低,但非洲“似乎是唯一的例外”:“在此期間每週新增確診病例高達22%”,其中剛果民主共和國、納米比亞和烏干達三國出現最高單周新增確診病例數。

  儘管非洲疫苗接種速度的確有所提高,過去三週內平均每週接種350萬劑,過去5天更接種了500萬劑,但每100名非洲居民僅接種疫苗2.87劑,位列全球倒數第一,這使得非洲成為新冠疫情防治的窪地。

  5月10日,由南非約翰內斯堡飛往中國深圳的中國國際航空公司CA868航班,一次性檢出32例新冠陽性,導致航班熔斷。這一怵目驚心的案例正是非洲“第三輪疫情”的真實鏡像。

  WHO表示,由於非洲大多數國家、尤其南半球國家進入冬季,加上疫苗接種緩慢,新冠病毒變異種傳播迅速,目前形勢正迅速惡化。迄今已有14個非洲國家確認發現“德爾塔”變異,25個以上非洲國家確認發現“貝塔”變異和“阿爾法變異”。

  為應對“第三輪疫情”突襲,拉馬福薩15日宣佈延長宵禁並頒布限製酒精銷售令。過去兩週間南非新增確診數翻番,染疫住院人數增加了60%,拉馬福薩於6月8日解僱了南非衛生部長姆金澤。他在英國G7峰會上的呼籲,可被視作其“國內咆哮”的延伸。

  緊急收緊防疫措施的並非僅僅南非一個非洲國家:剛果民主共和國自2020年3月10日至今,累計確診35918例,累計死亡854人(其中首都金沙薩25777例確診),但近來新增確診數疊創新高,讓該國政府不敢掉以輕心。6月15日,當單日新增確診達到創紀錄的250例後,該國宣佈關閉全部“夜店”15天。

  WHO指出,如果形勢繼續如此惡化下去,約90%的非洲國家將無法實現9月為至少10%人口接種新冠疫苗的目標,這將嚴重拖慢全球“常態化”的進程。

  G7的淡漠

  然而,G7淡漠依舊。

  儘管G7同意原則上向窮國提供至少10億劑新冠疫苗,並幫助後者提升疫苗生產能力,卻將時間表推到了2022年。正如多家非洲媒體憤憤指出的,這仍是G7國家延續至今的“優先滿足我們,然後再給你們剩下的”方針,“只是換了個好聽的說法”。

  不僅如此,G7國家還競相將本國不受歡迎的疫苗品種,如因“心梗效應”在歐美多國被叫停的牛津-阿斯利康疫苗,和屢屢發生生產、儲運質量醜聞的強生疫苗,提供給非洲國家。

  6月13日,南非政府剛宣佈因“生產質量問題”,回收了好不容易弄來的200萬劑強生疫苗,疫苗質量問題加劇了南非的“疫苗缺口”和“疫苗恐慌”。

  客觀地說,G7國家在向非洲等窮國提供疫苗方面,也確實有一些現實困難。如原本寄託厚望的印度“代工”,因印度疫情大暴發自顧不暇而基本泡湯。又如目前公認效果較好、口碑較佳的西方疫苗,多為儲運條件要求苛刻的mRNA原理疫苗,公共衛生條件落後的非洲,也確實“虛不受補”。

  在全球化時代,“防疫窪地”的存在令全球人流、物流的暢通遙不可及,屆時所有人都將成為受害者。

  陶短房(專欄作者)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