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真實諜戰劇:共和黨間諜夫婦臥底民主黨
2021年06月28日11:11

  原標題:美國真實諜戰劇:共和黨間諜夫婦臥底民主黨 | 京釀館

  這出真實諜戰劇表明,在政治極化的環境里,美國的一些政治活動正滑向肮髒的泥潭。

  文|徐立凡

  《紐約時報》6月25日發表調查報導,講述了2020年大選期間美國的一個“潛伏”故事。

  報導稱,一對年輕的民主黨捐款者夫婦編造了大量的虛假背景資料,打入了懷俄明州的民主黨組織,以獲得關於捐款人等重要信息,以求在關鍵時刻挾持或抹黑民主黨或溫和共和黨候選人。實際上,這對夫婦受僱於共和黨人的間諜組織。

  這出真實的諜戰劇是這樣上演的

  這對年輕夫婦名叫博·邁爾和索菲亞·拉羅卡,他們是訂婚關係。

  邁爾是曾在伊拉克作戰的陸軍第82空降師老兵。他和拉羅卡2017年就在懷俄明州瓦皮提的普林斯家族牧場進行過培訓。

  2018年,邁爾和拉羅卡結成了一對,他倆租住在華盛頓喬治敦社區的一棟豪宅里,以便展開針對政府官員的臥底刺探行動,揭露保守派所謂的“深層政府”對特朗普的偏見。

  所謂“深層政府 ”,是指美國被一些“水面下”的名人控製,這是美國保守派最流行的陰謀論之一。其他有名的陰謀論還有“美國早已駐軍火星”等。還有人信誓旦旦出來作證曾在火星上服役。

  後來,邁爾、拉羅卡和其他人又一起到了懷俄明州。

  拉羅卡於2019年1月首次與懷俄明州民主黨接觸,她告訴當地的民主黨人,她的目標是將懷俄明州這個美國最保守的州之一“翻盤”為民主黨的票倉,為此她將為民主黨募集捐款。

  果然,在2020年美國大選期間,邁爾和拉羅卡每人給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捐了1萬美元。這筆價值不菲的捐款顯示了他們的忠誠和熱忱,也為他們帶來了民主黨人的信任。

  他們在民主黨的雞尾酒會上與黨內官員交談,衣襟上貼著彩虹驢的徽章,他們還得到了去辯論現場的門票。通過社交活動,他們蒐集民主黨人的信息。

  可怕的是,邁爾和拉羅卡等人間諜活動的目標不僅包括民主黨人,還包括共和黨人。拉羅卡通過在一個支持溫和派共和黨人的捐助者財團工作,蒐集溫和共和黨人的信息。

  目前尚不知道邁爾、拉羅卡等人蒐集到了多少黑料以及會產生什麼影響。從2020年大選結果看,這個間諜組織的成果沒有起到什麼作用。但是或許對於想繼續控製共和黨的特朗普來說,這個組織蒐集到的溫和共和黨人的黑料可能還有用。

  誰在幕後操縱這個間諜組織

  從邁爾和拉羅卡等人蒐集情報的手法看,顯然他們幕後有組織,而且有相當的財力。

  《紐約時報》的調查發現,這個組織就是美國極端右翼保守派組織“真相計劃”。

  負責這個組織臥底計劃的關鍵人物是前英國軍情六處特工賽登。拉羅卡2017年受訓就由他負責,也是賽登讓拉羅卡等人去了懷俄明州當臥底。

  賽登的計劃是典型的間諜行動:培訓臥底人員深入進步團體、民主黨和共和黨溫和派的組織內部,儘可能地收集信息,如果目標人物威脅到了特朗普主導的強硬右翼議程,就利用手中的黑料敗壞其聲譽,迫使其屈服。

  賽登膽大到什麼程度?他曾刺探過特朗普2018年時的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還曾幫助對聯邦調查局僱員和其他政府官員進行秘密監視。

  《紐約時報》的調查發現,賽登的“上線”是著名的黑水保安公司前行政總裁埃里克·普林斯。此人就是特朗普的教育部長貝茜·德沃斯的兄弟。普林斯在特朗普政府成立之初就招募了他,然後啟動了賽登計劃。而計劃的金主,是懷俄明州富家女蘇珊·戈爾,她是服裝品牌Gore-Tex的繼承人。

  可能我們永遠無法知道,特朗普的教育部長貝茜·德沃斯甚至特朗普本人是否知道普林斯和賽登計劃的存在。但顯然,特朗普和極端右翼組織是這個計劃的潛在受益人。

▲美國保守派存在很多陰謀論組織,圖為臭名昭著的QAnon。圖片來源:CBS視頻截圖。
▲美國保守派存在很多陰謀論組織,圖為臭名昭著的QAnon。圖片來源:CBS視頻截圖。

  這個故事的結尾了猶未了

  打入懷俄明州民主黨和溫和共和黨組織的邁爾和拉羅卡,在2020年11月大選投票日前突然消失了。

  消失前拉羅卡給她的老闆寫了一封電子郵件,說她必須出國一趟。她說:“我家裡有急事,要去委內瑞拉,因為我的祖母病得很重。”

  但《紐約時報》的調查發現,其實這對夫婦從未離開過懷俄明州。他倆今年6月在懷俄明州的大角城終於結婚。

  這對夫婦的身份最終被這個保守派團體工作的內部人員確認。拉羅卡在曝光“真相計劃”的網站上還留有照片,她在那裡被稱為“瑪麗亞”。

  賽登在2018年就離開了“真相計劃”。他現在和邁爾在合夥從海外進口彈藥,早就置身事外。

  但這不應是這個間諜故事的最終結局。

  這種赤裸裸的針對政治對手的間諜活動,令人想起了“水門事件”。那麼,前英國軍情六處特工賽登、安全承包商普林斯、“真相計劃”的策劃者奧基夫是否也該受到法律製裁?

  根據美國聯邦法律,僅在他人的授意下進行政治捐款,並獲得補償就是非法的。這種捐款叫“稻草捐款”。

  “真相計劃”的策劃者兼創始人奧基夫目前受到的“製裁”是他個人和組織的推特被封號。這個待遇和特朗普有點像。

▲“真相計劃”策劃者奧基夫已經被推特封號。圖片來源:奧基夫推特截圖。
▲“真相計劃”策劃者奧基夫已經被推特封號。圖片來源:奧基夫推特截圖。

  去年,他就以誹謗為由把《紐約時報》告到了法庭。他認為《紐約時報》的報導是在抹黑他。現在他又把推特告到了法庭。

  無論法庭最後怎麼裁決,只要這個間諜組織的存在是基本事實,都說明了另一個事實:在政治極化的環境里,美國的一些政治活動正滑向肮髒的泥潭。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