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妞”“然然”“平平”“昆六”“小強”……
2021年06月20日18:09

原標題:“羊妞”“然然”“平平”“昆六”“小強”……

在雲南西雙版納

他們精心照顧著

受傷的、被遺棄的野生亞洲象

像嗬護自己的孩子

他們被稱為“象爸爸”

“象爸爸”陪同小象散步

中國雲南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

是中國野生動植物保護

及自然保護區建設工程

15個物種拯救工程之一

自2008年建成以來

參與救助野生亞洲象20多頭

9頭小像在這裏出生

每天早上

“象爸爸”們

都要仔細觀察大象的情況

給它們清理糞便、洗澡

瞭解它們的心情

……

而這樣悉心的照顧

不斷進行野化康複訓練

就是期望有一天

這些大象可以適應野外環境

回歸自然的懷抱

“象爸爸”給小象洗澡

今天

一起來看

“象爸爸”和野生亞洲象的故事

↓↓↓

1

“羊妞”:半夜要喝奶

還會尿床

多年前,一頭小像在叢林泥地上滑滑梯的視頻走紅網絡。視頻的主角“羊妞”就是生活在中國雲南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以下簡稱“救助中心”)里的亞洲象。

在救助中心裡,每頭被救助的亞洲象都有2個“象爸爸”,網紅“羊妞”因為體弱多病,享受了特殊待遇,剛到救助中心時,4個“象爸爸”24小時照顧它。

“羊妞”和“象爸爸”陳繼銘

2015年8月17日晚上,救助中心接到求助信息,普洱市思茅港鎮橄欖壩村壩卡小組一戶村民家裡發現了一頭剛出生不久的小象。第二天淩晨6點,陳繼銘和其他救助人員一起從救助中心出發,驅車前往100多公裡外的現場展開救助。

2015年救助中心對生命岌岌可危的“羊妞”進行治療。

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大象醫生在現場進行了一些簡單的檢查,小象患有敗血症,還有非常嚴重的新生兒臍帶感染。”回憶起第一次見到“羊妞”的場景,陳繼銘的記憶依然清晰。在現場進行簡單處理後,“羊妞”被帶回救助中心進行康複治療。“回救助中心的路有100公里,途中它休克了3次。”

回到救助中心後,陳繼銘和另外3名“象爸爸”一起負責照顧“羊妞”的飲食起居。經過專家論證,羊奶和象奶的成分比較接近,於是救助中心找來了3頭哺乳期的黑山羊。小像在羊年出生,喝羊奶長大,於是“象爸爸”們給它取名為“羊妞”,希望它能健康成長。

恢復健康後的“羊妞”。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恢復健康後的“羊妞”。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雖然剛開始照顧“羊妞”的日子非常辛苦,但是對於陳繼銘來說,也留下了不少有趣的回憶。“它小時候跟小朋友一樣,淩晨餓了要喝奶,會用鼻子來撓你的臉,不管多困,我們都只能起床去給它擠羊奶。”

睡夢中的“羊妞”

羊妞從小沒有喝過母乳,“象爸爸”們最擔心的是它抵抗力不好,容易生病,為了避免“羊妞”著涼,陳繼銘在象舍里用木板給它搭起了小床,還裝上了空調和“浴霸”,晚上睡覺的時候還要蓋上被子。”

“象爸爸”陳繼銘

陳繼銘還“爆料”:“羊妞”小時候不光會踢被子,還會尿床。“有一次給它洗了被子,天氣不好沒曬乾,晚上它就一直在象舍徘徊不睡覺,我們仔細觀察之後才發現它在找被子。最後,我把自己的被子給它鋪起來,它馬上就去睡覺了。”

“羊妞”和“象爸爸”陳繼銘

將近6年的相處,陳繼銘和“羊妞”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只要他一出現,“羊妞”就和他寸步不離。

儘管如此,在陳繼銘看來,救助中心的這些亞洲象屬於自然,讓“孩子們”回歸自然,也是“象爸爸”們共同的心願。

“羊妞”和“象爸爸”陳繼銘

回想起救它時的情景,熊朝永告訴記者,曾聽報警救助“羊妞”的村民說,村民在施救前一晚聽見象群低沉的叫聲,也許正是“羊妞”所在象群出於對人類的信任,才送來請人類救助這可憐的嬰兒象。“總算人類沒有辜負大象的信任。”

除了“羊妞”

救助中心救助的還有

“然然”“平平”“昆六”“小強”……

這些被救助回來的亞洲象

有因意外受傷的母象、公象

也有被象群遺棄的

幼象、孤兒象

它們身心受創

卻獲得了

“象爸爸”的悉心照顧

和心靈撫慰

2

“然然”:學會吃水果

想念媽媽

2005年7月,雲南西雙版納野象穀景區工作人員在觀象台下的河道里,發現一頭左後腿被捕獸夾夾住的小象,它在離象群3至4米遠的河道邊,不停地甩動著傷腿。保護區工作人員和森林公安迅速趕去,確認這是一頭約3歲大的小象,如不及時取下鐵夾,它的傷口可能感染,導致它喪命。

2005年7月,救援隊伍合力救助受傷的亞洲象“然然”。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為解救這頭後來被稱為“然然”的亞洲象,西雙版納組織了近百人的營救隊伍,製定用麻醉捕捉後進行醫療救治的搶救方案,成功將“然然”護送到救助中心。

當年8月,有5年大象護理、飼養經驗的熊朝永,主動承擔起了照顧“然然”的工作。

“然然”和“象爸爸”熊朝永

“第一眼看到它,它的傷口很嚴重,瘦弱不堪,令人心酸。”熊朝永回憶,當時“然然”只會吃玉米,營養不夠難以支撐傷口恢復,於是熊朝永就去農貿市場買來蘋果、香蕉,混合上玉米面給它喂食,像照顧人類孩子一樣,想方設法為它補充營養。

傷口治療期在當年的8至9月份,那是西雙版納的雷雨季節。“然然”疼痛又害怕,開始想念象母親,不停地像人類小孩一樣地“嚎哭”。為了安撫“然然”,熊朝永將床鋪搬到象舍旁邊,24小時照顧“然然”。“那裡氣味難聞、有各種蚊蟲,說實話特別不好受。”

每當“然然”嘶嚎時,熊朝永就撫摸它額頭和鼻子,哼唱歌曲給它聽。三天三夜下來,“然然”慢慢平靜了。“它內心有了安全感,我也真正成為了它的‘象爸爸’”。

從救助到現在,熊朝永一直在照顧它,如今“然然”已經18歲了,身體基本康複無憂,每天都在“象爸爸”的陪護下進行野化訓練,但被鐵夾嚴重夾傷的腿時常在行走中震裂,對它的正常生活造成一些影響。

2017年12月21日,“然然”成功交配並受孕。2019年9月21日,經過638天的孕育,“然然”順利誕下了一頭健康的雌性小象,取名為“七公主”。

“七公主”和“象姥爺”熊朝永

每次談到這個事情,熊朝永都很開心:“我照顧了它這麼多年,從‘象爸爸’榮升為‘象姥爺’,非常高興,這也是我一直夢寐以求的。”

亞洲象“然然”和它的象寶寶“七公主”。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亞洲象“然然”和它的象寶寶“七公主”。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照顧小象的話,我認為我是一名合格的‘象姥爺’。”熊朝永說。

熊朝永給“七公主”喂奶

3

“平平”:接受陸地上最大婦科手術

“平平是在猛滿鎮救助的一頭母象,我們猜測它遭到一頭公象用象牙攻擊,象牙戳傷了它的臀部。”熊朝永不僅是“然然”的“象爸爸”,他還對中心所有受到救助的亞洲象十分熟悉。

2007年,亞洲象“平平”接受手術治療。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2007年9月,當西雙版納猛滿保護區護林員發現“平平”時,它的臀部嚴重受傷感染髮炎,體態消瘦,並不斷髮出憤怒嚎叫。它肆無忌憚地衝進水稻田糟蹋莊稼……後來一支由保護區人員、醫療專家、森林公安等人員構成的營救隊伍趕赴實施營救。

救援隊伍將“平平”麻醉後,轉移至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進一步治療。熊朝永說,“我們邀請了昆明以及西雙版納非常有經驗的婦科專家,結合我們的獸醫團隊對它進行了兩次陸地上最大的婦科手術。”但因為它的尿道傷情非常嚴重,雖然手術獲得了成功,還是遺留下小便失禁的後遺症。

恢復健康的亞洲象“平平”。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恢復健康的亞洲象“平平”。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平平”傷口癒合後,“象爸爸”們把它帶進森林裡面去進行康複訓練。後來“平平”和“然然”成為了好姐妹,在“然然”生下象寶寶“七公主”之後,因為“然然”沒有當媽媽的經驗,“平平”時常幫忙照顧象寶寶。

4

“昆六”:跌落陡坡

現場搶救兩天兩夜

2010年2月,距離西雙版納野象穀十多公里的昆洛公路旁,從80多米高的陡坡上滾落一頭成年亞洲象公象。它傷情嚴重,一直沒法站起來。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立刻組織近50人的救護組前去營救。

“‘昆六’受救助時,大概有30歲。我們勘察現場,發現有很多打鬥痕跡,應該是在爭奪交配權,被其它大象推撞,從80米高陡坡滾到穀底摔成重傷。”熊朝永回憶,當時地上有一大灘血液,它的體溫偏高,右眼和嘴裡仍在流血。

恢復健康後的亞洲象“昆六”,在救助中心內生活。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恢復健康後的亞洲象“昆六”,在救助中心內生活。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救護組為它處理完傷口後,把大象簡單固定在原地治療,並在附近搭建帳篷守護。經過兩天兩夜的現場搶救,它的精神略有好轉,這才被轉移至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繼續治療。因為它於農曆正月初六在昆洛公路旁被發現,大家就給它取名“昆六”。

“後期的救助中,我們需要喂食藥物來給它治療內傷,這是一門技術活。我們會把藥物藏在食物裡面,比如它愛吃的玉米香蕉。”熊朝永告訴記者,經過一段時間治療,“昆六”各項生理指標趨好,但在打鬥過程中受傷的右眼失明,“現在照顧它的‘象爸爸’特別細心,總是站在它的左側進行照顧,以便它能隨時看到。”

5

“小強”:被象群拋棄的小孤象

“小強”曾經是孤兒,受救助時僅8個月大。2015年5月,護林員在西雙版納猛養鎮發現一頭幼象獨自徘徊在自然保護區邊緣的小河邊。熊朝永說,“護林員發現它時,它待在一個很小的地方,中午不敢出來,到了夜間才出來找一點東西吃。”

2015年,護林員發現小孤象“小強”。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後來,護林員對這頭孤兒象進行了持續觀察。觀察期間,曾有一個像群經過“小強”的活動區域,這讓護林員喜出望外,希望象群能夠接納它,把它帶走。小孤象也一路跟隨著象群走,但護林員在更深層次的觀察後發現,象群並沒有要接納小孤象的意思。

“小傢伙一直在試圖融入,試圖努力的去討好這個像群,但當時它才8個月大,還處在哺乳期。每當它想要去喝奶時,母象就攻擊它。”熊朝永對記者說,一個星期後,象群離開了野象穀,小孤象被再次拋棄。

長大後的“小強”與它的“象爸爸”。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長大後的“小強”與它的“象爸爸”。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當護林員再次觀察它時,小孤象身上已經長滿了寄生蟲,消瘦症狀越來越明顯,沒有獨立生活的能力,其生命岌岌可危。之後,熊朝永他們立刻將這一情況上報當地林業主管部門,並對小孤象實施了救助收容。

得到救助之後,小孤像在醫生和“象爸爸”的精心醫治和護理下,身體逐漸恢復健康,大家也將其稱之為“小強”。熊朝永說,“令大家非常高興的是,‘小強’在中心之內不再是孤兒,因為當時‘然然’還沒有生寶寶,而且‘然然’和‘平平’都會搶著帶‘小強’,把它當做自己的寶。”

清理糞便、投喂食物

體檢記錄、洗澡觀察……

目前在中心

共有27位“象爸爸”

為了照顧好亞洲象

他們每天和大像在一起的時間

超過10個小時

“象爸爸”們每天都要帶著這群亞洲象進入森林做野化訓練。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象爸爸”們每天都要帶著這群亞洲象進入森林做野化訓練。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圖

每天

“象爸爸”們都要帶著亞洲象

進入森林

做7小時以上的野化訓練

希望它們能早日回歸森林

“象爸爸”牽著一頭亞洲象外出活動

“所有的陪伴

都是為了讓你遠走高飛”

致敬“象爸爸”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