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多地接連遭遇大旱 新型“大流行”對世界影響幾何?
2021年06月22日21:54

原標題:全球多地接連遭遇大旱 新型“大流行”對世界影響幾何?

在氣候變化成為全球焦點之際,和碳中和一起火遍全球的還有旱災,美國、巴西、中國台灣地區已經紛紛中招,近期美國大旱更是屢次登上新聞頭條。

美國乾旱監測中心的數據顯示,全美目前約有40%的地區正在經曆乾旱。而在美國西部,約有88%的地區處於乾旱之中,加利福尼亞州、亞利桑那州、猶他州和內華達州的旱情比其他西部州更為嚴重,部分地區甚至達到了“異常幹旱”的程度。

加州等地遭受重創

農業最發達的加利福尼亞州乾旱情況也最嚴重。美國有三分之一的蔬菜和三分之二的水果及堅果在加州生產,加州同時也是國際市場上的重要農產品供應源,如果當地幹旱問題持續惡化,那麼可能使得疫情下本就脆弱的農產品供應鏈進一步雪上加霜。

據統計,加州有史以來最大的五場野火中,就有四場發生在2020年,但美國政府官員與多名專家已陸續表示,今年的狀況很可能比去年更糟。

此外,乾旱還導致科羅拉多河上全美最大的兩個水庫鮑威爾湖水庫和米德湖水庫長期處於低水位狀態。數據顯示,這兩座水庫目前僅有約三分之一的蓄水量。坐落在米德湖水庫上的胡佛大壩,其目前水位比最高水位低了45.72米,達到歷史最低水平。

作為區域內極為重要的水利設施,胡佛大壩為亞利桑那州、加州和內華達州超100萬居民提供電力服務。數據顯示,低水位使得大壩的發電機組發電量減少了25%。科羅拉多河負責人表示,雖然大壩將繼續運作,但預計當地用電將首次出現短缺。

加州水資源局運營著八個主要的水力發電設施,目前預計這些設施今年的發電量僅為其10年平均發電量的30%左右。而水力發電在加州佔比不小,根據加州公佈的數據,2019年水力發電占加州發電量的16%左右。

與此同時,根據美國國家海洋與大氣管理局本月發佈的最新數據,對猶他州、懷俄明州、科羅拉多州、新墨西哥州和亞利桑那州的徑流預測顯示,這是有記錄以來這五個州最乾旱的時刻。

美國為何出現超級大旱?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古氣候學家約翰遜(Kathleen Johnson)表示,當前的乾旱有可能是至少1200年來人們所見過的最嚴重的乾旱,其原因與人類活動引起的氣候變化直接相關。

美國大旱與多重因素息息相關。首先,全球年平均氣溫持續上升,持續的高溫蒸發了更多的水分,令美國愈發地陷入乾旱困境,其次,人為因素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在過去幾年內,美國的乾旱情況時有發生,例如加州地區,在地表水源不足時,當地農民卻大量且過度抽取地下水,來維持農作物的生產,長期就出現了水質退化和流量枯竭的情況,不僅對自然資源造成了破壞,也使得乾旱條件下的缺水問題越發嚴重。

此外,美國整個西海岸和西南地區地表水(河流、湖泊)的可用性主要取決於前一年冬季的降雪、降雨量。去年美國度過了一個較為乾燥的冬天,以至於今年春天河川和溪流的積雪量下降,許多大型水庫蓄水量降至新低。其中,加利福尼亞州的情況尤為嚴峻。

美國內政部高級顧問Elizabeth Klein上週在國會聽證會上表示:“我們從未經曆過現在這種規模和強度的乾旱,加州目前正在經曆1977年以來最乾旱的一年”。

新型“大流行”對世界影響幾何?

愈演愈烈的乾旱問題已經成為不可忽視的風險。聯合國已經警告稱,乾旱和水資源短缺的影響力與新冠肺炎大流行相當,隨著全球氣溫升高,風險正迅速增加。聯合國負責減少災害風險的特別代表水鳥真美6月17日在發佈乾旱報告的一場新聞發佈會上稱:“乾旱將成為下一個大流行,而且沒有疫苗可以治癒。”

根據聯合國本月最新發佈的報告,1998年至2017年間,乾旱已經造成至少124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並影響了超過15億人,而且即使是這些數字也“很可能被嚴重低估”。水鳥真美對此警告稱,除非世界採取行動,否則受影響者人數將“急劇增長”。在高排放情景下,聯合國預計本世紀約有130個國家可能會面臨更大幹旱風險。

幾乎沒有國家可以免受乾旱影響,水鳥真美表示,乾旱就像新冠病毒一樣,往往會持續很長時間,具有廣泛的地理影響並造成連鎖破壞,即使是未遭遇乾旱的國家也無法倖免於難,可以通過糧食安全風險和價格上漲間接影響實際上沒有經曆乾旱的國家。

農業生產無疑是旱災的最大受害者。截至今年5月,全球糧價已經同比上漲超40%,美國、巴西等重要糧食生產國面臨百年甚至千年難遇的乾旱天氣,讓全球糧價雪上加霜,可能進一步推升CPI。乾旱持續也讓畜牧業變得無利可圖,以美國西部為例,當地農業和畜牧業約90%依賴地下水和地表水。

歐盟未來近半數農產品進口也將受到氣候變化影響。英國《自然·通訊》雜誌近日發表的一項環境學研究指出,歐盟未來超過44%的農產品進口,包括咖啡、可可和大豆,到2050年將嚴重受到氣候變化導致的乾旱侵害。

鯨平台智庫專家、新方德科技投資總監張竹然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今年以來,旱災其實早就在各國出現,尤其是西半球,美國、巴西等國均深受其害。從去年5月開始,‘聰明的資金’早已開始佈局糧食,包括大豆、玉米等農作物在內的糧食飛漲,中國、美國都出現了糧價大規模飆升。作為動物蛋白,豬肉的價格也曾出現一輪飛漲。”

張竹然同時還提醒,“從目前來看,旱災的對糧食價格的影響不宜過分誇大,近期豬肉價格開始暴跌,預計大豆、玉米的高價中長期看難以維持。旱災的影響已經提前顯現在價格里,短期糧價的高企並不代表中長期仍然會繼續維持高位。”

值得注意的,乾旱甚至讓一些意想不到的行業也遭受打擊,加劇了芯片荒問題。中國台灣地區正面臨前所未有的乾旱之年,但半導體工廠卻需要大量的水來保證芯片生產過程,這讓全球工業,特別是汽車業繃緊神經。

作為世界最大芯片代工廠,台積電每天需要用掉156000噸水。面對目前的乾旱缺水問題,台積電啟動了廢水處理廠建設計劃,在等候工廠完工的同時則在使用水車來暫時補給。

展望未來,全球仍將面臨巨大挑戰。聯合國預計非洲大部分地區、中美洲和南美洲、中亞、澳州南部、歐洲南部、墨西哥和美國的乾旱將更加頻繁和嚴重。

今年的酷暑尚未結束,隨著溫度計上的數字不斷升高,全球各地還將迎來更大的挑戰。

(作者:吳斌 編輯:李瑩亮)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