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財評論:金融科技推動中國綠色金融發展
2021年06月21日01:15

  原標題:金融科技推動 中國綠色金融發展: 案例與展望

  [ 中國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提出,蘊含著巨大的經濟增長潛力和技術創新活力,為綠色金融和金融科技的快速發展帶來曆史性機遇。未來,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金融科技手段在綠色金融中的運用前景非常大。 ]

  [ 隨著中國綠色金融市場的快速發展,金融機構在綠色金融產品創新、氣候環境風險識別、流程管理與整合等應用場景越來越多,對於信息的規範性、時效性、整合度、精準度等要求越來越高,金融機構對金融科技的需求越來越強烈。同時,金融科技助推綠色金融發展在政策、市場和技術方面仍然面臨很多的挑戰。 ]

  2020年9月,習近平主席在第75屆聯合國大會宣佈中國將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中國在綠色低碳領域的投資有望持續快速增長,綠色金融將發揮更大作用。金融科技作為綠色金融體系建設的重要支撐,將在支持綠色金融更加高效服務於實體經濟方面發揮關鍵性作用。

  在中國,金融科技推動綠色金融和可持續發展已做了一些探索實踐。在農業、消費、建築、小微企業等越來越多的行業領域得到應用。例如,利用金融科技,可以更高效地識別綠色資產、項目、產品和服務,開展環境效益數據的採集、溯源、處理和分析,支持綠色資產交易平台等;可以為金融機構在低碳資產識別、轉型風險量化、碳資產信息披露等方面提供工具和方法,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降低成本、提升效率等;可以在綠色金融監管政策工具、企業碳中和、系統性氣候風險分析、綠色投融資金融產品和創新服務、綠色金融市場機製建設等細分應用領域提供更高效的解決方案。在中國綠色金融體系建設發展過程中,金融科技發揮了重要作用。

  政策支持與市場發展

  中國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提出,蘊含著巨大的經濟增長潛力和技術創新活力,為綠色金融和金融科技的快速發展帶來曆史性機遇。中國政府2021年工作報告和“十四五”規劃等重要文件都對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提出了具體工作要求。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和證監會等金融監管部門把金融支持碳中和列為2021年重點工作,把科技創新作為優先事項。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2020年12月明確表示,人民銀行將繼續探索利用金融科技發展綠色金融。未來,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金融科技手段在綠色金融中的運用前景非常大。

  從2019年起,課題組開始對中國金融科技在綠色金融領域的應用情況進行年度跟蹤調研。2020年,活躍在中國綠色金融領域的金融科技公司有59家,包括41家綠色金融科技企業和18家金融機構或金融投資集團下屬的科技服務公司。通過對41家以綠色金融為主業的金融科技公司進行跟蹤調研分析,我們發現:

  從綠色金融業務看,金融科技工具的使用主要集中在綠色信貸、綠色基金、綠色能源市場、綠色債券等業務領域。其中,這些工具在綠色信貸和綠色基金業務領域的使用率較高,而在環境權益市場、綠色信託、綠色租賃業務領域則相對欠缺。

  從應用場景看,金融科技工具的使用覆蓋了ESG(環境、社會和治理)投融資、全國碳市場交易、綠色建築、綠色消費、綠色農業、小微企業等多個領域。

  從基礎數據與工具看,金融科技在環境數據、ESG數據與評價、環境效益測算及風險監測、信息共享系統和金融機構綠色信貸信息管理系統得到較廣泛應用。金融科技在綠色資產識別與溯源、環境氣候金融風險量化評估與信用風險管理等領域的應用成為下一步需求。

  從應用主體看,綠色金融科技主要服務於政府機構、金融監管部門、金融機構、企業、個人用戶。從項目個數來看,地方金融監管部門的占比達50%左右,中央金融監管部門和個人用戶的項目各僅有一例,分別為中央金融監管部門提供綠色金融監管服務和針對個人的碳足跡、碳積分。

  從技術應用看,大數據、人工智能和雲計算仍是目前中國推動綠色金融發展的三大主要技術。區塊鏈和物聯網應用相對較少,但可預見在未來實現全流程實時信息採集中將得到快速發展和應用。

  從區域分佈看,北京、上海兩地的綠色金融科技企業聚集效果顯著。其中,北京的企業數量為16家,位列全國第一;上海的企業註冊資本金居全國第一,超13.4億元;約80%綠色金融科技從業人員集中在上海和北京兩地。

  從資金流動看,國際資本對中國綠色金融科技的關注度在不斷提高。本次調研中,有近四分之一的綠色金融科技公司為外資或合資,其中,六家境外註冊的科技公司在中國開展綠色金融服務業務,包括綠色基金、綠色能源市場和碳金融。

  綠色金融科技發展面臨的挑戰

  隨著中國綠色金融市場的快速發展,金融機構在綠色金融產品創新、氣候環境風險識別、流程管理與整合等應用場景越來越多,對於信息的規範性、時效性、整合度、精準度等要求越來越高,金融機構對金融科技的需求越來越強烈。同時,金融科技助推綠色金融發展在政策、市場和技術方面仍然面臨很多的挑戰。主要體現為以下幾方面:

  1.政策角度。

  缺少金融科技支持綠色金融領域的具體政策指引。有關部門對現有成功應用案例還缺乏總結和推廣。

  缺少為綠色金融科技創新提供監管沙盒。我國在北京、上海等地都設立了金融科技監管沙盒,但是缺乏對綠色金融的支持,幾乎沒有為綠色金融產品創新等場景設計的產品進入監管沙盒,也沒有監管沙盒試點地區明確提出支持綠色金融產品的金融科技服務措施。

  支持或用於綠色金融科技的數據不可溯源,數據質量不高。儘管政府部門已經在公共數據的開放共享中開展了大量工作,但由於公共數據存在更新不及時、難以溯源、數據質量不高的問題,導致了綠色金融科技使用數據成本高、效率低、可靠性差等問題。未來,因為數據無法溯源,相關金融科技產品在用於支持央行貨幣工具和監管問責等方面無法提供很好的支撐。

  2.金融機構角度。

  金融機構很少提出運用金融科技進行綠色低碳轉型的明確、具體的戰略發展目標。金融機構決策者對於運用、協調金融科技進行綠色低碳轉型的認識不足。

  金融機構對於綠色金融科技的資源投入不足。在促進金融科技與綠色金融深度融合方面,金融機構在戰略規劃、組織架構設計、人力與財務資源上的投入至關重要。

  綠色金融科技專業人才缺失,相關培育缺失。發展綠色金融科技的過程中,掌握綠色金融與金融科技雙重技能的專業人才缺失是當前面臨的突出問題。專業人才的缺失會導致對綠色金融科技產品設計、應用和創新等一系列問題,無法保障綠色金融發展戰略和綠色金融科技發展規劃的執行效果。同時,也缺少針對綠色金融科技的職業技能教育與培訓。

  3.金融科技企業。

  綠色科技企業對區塊鏈、物聯網等技術在綠色金融中應用的研發投入相對缺失。課題組觀察到的科技公司的主要投入集中在解決運行效率的問題的場景,例如應用大數據、人工智能、雲計算等技術提升綠色標準、項目識別、環境效益測算和ESG指數編製等方面。但對可以解決信息透明度、可靠性和可追溯性問題的區塊鏈和物聯網等技術的創新和應用比較欠缺。

  綠色金融科技發展建議

  針對綠色金融科技所面臨的上述問題和瓶頸,我們從監管機構、金融機構、金融科技企業等不同視角,提出如下建議:

  1.對監管機構的建議。

  建立支持綠色金融科技的監管沙盒。監管沙盒可鼓勵創新運用區塊鏈技術,為綠色債券、綠色資產證券化產品的底層標的資產建立項目池,實時向投資者披露項目風險情況和環境效益,以此減少第三方鑒證成本、提高債券發行效率、增強信息透明度。利用沙盒監管機製,支持綠色資產跨境交易,鼓勵以區塊鏈技術為境外資金登記記賬憑證,全程監控記錄境外資金投資機構的收益和變化情況,做到低成本實時跟蹤並不可篡改。同時,利用區塊鏈記錄信息,在境外資金贖回的過程中,提供資金交易記錄和收益記錄,以便快速完成贖回手續。

  建立高效綠色金融統計監測管理系統。運用區塊鏈技術記錄綠色低碳項目和資產的來源與識別認定過程,通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方法提高綠色低碳項目和資產環境效益測算以及風險量化的效率。在提高綠色金融業務數據報送、統計分析效率的同時實現綠色資產可追溯、反洗綠的效果。

  建立完整、有效的非財務數據信息共享平台。建議監管機構進一步發揮管理部門職責,將企業和公共信息集成共享。將環境處罰信息、企業排汙許可證信息、綠色項目可研報告、信用數據等信息整合在統一的公開數據信息共享平台。對已經集成共享的數據進行標準化、規範化的數據管理,並對數據來源進行統一標註,以解決更新不及時等問題,並實現數據的可溯源。

  建立碳排放數據共享平台。建議相關部門運用區塊鏈、雲技術等建立碳排放數據共享平台,建立高效的碳排放核算和信息披露機製,包括但不限於全國碳市場的行業碳排放數據和企業碳排放數據。探索開展碳排放數據集成和個人/企業碳足跡核算。

  2.對金融機構的建議。

  製定綠色金融科技發展規劃,加大對綠色金融科技的資源投入。製定金融科技推動綠色金融發展戰略、重點任務以及保障措施,建立相應的體製機製、人才隊伍、技術儲備。

  借助金融科技建立ESG數據庫和評價能力。建議金融機構運用金融科技,規範內部數據信息標準,整合如地方大數據局、金融綜合服務平台、全國碳市場交易所等多方外部數據資源,提高綠色識別及環境風險管理能力,以碳中和為目標加強風險管理、綠色運營和信息披露。運用大數據和AI等技術進行綠色資產、棕色資產的識別與分類。運用大數據和雲計算進行綠色資產、棕色資產的統計、分析與披露,全面衡量信貸資產的轉型風險。運用大數據、雲計算和AI等技術進行企業和項目的ESG評價與業務全流程納入,實現非財務信息的信用風險應用及管理。運用區塊鏈等技術進行投融資活動碳排放計算與披露。對金融機構自身碳排放和碳足跡進行核算,自動生成環境信息披露報告。

  利用金融科技創新綠色ESG主題產品。建議金融機構將綠色ESG策略納入金融產品創新流程,完善綠色金融產品體系。探索運用區塊鏈技術建立綠色債券、綠色資產支持證券(ABS)底層資產池,提高信息披露的透明度和標準化水平,降低成本,推動綠色債券和綠色ABS和綠色房地產信託投資基金(REITS)產品發行。

  3.對金融科技企業的建議。

  重點研發區塊鏈技術支持綠色供應鏈產品和服務創新。利用區塊鏈的信息可靠、可追溯等特點,增強企業綠色供應鏈融資信息透明度,為金融機構開發綠色供應鏈相關產品提供技術和數據產品服務。例如,運用區塊鏈技術為監管提供綠色資產貼標、溯源,便利金融監管機構的標準推廣、審計、反洗綠等技術應用場景。

  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為金融機構研發ESG風險識別與定價的綠色金融科技產品和服務。例如,針對銀行利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生成授信主體的ESG信用畫像,並將其全面納入信貸管理流程。在個人綠色消費信貸領域,運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形成綠色消費行為畫像,探索個人綠色信用評價創新應用。

  重點研發金融機構碳排放核算產品和服務。例如,針對金融機構碳排放核算中的難點,運用人工智能對授信企業進行碳核算和碳足跡追蹤,自動生成環境信息披露報告。

  (1)人才培養。

  培養擁有金融科技與綠色金融綜合技能的專業型人才。建議將綠色金融科技納入高等教育人才培養體系中,培養高精尖跨領域的復合型專業型人才。面向社會積極開展綠色金融科技的職業技能教育,開展綠色金融科技和ESG培訓,向市場輸送業務能力紮實的技術型人才。

  (2)國際合作。

  積極引進國際先進綠色金融科技。積極引進推廣國際先進的綠色金融科技,解決在綠色資產識別、轉型風險量化、數據溯源等方面的關鍵問題。

  積極推動綠色金融科技國際資本合作。積極引進國際投資人,促進綠色金融科技領域的國際合作,推動我國乃至全球綠色金融科技產業快速健康發展。

  (戴青麗系保爾森基金會副主席兼總裁,馬駿系北京綠色金融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院長、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主任,孫蕊系保爾森基金會高級顧問兼保爾森基金會綠色金融中心執行主任,劉嘉龍系北京綠色金融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ESG投資研究中心主任)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