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支柱稅改計劃獲130個國家“力挺” 跨國巨頭“避稅操作”遭遇至暗時刻
2021年07月03日00:03

原標題:雙支柱稅改計劃獲130個國家“力挺” 跨國巨頭“避稅操作”遭遇至暗時刻

“雙支柱”稅改計劃的框架設定等技術性工作預計將在今年10月完成,最快在2023年全面實施。

曆經多年協商,各國圍繞全球稅法改革終於達成共識。

7月2日淩晨,經合組織(OECD)發佈公告稱,目前已有130個國家支援“兩支柱”稅改計劃,占全球90%的GDP,以及與會139個國家的絕大部分。

所謂雙支柱稅改計劃,一是要求大型跨國企業向實際取得利潤的地區納稅,不論公司是否在該地區擁有經營實體,此舉將有效遏製互聯網科技巨頭等跨國企業將利潤轉移至低稅率國家以減輕稅負壓力;二是設立全球最低企業稅稅率,以確保各個國家之間不會通過“低稅率競爭”擴大稅基。

OECD表示,“支柱一”預計將在各個國家地區間重新分配每年約1000億美元的稅收收入,“支柱二”則會新增每年1500億美元的稅收收入,並確保大型跨國公司在各地繳納公平份額的稅款。

記者獲悉,“雙支柱”稅改計劃的框架設定等技術性工作預計將在今年10月完成,最快在2023年全面實施。

目前,僅有愛爾蘭、尼日利亞、秘魯、斯里蘭卡等少數國家對實施全球統一最低企業稅稅率持有反對意見。

“畢竟,愛爾蘭等國家一直是低稅率政策的受益者。”一位長期研究全球稅收政策的國內大型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向記者表示,由於愛爾蘭採取12.5%的企業所得稅稅率,遠低於歐盟美國的逾20%稅率,吸引眾多大型跨國企業(尤其是互聯網科技巨頭)紛紛將歐洲總部註冊在愛爾蘭。當前美國前10大互聯網科技企業里,9家在愛爾蘭設立了歐盟總部以減少稅負壓力。

在他看來,目前雙支柱稅改計劃剩下的最大懸念,是全球最低企業稅稅率是否會引入G7國家倡導的至少15%最低稅率。

“隨著全球企業稅最低稅率實現統一,部分國家將不可避免地遭遇新一輪資本流出。”他指出。原因是跨國企業資金流向不再遵循各國稅率高低,而是各國經濟增長潛力,以及是否具備良好的營商環境,包括基礎設施建設、人才儲備、產業資源協同性等。

這位國內大型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認為,某種程度而言,美國或許會成為全球最低企業稅稅率實施的受益者——美國企業稅率劣勢被“消除”,加之美國政府採取更積極的財政刺激計劃,將會吸引美國大型跨國企業將更多全球資金回流美國本土以尋找商業機會。

備受爭議的“愛爾蘭三明治”

一直以來,眾多美國大型跨國企業(尤其是互聯網科技巨頭)都將註冊地設立在愛爾蘭等低稅率國家,成功規避巨額稅收。

英國的“公平稅務標誌”(Fair Tax Mark)組織通過評估分析2010年-2019年期間Facebook、Apple、亞馬遜、Netflix、Google、微軟等全球六大互聯網科技巨頭的全球納稅情況,發現這段時間他們的納稅撥備金,與實際支付的稅收相差逾1002億美元,即六大互聯網科技巨頭通過將利潤轉移到低稅率國家等手段,少繳了1002億美元應繳稅款。

“其中最典型的一種做法,就是美國互聯網科技巨頭將歐盟總部註冊地設立在愛爾蘭,利用愛爾蘭12.5%的低稅率減輕繳稅壓力。這種操作也被稱為愛爾蘭三明治。”一位熟悉全球避稅遊戲規則的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告訴記者。甚至部分互聯網科技巨頭還玩成了新花樣,比如Google開創了“愛爾蘭-荷蘭三明治”的雙重避稅方法,即將大量利潤在兩家愛爾蘭子公司與一家荷蘭子公司之間來回轉移,利用兩國不同的繳稅政策與稅率,最大限度減少自己的繳稅壓力。

微軟則將這種玩法移植到百慕大群島等避稅天堂。2020年,微軟在愛爾蘭的子公司Round Island One創造約3150億美元利潤,相當於愛爾蘭GDP的約3/4,因為其註冊地在百慕大群島(百慕大群島不徵收企業所得稅),無需繳納相關企業所得稅。

上述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向記者透露,除了利用低稅率國家與避稅天堂的優惠稅收政策大膽避稅,眾多美國互聯網科技巨頭還充分利用傳統稅收政策的“漏洞”,達到避稅目的。比如美國社交網絡企業向歐盟用戶推出了一款社交網絡軟件,並收取企業廣告費在社交網絡軟件投放廣告。只要社交網絡企業要求廣告商在歐盟以外國家支付廣告費,那麼前者的歐盟分支機構自然沒有任何收入,且無需繳納相關稅收,真正達到避稅目的。

這也令眾多國家相當“憤怒”。過去3年以來,先是英國向亞馬遜、Google、Facebook等互聯網科技巨頭加征2%數字服務稅,後來法國、西班牙等歐盟國家紛紛效仿,均創設了數字服務稅,稅率在2%-3%。

“相比互聯網科技巨頭每年規避的數百億美元稅負,數字服務稅徵稅額對他們而言等於是丟了芝麻,保住了西瓜。”他指出。這也促使全球各國加快了雙支柱稅改計劃的協商,並最終達成共識。

記者獲悉,隨著雙支柱稅改計劃達成共識,一些國家的數字服務稅也將隨之退出歷史舞台。因為這些國家完全可以通過全球統一的最低稅率,要求互聯網科技企業補繳所得稅。舉例而言,若某個互聯網科技巨頭在愛爾蘭繳納12.5%所得稅,假設全球最低企業稅稅率為15%,那麼其他國家有權要求互聯網科技巨頭補繳2.5%所得稅。

“不過,這是否會令愛爾蘭等低稅率國家遭遇企業流失,仍是未知數。”這位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認為。一方面愛爾蘭等國具有相對完善的生活配套設施與人才儲備,仍會吸引跨國企業將人工智能等科技研發中心設在當地,另一方面愛爾蘭等國家可以通過財政獎勵等措施補償跨國企業的科研支出,變相起到降低稅負的作用。

企業全球資本流動再遇新挑戰

隨著雙支柱稅改計劃即將實施,多國財政收入將迎來大豐收。

此前美國財政部預計,此舉或將帶來約7000億美元的聯邦收入;法國智庫則預計,全球最低企業稅稅率統一將給法國帶來43億歐元財政收入。

“這也令歐美國家擁有更大的操作空間實施積極財政措施,刺激本國經濟持續增長。”一家華爾街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指出。除了稅收增加,令歐美國家更心動的,是雙支柱稅改計劃還可能驅動歐美跨國企業將更多資金回流本土,為當地經濟複蘇“輸血”。

以往,眾多歐美跨國企業會因為某些國家的低稅率政策,將部分資金留在這些國家賬戶,隨著全球最低企業稅稅率統一,這筆錢就沒有必要再留在低稅率國家,轉而可能紛紛回流歐美企業總部,作為支援當地經濟發展的新資金。

一位美國大型跨國企業亞太區財務總監向記者透露,目前他們內部已著手研究雙支柱稅改計劃給企業資金全球分配所帶來的影響。以往,他們會根據不同國家不同稅率,以及各國業務分支機構的經營開支需要,將資金分散配置在各國業務機構賬戶,如今考慮到雙支柱稅改計劃帶來的徵稅不確定性,總部更傾向先將所有閑置資金歸集到總部跨境資金池,等待相關全球最低稅率政策明確化再考慮新的資金分配方案。

在她看來,這無形間有助於企業將更多資金回流到美國本土尋找商業機會,令美國成為雙支柱稅改計劃的受益者。

記者多方瞭解到,部分跨國企業財務總監對此持不同觀點。他們認為跨國企業最終如何安排資金流向,很大程度取決於業務全球化發展需要,以及不同國家經濟增長潛力與營商環境是否優越。

“目前總部沒有要求我們將大中華區閑置資金歸集到歐洲總部,畢竟中國經濟具有穩健增長基本面,加之良好的營商環境,反而吸引歐盟總部將中國市場視為重要的業務增長點,還打算投入更多資金擴大中國業務規模。”一位歐洲機械製造企業大中華區財務總監向記者透露。

他坦言,雙支柱稅改計劃將在多大程度影響各國FDI(外商直接投資)增減,很大程度取決於各國經濟增長潛力是否足夠大,營商環境是否做得足夠好。

(作者:陳植 編輯:包芳鳴)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