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覺醒年代》到《叛逆者》 革命曆史故事何以征服Z世代
2021年06月21日14:55

原標題:從《覺醒年代》到《叛逆者》 革命曆史故事何以征服Z世代

中新社北京6月21日電 (記者 高凱)“我還記得那條視頻的標題,叫做‘後來啊,安徽合肥有一條延喬路,延喬路的盡頭叫繁華大道’,就是這句話吸引我走進了《覺醒年代》的世界。”一位網名“阿婷”的在滬香港大學生這樣回憶她與《覺醒年代》的“邂逅”。

  這條視頻相關的內容是《覺醒年代》劇中陳延年、陳喬年兩位烈士的就義片段。“看後就通過各種渠道去瞭解兩位烈士的生平,看得越多,想知道的就更多,這種‘求知慾’讓我開始看《覺醒年代》。”“阿婷”在社交平台上這樣寫道。

  近來,《覺醒年代》在打分網站和社交平台上得到了大量年輕網友與觀眾的喜愛,對於人物與情節的持續討論顯現出革命曆史劇集對於Z世代令人驚豔的吸引力。

  事實上,除了首播後不斷登上熱搜榜的曆史題材大劇《覺醒年代》,後來者亦有開播以來穩居電視劇全網收視率第一,豆瓣拿下8.4分的《叛逆者》。

  大小屏幕上講述革命故事影視作品的“出圈”近來屢現,其背後,Z世代表現出的強勁熱情值得關注。

  這些作品何以打動Z世代,當下“出圈”的幾部作品似乎已經摸索出頗為有效的路徑。

  在《覺醒年代》中,走出了個性極強、風采卓然的陳獨秀,仗義溫暖、穩重與激情並存的李大釗,知識淵博、古怪有趣的國學大師辜鴻銘…人性化、生活化的刻畫令原本顯得遙遠模糊的曆史人物變得真切鮮活,在觀眾眼中迅速擁有了各自的“記憶點”。在該劇熱鬧的彈幕中,北大校長蔡元培甚至因對學生無條件的愛護而被稱為“慢羊羊村長”。

  中國電影評論學會會長饒曙光認為,對真實曆史人物採取個性化描摹的方式正是《覺醒年代》取得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不僅可以通過展現人物‘可愛’的一面,發掘革命曆史題材影視劇的娛樂性和觀賞性,引發年輕人的興趣,同時也利於挖掘角色更為豐富的人性,賦予其嶄新的認知價值。”

  相較而言,改編自同名長篇小說的虛構作品《叛逆者》在戲劇性上有更多發揮空間,這部諜戰劇沒有局限於僅以緊張的懸疑劇情吸引觀眾,而是在同時始終關照每個角色的情感真實,尤其是主角的成長真實。在特殊曆史社會背景下人物對於信仰、愛情的徬徨迷失,受到的挫折和傷害,青春的執著,諜戰故事或許遙遠,但這些人生中真實的成長經曆、情感困惑,無疑迅速拉近了其與當下年輕人心靈上的距離。

  之所以能引得Z世代“堅持不加倍速”追劇,還在於這些作品對於價值觀、理想的表現上摒棄了生硬的說教,其更加富有情感,更加“輕語態”,更加當代化的表達,讓青年觀眾在情感共鳴中感受到了存於血液中的熱度。

  正如《覺醒年代》導演張永新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所言,“年輕觀眾從來不會排斥主旋律,他們排斥的是懸浮的、不接地氣的、粗糙的、不嚴謹的作品。”“我們有且僅有的突破路徑就是我們要做一部堂堂正正,可親可感的劇,讓我們的觀眾能夠跟故事產生共情。”

  《覺醒年代》陳獨秀等人詩酒相伴於大雪中暢談理想與國家未來,被網友形容感受到“內心深處的榮耀與興奮”;《叛逆者》中男主人公在初入社會經曆跌跌撞撞的無奈後,聽到的“你的信仰不應依附於任何一個人”,亦贏得“強心針式台詞”的讚譽。

  《覺醒年代》中眾多對於“中國應該成為一個怎樣的國家”“中國人應有怎樣的精神”的討論令網友直言“莫名激動”,《叛逆者》劇中,男女主人公的最初情感火花落在其某些價值觀的和諧統一上,二人不約而同的一句《百葉集》“我平等地歌唱男性和女性”,收穫此間眾多年輕觀眾的喝彩。

  事實證明,真實的情感拉近和藝術化的敘事表達,令年輕觀眾更容易感受到自身與民族曆史事件和人物的內在聯繫。

  不論是《覺醒年代》還是《叛逆者》,不論是曆史題材還是虛構作品,這些“出圈”的革命故事都擺脫了臉譜化的人物塑造方式,而其年輕化、當代性的表達絕非簡單的迎合,而是以情感的真實講述實現了與觀眾之間的審美共通和情感共鳴,實現作品的創新突圍。

  數據顯示,《覺醒年代》播放量早已超越3億,而正在播出的《叛逆者》相關話題累計總閱讀量也已超150億,“阿婷”式的z世代與革命故事的“邂逅”還在不斷上演。(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