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大跌200多點 意外轉鷹的美聯儲有何“算盤”?
2021年06月18日01:15

  原標題:人民幣大跌200多點 意外轉鷹的美聯儲有何“算盤”

通脹的大幅攀升正在給美聯儲施壓人民視覺圖
通脹的大幅攀升正在給美聯儲施壓人民視覺圖

  [ 6月17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調貶220點,報6.4298。 ]

  美聯儲“點陣圖”顯示加息將比預期中更早到來(2023年年末之前有兩次加息,而上次會議的中位值為零),美元、美債收益率應聲上漲。

  6月17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調貶220點,報6.4298。截至當天中午記者發稿時,美元/人民幣報6.4223。過去的兩週以來,人民幣對美元都頑固地停留在6.4以下,而此時的美聯儲議息會議無疑是一個大的變量。

  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的多位機構人士普遍預計,在這次會議後,可能存在美聯儲在7月的議息會議時就宣佈縮表的風險。大致的時間線可能是——在7月、8月或9月的會議上宣佈縮表時間表,四季度開始正式縮表,縮表至少持續到明年年中,而隨著縮表推進到一定程度,美聯儲就會開始加息。

  美聯儲變得更為鷹派

  美聯儲週三會議保持貨幣政策不變,維持利率在0.00%-0.25%、維持每個月購債1200億美元的計劃,一如市場預期。但交易員顯然將目光投向了更關鍵的細節。

  在議息會議後,目前預測2023年年末之前美聯儲將有兩次加息,遠超此前的預測。可見,通脹的大幅攀升正在給美聯儲施壓。

  “這是一個偏強硬的表態,超出了市場預期。但可能實際加息的時間會更早、次數更多,因為17名政策決策委員中有7人現在預測明年年內至少有一次加息。”嘉盛集團全球研究主管韋勒(Matt Weller)對第一財經記者說。

  美聯儲的其他經濟預測一定程度支持了這種強硬的轉變。FOMC預測中位值下修2022年失業率,至3.8%,同步上修2021年和2023年增長率,分別至7.0%和2.4%;2021年和2022年核心通脹率分別為3.0%和2.1%。也就是說,美聯儲相信美國經濟將快速向好,實現價格穩定和充分就業的兩大法定使命,即通脹的平均值達到2%左右的目標,並將就業維持在最大化的水平。所以,美聯儲主席及其他委員預計正常化政策會加快。

  鑒於決議較為鷹派,“安撫”市場第一反應的任務一如既往地落在鮑威爾頭上。

  鮑威爾講話的重點包括——更多進步的標準依然“遙不可及”;經濟預測並不代表委員會的決策;對點陣圖的理解應 “高度慎重”;近幾個月通脹率顯著上升;供應或許繼續面臨瓶頸繼而影響通脹;看到更多經濟數據後可能進一步發表對縮表時間的看法;長期通脹仍將回落到2%左右的目標值。

  其實,過去幾次FOMC會議都出現這樣一種狀態,即“點陣圖”顯得更為鷹派,而鮑威爾的發言則試圖淡化這種鷹派的意味。這次他也解釋了需要繼續觀望的原因,例如供給短缺等造成短期通脹壓力攀升的因素何時消退、就業市場的複蘇進程等仍具不確定性。但這次會議上鮑威爾的鴿派程度相較以前更弱了一些,這可能也讓市場認為,此次會議的論調比此前預料的要稍微鷹派一些。

  市場縮表預期升溫

  此次,美聯儲並沒有提及任何關於縮表的時間表,但市場對於縮表的預期已陡然升溫。

  決議發佈後,主要股指紛紛下跌、美元上漲、黃金急跌25美元。鮑威爾的新聞發佈會也沒有改變市場對FOMC聲明與經濟預測最初的鷹派解讀。道指一度跌超300點,此後收複部分失地。道指收盤跌0.77%,標普500指數跌0.54%。

  “也許發生於債市的波動最令人深思。2年期美債收益率上漲4個基點至0.20%;10年期基準美債收益率飆升逾10個基點至1.58%。這個所謂全球‘最聰明的市場’預測利率更快更大步地上調,所以美聯儲此次會議的餘波有望在未來幾天乃至數週繼續左右所有市場的波動。”韋勒告訴記者。

  即使美聯儲仍認為通脹是暫時現象,因為供給瓶頸終會緩解、服務性需求不會無限攀升,但鮑威爾此次表示,“究竟何時緩解我們也不知道”,這似乎解釋了為何美聯儲開始更趨謹慎。

  韋勒稱,至少就目前而言,通脹攀升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暫時性的因素造成的,只要美聯儲意識到通脹超調的風險,並做好準備防範這種風險,那麼可以認為通脹飆升是暫時的現象。

  此外,導致美聯儲暫時觀望的主因還是疫情的不確定性,全球疫苗注射的推進仍有待取得進一步進展,才能真正令人放心。景順首席全球市場策略師Kristina Hooper對記者表示,更令人擔憂的Delta變異病毒株迅速傳播的情況下,這可能會抑製經濟增長。Delta變異病毒株占英國新病例的90%,並且很可能成為美國的主要毒株。

  人民幣升值速度將放緩

  美聯儲的鷹派態度也令美元反彈,人民幣相應走弱。距離階段性最強水平的6.35,人民幣對美元在過去兩週累計貶值超1%。

  中國央行於5月30日宣佈將外彙存款準備金率從5%上調至7%後,人民幣升值的態勢開始趨緩。當日人民幣對美元一度飆升至6.357的近三年高位,較去年接近7.2的水平飆升超11%。市場普遍認為,通過這個較大比例調整舉措可以適度地抽緊市場的外彙流動性,從而減緩人民幣升值壓力。

  不過,接受第一財經採訪的外資行金融市場部負責人和交易員們認為,未來美元指數才是關鍵,升準更多是象徵性意義。此前,由於美國4月、5月的非農就業數據都不及預期,這打擊了美元指數。例如,4月實際新增就業人數為26.6萬人,遠低於預期的100萬人,背後的原因是技術因素或勞動力供應因素,例如育兒問題導致家長無法復工、豐厚的疫情紓困金令人不想冒險復工等,因此4月數據並非預示勞動力市場疲軟的真實趨勢,5月的數據也低於預期。

  但此次鮑威爾的表態給了美元多頭信心。摩根資管全球策略師Kerry Craig對記者稱,在加息前景的支撐下,美元將獲得更多支撐。但中長期而言,由於投資者將注意力轉向美國以外的機會,以及美國雙重赤字帶來的拖累,美元難以持續走強。

  就中長期而言, 一些市場機構仍看好人民幣。德銀大中華區宏觀策略主管劉立男對記者表示,鑒於投資組合交易的放緩,以及資本雙向流通渠道的不斷開放,如增加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的額度等舉措,預計2021年人民幣還會升值,也許步伐將穩步放緩。“十四五”期間,人民幣加速國際化,全球支付體系中人民幣份額將不斷提升。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