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內部分歧加大,誰鷹誰鴿?這是官員們最新表態彙總
2021年06月23日02:15

  來源:華爾街見聞

美聯儲“三把手”威廉姆斯稱數據將決定何時開啟taper,而且加息還在遙遠未來,這與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觀點一致。而明年票委梅斯特直言,FOMC資產購買構成潛在金融風險,9月會看到與調整政策必備條件有關的更多信息。

  6月22日週二,市場都在盯著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國會聽證期間就新冠疫情和經濟前景發表講話,而在他作出重要發言之前,還有三位美聯儲高官表達了對當前貨幣政策和經濟狀況的看法。

  其中,美聯儲“三把手”、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再次堅持“通脹是暫時的、縮減購債將依據數據而定、加息還在遙遠未來”的鴿派觀點。明年擁有FOMC投票權的克利夫蘭聯儲主席梅斯特則呈現鷹派立場,批評量寬買債等非常規貨幣政策構成潛在的金融風險。

  由於6月FOMC會後發言的多位美聯儲官員鴿鷹立場並不一致,全球最有威力的“央媽”之一內部分歧越來越大。可以想見,在美聯儲正式作出減碼QE或其他收緊貨幣政策的決定之前,決策者們的公開發言重要性將加大,市場希望從中尋找政策調整的信號。

  “鴿派”威廉姆斯:加息還在遙遠未來,數據將決定taper何時開啟

  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稱,經濟數據將決定縮減購債(taper)的開啟時間,而且何時開始taper並非取決於單一數據,“而是圍繞充分就業和物價穩定目標的全套數據”。

  他承認,美聯儲已經開始辯論縮減其債券購買計劃,但關於加息的討論“還在遙遠未來”,美聯儲當前的關注點在taper事宜,而且他預計減碼QE也不會很快到來:

“自去年12月以來,我們確實取得了進展,我仍然不認為它接近我們提出的實質性的進一步進展’。” (華爾街見聞註:FOMC決策聲明承諾將持續買債直到經濟有顯著的進一步進展。)

  威廉姆斯稱,“我確實認為我們在過去幾個月中看到的價格大幅上漲主要是暫時的”,今年通脹率將達到3%左右,明年核心和名義通脹都將回落至約2%,與他昨日觀點一致。美聯儲需要非常小心地觀察這些數據,看看多大程度受臨時因素影響,還是會在未來幾年蔓延至底層通脹。

  在6月FOMC發佈的點陣圖中,18位與會官員有7人預計最早明年開始加息是合適的,威廉姆斯顯然對太早加息持有反對意見,他今日表示:

“我認為FOMC對聯邦基金利率的前瞻指引非常強大,該指引承諾將維持利率在近零水平,直到經濟恢復至最大就業水平,而且通脹率已上升至2%,並有望在一段時間內適度超過該水平。

當我們達到經濟滿足上述FOMC 聲明中規定的條件時,美聯儲就會開始討論聯邦基金利率的未來合適水平,但這離今天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鷹派”梅斯特:QE買債構成潛在金融風險,通脹風險偏上行

  與美聯儲“三號人物”的鴿派立場不同,2022年擁有FOMC投票權的克利夫蘭聯儲主席梅斯特直指“FOMC的資產購買構成潛在的金融風險,非常規貨幣政策可能造成脆弱性。”

  她表示,美聯儲的新貨幣政策框架需要更明確地考慮到長期超低利率、持續的資產購買以及保持借貸條件寬鬆的承諾給金融穩定帶來風險,因此這一框架應更加明確地考慮到金融穩定:

“央行的資產購買可能會鼓勵投資者對風險降低敏感度,從而造成脆弱性,或者可能幹擾市場運作,從而影響貨幣政策的傳導機製。保持政策寬鬆的承諾則可能會抑製金融市場的波動並刺激杠杆率的增加。

我希望看到金融穩定被明確納入貨幣政策框架中,並承認非常規政策有可能增加金融穩定的風險。我們需要在貨幣政策框架中更加明確,宏觀經濟和金融穩定有時會發生衝突,並在發佈貨幣政策前瞻指引時考慮金融穩定風險。”

  她因此主張製定一個“豁免條款”(escape clause),如果金融風險上升,美聯儲將放棄長期低利率或繼續買債的承諾。她還認為,考慮到金融穩定風險,應對調整貨幣政策的可能性持開放態度。同時,美聯儲需要研究溝通工具,以確保它不會助長市場波動。

  不過,梅斯特認為美聯儲還沒有到需要考慮縮減寬鬆以維護金融穩定的地步,她也預期今年美國通脹或高達3.5%,2022年將跌回2%一線。

  路透分析稱,她今日沒有呼籲現在收緊美國貨幣政策,也沒說美聯儲當前近零利率和每月1200億美元QE買債已經導致過度的金融風險,但她對貨幣政策框架的批評突顯了美聯儲存在內部分歧。

  總體來說,梅斯特立場頗為鷹派,不僅直言“通脹風險偏向上行”,還給出了可能的美聯儲調整政策時點——今年9月。她這樣表示:

“有證據表明存在一些泡沫,美聯儲正在關注這一點。疫情揭示初的包括國債市場在內的一些結構問題需要解決。如果美聯儲可以盡其所能保持結構彈性,那麼以後就無需做出艱難的選擇。”

預計2021年經濟增速將高於趨勢水平,預計未來數月將看到是否出現前瞻指引所列出的那些條件,預計將在9月份圍繞(物價穩定和充分就業這兩大)目標所取得的進展看到更多信息。

美聯儲上一份減碼QE的計劃是未來研究FOMC減碼QE方案一個不錯的起點。距離美聯儲考慮加息還有一段時間。”

  今年票委戴利:尚未到達需要回撤寬鬆的程度,需確保官員表態不加重波動

  此外,今年擁有FOMC投票權的舊金山聯儲主席戴利也在週二公開講話,但沒有過多評論貨幣政策,只是說“我們尚未到達需要回撤寬鬆政策的程度,必須確保美聯儲官員們的表態不會加重市場波動。”

  她重點探討了氣候變化對全球經濟和金融體系構成“重大風險”,可以而且正在直接影響就業和物價,因此,瞭解其影響完全屬於美聯儲的職責範圍。氣候變化可能影響儲蓄率、勞動生產率和資本投資,進而推低長期中性利率,這將使美聯儲用降息來應對未來經濟下滑的政策空間縮小。

  這三位聯儲官員講話對市場影響不大。

  美股保持漲勢,美元指數日內跌逾0.1%,交投91.78,10年期美債收益率日內下行近1個基點,不足1.48%,兩年期美債收益率下行1.6個基點,不足1.24%。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