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偉大探索與實踐
2021年07月04日14:30

  經濟日報重磅文章!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偉大探索與實踐

  來源:經濟日報

  豐衣足食、安居樂業,“民亦勞止,汔可小康”,是中華民族自古以來追求美好生活的樸素願望和社會理想。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代表黨和人民莊嚴宣告,經過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持續奮鬥,我們實現了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在中華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會。

  千年夢想,百年奮鬥,今朝夢圓。經濟日報近日連續推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偉大探索與實踐”系列重磅文章——《小康大道》《減貧偉業》《築夢時代》,獻給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

  小康大道

  有一種期待跨越千載。豐衣足食、安居樂業,“民亦勞止,汔可小康”,是中華民族自古以來追求美好生活的樸素願望和社會理想。

  有一份約定接力百年。從成立之日起,中國共產黨就堅守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複興的初心使命,團結帶領全國人民創造美好生活。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中國共產黨向人民、向曆史作出的莊嚴承諾。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代表黨和人民莊嚴宣告,經過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持續奮鬥,我們實現了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在中華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會,曆史性地解決了絕對貧困問題,正在意氣風發向著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邁進。

  千年夢想,百年奮鬥,今朝夢圓。中華民族偉大複興中國夢邁出關鍵一步,14億多中國人民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

  百年征程,初心如磐,探索一條中國式的現代化之路

  小康,一個源自《詩經》的古老詞彙,卻深深嵌入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在當代中國人的心裡激發出強烈的認同。

  西藏山南市加查縣冷達鄉共康村的名字,寓意取自“感謝共產黨,同步奔小康”。在這個由雅魯藏布江畔近1300名貧困群眾易地搬遷組成的新村里,有衛生院、幼兒園,有超市、有茶館、有餐館,村民全部參加醫保;適齡兒童入學率達100%。2017年,全村貧困人口全部實現脫貧摘帽;2019年全村人均收入1.1萬元,與2017年相比近乎翻番,還被評為“全國鄉村治理示範村”。

  共康村這樣的故事,在中國有很多。

  物質的匱乏,是千百年來橫亙在夢想和現實之間的一道天塹。新中國成立前,有80%的中國人經常處於饑餓狀態。20世紀末,中國曆史上幾千年都沒有解決的溫飽問題基本得到解決;到2020年,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曆史性地消除了絕對貧困。

  英國學者馬丁·雅克曾感慨:中國發展道路與西方有著根本差異,中國的崛起是一個新的“現代化模式”的崛起。

  “這個小康社會,叫作中國式的現代化。”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同誌用“小康”這個古老詞彙來描繪發展目標,激發起全社會的共鳴。從此,翻兩番、奔小康,成為激勵人心的奮進指南;從小康生活到小康社會,從總體小康到全面小康,“小康”的內涵不斷豐富,一步步融入改革開放的鮮活實踐。

  胡波攝(中經視覺)

  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前途命運的關鍵一招。幾十年間,生產力相對落後的中國大踏步趕上了時代。無論是量的增長,還是質的飛躍,中國經濟發展取得的巨大成就令世界驚歎:中國已是製造業第一大國、貨物貿易第一大國、外彙儲備第一大國,經濟總量突破百萬億元;信息暢通,公路成網,高鐵飛馳,巨輪遠航,到處天塹變通途;深海探測、C919大飛機、天眼射電望遠鏡、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在海天之間書寫著國家日益強大的自信和底氣。

  每個中國人都感受到生活中那些悄然發生的變化:從憑票供應到消費升級,從溫飽不足到財富積累。中國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形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體,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社保體系、教育體系、醫療體系,人均預期壽命從35歲提高到77歲。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張占斌說,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製度優越性的直接體現。這些年,城鄉居民家庭財富不斷增長,說明我國發展戰略方向是有利於提高生產力和人民財富的。黨的十八大以來出台的一系列戰略舉措很好統籌了做大蛋糕與分好蛋糕的關係,老百姓真真切切地從發展中得到了實惠。

  披荊斬棘,砥礪奮進,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奮鬥目標

  2012年11月15日,在黨的十八大後首場記者見面會上,習近平總書記一連用了10個“更”字來描述人民的期盼。“我們的人民熱愛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穩定的工作、更滿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會保障、更高水平的醫療衛生服務、更舒適的居住條件、更優美的環境,期盼孩子們能成長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

  “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進入新時代,人民群眾不僅對物質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在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的要求也日益增長。全面小康必須是全面進步的小康。

  加強民主法治建設,完善全面小康的製度保障。

  2020年5月,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表決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將為人民群眾提供更加充分的法律保障。民法典的出台,是我國加強民主法治建設的一個縮影。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不斷深化改革,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始終堅持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行政共同推進。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有機統一的製度建設全面加強。人民享有更加廣泛的權利,享有更加平等的機會,共享社會發展進步的成果,公平正義的彰顯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保駕護航。

  推動實現文化繁榮,樹立全面小康的精神支柱。

  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各地文化部門大力推進基本公共文化服務標準化、均等化,豐富優質公共文化產品供給,完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與此同時,我國通過“互聯網+”戰略,不斷改造提升文化產業。公共文化服務的推進和文化消費的增長,不僅能夠滿足人民群眾多元文化需求,更有助於堅定民族文化自信,增強民族精神力量。

  全力保障改善民生,體現全面小康的根本要求。

  新疆伽師縣有水了!千百年來,當地群眾喝澇壩水、地下水,遇上地震時,水是紅的、渾濁的,只能沉澱後再煮了泡茶去掉苦鹹味。伽師縣群眾找水的努力從未停止。在黨中央的關懷下,一場圍繞水源、環保、資金、工期的攻堅戰展開。最終,跨越3個縣,從上百公裡外引來了慕士塔格峰冰川雪水作為穩定優質水源。多少代人喝上安全水的夙願終於實現了。

  蔡增樂攝(中經視覺)

  切實保護綠水青山,保證全面小康的鮮明底色。

  在廣東肇慶,夏陽正豔、榕樹正濃,硯陽湖碧波蕩漾、岸芷汀蘭、白鷺翔集,煥發出嶺南新水鄉的勃勃生機。幾年前,這裏有218個大小不一的魚塘,還散佈著一些豬圈。平日裡臭氣熏天,到雨季更是污水橫流。如今,這裏水質改善了,多年不見的白鷺又飛回來了。

  黨的十八大以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深入人心,各地區各部門堅持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大力推進節能降耗,努力打造青山常在、綠水長流、空氣常新的宜居生態,綠色發展進程不斷加快。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綠色小康”正在成為現實,碳達峰、碳中和又提上了日程。

  繼往開來,續寫華章,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

  黨的十八大首次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從“建設”到“建成”,凸顯衝刺宏偉目標的緊迫感。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我們對人民立下的軍令狀,必須全力以赴去實現”。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在農村特別是在貧困地區。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絕不能讓一個少數民族、一個地區掉隊”。

  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把脫貧攻堅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聚焦最突出的短板,在最薄弱環節上用力,打響了脫貧攻堅人民戰爭。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8年來,他7次主持召開中央扶貧工作座談會,50多次調研扶貧工作,走遍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8年來,廣大黨員幹部牢記總書記的殷殷囑託,團結帶領廣大群眾,貫徹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以“咬定青山不放鬆”的堅韌,以“不破樓蘭終不還”的拚勁,與“貧魔窮根”進行了波瀾壯闊的曆史決戰,攻克了一個又一個貧中之貧、堅中之堅。

  披荊斬棘、櫛風沐雨。如今,我國現行標準下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12.8萬個貧困村全部出列,區域性整體貧困得到解決,完成了消除絕對貧困的艱巨任務。

  位於雲南大山深處的獨龍族實現了整族脫貧,農民住上了明亮寬敞的安居房,成為“全面實現小康,一個民族都不能少”的最好註腳;湖南湘西十八洞村幹部群眾牢記總書記的囑託,發展起特色產業,遊客絡繹不絕,全村年人均純收入增長到1.8萬元。

  發展未有窮期,奮進永不言止。隨著小康社會全面建成,中華民族站在新的曆史起點上。我們將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到2035年,“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

  華雪根攝(中經視覺)

  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人民群眾的共同期盼,是我們黨一直以來矢誌不渝的奮鬥目標。

  針對我國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仍然突出,城鄉區域發展和收入分配差距較大的現狀,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共同富裕本身就是社會主義現代化的一個重要目標。我們要始終把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作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在實現現代化過程中不斷地、逐步地解決好這個問題。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為促進共同富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日前,《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的意見》出台,賦予了浙江重大的曆史使命——先行先試、作出示範,為全國推動共同富裕提供省域範例。

  全體人民通過辛勤勞動和相互幫助,普遍達到生活富裕富足、精神自信自強、環境宜居宜業、社會和諧和睦、公共服務普及普惠,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和社會全面進步,共享改革發展成果和幸福美好生活——中國共產黨正團結帶領全國人民繪就一幅共同富裕的新畫卷。

  減貧偉業

  今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向全世界莊嚴宣告,經過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努力,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現行標準下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12.8萬個貧困村全部出列,區域性整體貧困得到解決,完成了消除絕對貧困的艱巨任務,創造了又一個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蹟!

  中國減貧有多難

  大山入雲,層巒疊嶂,一個個小山村在雲霧中時隱時現,這裏是位於雲貴高原深處的雲南省鎮雄縣。

  鎮雄位於烏蒙山腹地,全縣山區占比高達98.8%,地質災害頻發,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在這樣的深山區,減貧最好的辦法就是易地搬遷。僅在“十三五”期間,鎮雄縣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就多達14752戶65464人。

  時間向前推幾十年,在新中國成立之初甚至改革開放前夕,中國農村貧困程度深得多、貧困面廣得多,減貧難度更是艱巨得多。

  “討飯的比買飯的都多!”上世紀70年代末,時任農林部部長楊立功同誌到“三西”考察,在一條街上就見到100多個要飯的,不禁痛心地說。

  定西、河西、西海固,分屬甘肅、寧夏兩省區,地理位置相鄰,統稱“三西”,是中國最窮的地區之一。“三西”貧窮不是因為老百姓懶惰,而是自然條件過於惡劣,靠天吃飯的問題長期未能解決。

  走在“三西”千山萬壑間,滿眼是層層疊疊的黃土坡,不時還能看到坍塌廢棄的窯洞。這裏嚴重缺水。“春天播下玉米,如果能下點雨,保住了苗,秋後就能有收成;如果沒保住苗,下一年就沒飯吃。”寧夏西海固駝巷村村民張彩霞說。

  那時吃不飽飯的人在全國農村有很多。1978年改革開放前夕,按我國當時家庭年人均收入低於150元屬於貧困戶的標準,全國農村貧困人口超過2.5億,占農村總人口的33%。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我國啟動了農村改革,農村經濟快速發展,對消除農村貧困產生了巨大影響。從1978年到1985年,短短幾年時間,按當時的貧困線標準,農村超過50%的貧困人口實現了脫貧。從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我國開始了大規模的專項扶貧,成立了國務院扶貧領導小組辦公室,撥付專項資金,利用扶貧貸款,動員各界力量,先後實施“八七扶貧攻堅計劃”、兩個10年的“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取得舉世矚目的扶貧成績。

  張曉亮攝(中經視覺)

  然而,雖然經過數十年的扶貧,到“十一五”末期,我國仍有1.5億人沒有脫貧。這些貧困人口主要分佈在中西部石山區、深山區、極端乾旱山區、高寒陰濕地區。這些地區行路難、吃水難、用電難,一些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條件比較差,是最難啃的“硬骨頭”。

  即便到了2020年初,脫貧攻堅仍有不少硬仗要打。當時,國務院扶貧辦發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全國未脫貧摘帽的貧困縣還有52個,貧困發生率超過10%的貧困村還有1025個。這些貧困縣、貧困村、貧困人口主要集中在西部深度貧困地區,是多年沒有啃下的“硬骨頭”。另據各地初步摸底,已脫貧的9300多萬建檔立卡人口中,近200萬人存在返貧風險。在邊緣人口中,有近300萬人存在致貧風險。鞏固脫貧攻堅成果的任務十分繁重。此外,全國已完成易地扶貧搬遷近1000萬貧困人口,還有同步搬遷的農戶,與完成搬遷建設任務相比,做好後續扶持工作任務更加艱巨。

  頂層設計有多重要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我們黨確定的“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要實現這一目標,就必須“確保到2020年所有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一道邁入全面小康社會”。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社會快速發展,綜合國力明顯增強,為減貧事業發展奠定了堅實的物質基礎和有力的製度支撐。然而,面對貧中之貧、堅中之堅,採用常規思路和辦法、按部就班推進難以完成任務,必須以更大的決心、更明確的思路、更精準的舉措、超常規的力度,眾誌成城實現脫貧攻堅目標。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把脫貧攻堅擺在治國理政的突出位置,把脫貧攻堅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打響了聲勢浩大的脫貧攻堅人民戰爭!在這場動員全黨全國全社會力量的攻堅戰中,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掛帥、親自出征、親自督戰,四梁八柱的頂層設計逐漸完善。

  2012年年底,黨的十八大召開後不久,黨中央就強調,“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關鍵在貧困的老鄉能不能脫貧”,承諾“決不能落下一個貧困地區、一個貧困群眾”,拉開了新時代脫貧攻堅戰的序幕。

  2013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湖南省花垣縣十八洞村考察時首次提出了“精準扶貧”。2015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貴州考察時,進一步就扶貧開發工作提出“六個精準”的要求,即“扶持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精準、脫貧成效精準”。

  2015年10月召開的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了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的目標。在當年11月召開的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立下愚公移山誌,咬定目標、苦幹實幹,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吹響了脫貧攻堅戰的衝鋒號。2017年,黨的十九大把精準脫貧作為三大攻堅戰之一進行全面部署,錨定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聚力攻克深度貧困堡壘,決戰決勝脫貧攻堅。

  劉振軍攝(中經視覺)

  惟其艱難,更顯勇毅。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先後7次主持召開中央扶貧工作座談會,50多次調研扶貧工作,走遍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堅持看真貧,堅持瞭解真扶貧、扶真貧、脫真貧的實際情況,面對面同貧困群眾聊家常、算細賬。

  事實充分證明,精準扶貧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製勝法寶,開髮式扶貧方針是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鮮明特徵。在脫貧攻堅的壯闊實踐中,我國逐漸形成了以“七個堅持”為主要內容的中國特色反貧困理論:堅持黨的領導,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堅持發揮我國社會主義製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政治優勢,堅持精準扶貧方略,堅持調動廣大貧困群眾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堅持弘揚和衷共濟、團結互助美德,堅持求真務實、較真碰硬。

  2020年3月6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在這場黨的十八大以來脫貧攻堅方面最大規模的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再次發出決戰決勝的總攻號令——

  “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是黨中央向全國人民作出的鄭重承諾,必須如期實現,沒有任何退路和彈性。這是一場硬仗,越到最後越要緊繃這根弦,不能停頓、不能大意、不能放鬆。”

  一鼓作氣,盡銳出戰!不獲全勝,決不收兵!

  今年2月2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莊嚴宣告,經過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努力,在迎來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的重要時刻,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

  中國減貧有多拚

  雲南省鎮雄縣在做好易地扶貧搬遷工作的同時,緊抓教育扶貧,切斷貧困的代際傳遞。2016年以來,鎮雄縣與雲南師範大學、西南大學、浙江外國語學院合作辦學,3年多的時間里,鎮雄縣教育水平迅速提升。

  鎮雄的巨變,折射了黨和政府為消除貧困所作的艱苦卓絕的努力。

  黨的十八大召開前夕,我國仍然面臨嚴峻的貧困形勢,面對的都是貧中之貧、堅中之堅,減貧進入啃硬骨頭、攻堅拔寨的衝刺階段。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彙聚全黨全國全社會之力打響了脫貧攻堅戰,明確提出:到2020年,確保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

  限期脫貧就必須解決精準問題。為摸清情況,2014年,全國組織80多萬人,進村入戶開展貧困識別。

  經過一年的努力,全國共識別貧困村12.8萬個、貧困戶2948萬個、貧困人口8962萬,基本摸清了我國貧困人口分佈、致貧原因、脫貧需求等信息,建立起了全國統一的扶貧開發信息系統。之後又開展建檔立卡“回頭看”,補錄貧困人口,剔除識別不準人口,為中央製定精準扶貧政策措施、實行最嚴格考核製度和保證脫貧質量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摸清了情況,下一步就是如何幫扶了。從2013年開始,國家向貧困村選派第一書記和駐村工作隊;到2015年,實現每個貧困村都有駐村工作隊、每個貧困戶都有幫扶責任人。截至2020年底,全國累計選派25.5萬個駐村工作隊、300多萬名第一書記和駐村幹部,同近200萬名鄉鎮幹部和數百萬村幹部一道奮戰在扶貧一線。

  陶明攝(新華社)

  貧困人群如何脫貧呢?辦法是:發展產業脫貧一批,易地扶貧搬遷脫貧一批,生態補償脫貧一批,發展教育脫貧一批,社會保障兜底一批。

  2020年新春伊始,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給脫貧攻堅全面收官帶來了新的困難和挑戰。年初疫情暴發後,貧困群眾外出務工受阻。因為疫情,貧困地區農畜牧產品賣不出去,農用物資運不進來,生產和消費下降,影響產業扶貧增收。因為疫情,扶貧項目停工,易地扶貧搬遷配套、飲水安全工程、農村道路等項目開工不足,不能按計劃推進。因為疫情,幫扶工作受到影響,一些疫情嚴重的地區,掛職幹部和駐村工作隊暫時無法到崗。

  脫貧攻堅時間確實很緊迫,疫情對脫貧攻堅的影響也比較明顯,但是,完成任務的決心和信心不會因為疫情影響而動搖。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下發《關於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脫貧攻堅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脫貧攻堅。為幫助貧困戶盡快恢復生產,國務院扶貧辦和銀保監會出台了扶貧小額信貸的優惠政策。對受到疫情影響不能按時還款的貧困戶,允許延長半年,不做不良貸款記錄。國務院扶貧辦和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出台了幫助貧困戶就業增收的措施,要求安全有序組織貧困勞動力返程返崗就業,促進就地就近就業。財政部對當時剩下的52個貧困縣和掛牌督戰的1113個村,在資金分配的時候予以傾斜,同時加快資金到位。經過舉國上下的努力,到2020年8月31日,52個掛牌督戰縣2020年已外出務工287.41萬人,是上年外出務工人數的112.94%;中西部22個省份29632個扶貧龍頭企業,已復工29054個,復工率達98%。

  黨的十八大以來,扶貧戰線廣大幹部職工奮力拚搏、艱辛付出,譜寫了一曲曲生命的壯歌。據統計,脫貧攻堅以來,1800多名黨員、幹部為減貧事業獻出了寶貴生命,用實際行動踐行了為人民犧牲一切的誓言。

  中國減貧有多偉大

  2020年5月,廣西環江毛南族自治縣傳來喜報:該縣退出貧困縣序列,毛南族實現整族脫貧。

  不僅是毛南族,我國28個人口較少民族全部實現整族脫貧,一些新中國成立後“一步跨千年”進入社會主義社會的“直過民族”,又實現了從貧窮落後到全面小康的第二次曆史性跨越!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民族不能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一個民族也不能少”“讓各族群眾都過上好日子,是我一直以來的心願,也是我們共同奮鬥的目標”,黨向曆史、向人民作出的莊嚴承諾,字字鏗鏘;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堅如磐石。不管路途多遠、條件多難,共產黨說到就要做到,也一定能夠做到。

  帶領一個14億多人口的大國戰勝貧困、實現小康,這是人類曆史上從未有過的壯舉。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人民披荊斬棘、櫛風沐雨,發揚釘釘子精神,敢於啃“硬骨頭”,攻克了一個又一個貧中之貧、堅中之堅,脫貧攻堅取得了重大曆史性成就。中國人民從此走上全面小康、共同富裕的康莊大道。

  ——現行標準下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12.8萬個貧困村全部出列,區域性整體貧困得到解決,完成了消除絕對貧困的艱巨任務。

  ——黨的十八大以來,平均每年1000多萬人脫貧,相當於一個中等國家的人口脫貧。貧困人口收入水平顯著提高,全部實現“兩不愁三保障”,脫貧群眾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飲水安全也都有了保障。

  ——貧困地區農網供電可靠率達到99%,大電網覆蓋範圍內貧困村通動力電比例達到100%,貧困村通光纖和4G比例均超過98%。累計建成集中安置區3.5萬個、安置住房266萬套,960多萬人“挪窮窩”,搬入了新家園。

  黃國安攝(新華社)

  無論是雪域高原、戈壁沙漠,還是懸崖絕壁、大石山區,脫貧攻堅的陽光照耀到了每一個角落,無數人的命運因此而改變,無數人的夢想因此而實現,無數人的幸福因此而成就!

  中國脫貧攻堅的規模之廣、難度之大、影響之深,前所未有;

  中國脫貧攻堅的決心之堅、力度之大、成果之豐,前所未有!

  改革開放以來,按照現行貧困標準計算,我國7.7億農村貧困人口擺脫貧困;按照世界銀行國際貧困標準,我國減貧人口占同期全球減貧人口70%以上。我國提前10年實現《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減貧目標,贏得國際社會廣泛讚譽。

  縱覽古今、環顧全球,沒有哪一個國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實現幾億人脫貧,這個成績屬於中國,也屬於世界,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了中國力量!

  這個成就,足以載入人類社會發展史冊,足以向世界證明中國共產黨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製度的優越性!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展望未來,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我們將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狀態、一往無前的奮鬥姿態,真抓實幹、埋頭苦幹,向著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奮勇前進!

  築夢時代

  小康生活什麼樣?每個人感受不一樣。“好日子讓人不忍變老!”這是山東省高青縣雍翠園小區居民張道安老人的感慨。

  老人早年先後做過蔬菜、魚蝦、百貨生意。前些年,吃穿早已不是問題,還把兩個孩子送進了大學校門。此後,他告別老舊平房,搬進寬敞樓房。如今,他每天保持著兩樣習慣,到附近生態園健步走,再就是琢磨書法。他在書房門口掛了三個字:“知樂齋”,以表心誌。

  今天,人們從切身感受中表述生活的變化,千言萬語最後都指向一個方向:小康!

  “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黨領導人民經曆持續奮鬥,從物質基礎到公共服務,從文化生活到精神面貌,讓中華大地發生了巨大變化。“小康”這兩個古老的漢字在神州大地上寫出了豐富多彩、生動形象的新篇章。

  從“解決溫飽”到“衣食無憂”

  ——物質基礎讓民生改善更加穩固

  溫飽曾經是我們的追求。“人人俱飽暖”是千百年來人們嚮往的目標。驀然回首,“溫飽”已經成為一個曆史名詞。建成全面小康,消費升級正在成為新課題。

  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副院長趙萍認為,從消費結構來看,溫飽問題得到了徹底解決,衣食無憂的生活獲得有力保障。恩格爾係數連年下降,按照聯合國基於恩格爾係數的生活水平劃分,我國已進入到富足的區間。人均衣著類消費支出占人均消費支出的比重也持續下降。這些表明,我國居民消費已經超過衣食無憂的小康生活水準。

  從消費滿足層次看,在生存型消費得到全面保障的基礎上,人們開始把收入用於發展型消費。家電、小家電全面普及,汽車快速進入普通家庭,人均住房面積持續提高,物質消費遠遠超過小康標準。人們用於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娛樂等方面的消費增速持續提高。

  “買買買”成為經久不息的熱門話題之一。電商購物節是這些年興起的“新節日”。剛剛過去的“6·18”電商購物節再度展現了國內消費的活力。京東平台“6·18”購物節累計下單金額超3438億元,創下新紀錄;蘇寧易購“6·18”開局1小時,全屋家裝、智能家居產品銷售同比增長135%……

  “買買買”背後是居民收入的增加。增加農民收入在很長一個時期,都是農村工作的重要著力點。新世紀以來,中央千方百計增加城鄉居民收入。黨的十八大以來,居民收入雖然有波動,但始終是一條向上的曲線。這條曲線讓人們感受到了幸福感,也體會到了“小康的滋味”。

  支撐“買買買”的當然還有物質基礎條件的改善。快遞物流的發展就是人們可以直觀感受到的變化。在過去的30多年里,快遞服務從無到有,業務規模連創新高,快遞業務量從1988年的153萬件增至2020年的833.6億件。經過多年不懈努力,快遞服務遍佈城鄉並開始向村一級延伸。“十二五”期間,我國啟動了“快遞下鄉”工程。

  截至2020年底,快遞網點已覆蓋3萬多個鄉鎮,覆蓋率達到97%,基本實現了“鄉鄉有網點”。

  熊琦攝(新華社)

  物暢其流,人暢其行。“世界這麼大,我想去看看。”“說走就走!”這樣的流行語正是當下人們生活方式的真實寫照。提到生活便利化,人們感受最直觀的,就是越來越便利的出行。在城市交通樞紐,刷臉進站、無感支付、電子客票,一系列“黑科技”方便了群眾出行。在農村,公路運輸網基本形成,“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腳泥”成為過去,“出門水泥路,抬腳上客車”則是現在。

  說走就走,考量的不僅僅是交通發展水平,更映射著經濟社會發展階段。人們有經濟實力,是出行的前提;基礎設施完善,才能保證出行質量;合理的假期結構,才有旅行的可能;高速的經濟運轉,才有更多的商務出行。富裕起來的群眾,在辛勤工作之餘,有條件享受發展紅利和勞動成果。高速公路、高速鐵路不僅縮短了省際、城市間的時空距離,人們還能“沿著高速看中國”,感受城鄉山川之間的自然之美。

  有健康才有小康

  ——民生保障網織密編牢

  小康路上,我們提出“一個都不能少”。而病患者、殘疾者等特殊社會群體最容易“掉隊”。民生保障網絡帶著情感的溫度,保障了社會每個成員都能享受小康成果,讓全面小康惠及每一個人。

  隨著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程的推進,社會保障製度也越來越完善,民生保障不斷增強。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社會保障領域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社保難題。新農保、城居保兩項製度合併、破除養老保險“雙軌製”、異地就醫住院費用即時結算……人們感受著民生保障的溫度,體會到保障製度的便利。社保的公平性、適應流動性、可持續性顯著提升。

  社會保障是社會的安全閥,對全面小康具有決定性意義。從1998年中央推進“兩個確保、三條保障線”,到2009年著力推進全民醫保、農民養老保險和大規模的保障性住房建設,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確立全面建成中國特色社保體系的目標,充分體現了黨持之以恒回應人民關切的不懈努力。社保覆蓋範圍從國有企業向多種所有製組織、從企業職工向靈活就業人員、從城鎮居民向農村居民擴展。

  全面建成小康的目標實現了,民生保障也更溫暖。我國用短短幾十年的時間,基本建立起了世界上最大的社會保障安全網。如今,城鄉老年人享有養老金,全民醫保目標基本實現,社會救助製度實現應兜盡兜、應救盡救。養老服務、兒童福利、殘疾人福利事業也在全面發展。

  貧病曾經緊密相連,拖垮了許多家庭。今天,醫療保障製度努力讓百姓病有所醫,看病能報銷,大病得補償。

  “要是以前,手裡沒錢,一些病只能硬扛。如今有了醫保,能及時得到治療。”在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區樟山鎮衛生院,68歲的當地農民胡春麗感慨道。“鄉鎮衛生院治療費用低,醫保報銷比例高,為農民節約了不少錢。”樟山鎮衛生院院長彭建平說,“以前,群眾要看病,寧願多走路,也要選大醫院。這對群眾而言是不便,對我們來說是尷尬。”醫藥衛生體製改革讓鄉鎮衛生院提高了診療水平,來看病買藥的群眾多起來。

  “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近年來我國加速推進優質醫療資源下沉和均衡配置。截至目前,超過80%的居民在15分鍾內能夠到達最近的醫療點,很多大病在縣里就能得到有效治療,基本實現了每個鄉鎮建有1所衛生院,每個行政村有1個村衛生室,每千名村民配有1名鄉村醫生。飛速發展的醫療衛生事業,正為14億多人民帶來更多福祉。

經濟日報記者趙晶攝
經濟日報記者趙晶攝

  “安得廣廈千萬間”是中國人世世代代的夢。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個夢變成了美麗的現實。這些年,保障性住房加快建設,危改、棚改齊頭並進。如今,百姓住有所居,“憂居”變“宜居”。

  “客廳、廚房、臥室分得清楚,住得舒服。”在雲南省臨滄市滄源縣猛董鎮國門新村,一棟棟特色民居綠樹掩映,乾淨整潔。說起居住條件的變化,村民李明很有感觸。“原來的老寨受地形限製,100多戶人家擠在一個小山包,住房簡陋、擁擠不堪,居住環境差。如今,搬遷安置到新村後,大家實現了安居,庭院鳥語花香、室內寬敞明亮,村里路燈全覆蓋、垃圾全收集。”

  向著全體人民住有所居的目標,我國不斷加大住房保障力度,租、售、改、補等多種方式齊發力。“十三五”期間,保障性租賃住房覆蓋範圍不斷擴大。截至2020年底,共有3800多萬名困難群眾住進公租房,累計2200多萬名困難群眾領取了租賃補貼,低保、低收入住房困難家庭基本實現應保盡保,中等偏下收入家庭住房條件有效改善。在鄉村,2020年,經住建部核驗,全國2341.6萬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均已實現住房安全有保障。“十三五”期間,還支持242.4萬戶農村低保戶、分散供養特困人員、貧困殘疾人家庭等改造危房,加速補齊農村住房短板。

  從“富口袋”到“富腦袋”

  ——群眾精神文化需求更好滿足

  全面小康,既是看得見的物質條件變化,更有國民素質與社會文明的提升。全面小康,就是經濟與文化並舉、富裕與文明同在。從物質生活到精神世界,從“富口袋”到“富腦袋”,老百姓說,全面小康看得見,更能感受到。

  30多年前,一張“大眼睛”照片成為希望工程的“名片”,照片上那個叫蘇明娟的小女孩一雙渴求知識的眼睛,震撼了無數中國人的心。如今,蘇明娟早已順利完成學業,成了一名金融從業者。她還成立了“蘇明娟助學基金”,將愛與希望傳遞下去。

  從“有學上”到“上好學”,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在提升基礎教育上實現跨越。1986年,義務教育法頒布實施,賦予普通人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到本世紀初,基本普及九年義務教育和基本掃除青壯年文盲的目標得以實現。到2006年“兩免一補”政策施行,教育公平的模樣逐漸清晰,讓每個孩子都有人生出彩的機會。

  上大學是幾代中國人的夢想。如今,高等教育的變化也頗讓人感慨。從上世紀80年代初參加高考時“100個人里只有4個人能讀到大學”,到今天高等教育進入大眾教育時代,每年都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走進高校的大門。面向農村和貧困地區的定向招生專項計劃,讓更多農家子弟踏入高等學府,更多農民家庭由此受益。

  如果說教育改變了很多家庭的外在命運,那麼文化則改變了人們的內心世界。

  近日,在浙江省湖州市南潯區雙林鎮,工作人員正修復蔡宅。修繕完工後,將展陳雙林鎮人文發展史及蔡氏家族發展史,為群眾提供文化公益活動。雙林鎮宣傳文化中心主任沈曉娟介紹,雙林鎮推出了“文化惠民服務卡”活動,為文化建設積極分子、文體示範戶等提供文體藝術輔導、文體活動策劃等服務。雙林鎮,有戲曲、舞龍、書法、美術等群眾業餘文體團隊15支,還在村級組織組建了25個文體俱樂部。

  國家著力提升公共文化服務水平,各地鼓勵和吸引全社會參與文化創造和文化供給,變群眾被動接受為人民自主選擇,讓群眾除了能讀書、看報、聽廣播、看電視、看演出,還能懂藝術、學非遺、練絕活、組團隊、搞演出。從城市到農村,從企業到社區,文化惠民的美好畫卷正在各地徐徐展開,一場場展覽、一本本圖書、一台台節目豐富了百姓精神生活,成為人民美好生活的有力支撐。

  文化是事業也是產業。我國文化產業有許多值得驕傲的數據:世界圖書出版數量第一、電視劇製播數量第一、電影銀幕數量第一。近年來,一個新動向是新型文化業態不斷湧現。文化產品和服務的生產、傳播、消費搭上數字化快車,視頻直播、視聽載體、手機出版等基於互聯網的文化新業態成為文化產業發展的新動能。

  郝源攝(新華社)

  小康,曾經是人們千百年來的夢想。如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成為生動的現實。我們來到這個新起點,凝結著過去多少代人頑強的奮鬥;我們站上這個新起點,將要開啟奮鬥的新徵程。

  從全面小康到全面現代化

  我們走在大路上

  幸福之路將越走越寬廣

  來源/經濟日報(記者齊平 林火燦 李哲 黃俊毅 熊麗 喬金亮 魏永剛)

  監製/王智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