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依然每天有人在《晴天》評論區留言
2021年06月22日07:35

原標題:2021年,依然每天有人在《晴天》評論區留言

文丨(苦笑)

如果上面的兩行字母能讓你腦補出一段旋律,那你大概率是80、90生人。

就像你不懂閩南語的老爸老媽也能字正腔圓地唱出“酒干倘賣無”一樣,《晴天》這首歌早已經刻進了大多數80、90後的DNA里。

當年24歲的M-zone人周杰倫大概不會想到,《晴天》的命運就像他唱的那樣,“故事的小黃花從出生那年就飄著”,飄過激光唱片和“.mp3”,一直飄到了2021年。

在《晴天》評論區,解鎖“網抑雲”模式。

隨著行業版權管理的規範化,網易雲音樂不再擁有周杰倫專輯的版權。

200萬“網抑雲”的周杰倫歌迷,搖身一變成為了奢華的綠鑽貴族。那一刻,鵝廠終於回想起在華語樂壇被豬廠支配的恐懼。

幾乎每個小時,都會有人在《晴天》的評論區用青春傷痛文學的寫作手法,記錄下自己那些年遇到的男孩女孩。

內容包括但不限於舔狗日記、初戀往事、痛哭被綠、海王悔悟、婚禮祝福、懦夫式表白,以及極少數的修成正果。

我願稱他們為——《晴天》打卡人。大多數打卡人屬於樸實無華的極簡主義者,喜歡用幾個字、一句簡單的話或是直接照搬歌詞,來發泄自己的情緒。

在這些極簡主義者中,又有一小撮寫實大師,善於運用通感的手法,喻情於景,把歌曲的意境和自己的矯情揉為一體,完成質的昇華。

▲這波在第五層
▲這波在大氣層

最狠的是學霸級別的上學威龍,通過他們的留言我窺視到了對歌詞的方文山級理解。

以及對《晴天》評論區現狀原由的高度概括。
而在另一塊不屬於極簡主義者的留言高地上,有一群善於用大量文字作畫的浪漫主義青年,試圖在評論區還原出記憶中的場景。

又或者把周杰倫其他歌的歌名寫進故事里,在虛擬卻又相對穩定的大數據洪流中,構建出一個"互聯網+"式的童話結局。

在青春傷痛文學這個大類下,大多數留言講的都是沒有Happy Ending 的校園戀愛,但也有老哥硬是給《晴天》疊上了《兄弟抱一下》的滄桑BUFF。
▲留言和回覆都是出自“心情很澎湃”之手

在我寫這行字的時候,《晴天》的評論區一共有123332條留言,最後兩條留言出現的時間不過2分鐘。

我印象中上一次見到“自爆”如此頻繁的BBS,還是當年的百度李毅吧。在這十多萬悲傷的故事里,最慘的恐怕就是下面這位老姐了。

在這個全員黯然銷魂的QQ音樂“網抑雲”分雲裡,你可以罵前任、罵平台,甚至是罵周杰倫,但絕對不能質疑《晴天》的神聖性。

畢竟對於評論區里的大多數打卡人來說,《晴天》是他們下載QQ音樂以及氪金成為綠鑽的唯一理由。

而這首歌也在他們的人生旅途中,源源不斷地提供著一種唯心力加持。比如,減肥時的恒心,送外賣時的戰歌,參軍前的決絕,以及戰疫時的動力。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是《晴天》?

流水的熱歌,鐵打的《晴天》。

首先,肯定是因為周杰倫。

就這麼說吧,假如把周杰倫放進《權力的遊戲》里,在自我介紹這個環節,那位“鐵王座的合法繼承人”也要倒吸一口冷氣。

如果用一句話概括QQ音樂的每週熱歌榜,那就是:一代版本一代神,每天都有周杰倫。

周杰倫的《晴天》常年在排行榜前十的中遊附近徘徊,大概是發揮穩如老狗,以至於大量學子在評論區里向周杰倫祈福,以求一個滿意的成績。

▲也算位列仙班了

其次,這首歌確實好聽,不但好聽還特喵的好唱。

一首歌流傳的時間和空間範圍,和它的翻唱難度成反比。同樣是周杰倫的早期歌曲,去KTV里點《晴天》的人,肯定要比點《雙截棍》的人多,愛不愛情的先往後稍稍,主要是好唱,你不一定能把這首歌唱好,但肯定差不到哪裡去。

而這首歌,也為樂器培訓相關產業創造了一波持續穩定的紅利。站在部分吉他老師的角度,教人彈《晴天》就是一種跨時代的財富密碼。

作為2003年收錄於專輯《葉惠美》里的非主打歌曲,《晴天》沒有像主打歌《以父之名》那樣糅合了歌劇、rap、哥特等不同的風格。

相比之下,《晴天》更像是周杰倫在專輯里夾帶的私貨,唱的是自己的校園往事和內心獨白。

沒有熱血沸騰的高光時刻,也沒有言情小說里的浪漫橋段,只有自我感動的海市蜃樓和若即若離的隔空相望,這恰恰是大多數普通人的青春。

周杰倫是一個普通家庭長大的孩子,而每個普通家庭長大的孩子,或多或少都有一個類似於“雨過天晴”的幻想,和一段如細雨般朦朧的經曆。

這種跨越時間和空間的相似性,註定了《晴天》這首歌能和大多數青春年華產生共鳴,並招徠龐大且源源不斷增加的受眾群體。

最後,雖然不對但不得不承認,曾經猖獗的盜版音樂產業鏈對《晴天》這首歌的推廣起到了難以言喻的作用。

十多年前,只要花上個10塊錢左右,就能隨便在路邊的音像製品店裡買到一張盜錄的周杰倫精品大碟。甚至還有商家濫竽充數,把不知名網絡歌手或者其他當紅歌手的單曲和周杰倫的歌混著賣。

▲現實版“尋找周杰倫”比如最知名的一首,作詞作曲均為周杰倫的《咖啡店》,實際上是陶喆1999年創作的《天天》。
▲"原創"MV

當年,收錄了《晴天》的專輯《葉惠美》銷量也不過300萬張,但路過大街小巷的商舖都能聽到周杰倫那句“為你翹課的那一天”。

隨著數字音樂的興起和MP3以及手機播放器的技術革新,存在過一種專門提供付費下載盜版MP3服務的“手藝人”,5塊錢3首,童叟無欺。

其實也沒什麼技術門檻,只要登陸下面這個網站,就能在那個互聯網剛剛興起的時代,進入世界流行音樂的殿堂。

▲現在已經搜不到東西了

U1S1,就算是80後的老Jay迷,也有那麼相當一部分人,是通過幾塊錢的盜版磁帶,在侵權狀態下入了周杰倫的坑。

而《晴天》也隨著盜版音樂的病毒式裂變傳播,順勢刻進了當年那群GGMM的回憶里。

眾所周知,人越是長大就越喜歡沉浸在過去的回憶里。

“想當年……”“我以前……”“那時候……”一般這樣的開頭會引出兩種情況:第一種,我確實很懷唸過去的日子;第二種,我要開始裝X了。

懷念是無可厚非的,但裝X就不對了。於是,無法科學區分這兩種情況的古人發明了一句沿用至今的俗語:“好漢不提當年勇”。

但懷念,確實又是成年人進行自我療愈時,一種最廉價的方式。

小時候考慮是上清華還是上北大,現在只想考慮跳槽以後月薪能不能漲個2、3K。懷唸過去並不是懷念記憶本身,而是懷念從前的某種狀態。

就比如,開始關注衛生紙減價的時候,肯定會懷念童年衣來伸手、飯來張口,蹲下一哭就能騙個玩具的日子。

又或者,在遇到愛情的時候,首先想到的是房子、車子和小孩上學的票子,學生時代那種純粹的喜歡就顯得彌足珍貴。

隨著年歲的增長,生命中關於未來的可能性不斷在奔騰的時間里做著減法。

能夠獲得價值感的目標變得越來越具體和現實,小到公司里的職級,大到行業內的成就。指引人生方向的,不再是年輕氣盛時的浪漫主義,而是能夠得到社會和他人認可的生命意義感。

研究表明,積極情緒對生命意義感的影響效果拔群。

▲北京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第55卷 第5期 2019年9月

舉個例子,當你收到一筆還不錯的年終獎的時候,你會覺得工作是有意義的,前途是光明的。

但如果這個時候,你發現你還覺得不錯的年終獎其實是全公司最低的一個檔次,那你就很容易感到失落,然後陷入到被大腦優化過的美好回憶中去。

那些被大腦剪輯過的回憶,就像你本人出演的治癒電影,在懷念的過程中可以有效喚起你的積極情緒,借此逃避現實的壓力。

所以你便又有了勇氣,去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

而失敗和不如意恰恰又是普通人的常態,於是被寫進回憶里的《晴天》就成了打卡人們的一種精神寄託。

但回憶終究只是回憶,說到底還是自己白嫖自己。已經過了那個想要成為奧特曼的年紀,自命不凡的靈魂終究是要回到泯然眾人的血肉之軀。

就像周杰倫唱的那樣,故事的最後還是說了拜拜。

回憶過去事件的認知評價對生命意義感的影響——情緒的中介作用 北京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 龐焯月 莊淑捷 王羽茜 甘怡群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