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成就與心理壓力並存:俄媒呼籲關注運動員抑鬱症
2021年06月25日07:30

原標題:偉大成就與心理壓力並存:俄媒呼籲關注運動員抑鬱症

參考消息網薩馬蘭奇體育頻道6月25日報導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導,很難想像,身為成功的百萬富翁、擁有幸福的家庭、從事著自己喜歡的事業,明星運動員怎麼可能會不快樂。他們擁有大多數普通人所缺乏的一切。

日本名將大阪直美不久前宣佈退出本屆法網公開賽,再次提醒人們,事業成功並不是幸福的保障,而輿論界的過多關注對運動員來說往往是一個巨大的負擔。

罹患抑鬱症3年

23歲的大阪直美是世界上收入最高的運動員之一,2020年她的收入為3740萬美元。她是一名成功的網球運動員,也是公眾的寵兒。她受到全球品牌的喜愛,僅從廣告代言合同中就賺了3億美元。

兩年前,作為世界上最好的網球運動員之一,大阪直美宣佈放棄美國國籍,以代表日本國家隊參加2021年夏季舉行的東京奧運會。寶潔、全日空、日清食品與她簽訂了參加奧運會期間營銷活動的代言協議,沒有什麼預示著不幸。

但就在羅蘭加洛斯法網開賽前,這位23歲的女運動員表示,她將不參加比賽的強製性新聞發佈會。賽事官員批評了大阪直美的決定,並向她指出,與媒體溝通是她的義務。賽事組織者因大阪直美沒有出席而對她處以1.5萬美元罰金,並威脅說,如果繼續抵製媒體,將對她實施進一步製裁,直至取消參賽資格。

由於未能得到組委會的理解,大阪直美退出了比賽,並解釋說,自己的行為是心理問題造成的。

大阪直美在社交網站上的一份聲明中說:“我想,現在我退賽,對賽事、對其他球員,以及對我個人的幸福都會更好,這樣所有人都能夠把精力集中在網球上。”

這位網球運動員表示,她將暫停比賽,然後與網球賽事組織者討論可能的改變,使比賽對球員、媒體和球迷來說都更舒服。

“在2018年美國公開賽後,我開始出現持久的抑鬱,我很難應付……媒體代表們一向對我很好,我想向記者們道歉,但我不喜歡在公眾面前說話,這會引起我的焦慮,”大阪直美承認。

迄今為止,尚不清楚大阪直美的決定將如何影響她參加奧運會,屆時她將受到特別的關注。對她來說,也許暫停是必要的,恰恰是為了蓄積力量參加如此重要的賽事。

“你並不孤單!”

大阪直美得到了其他運動員的支持,美國NBA球員是最早對前者決定做出反應的人之一。

金州勇士隊球員斯蒂芬·庫里在推特上寫到,“我希望人們不必做出如此艱難的決定。但是當有人不怕走這麼艱難的道路,與此同時作為世界的強者卻無法保護自己時,這令人印像極為深刻,(我對此)非常尊重。”

效力於布魯克林籃網隊的NBA球員凱里·歐文在大阪直美的帖子下方的評論中寫到,“我們所有人都和你在一起,女王。只要做你自己,這就永遠足夠了。”

另一位NBA球星、波特蘭開拓者隊的球員達米安·利拉德也支持大阪直美:“恥辱的是,有些人不尊重這樣的決定,也不支持這樣的決定。在我們這個時代,職業運動員們遇到的事情是那些之前的職業運動員們所沒有遇到過的。今天有推特、Instagram或臉書,可以在新層次上謾罵和表現出不尊重,從前沒人料想到這一點。”

“我理解她的感受。我現在想擁抱她。我遇到過這樣的情況。您應該允許她以自己想要的方式、以她自己有能力應付的方式,來處理所有這一切,”美國網球女運動員塞雷娜·威廉姆斯說。

傳奇女網球選手——瑪蒂娜·納芙拉蒂洛娃和比莉·簡·金也表達了支持的話語。“媒體仍像過去一樣在講述我們的故事方面繼續發揮重要作用。但毫無疑問,媒體必須遵守一定界限。重要的是我們互相尊重,我們將一起這麼做,”金在自己的推特賬戶上寫到。

哪兒都不通的黑暗道路

大阪直美的情況並非個例。正因為這樣,她得到了輿論界如此廣泛的回應。職業體育給運動員帶來了巨大壓力。

據德雷塞爾大學研究人員的數據,大約四分之一的運動員罹患抑鬱症,近25%的體育院校學生抱怨出現抑鬱症的症狀,而他們的職業生涯才剛剛開始。在美國大學生體育(NCAA) 的一項研究顯示,大約30%的運動員表示,自己“在過去一個月中非常沮喪”。

抑鬱症已成為許多才華橫溢的運動員的悲傷結局。4屆歐洲柔道冠軍埃琳娜·伊萬尼申科自殺,年僅28歲。冰球運動員葉夫根尼·貝洛舍金也遭遇到同樣的命運。

美國游泳運動員菲爾普斯承認自己患有嚴重的抑鬱症,他試圖通過酒精來應對。

“你不能就這樣切斷抑鬱症。這對我來說仍像過去一樣艱難,”克利夫蘭騎士隊前鋒凱文·樂福說。這位經驗豐富的籃球運動員告訴24小時專門播放體育節目的美國有線電視聯播網ESPN,患有心理障礙,決定向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心理學系捐贈50萬美元,用於研究抑鬱、焦慮和驚恐發作的現象。

運動員們認為,心理支持是不該恥於要求的東西。早在2018年,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MLB)的30支球隊中,就有27支聘請了“心理健康教練”幫助球員應對因比賽引起的心理問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