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淚灑當場 拜登說“夠了” 總統在怕什麼?
2021年06月24日11:30

  原標題:奧巴馬淚灑當場,拜登說“夠了”……總統在怕什麼?

  來源:瞭望智庫

  6月21日,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報導,在剛剛過去的週末,美國發生了10起大規模槍擊事件,共造成7人死亡,至少45人受傷。

  根據美國槍支暴力檔案館的最新數據,截至目前,美國今年已發生至少269起大規模槍擊事件,超過8827人死於槍支暴力案件。

  不久前的5月26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何塞市發生槍擊事件,一名當地的鐵路員工在開槍殺害9名同事之後自殺。事發後,美國總統拜登下令白宮降半旗,稱已經“夠了”,敦促國會通過更嚴格的槍支管製措施。

  但與此同時,得克薩斯州由共和黨把持的州議會正式通過一項法案,允許得州居民在無槍支許可證的情況下自由攜帶手槍。

  在這條法案通過之前,得州已經是全美持槍法最寬鬆的州之一。得州現行法律允許居民無證持有來福槍(長槍),但是規定攜帶和持有手槍都必須取得持槍許可證。申請者要想持槍許可證必須錄入指紋、完成4至6小時的訓練並通過筆試和射擊能力測試。目前得州有160萬居民擁有持槍證。

  新法的通過意味著在不久的將來,得州街頭上出現的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在衣服底下藏著一把手槍,無論這個人是否掌握基本的槍械使用方法。

  美國警察管理研究論壇(Police Executive Research Forum)負責人Chuck Wexler表示,隨著防疫限製繼續取消,人們開始更多地互動,全國各地不斷髮生的大規模槍擊事件和不斷上升的暴力犯罪,預示著警察們需要做好準備迎接一個漫長而危險的夏天。

  文 | 戴雨瀟

  1

  有多嚴重

  超過10人在同一個槍擊案中被殺,這樣的事在美國並不罕見。

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一家夜總會在2016年6月12日發生的槍擊案導致49人死亡,圖為2017年6月12日,一名女子在夜總會參加悼念活動。
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一家夜總會在2016年6月12日發生的槍擊案導致49人死亡,圖為2017年6月12日,一名女子在夜總會參加悼念活動。

  僅是在過去的10年中,美國就經曆了數次極其嚴重的槍擊案:

  2012年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導致27人死亡、2013年華盛頓海軍司令部槍擊案導致12人死亡、2015年聖貝納迪諾槍擊案導致14人死亡、2016年奧蘭多同性戀夜店槍擊案導致49人死亡、2017年得州索塞蘭泉教堂槍擊案導致27人死亡、同年拉斯維加斯槍擊案導致60人死亡、2019年艾爾帕索槍擊案導致23人死亡、今年3月科羅拉多波德槍擊案導致10人死亡。

2021年美國發生的部分大型槍擊案。圖源:New York Times
2021年美國發生的部分大型槍擊案。圖源:New York Times

  以上列舉的僅僅是少數影響較為惡劣並因此獲得媒體較多關注的事件,在美國,絕大多數槍擊案都不會成為新聞頭條。

  僅僅在2021年剛剛過去的5個多月時間里,美國全國已經爆發了232起大型槍擊案,共有17519人死於槍擊。在過去的72小時里,有131人被槍打死、243人被槍射傷。被槍射殺是美國人的一個常見死因——美國被槍打死的人數同被小轎車撞死的差不多。

  據統計,平均每天有100多個美國人被槍殺,其中包括4個未成年的孩子。美國每年約發生15000起槍殺案,被槍射傷的人數是死亡人數的兩倍多,每34個小時就會發生一起因兒童玩槍而導致的走火。

  槍支暴力失控的主要原因自然是槍械氾濫。

  美國是世界上極少數允許公民普遍持槍的國家之一,美國也是世界上人均持槍數最高的國家,每100人就擁有120支槍,國內槍支數量比總人口數還多。美國的槍殺率在西方發達國家中遙遙領先,比中日韓等穩定的東亞國家更是高了百倍以上。

每10萬國民中因暴力槍擊事件死亡的人數(不含自殺或意外),美國在發達國家中遙遙領先。圖源:BBC
每10萬國民中因暴力槍擊事件死亡的人數(不含自殺或意外),美國在發達國家中遙遙領先。圖源:BBC

  2

  死於憲法

  一邊是槍擊暴力愈演愈烈,一邊是槍支管製法規越來越寬鬆,理解美國社會的這一矛盾不得不提及控槍討論的核心議題——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

  這條修正案的內容很簡單,只有一句話:“軍紀嚴明之民兵乃確保自由國家安全所必需,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容侵犯。”(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shall not be infringed。)

2019年4月28日,在美國印第安納州首府印第安納波利斯,參觀者在美國全國步槍協會年會展覽活動上體驗手槍。
2019年4月28日,在美國印第安納州首府印第安納波利斯,參觀者在美國全國步槍協會年會展覽活動上體驗手槍。

  美國建國確立這條修正案,一是為了確保人們自我防衛的“天然權利”和防止政府的強權侵犯公民利益。

  引爆美國獨立戰爭的導火索之一,就是1774年英國人沒收了查爾斯頓的數百桶火藥,直接引發波士頓的大規模抗議,幾天后,波士頓民眾集體決定當地民兵團體脫離英國控製。在一年後爆發的獨立戰爭中,美國人就是靠這些擁有武器的民兵打跑了英國的殖民者,所以建國後,政客們在1789年起草《權利法案》(憲法第一至第十修正案)時,理所當然地把這條寫了進去。

  美國政府武裝民眾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為了繼續向西擴張,讓白人殖民者持槍對抗印第安人原住民,擠壓他們的生存空間。

  賦予美國人“持槍權”,就是賦予了人民反抗政府的武器,這個理由在建國之初或許可以成立。當時,正規軍裝備的是滑膛槍、來福槍,其他普通民眾拿的也是類似的武器。

  但到今天,美國政客還用這套說辭為持槍辯護就非常牽強了。現在的政府擁有高度組織化的軍隊,裝備極具破壞性的坦克、飛機、軍艦還有導彈等現代武器。一盤散沙的民眾只靠槍支對抗政府,無異於以卵擊石。

  “持槍可以反抗強權”這一彌天大謊得以在美國存活的主要原因,是美國僵化的政治體製和政客死守憲法的政治傳統。在大多數美國的執政者看來,符合“憲法精神”遠比做實事更重要。《美國憲法》成了美國政治中不可動搖的“祖宗之法”、一種類似宗教教條的存在,即使很多條目照搬到今天的世界會產生很多荒誕的情境和邏輯錯亂,也不會有人去質疑它。

  第二修正案的原文並未規定什麼樣的群體可以算“民兵”、什麼樣的人民可以持什麼樣的槍以及非“民兵”是否可以持槍,美國最高法院也一直沒有對這一修正案作出系統性的解釋。

  直到2008年,當時保守派法官占多數的最高法院在“華盛頓特區訴海勒案”中判決:無論現在的美國是否需要民兵、無論老百姓是否參加民兵,除了“重刑犯”和“精神病患者”以外的每個美國人“持槍自保”的權利在任何時候都必須受到憲法保護。

  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原文:“軍紀嚴明之民兵乃確保自由國家安全所必需,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容侵犯。”被全國步槍協會等控槍團體和最高法院篡改後為:“一個不受控製的持槍群體乃確保軍火商存續所必需,人民購買和藏匿最先進款式的殺人機器的權利不容侵犯。”

  自那之後,美國全國各地陸續開始放寬持槍限製。在近20年的時間里,包括得州在內已經有21個州通過了無證持手槍法案。由於擁槍勢力認為無證持槍更符闔第二修正案的“原意”,因此他們通常將這類法案稱作“合憲持槍”(Constitutional carry)。

  最高法院之所以會如此寬泛地詮釋第二修正案,聯邦和各州的政客會如此賣力地擁護“持槍權”,官商勾結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3

  官商勾結

  在美國,“持槍權”最著名和強有力的擁護者是全國步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簡稱NRA)。該組織擁有至少500萬會員和大量資金,在總統大選、國會選舉,甚至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上都發揮著重要作用。

2018年5月4日,在美國得克薩斯州達拉斯市,控槍支持者參加遊行。
2018年5月4日,在美國得克薩斯州達拉斯市,控槍支持者參加遊行。

  1975年,NRA成立了“立法行動研究所”,開始系統性地進行公開遊說鼓吹“持槍權”,直接參與到美國的政治活動中。一年後,NRA設立政治行動委員會“政治勝利基金”(NRA-PVF)用於影響大選。在隨後的幾年里,NRA大踏步進行政治擴張,並逐漸與共和黨內的保守派政客結成同盟。

  NRA這類利益集團影響美國政治的方式主要有兩種。

  第一種是通過其“政治行動委員會”直接給政客送錢(Direct contributions),即所謂的“政治獻金”——利益團體捐款給政客的競選團隊,政客當選後在政策製定等方面出力報答,也就是我們熟悉的行賄受賄。

  第二種是運用“編外支出”(Outside spending,也可稱之為“間接政治獻金”)。NRA不直接和政客的選舉團隊進行金錢往來,而是在競選階段利用多種公關宣傳手段,指名道姓地支持表態擁槍的候選人,並反對鼓吹禁槍或控槍政策的候選人。NRA的官員聲稱,他們的會員可以在3天內向國會發出50萬封信件,足以對國會議員的投票產生決定性影響。

  為了維護美國國內槍械和彈藥生產商銷售商的利益,在近20年的時間里,NRA投入了數億美元進行政治活動,每年的支出數額呈指數上漲。據統計,全美用於反對槍支管製的各類資金中,來自NRA的占了九成。

NRA及其附屬機構的競選和遊說支出。(藍色為遊說支出,黃色為間接政治獻金,淺紅色為給政黨的政治獻金,紅色為直接給選舉人的政治獻金)
NRA及其附屬機構的競選和遊說支出。(藍色為遊說支出,黃色為間接政治獻金,淺紅色為給政黨的政治獻金,紅色為直接給選舉人的政治獻金)

  事實證明,在美國這個資本可以左右政治的國家,NRA的付出得到了回報。NRA支持的第一位總統候選人里根就在1980年的大選中戰勝了對手卡特。迄今為止,美國曆史上至少有8位總統是NRA的會員。

  時至今日,NRA已經成為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反槍支管製政治團體,在全國擁有超過500萬會員。根據《財富》雜誌發佈的調查,大多數美國國會的議員和工作人員認為NRA是華府最具影響力的遊說集團。另有統計數據顯示,88%的共和黨國會議員和11%的民主黨國會議員都曾接受過NRA的捐款。美國國會史上任職時間最長的議員約翰•丁格爾本人就是NRA的董事會成員。

  2012年,美國發生桑迪·胡克小學校園槍擊案,27人被槍殺,其中包括20名六七歲的兒童。不久後,時任總統的奧巴馬聯合民主黨議員在國會提出法案,試圖填補美國法律對槍支購買者背景審查的漏洞(根據現行法律,在“槍展”上和私人之間的槍支交易不需要進行審查)。

  儘管多項調查顯示有九成的美國人支持對所有場合的槍支銷售實施背景調查,但在NRA強大的輿論攻勢下,很多國會議員擔心自己會因為支持這條法案在未來的選舉中損失選票,不敢在國會投下支持票。最終,這條法案在由支持控槍為主的民主黨人把持的參議院沒有通過。

  法案被否決後,奧巴馬含淚指責本黨的跑票議員“畏懼NRA散佈的謊言”,並稱“這是華盛頓恥辱的一天”。

  2019年8月初,美國連續發生多起大型槍擊案後,特朗普曾在社交網絡上表示“不能讓受害者白白死去”,並號召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團結起來通過強有力的背景調查法案”,似乎顯示出有一定意願支持對購槍者實施更嚴格的背景調查。

  但在同NRA首席執行官拉皮埃爾就槍擊事件“溝通”過之後,特朗普的態度馬上發生巨大轉變。不到一個月之後,特朗普就在記者會上改口說美國現行的背景調查製度整體來說“已經非常非常強了”。

  近些年來,美國發生了數起傷亡極其重大的槍擊慘案。每當這類事件爆發之後,社會上都會出現加強槍支管製的聲音,但是直到現在,美國也沒有通過任何一條具有實質意義和長期效力的全國性控槍法案,NRA等擁槍勢力可以說是“居功至偉”。

  4

  政治極化

  在實行票選黨爭式民主製度的美國,近些年來隨著收入差距拉大、中產階層萎縮、初選和選區劃分製度變遷以及互聯網的興起,政治極化的現象日趨嚴重——保守派更保守、自由派更自由。控槍如同廢死、墮胎、同性戀等議題一樣,也開始變成割裂社會和惡化黨爭的重要爭議之一。

2018年3月24日,美國首都華盛頓,示威者參加遊行呼籲控槍。
2018年3月24日,美國首都華盛頓,示威者參加遊行呼籲控槍。

  本世紀初,在美國共和黨選民中有38%的人認為保護持槍權比控槍更重要,民主黨人中的這一比例為20%;但是到了3年前,已經有76%的共和黨人認為保護持槍權更重要,民主黨人則只有19%,兩黨選民對於槍支議題的分歧在短短十幾年的時間里擴大了39個百分點。

美國兩黨在控槍議題上日益增大的分歧。圖源:PewResearch Center
美國兩黨在控槍議題上日益增大的分歧。圖源:PewResearch Center

  兩黨在控槍議題上迥異的立場,部分是由其各自的選民基礎決定的。共和黨的基本盤是地廣人稀的南部鄉村和中部山區地帶,這些地方的居民本身就有一定的防身和打獵需求。而民主黨的支持者很多生活在科技和金融業發達、移民眾多的大城市,使用槍支的需求相對較低,但是頻繁受到大型槍擊案的困擾和威脅,更容易接受控槍理念。

  此外,近些年來共和黨與擁槍勢力的結盟,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源於民主黨對手的逼迫。1993年,將控槍列為施政綱領的民主黨籍總統比爾·克林頓頂住極大的政治壓力勉強推出了《佈雷迪法案》,規定持照運營的槍支經銷商必須對購買者進行背景調查。一年後又通過了為期10年的《攻擊性武器禁令》,暫時禁止AR-15和AK-47等攻擊型半自動突擊步槍在全國範圍內的銷售。

  不久之後,民主黨就為這兩條控槍法案付出了巨大的政治代價。

  察覺到威脅的NRA下定決心同共和黨結盟,幫其趕走支持控槍的民主黨人。在那之後的競選活動中,NRA和共和黨密切協調、共同製定選舉策略,共和黨給NRA分享民調數據,NRA全力動員輔選。NRA立法行動研究所執行主任塔尼婭·梅塔克薩在一封發給會員的郵件中寫道:“報應來了!毫無疑問,革命正在進行時。只要我們贏下少數幾個關鍵選舉,我們就能扭轉局面讓共和黨拿下參議院。”

  最終,在幾個月後的中期選舉中,共和黨大獲全勝,贏得參議院和眾議院多數席位,終結了民主黨對國會長達40多年的統治,多名支持控槍法案的民主黨議員被趕下台。

  從1994年的“共和黨革命”到現在,NRA與共和黨越走越近。在克林頓當選總統前1992年的選舉週期中,NRA37%的國會競選捐款給了民主黨人,剩下的63%給了共和黨人。到了2016年,NRA把99%的資金都獻給了共和黨,擁槍也成了現代共和黨的核心綱領。

  槍支管製領域的專家、紐約州立大學政治學系主任羅伯特·斯皮策教授認為:“一切都是為了迎合極端保守派。自《攻擊性武器禁令》投票以來,NRA愈發陷入末世主義、極端主義和毫不妥協的敘事之中。”美國自由派從90年代開始就指責“NRA是共和黨的附屬組織”,現在更是有民主黨人說“共和黨是NRA的附屬組織”。

《紐約時報》:NRA與共和黨,相伴到永遠。
《紐約時報》:NRA與共和黨,相伴到永遠。

  有線電視新聞網:共和黨現在簡直就是NRA的附屬組織。

  如今,民主黨指責共和黨被NRA等槍支利益集團綁架,在控槍方面毫無作為;共和黨和NRA則高舉憲法第二修正案,並辯稱“殺人的是人,而不是槍”。在美國現行的政治體製下,很難想像兩黨會在可見的未來就控槍這一複雜的政治問題達成一致。

  未來依舊會有更多的美國人死在槍口之下。

  5

  無解問題

  挖掘更深層次的矛盾,我們會發現槍支其實早已深深地根植於美國文化。實際上,美國絕大多數的持槍人士並非NRA會員,他們中的很多人也未必支持共和黨。而且出乎意料的是,有約八成之多的持槍者,對於實施全面背景調查和禁止對危險人士銷售槍支等控槍政策持支持態度。

  國會至今沒有通過這些大多數人支持的控槍政策,NRA等激進擁槍組織和其政治上的盟友共和黨當然要承擔很大一部分的責任,但民主黨同樣難辭其咎。

近幾次美國大型槍擊案的兇手使用的武器,其中大部分都是通過合法途徑購得。
近幾次美國大型槍擊案的兇手使用的武器,其中大部分都是通過合法途徑購得。

  多年以來,民主黨等支持控槍的政治團體將過多的精力和資源用於對抗NRA等控槍團體。每當美國發生大型槍擊案,一些民主黨政客和自由派媒體人的膝跳反應就是指責NRA是“幫兇”“謀殺犯”甚至“恐怖組織”。

  民主黨籍前紐約市市長、億萬富翁邁克爾·布隆伯格曾經說:“如果你想在家裡放一把槍,你或許有這個權利,但我覺得你這麼做很愚蠢。”對於他們這些保鏢不離身的富人階級來說,持槍自保自然不是必要的,但在美國很多地區政府失能、治安惡劣、黑社會勢力猖獗,當地居民不得不端起槍自己保護自己。

  在美國很多大城市的郊區和貧民窟,黑幫和非法勢力對社區的掌控程度甚至超過了警察等政府執法部門。

  芝加哥市警察局組織調查科科長尼古拉斯·羅蒂曾無奈地表示:“我無意讚美黑幫,但是看看地圖吧,他們比我們的地盤還要大。”諷刺的是,NRA所提出的一些在其他國家看來是謬論的反控槍理由——比如“如果政府實施禁槍,普通市民無法買槍了,但是亡命之徒還是會有辦法弄到槍。這樣反而會對遵紀守法的良民不利”,在美國獨特的國情下確實成立。

芝加哥幫派勢力圖,不同顏色為不同幫派掌控的區域。圖源:芝加哥警察局
芝加哥幫派勢力圖,不同顏色為不同幫派掌控的區域。圖源:芝加哥警察局

  造成美國槍支氾濫的根本原因,不是NRA等少數擁槍激進派的存在,而是美國本身的文化和體製問題。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顯示,將近七成的美國持槍者認為“自我保護”是他們持有槍支的主要理由。美國人對槍支獨有的熱愛,歸根結底是由於政府的失職和人民對自身安全的擔憂。

  一個正常的政府,應該是像《商君列傳》里說的使民“勇於公戰,怯於私鬥”,為人們提供秩序、努力建立大同,而不是破壞秩序、使民相伐,讓暴力和惡性槍擊案成為一種社會常態。

  從這一角度來看,美國政府顯然沒有做到,也不準備做到。

  參考資料:

  [1]https://everytownresearch.org/report/gun-violence-in-america/

  [2]https://www.gunviolencearchive.org/

  [3]https://www.npr.org/sections/goatsandsoda/2021/03/24/980838151/gun-violence-deaths-how-the-u-s-compares-to-the-rest-of-the-world

  [4]https://www.nraila.org/articles/20170707/remarkable-finding-from-pew-survey

  [5]高英東。美國持槍自由與槍支暴力背後的原因探析。犯罪研究2(2015):100-112

  [6]https://www.politifact.com/truth-o-meter/article/2017/oct/11/counting-up-how-much-nra-spends/

  [7]https://www.nraila.org/articles/20170707/remarkable-finding-from-pew-survey

  [8]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the-fix/wp/2012/12/20/where-the-nra-is-spending-its-money-in-congress/

  [9]http://www.pollingreport.com/guns.htm

  [10]https://www.people-press.org/2018/10/18/gun-policy-remains-divisive-but-several-proposals-still-draw-bipartisan-support/

  [11]Kenny,Christopher,Michael McBurnett,and David Bordua。“The impact of political interests in the 1994 and 1996 congressional elections:The role of the 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British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34,no.2(2004):331-344

  [12]https://www.pewsocialtrends.org/2017/06/22/americas-complex-relationship-with-guns/

  [13]https://www.wbez.org/shows/wbez-news/in-chicago-gangs-abound-but-where-are-they/0d956c2e-171a-483a-8666-f5228d98812d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