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需要七國集團”
2021年06月21日21:41

原標題:“我們不需要七國集團”

世界報業辛迪加網站6月16日發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中心主任、聯合國可持續發展行動網絡負責人傑弗里·薩克斯的題為《我們不需要七國集團》的文章,全文摘編如下:

最近召開的七國集團(G7)峰會就是在浪費資源。如果說必須召開,也應該是線上舉行,以節省時間和後勤成本,減少飛機碳排放。但更重要的是,七國集團峰會其實是一個時代錯誤。政治領導人必須停止將精力消耗在一項既不代表當今全球經濟,又導致公開聲明的目標與實現目標的方法之間近乎完全脫節的計劃上。

二十國集團討論更合適

七國集團峰會完成的工作事項完全能以更低成本、更簡單的方式、而且通常借助Zoom來完成。今年最有用的外交會議就是喬·拜登總統4月份與40位世界領導人召開的討論氣候變化問題的網絡會議。政治人物、議員、科學家與社會活動家經常舉行網絡國際會議非常重要,它可以讓國際討論正常化。

但是,這些討論為何要在已被二十國集團取代的七國集團內進行呢?

當七國集團國家20世紀70年代開始召開年度峰會時,它們仍然主導著世界經濟。1980年,它們占世界國內生產總值(GDP,以國際價格計算)的51%,而亞洲發展中國家僅占8.8%。2021年,七國集團國家的產出僅占世界GDP的31%,而同一批亞洲國家占了32.9%。

包括中國、印度、印尼及其他發展中大國在內的二十國集團,代表著世界產出的81%左右,平衡著高收入與發展中經濟體的利益。它並不完美,但至少提供了一種富有成效的模式,討論包含大部分世界經濟的全球話題。

G7領導人說話不算數

七國集團尤為不合時宜,因為它的領導人說話不算數。他們喜歡發表象徵性的聲明,但是不解決實際問題。更糟糕的是,他們貌似在解決全球問題,實則任其惡化。今年的峰會也不例外。

就拿新冠疫苗來說吧。七國集團領導人確立了全球人口至少60%接種疫苗的目標。他們還承諾明年直接分享8.7億劑疫苗,大概意味著足夠4.35億人完成全面免疫(每人兩劑)。

但是,七國集團領導人並未提出實現他們聲明的全球覆蓋率目標的相關計劃,而且事實上也並沒有製訂這樣一個計劃,儘管製訂計劃並不困難。估算每種新冠疫苗的月產量很簡單,向所有國家公平、高效地分配疫苗也完全切實可行。

之所以尚未製訂這樣一種計劃,原因之一就是美國政府迄今拒絕與俄羅斯和中國坐下來設計這種全球分配方案。另一個原因是七國集團成員國政府聽任疫苗製造商私下秘密談判,而不是作為全球計劃的一部分進行協商。也許第三個原因是七國集團在確定全球目標時並未認真周到思考每一個接受國的需求。

七國集團虛假承諾的另一個例子是氣候變化問題。在最近這次峰會上,七國集團領導人理由充分地支持全球2050年之前實現脫碳目標,並呼籲發展中國家也一起支持。可是,他們沒有製訂融資計劃,幫助發展中國家實現這個目標,而是重申2009年首次承諾、但從未兌現的承諾。他們確認:“我們重申發達國家的集體目標,在重要的減排措施和透明的執行措施的背景之下,每年共同透過公私資金渠道調動1000億美元,一直持續到2025年。”

這種多次重複承諾的行為極其玩世不恭。富裕國家錯過了它們自己確定的2020年的最後期限,提供承諾已久的每年1000億美元的撥款僅占富裕國家年GDP的0.2%,所承諾的1000億美元也僅為發展中國家為脫碳和氣候適應計劃撥款的零頭。

目標遠大而措施貧乏

七國集團目標遠大而措施貧乏,這種脫節現像在教育領域也顯而易見。貧窮國家的數億兒童沒有機會接受初等和中等教育,因為它們的政府沒錢提供師資、教室和供給。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20年估算:到2030年,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國家每年需要約5040億美元,才能確保所有孩童完成中等教育,但它們本國的資源只有3560億美元左右,每年經費缺口約為1480億美元。

那麼,七國集團在今年的公報中有何建議?領導人們提出“增加4000萬女童入學以及至少為全球教育夥伴組織提供27.5億美元”。這些數字不要當真,是憑空編造出來的,儘管世界信誓旦旦地承諾要普及中等教育。大規模解決方案是現成的,比如通過多邊發展銀行籌措低息融資,但七國集團領導人沒有提出這種方案建議。

世界面臨的問題非常緊迫,不能靠毫無誠意的故作姿態和象徵性措施加以解決。如果政治只是一場觀賞性的體育運動,憑著政客在攝像機前的完美表演加以裁判,那麼七國集團峰會也許可以發揮作用。可是,我們面臨全球刻不容緩的需求:結束疫情,能源系統脫碳,讓兒童有學上,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

微信編輯 | 唐立辛

微信審核 | 田欣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