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元朗適廬:秘密大營救中轉站沉澱曆史足印
2021年06月19日10:15

原標題:香港元朗適廬:秘密大營救中轉站沉澱曆史足印

  (中共百年華誕)香港元朗適廬:秘密大營救中轉站沉澱曆史足印

中新社香港6月19日電 題:香港元朗適廬:秘密大營救中轉站沉澱曆史足印

中新社記者 索有為

  香江六月,元朗楊家村前一大片平整的綠野上,幾棵荔枝樹上新果已紅,菜地裡黃瓜也攀上了架子。在這一派盛夏光景中,元朗六鄉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暨香港回歸祖國24週年活動籌委會主席、元朗區議員沈豪傑率隊追尋著中國共產黨在元朗的史蹟。

  行進中,香港史專家、嶺南大學香港與華南曆史研究部高級研究員劉蜀永教授指著前方的院落對中新社記者說:“那就是適廬,香港淪陷時期秘密大營救西線的重要中轉站。”

  史料記載,日軍1941年12月侵占香港後大肆搜捕、誘捕愛國人士和抗日誌士,中共中央及周恩來指示,一定要千方百計把滯留在香港的愛國知名人士和文化界知名人士搶救出來。時任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主任的廖承誌組織中共南方工委、廣東人民抗日遊擊隊(東江縱隊前身)等立即投入秘密大營救。數支遊擊隊(港九大隊前身)與香港中共地下組織一起,經過6個多月的艱難營救,成功營救出何香凝、柳亞子、茅盾、鄒韜奮等800多位知名人士,被譽為“抗戰以來最偉大的搶救工作”。

  “遊擊隊當年之所以選擇這裏作為秘密大營救中轉站,和周圍地形以及適廬的建築規模有很大關係。”劉蜀永說。

  楊家村是廣東省梅縣客家人的聚居地,他們大多曾僑居印尼,到香港後以務農和畜牧為生,適廬由楊氏兩兄弟楊竹南及楊衛南於1933年建成。如今,楊衛南的兒子楊永光和家人還生活在這裏。

  年逾八旬的楊永光精神矍鑠。“那時我大概五六歲,依稀記得有很多人來過,後來聽媽媽講才知道那些人是共產黨遊擊隊和他們帶回來的難民。”楊永光說:“我媽媽說某天有三個人來到我家周圍張望,我媽詢問時對方只回答‘過來看看’,但半小時後,來了約五六十名大漢,並提出想‘借屋暫住’。我媽媽一個女人帶著幾個孩子,不知對方來曆,很是害怕。後來對方說‘我們是共產黨的,來住只為避難’。”

  楊永光憶稱,其母親與遊擊隊相處後由最初的害怕變為信任,“我媽媽對我說,共產黨好好人,好仁慈,好有禮貌,又給有需要的人以幫助。”

  據劉蜀永介紹,楊竹南將適廬借予遊擊隊作為秘密大營救的中轉站,以及港九大隊元朗中隊的據點,時間長達一年。他深受隊員尊重,被尊稱為“楊伯”。

  當年大多被營救的知名人士曾經在適廬住宿。茅盾在《脫險雜記》中記述:1942年1月9日,茅盾夫婦等人被遊擊隊帶到皇后大道東的臨時集中點,扮成難民模樣,通過日軍檢查站,在與鄒韜奮等人會合後到適廬歇息一晚,再渡過深圳河。

  同被營救的文化名人夏衍則表示,大營救記錄了共產黨人和遊擊區軍民在萬分困難的環境中,捨生忘死地執行統戰政策的史實,這是真正的肝膽相照。

  1942年夏秋間,因走漏風聲,日軍前來掃蕩,聞訊的遊擊隊迅速攜同槍械撤離至適廬後的擔柴山藏匿起來。日軍搜尋遊擊隊未果,便將楊竹南帶走囚禁一個多月。

  “楊竹南當時已年近六旬,日軍對他施以吊打、灌水等酷刑,企圖逼他說出遊擊隊的事。但楊竹南人老骨頭硬,氣節高,一口咬定自己是華僑,定居在此耕種,不知道遊擊隊的事情。日軍最後只好將他釋放。”劉蜀永說,更為難得的是,元朗中隊指導員譚鐵流再帶遊擊隊來到適廬慰問楊竹南時,吃盡苦頭的楊竹南一如既往熱情地接待遊擊隊。日本投降後,元朗中隊部撤離大欖湧山區,改設在楊竹南家中,他更事事支持遊擊隊,“後來,楊竹南舉家重回印尼僑居,直到終老。”

  2010年,適廬被香港古物諮詢委員會評為二級曆史建築。劉蜀永望著門口“適居仁里、廬境人群”的對聯感慨道:“適廬應該永久保護起來,這裏沉澱著曆史的足印。”(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