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金融報:製度型開放是自貿試驗區最大時代特徵
2021年06月21日04:11

  原標題:製度型開放是自貿試驗區最大時代特徵

  來源:國際金融報

圖蟲創意圖
圖蟲創意圖

  2020年11月1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浦東開發開放30週年慶祝大會上再次提出:“深入推進高水平製度型開放,增創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對“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製”進行了重要部署,強調“健全外商投資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製度,推動規則、規製、管理、標準等製度型開放”。製度型開放的範疇體現了開放內容和開放實踐的新境界和新高度,標誌著我國對外開放由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向規則等製度型開放轉變。製度型開放是自貿試驗區的最大時代特徵。

  製度型開放是必然選擇

  目前,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對外開放也向更高水平、更高層次邁進。推進製度型開放,主動對標和對接國際先進的市場規則體系,形成與國際貿易和投資通行規則相銜接、規範透明的基本製度體系和監管模式,是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的重要支撐,也是自貿試驗區進一步對外開放的必然選擇。

  第一,自貿試驗區製度型開放程度決定了其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的範圍與水平。隨著我國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水平的持續提升,商品以及部分要素已基本實現自由流動。然而,自貿試驗區的部分交易製度、規則仍與國際通行規則存在較大的差異,製約了其對外開放的進一步深化,亟待由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向製度型開放延伸。推動自貿試驗區製度型開放,融入世界各國普遍接受的貿易與投資規則體系,才能進一步擴大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的範圍並提升開放水平。

  第二,自貿試驗區製度型開放是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必然要求。自貿試驗區通過深化供給側改革、推進科技創新和製度創新“雙輪驅動”、增強發展協同性等方面促進國內大循環,並作為全面開放新引擎,以管理模式改革、營商環境優化等推動國際循環,是鏈接雙循環的重點節點,也是構建發展新格局的重要載體。通過自貿試驗區的製度型開放,系統性構建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製,鞏固並強化已有的對外開放新成果,構築製度層面新的競爭優勢、形成新的製度開放紅利,對進一步加快形成新發展格局具有重要意義。

  第三,自貿試驗區製度型開放是順應國際經濟形勢變化的客觀要求。當前國際政治經濟正經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個別發達國家高舉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大旗,蓄意破壞WTO等多邊貿易規則,導致商品和要素流動不暢,嚴重威脅世界經濟的穩定和發展。推動自貿試驗區規則、規製、管理、標準等製度型開放,並將製度型開放的成果由邊境措施向邊境內措施延伸,化被動為主動、緩和緊張的外部壓力,同時也能夠以中國自身改革示範推動全球經濟規則的完善。

  需久久為功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加快實施自由貿易區戰略,不斷探索更高層次的對外開放。“十三五”期間,我國自貿試驗區佈局進一步優化,曆經五次擴容,基本形成了21個覆蓋東西南北中的境內自貿試驗區網絡。自貿試驗區自建設開始就強調對標國際先進規則,以製度創新為核心,具有製度型開放的時代特徵。“十三五”時期自貿試驗區探索形成173項製度創新成果向全國複製推廣,“製度良種”累計達到了260項,為全國製度型開放作出了重大貢獻,進一步提升了各地的開放水平、行政效率、發展動能和經濟活力。最近一輪擴容過程中,自貿試驗區製度創新功能再升級,在已有自貿區成功經驗的基礎上,圍繞貿易、金融、監管等方面提出了各具特色的改革試點任務,進一步突出製度型開放,增強自貿試驗區對我國製度型開放的引領作用。

  然而,從運作實踐來看,自貿試驗區製度型開放仍存在一些短板。第一,自貿試驗區改革創新主要圍繞貨物貿易展開,相關製度創新仍以程序性創新和便利化創新為主,與國際高水平規則、規製、標準的銜接力度仍遠遠不夠。第二,外彙管製尚未有實質性的開放措施,自貿試驗區內金融交易主協議、終止淨額結算等製度仍與國際規則存在較大差異,跨境資本流動方面也還未有突破性進展。第三,自貿試驗區自主改革創新權限不高,相關製度經驗的複製推廣仍缺乏有利的政策實施環境,存在配套措施無法銜接、協調機製不完善等問題,製度型開放亟待更高的改革權限作為保障。第四,自貿試驗區與已有管理區劃協調性不夠,自身也缺乏有效的激勵機製與考核機製,在一定程度上製約了自貿試驗區管委會的協調能力與統籌能力,不利於製度型開放的推進。

  要系統思考、統籌規劃

  第一,加強國家層面製度型開放的系統性頂層設計。自貿試驗區製度型開放離不開國家層面的頂層設計支持。目前,自貿試驗區的製度創新主要採用“自下而上”的思路,且主要針對貨物貿易領域。各自貿試驗區差異化程度不高,製度創新存在重疊、力量分散,在金融開放等關鍵領域的製度創新仍相對不足,亟需國家層面統一、協調的系統性頂層設計。從國家層面成立製度性開放設計改革小組,研究並構建製度型開放的思路框架,以更大的改革決心支持各自貿試驗區結合自身的戰略定位和資源特點,圍繞特色產業領域開放發展來進行製度創新。

  第二,圍繞國際通行規則,加快完善我國經濟法律法規體系。加快研究自貿試驗區內現行規則、國內相關法律法規與國際通行做法存在的不一致之處,特別是金融等服務業領域法律法規可能存在的不相符甚至矛盾的部分。在此基礎上要加快清理和修訂現有行業指引、行政法規中與國際慣例不一致的規定,為自貿試驗區製度型開放創造良好的環境土壤;針對破產法、外商投資法、外彙管製相關法律等國內法中阻礙進一步對外開放的內容,可先通過製定法律修正草案的方式,允許自貿試驗區試行國際規則,並擇機在全國範圍內推廣,取得預期成效後可進一步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進行最終審議,將修正案草案上升至法律層面。

  第三,自貿試驗區與“一帶一路”建設互促發展,積極主動參與國際規則製定與完善。“一帶一路”共商共建共享的治理原則是對現有國際經貿規則的補充與創新。應堅持自貿試驗區製度開放與“一帶一路”建設互促發展:一方面,依託“一帶一路”,積極參與國際規則的製定與完善,在維護多邊貿易體製核心價值、保障發展中成員發展利益、遵循協商一致決策機製的基礎上,推動形成更加透明、包容、平衡的現代化多邊規則體系;另一方面,在自貿試驗區積極主動擁抱並率先試行“一帶一路”製度創新成果,反過來推動“一帶一路”建設的發展。

  第四,處理好自貿試驗區製度型開放與風險的關係,守住風險底線。在進一步推進自貿試驗區製度型開放的同時,應守住風險底線,確保不引發大的系統性風險。一方面,系統研究自貿試驗區各項製度型開放措施可能帶來的風險,構建相應模型“試風險”、“測壓力”,在守住風險底線的同時不斷加大製度型開放的測試力度;另一方面,加強風險防控體系建設,積極探索建立更加有效的國家經濟安全審查製度,加強對大規模短期資本跨境流動的監測和管理,強化部門間協同聯動監管和風險防控能力,織好織牢高水平開放“安全網”。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