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完美的男人 女球迷不來認識一下嗎
2021年07月03日15:19

  深度| 新浪體育 #歐國盃專題

  本屆歐國盃,堪稱是最讓人摸不著頭腦的一屆比賽。

  法國、葡萄牙、德國等大熱球隊,一個接著一個在淘汰賽第一輪就捲鋪蓋走人。

  射手榜第一位,潛在的金靴得主,竟然是「烏龍」烏先生;而另一大讓人倍感迷惑的內容則是——罰不進12碼。

  小組賽階段,歐國盃共出現11次12碼,結果卻是驚人的5進6丟,命中率僅為45%……。

  再這麼罰下去,歐國盃的12碼命中率恐怕要比西蒙斯的罰球命中率還低了……

  而進入淘汰賽階段,12碼數量雖然少了,但命中率倒是並沒有因此提高太多。

  「罰不進」12碼的魔咒也不僅僅出現在常規時間內了,它逐漸向12碼大戰,伸出了自己的「魔爪」。

  今天淩晨西班牙與瑞士的比賽中,兩隊最終戰至12碼大戰,一共罰了9個12碼(瑞士因12碼比數落後而被絕殺,沒有罰進己方第5球),卻只進了4個……

  當然,罰不進12碼不一定是主射隊員的錯,也有可能是因為門將過於神勇。

  在西班牙與瑞士的12碼大戰中,瑞士門將索默就撲出了洛迪高主射的12碼,西班牙門將烏奈-西蒙更是連續撲出瑞士的兩顆12碼。

  在這場120分鐘內打成1-1,比數並不誇張的比賽中,烏奈-西蒙和索默二人用連續不斷的「高接抵擋」,聯手為我們奉獻了一場精彩的比賽。

  賽後,Sofascore給索默打出了驚人的9.3分,在各平台上,他都是瑞士當之無愧的MVP。

  而在Instagram上,甚至出現了一張圖:「西班牙贏得了比賽,索默贏得了我們的心!」

索默的表現贏得了球迷的心
索默的表現贏得了球迷的心
  

  01 瑞士門神「夏天」

  沒有人的成功是一蹴而就的,看似一炮而紅、一舉成名的背後,往往都曆經過千錘百煉、萬般考驗,而瑞士門神索默,便是最好的代表人物之一。

  1988年12月,索默降生於瑞士日內瓦湖沿岸的摩根市,這個生於冬天的小男孩,卻被爸爸起了一個叫「Sommer」的名字——意思是,「夏天」。

  也許,就如他的名字和生日是背道而馳的那般,索默的職業生涯並不一帆風順。他既不是天之驕子,也沒有離開瑞士,接受足球文化更濃厚的國家的青訓,他只是默默地成長於巴素利球會。

  05年,索默成為了一名職業球員,但這份新合約並不意味著一線隊的青睞,他仍然只是個可有可無的人物。

  直到巴素利一度出現門將短缺危機時,索默才作為備選項中的備選項,被球隊召回。

  但正是這一次召回後,索默可靠的表現,為他在一線隊里留下了好印象。

  要知道,每年,在各大球會,都有無數的小球員、青訓隊員,想要進入B隊、一線隊,為級別更高的球隊出戰。

  但在球隊宣佈他們落選之後,他們往往會唉聲歎氣,感歎自己英雄無用武之地。

  但在某個階段突然被一線隊徵召後,他們又會說出周琦的那句名言——「我還沒準備好」,以此來為自己不那麼令人滿意的表現開脫。

  這很正常,但索默不是這樣的,他總是習慣於時刻準備著。

  功夫不負有心人,2014年,已經在巴素利拿到四個冠軍的索默,轉會到了德甲的慕遜加柏球會。

  彼時,慕遜加柏的主力門將達史特根,方才被巴塞買走,他們迫切地需要一名成熟、穩定,腳下技術也不賴的門將,來替代達史特根的位置。

  當時,卡斯拿斯與保方已經老去,小獅子尚未大成,在門將位置上一騎絕塵的,是稱霸德甲、睥睨天下的紐亞。

  由於紐亞偏愛出擊,喜歡像個中堅一樣參與球隊整體的運轉,甚至是參與進攻,因此他得到了一個「門衛」的綽號。

  而剛到慕遜加柏的索默,竟然在第一個賽季,就在Squawka網站的統計中拿到了1082分——力壓紐亞100分以上,並且是五大聯賽中唯一一份得分超過1000分的門將。

  顯然,誰都知道,索默不可能比紐亞更強、更全面,僅僅憑藉一個數據網站的得分,也很難得出最公允的結論。

  但索默在第一年就能獲得如此高的評價,絕非浪得虛名,他在慕遜加柏一待,就是7年時間。

  直到現在,他依然是慕遜加柏雷打不動的「門神」。

  02 索默絕非「曇花一現」

  在本屆歐國盃中,索默在兩場淘汰賽中為瑞士高接抵擋,是贏波的最大功臣之一。

  對陣法國時,他屢次撲出法國隊威脅性的射門,並在12碼大戰的最後一個回合中,撲出了麥巴比主射的12碼,致使法國4-5敗於12碼大戰,幫助瑞士首次晉身歐國盃八強。

  對陣西班牙的這場比賽中,費奧拿在第76分鐘被紅牌罰下。

  隨後的14分鐘和加時賽內,西班牙對瑞士的球門展開了狂轟濫炸,但索默全場貢獻10次撲救,為本屆歐國盃單場門將撲救次數之最,力保城門不失。

  在少一人應戰的情況下,索默強行為瑞士續命到了12碼大戰。

  而在12碼大戰中,索默的發揮也足夠出色。

  他的小碎步,成功地讓主射第一球的布斯基斯提心吊膽了起來。

  布斯基斯為了晃過他,過分刻意地要求角度,最終只擊中了立柱,導致西班牙開局不利,陷入被動局面。

  在烏奈-西蒙撲出法比安-沙爾的第二罰後,索默極其沉穩地撲掉了洛迪高的第三罰,用自己的方式,向西班牙給予了強硬的回擊。

  奈何,阿簡積、巴爾加斯接連射失12碼,瑞士4次罰點僅1中,白白葬送了好局。

  在這兩場淘汰賽之前,不關注瑞士、慕遜加柏和德甲的球迷,恐怕都不太認識索默是誰;但在這兩場淘汰賽之後,越來越多的球迷開始關注索默,並為他的精彩表現叫好。

  如果說撲掉麥巴比的12碼,還存在著一定的運氣成分,那麼今場比賽的10次撲救和1次撲12碼,足以證明索默的實力,他確實配得上球迷們的一聲「聖索默」。

  更有甚者,甚至為索默起了個「鎖門」的綽號,以此來表達對索默無數次成功封堵西班牙必入球的敬佩。

  在國家隊大賽,如歐國盃、世界盃中,時不時總會冒出幾個「一戰成名」的神人。

  他們或許是一屆比賽攻入數球的射手,或許是連續貢獻關鍵傳球的中場,當然,也有可能是完成了數次零封和高難度撲救的門將。

  在大賽前,他們往往名不見經傳,很少被人關注,甚至有可能效力於本土聯賽球會,就算在歐洲踢球,也只能混跡於中下遊球會。

  譬如,在14年世界盃終結巴西10連勝,交出0-0答卷的墨西哥「六指門神」奧祖亞。

  這位時年29歲,只在墨西哥國內聯賽守國門的「墨西哥吳鎮宇」,在14年世界盃之後被帶到了西甲的馬拉加球會。

  不過,在馬拉加,他只能擔當後備門將,兩年的時間內只出場了11場比賽。

  16年,他被租借到該賽季誌在護級的格拉納達球會,最終,他貢獻了168次撲救,位列五大聯賽之首;卻也失了82球,同樣是五大聯賽之首,更是成為了西甲歷史上單賽季失球最多的門將。

  此後,已經32歲的奧祖亞選擇落葉歸根,回到了墨西哥。

神似吳鎮宇的奧祖亞
神似吳鎮宇的奧祖亞

  與奧祖亞的曇花一現不同,索默的發揮是常年穩定可靠的,在慕遜加柏,他是達史特根離隊後當之無愧的門神;在國家隊,他也是最具頭腦、最富進取心的球員。

  早在半年前的歐國聯比賽中,索默就曾經兩度撲出拉莫斯的12碼,而近年來的拉莫斯,一直都是西班牙和皇馬的雙料第一12碼手。

  在撲出拉莫斯的12碼後,索默曾經接受採訪,並吐露出了自己能成功撲救的秘密:「最近,我和拉莫斯已經在歐冠盃中交手過了,所以此前,我一直都在為撲拉莫斯的12碼做準備(沒想到今天真的派上用場了)。」

  我想,大部分門將都不會做得這麼細緻,或者說,在社會分工愈發專業化的大趨勢下,很多門將不會再自己去研究對手射12碼、射門的習慣。

  相反,他們會預設將這個任務分配給球隊的數據分析師和分管門將訓練的教練,讓製服組做好研究,而自己只負責學習對策。

  兩相比較之下,索默顯得極為認真且具有進取,確實超出了一般球員的平均水平,這也是他能在慕遜加柏和瑞士常年穩坐一門,並持續不斷奉獻出關鍵撲救、穩健表現的最重要理由。

  論天賦,他183cm的身高著實不算什麼,又並非如小舒米高般師知名門。

  索默能有今天,完全是靠著自己的本事、意志力和時刻準備著的優秀競技態度,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的。

  03 好朋友、好丈夫、好父親

  在球場上如此拚搏、富有激情的索默,在場下、在家中,卻是一個笑口常開的父親、丈夫和朋友。

  他和前巴塞中場,克羅地亞名將拿傑迪錫,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青少年時期的拿傑迪錫曾經效力於瑞士U17青年隊(他有雙重國籍,最後選擇為克羅地亞征戰)。

  而在那時,索默就與拿傑迪錫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並保持至今,當你翻開索默的Instagram時,你會經常看到拿傑迪錫的點讚。

  在16年時,由於老門將巴禾離隊,巴塞迫切需要一名新援,作為達史特根的後備,在他受傷、輪休時出場。

  當時,拿傑迪錫曾向巴塞力薦索默,而彼時27歲的索默可以說是巴塞最好的選擇之一。

  但很可惜,也許是慕遜加柏要價過高,也許是對索默瞭解得不夠充分,巴塞最終選擇了荷蘭人施利臣。

  但在後續的比賽中,施利臣的表現似乎並不能令人滿意,在他後備達史特根出場的場次中,巴塞的後防線都顯得岌岌可危。

  不知道此時,巴塞是否會想起拿傑迪錫傾情推薦,並在本屆歐國盃奉獻精彩演出的索默呢?

  從拿傑迪錫力薦索默這件事中,就足以看出,索默是一個很受朋友歡迎的人。

  而如此受歡迎的索默,在生活中,則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文藝青年」。他喜歡彈吉他、也喜歡彈鋼琴。

  在疫情期間,由於無法參基比賽,索默偶爾還會在社交媒體上發佈自己彈吉他的視頻,與大家分享自己的生活,並@其他門將(阿里鬆、凱文·查普),讓他們一起秀出門將的才藝。

  不過,索默的生活還不止於足球和音樂,在體育文娛之餘,索默還是小有名氣的「明星」,他健碩的身材和帥氣的外表,讓他成為了「Nivea妮維雅」、「IWC萬國表」、「BVLGARI寶格麗」等護膚、手錶、奢侈品產品的代言人。

  如此英俊迷人,又熱愛音樂的文藝青年,在家庭中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爸爸。只要他沒有比賽、沒有訓練,他的一大半時間,就都會花費在家庭上。

  推著嬰兒車帶著大女兒米拉在社區里逛來逛去,陪她玩,教她彈鋼琴,帶著全家去高山上的溫泉村渡假,這是索默在閑暇時最喜歡幹的事情。

  對於索默而言,足球是他終身熱愛的職業和興趣,但妻子和女兒,才是他不斷奮鬥的源動力所在。

  總有些人在年輕時是那麼的不顧一切,他們狂妄、他們自大,他們可以為了夢想放棄所擁有的一切。

  但人到中年,有了妻子、有了孩子,這些「老男人們」漸漸從瘋狂的自我中跌落回人間。

  他們會突然意識到:「喔,原來即便我那麼熱愛我的事業,但卻依然比不上我的家人、我的妻子、我的孩子。原來,她們才是最重要的啊!」

  在踢完對陣意大利的小組賽後,索默連夜坐第一班飛機,回到了家中,在德國,他迎來了他二女兒奈伊拉的降生。

  匆忙地看過自己的孩子,安撫好自己的妻子後,他又盡快回到了瑞士的集訓隊中,繼續備戰歐國盃,三天后,他出戰了對陣土耳其的第三場小組賽。

  作為一名足球運動員,他恪盡職守,在場上激情四射,用最好的狀態出戰每一場比賽。

  作為一名父親、一名丈夫,他溫柔體貼,即便在參加歐國盃,也還是選擇坐飛機回家,陪伴著妻子生產,陪伴著女兒降生。

  過完今年,索默就要33歲整了,他已經步入了職業生涯的晚期,未來,他恐怕不再會去到一個比慕遜加柏更大的舞台了,他只會慢慢降班、下滑,走上一條不可逆的下坡路。

  最終,在某一個未知的清晨,他會被兩個可愛小精靈「噠噠噠」的腳步聲,和一連串奶聲奶氣的「Papa」喊醒。

  屆時,他扭頭望向自己的妻子,看著兩個天真爛漫的女兒拉開窗簾,催促自己快點起床的場景,忽然間似乎想通了什麼似的:

  「嗯,也許是時候該離開了,也許退役後的生活,會更加精彩,不是嗎?」

  (獲取更多精彩內容,關注新浪體育微信公眾號:sports_sina)

  (鴿騎第E吹)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