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國企做網紅,杭漂的第三年,她開始“慢下來”

2021年07月09日17:03

原標題:離開國企做網紅,杭漂的第三年,她開始“慢下來”

國家公務員局網站的數據顯示,2021年度國考報名人數超過了157.6萬人。相較於以往的“北漂”“滬漂”浪潮,當代年輕人似乎越來越追求安全感。

今天《最後一班地鐵》的主角六一,是一個矛盾體,她既渴望穩定的生活,又厭倦一成不變的圈子:離開國企,杭漂3年,輾轉換了幾份工作,在不穩定中尋求一種安定。

現在,六一的主業是某教育公司CEO助理,副業是視頻博主,看似多姿多彩的生活,背後隱藏著她某些焦慮。

六一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漂亮、熱情,是一種沒有距離感的美,後來,我們才知道,這種感覺或許與她的職業息息相關。六一是CEO助理、視頻博主,每天的工作,就是面對各種各樣的人,解決不同人群的需求。

在地鐵初遇時,她穿著一條白色吊帶裙,搭配一件白色開衫;粉色眼影的修飾下,雙眼燦若桃花;發尾紮了一條麻花辮,上麵點綴著一朵“蝴蝶”。六一有一顆少女心,喜歡“蝴蝶”和“玫瑰花”元素。

“今天是‘520’,我剛和朋友吃完飯,這個節日不出去約會,顯得我‘行情’很差。”六一很大方地告訴我們,上個月,她和男朋友分手了,經曆了一些很狗血的“八點檔”劇情。

說這些話的時候,她很放鬆,彷彿在跟閨蜜分享最近觀看的戀愛電影。

我們一路暢談,來到六一家。房間整體是白色調,很明亮,桌上放滿了各式化妝品和小物件兒。
六一換了一套家居服,非常熟絡地跟我們介紹起她的衣物,聊到興起,還會親自示範一番,視頻博主的功底可見一斑。

“我夏天喜歡穿吊帶衫,如果要上班,外面可以套件小開衫,下班後,如果你要約會或和朋友聚會,脫掉開衫,你就是全場最閃亮的女王。”

大概是因為長得漂亮又會打扮,六一被媒體公司挖掘,簽約做視頻博主。
採訪中,她也給我們展示了華麗外表下的另一面:出生於傳統家庭,母親是老師,從小就對她要求嚴格,除了成績之外,父母還很注重她的興趣培養,因此,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只是會一些皮毛。不過,這些興趣愛好幫我打開了更多圈子。”

良好的教育,令六一一畢業就通過校招進入了浙江省一家國企。但是,工作一段時間後,她發現自己沒辦法適應這種沒有變化的生活,於是,冒險辭職,決心接受市場考驗,三年來,起起伏伏,最近才總算安定下來。

對於女兒的決定,父母是尊重的,他們對女兒的成長頗為放心,只是,有時候,在看到女兒勞累的時候,會勸她考公務員或是事業編。

六一不是一個喜歡冒險的人,而是一個“風險規避者”,但是又厭倦製式化的生活,她認為人是多元化的,每個人身體里會住著幾個不同的靈魂。她喜歡《紅樓夢》,認為自己是薛寶釵和林黛玉的結合體:精於人情世故不亞於薛寶釵,敏感多愁不輸於林黛玉。

對於過往的決定,六一認為,只能相信腳下的路,頻頻回頭,只會越活越糟糕。

採訪尾聲,她又和我們談起了前任:通過工作認識,相處半年,感情穩定,但是,前任放不下前女友,三個人糾纏不清,六一無法接受逃避的態度,所以果斷結束了戀情。

談及這段過往,六一坦言,她並不是看上去那麼輕鬆,也曾有過很長一段時間煎熬。不過,幸運的是,失戀之後,工作生活更順利了,六一說,這是因為她可以更關注自己。

未來,她打算在杭州安家,最近,已經在搖號買房了,她想先給自己一個家,期待另一個人出現,組成一個更大的家。

六一內心仍是嚮往安穩生活的:“穩定的工作+穩定的家庭+穩定的朋友圈子,這就是我的理想生活。不過,我不著急,慢慢生活、慢慢愛。”

誠如六一所說,每個人的組成都是多元的,我們身上可能既有冒險的部分,又有安定的部分,生活也是如此,我們需要不斷地提升自己,不斷地面對生活的變化,才能真正適應生活,獲得內心的安穩。

《奇葩說》辯手熊浩曾說過:“當你經曆過失敗、沮喪、驚喜,回過頭來,才能更淡定、沉穩。所以,那些時常處在不安中的人,將之視為一種常態,他才不會恐懼。因為他知道怎樣掌控它、克服它。活在不安中的人,才更容易掌控自己的人生。”

原標題:《離開國企做網紅,杭漂的第三年,她開始“慢下來”》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