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船長疑因感染新冠在貨輪上死亡,遺體因防疫限製“滯留”海外近兩月
2021年06月21日11:57

  原標題:意大利船長疑因感染新冠在貨輪上死亡,遺體因防疫限製“滯留”海外近兩月

  來源:東方網·縱相新聞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 程靖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今年4月因感染新冠在貨輪上病亡的意大利籍船長安傑羅·卡普羅的遺體本月回歸意大利。由於各國防疫限製,該船隻此前在印尼雅加達海域滯留6周之久。海運行業呼籲全球關注新冠疫情給海員們帶來的“次生災害”。

(圖說:2017年的安傑羅·卡普羅。家人供圖)
(圖說:2017年的安傑羅·卡普羅。家人供圖)

  據報導,卡普羅生前擔任了“意達·里貝拉號”貨輪的船長。今年3月27日,他從意大利北部的蒂利亞斯特出發,出發前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呈陰性。卡普羅先乘坐飛機經卡塔爾多哈、南非約翰內斯堡後抵達德班市,於3月28日登上“意達·里貝拉號”號前往新加坡,航程原本預計25天。

  4月2日,卡普羅開始出現新冠症狀。據其家人回憶,卡普羅不斷咳嗽並伴有胸痛、肌肉痠痛和呼吸困難等症狀,當天給家人發的郵件中,卡普羅甚至有些語無倫次,情緒顯得不穩定,與家人通電話時,說話也不斷被咳嗽打斷。

  到4月7日,卡普羅已臥床不起。由於卡普羅作為船長兼任了船上醫療官,他病倒後已無人能幫助,只有一名船員為其定期送飯和藥品。

  卡普羅的妻子莫拉德對CNN表示,得知丈夫的健康狀況惡化後,她聯繫了貨船所屬的公司,要求其在必要的情況下讓卡普羅下船接受治療,但被船方拒絕。

  4月11日,卡普羅接受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呈陰性,但莫拉德不相信檢測結果,堅持要求船主讓卡普羅下船接受治療,但她的請求沒有得到回應。

  12日,呼吸急促的卡普羅給38歲的兒子打了電話。為了寬慰父親,兒子對卡普羅的健康狀況表示了信任。

  13日早晨,卡普羅在船上去世,此時貨船距離抵達目的地新加坡只有3天的路程。

  卡普羅的妻子再次請求支援。貨船公司表示,其公司和意大利外交部、多個意大利駐外使館請求多國協助轉移卡普羅的遺體,但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韓國、菲律賓和南非都因疫情封鎖了邊境,而無法採取行動。

  由於船上並無合適的空間,卡普羅的遺體被暫時停放在一間儲藏室內。最終,5月初,“意達·里貝拉號”駛入印尼雅加達附近,卡普羅的遺體和一名副駕駛及另一名與卡普羅有過密切接觸的水手終於被允許下船。

  5月6日,該船東的母公司長榮海運的合作夥伴赫伯羅德發表聲明稱,船上出現了新冠病例,患者已下船接受隔離。

  卡普羅的兒子說,不久後,“意達·里貝拉號”迎來了一位新船長,並是在接受了嚴格檢疫和隔離後才上船工作的。他表示,如果父親在出現症狀後可以下船接受隔離,說不定可以活下來。

(圖說:6月15日,“意達·里貝拉號”抵達意大利塔蘭托。圖/CNN)
(圖說:6月15日,“意達·里貝拉號”抵達意大利塔蘭托。圖/CNN)

  6月14日,在卡普羅去世近兩個月後,他的遺體終於被帶回了意大利。卡普羅的家人向意大利拉斯佩沙(La Spezia)法院提起請願,要求對卡普羅的死因進行徹查。

  他的家人說,卡普羅生前試圖服用撲熱息痛來治療新冠肺炎,還找到了一些氧氣給予自己生命支持。

  卡普羅的兒子安傑羅說,他們不清楚父親是否在飛機上,還是在船上感染的新冠病毒,也不知道他是否因病毒而死亡,“我感覺他們(船方)並沒有採取一切可能手段挽救他的生命。”

  但卡普羅的悲劇並非個例。據CNN引用國際交通工會(ITF)的數據,自2020年以來,至少有10名在海上死亡的海員遺體被拒絕轉移上岸,儘管其中沒有一個人是因為感染新冠死亡。

  據ITF估計,由於各國邊境關閉,去年以來滯留海上數月的海員超過20萬人。為確保海上物流暢通,許多船隊將海員的合同延長了數月,使得部分船員已有18個月沒有上岸,而連續數月在海上工作,使海員面臨著過勞和精神困擾。

  該組織對593名海員進行的調查顯示,有67%的被調查者表示感到自己所在的船隊成員出現了心理問題,抑鬱或自殺傾向;52%的被調查者表示自己出現過心理問題。

  ITF的海員協調員巴塞羅那說,國際海運業中許多船隻都沒有配備合格的醫療官,通常是只接受過基本醫療訓練的水手充當這個角色。疫情期間,人員齊備的船隻越來越少,而各國邊境封鎖也讓船員越來越難上下船,日益繁重的工作導致船員過勞,且難以保證工作質量。

  聯合國貿易發展會議數據顯示,目前全球80%的貨物流動通過海運流通。ITF發言人麥考特說,當全世界都在關注疫情本身的“大事件”時,海運業的現實情況被忽略了。麥考特將海員們比喻成“橡皮筋”,“當他們不斷被拉扯、拉扯,總有一天會崩斷的。”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