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爾森基金會孫蕊:國際資本對中國綠色金融科技的關注度不斷提高
2021年06月21日21:46

原標題:保爾森基金會孫蕊:國際資本對中國綠色金融科技的關注度不斷提高

6月18日,保爾森基金會綠色金融中心與北京綠色金融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共同發佈了《金融科技推動中國綠色金融發展:案例與展望(2021年)》報告。報告指出,中國“雙碳目標”的提出,蘊含著巨大的經濟增長潛力和技術創新活力,為綠色金融和金融科技的快速發展帶來歷史性機遇。

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主任、北京綠金院院長馬駿在發佈會上表示,在中國提出“雙碳目標”之後,各方面對綠色金融的關注度將進一步提高,在未來30年中,預計“碳中和”目標將帶來數百萬億的綠色投資需求,為綠色金融提供更大的發展空間。

2016年9月,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等七部委聯合印發了《關於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隨著《指導意見》的出台,中國初步建成了比較完整的綠色金融產品體系。此後,中國綠色金融產品和服務呈現出穩健發展態勢。

中國人民銀行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我國本外幣綠色貸款餘額13.03萬億元,同比增長24.6%,高於各項貸款增速12.3個百分點,其中投向具有直接和間接碳減排效益項目的貸款分別為6.47萬億元和2.29萬億元,合計占綠色貸款的67.3%。

今年一季度,我國綠色貸款保持較快增長,分用途看,基礎設施綠色升級產業和清潔能源產業貸款餘額分別為6.29萬億元和3.4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25%和17.2%。分行業看,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綠色貸款餘額3.85萬億元,同比增長15%;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綠色貸款餘額3.73萬億元,同比增長19.7%。

面對巨大的綠色融資需求,馬駿強調,中國綠色金融亟需進一步完善標準、披露體製、激勵機製、產品以及方法和工具,其中,重要內容之一就是如何發展金融科技。

“過去,綠色金融業務主要集中在支援大型綠色基建,比如光伏、風能、地鐵、輕軌、污水處理、固廢處理等,這些都是屬於比較容易識別的綠色項目。但未來,越來越多的綠色金融業務需要支援綠色小微、綠色農業、綠色消費、綠色建築,要在計量幾乎所有經濟活動的碳排放碳足跡的基礎上開展。對這些主體、項目和產品進行綠色識別的難度很大。這就需要大數據、物聯網、AI、區塊鏈等金融科技手段來為綠色金融賦能。”

北京綠金院ESG投資研究中心主任劉嘉龍認為:“在30·60目標實現過程中,規避信貸資產的轉型風險、實現綠色轉型成為金融機構的迫切需求。借助金融科技的力量可以有效增強銀行的綠色識別及環境風險管理能力,實現業務管理降本增效,並通過綠色金融數據和ESG信息不斷豐富產品體系。建議金融機構結合實際情況,找到適合自身發展的綠色轉型模式。”

保爾森基金會高級顧問兼綠色金融中心執行主任孫蕊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根據從北京綠金院的工作調研,目前,在綠色金融領域的金融科技公司共有59家,其中,41家是以綠色金融為主業的金融科技公司,剩下18家是金融機構和金融投資集團下屬的科技服務公司。

她指出,在這41家以服務於綠色金融為主業的金融科技公司中,有近四分之一是外商獨資或者是合資。“這個數據表明,國際資本對中國綠色金融科技的關注度在不斷提高。”

湖州:給中小微企業建ESG碼

馬俊強調,要加快綠色金融的發展,就需要更加精準的識別工具和方法。“如果無法有效識別的話,就會導致‘洗綠’的風險。一旦出現‘洗綠’,綠色金融市場可能會失去信譽,也會導致劣幣驅逐良幣的問題。”

所謂“洗綠”,即一些投資者或者企業拿著比較便宜的綠色資金,從事非綠色項目,導致市場的聲譽受損。

目前,中國的部分綠色金融試驗區已經對金融科技和綠色金融的場景融合進行了探索。在湖州,當地政府運用互聯網、大數據等技術搭建了綠色金融綜合服務平台,減少環境氣候相關信息不對稱,幫助綠色企業、項目與金融機構快速對接。

湖州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辦公室副主任黃丁偉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通過給每個中小微企業建立一個ESG碼,企業主的綠色表現將能夠被顯現化,從而有效杜絕“洗綠”的行為。“我們還正在建金融碳數據中心或者碳核算的平台,把企業重點項目及碳排放的核算信息做一個整理共享,以減少信息不對稱。”

此外,黃丁偉指出,金融科技在環境信息披露方面也能發揮重要作用。“在綠色建築方面,我們現在有一個試運行平台,叫‘綠建通’。它的核心功能就是對整個綠色建築流程從設計到交付進行綠色打分。在整個過程中,我們都能夠對項目信息進行跟蹤,比如有沒有嚴格按照施工圖在施工,有沒有按照綠色建築的材料標準進行安裝,以及上新的裝飾工藝有沒有遵守相關程式。”

報告顯示,自2018年底湖州市綠色金融綜合服務平台上線以來,截至2020年底,已累計註冊中小微企業近3萬餘家,是2019年的兩倍;幫助2萬餘家綠色小微企業獲得銀行授信超2000億元,2020年同比增加了25%;為近90個項目和投資機構對接融資86.44億元,2020年同比增加了30%。2020年,該平台還新增了信用擔保和司法保障功能,並對企業ESG評級進行功能升級,並在國內其他地區成功複製推廣。

報告稱,金融科技在中國綠色金融領域的運用廣度和深度不斷擴大,已經覆蓋到綠色金融監管、綠色企業認定、金融機構綠色金融業務管理和運營、環境氣候風險分析、綠色金融產品和服務創新等細分領域,並開始在中國更多地區複製推廣。

金融科技如何防止“洗綠”?

嘉實基金管理有限公司ESG研究總監韓曉燕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從資產管理機構的角度來看,現在,ESG概念、綠色低碳概念在市場上非常火爆,相關主題產品層出不窮。但同時,也確實有投資者這些產品到底夠不夠綠提出一些疑問。

韓曉燕向本報記者指出,金融科技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在防止“洗綠”中發揮作用:一是在碳排放的計算和核算更好的發揮作用,這是一個先決條件。二是在投資產品和組合層面進行公開披露,特別是定量的環境績效披露。三是引入三方服務機構或者鑒定機構,對某些基金產品或者相關主題的資管產品進行見證和審計。四是出具是否符合ESG評估的標籤和報告,在這方面,目前國內還沒有非常形成成熟的體系。

在這個過程中,韓曉燕認為,可以積極借鑒海外的做法。例如,在歐洲的很多市場上,都有針對基金產品的ESG認證和鑒定服務,這些鑒定機構是非政府的或者非常獨立的三方機構,能夠確保客觀性和獨立性。“它們可以根據整個產品的投資理念、投資範圍、投資策略、選股標準、持倉結果來判斷基金產品是否真正的踐行了ESG或者綠色標準。”

韓曉燕補充道,在金融產品方面做ESG見證,其實不只是要定性的看產品材料中描述的投資理念、範圍,還有選股的標準,這個部分其實是非常容易做到的,更需要重視的應該是定量指標的披露,例如組合層面的碳足跡,組合層面對綠色營收佔比跟基準的對比情況,還有在時間上的需要序列表現,這些量化的指標能更加客觀和精確地展示這個組合的最終績效。

此外,韓曉燕指出,還應關注公司層面ESG投資製度和體系的建設情況,例如人員的匹配,投資流程中納入ESG的體系化程度,包括有沒有信息系統和金融科技的支援。在各方面定量和定性評估之中,金融科技都有廣闊的應用前景,因為面對市場上大量湧現的新產品,一定會涉及海量的數據抓取和處理,人工是無法實現大範圍覆蓋,也沒有辦法做到客觀和標準化。

綠色金融科技將成為下一個風口?

金融科技、綠色金融正日益成為國際金融發展和治理過程中的焦點。隨著各種新興技術的成熟和相關政策的落實,綠色金融科技能否成為下一個風口?中國能否在這一領域大展拳腳?

孫蕊向21記者強調,在發展綠色金融科技方面,中國面臨的機遇和挑戰是並存的。

“從政策支援角度來看,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的領導在不同場合分別提出要推進科技與金融業務的深度融合,促進金融業的高質量發展。2020年12月,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新加坡金融科技節上表示,中國人民銀行將積極探索利用金融科技發展綠色金融。”孫蕊說,“未來,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金融科技手段,在綠色金融中的運用前景非常巨大。”

但另一方面,孫蕊指出,目前在市場上尚缺少金融科技支援綠色金融領域具體政策指引,缺少金融科技創新的監管沙盒,同時,支援用於綠色金融的數據溯源性比較弱,質量不高。

從市場機遇的角度來看,孫蕊表示,中國擁有全球發展最快、體量最大的綠色金融市場,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提出,更是為綠色金融和金融科技的發展帶來了歷史性的機遇。金融科技與綠色金融的良性結合,需要不斷探索在多元化創新場景下的成功應用。在規模化、市場化的實踐基礎上,才能夠充分體現金融科技推動綠色金融在增效、創新及複製推廣方面的作用。

目前為止,孫蕊指出,綠色金融科技正在逐步延伸到ESG投資、碳交易、綠色建築、綠色消費、綠色農業、綠色REITs,包括生態產品的價值實現等多個創新業務領域和應用場景,未來還會在更多的場景當中發揮作用。

(作者:鄭青亭 編輯:李瑩亮)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