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院士陸元九:讓青年擎起航天事業的旗幟

2021年07月12日04:56

  原標題:百歲院士陸元九:讓青年擎起航天事業的旗幟

  6月29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七一勳章”頒授儀式上,101歲的中國航天科技集團科技委顧問陸元九院士,是29位“七一勳章”獲得者中年紀最長者。

  他曾首次提出“回收衛星”概念,創造性運用自動控製觀點和方法對陀螺及慣性導航原理進行論述,為“兩彈一星”工程及航天重大工程建設作出卓越貢獻;他是我國著名的慣性導航及空間飛行器控製專家、自動化科學技術開拓者之一;他是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他還有一個倍加珍視的身份:中國共產黨黨員。

  這位百歲老人的一生都堪稱傳奇:生於舊中國風雨如磐的歲月,在戰亂中輾轉求學,遠渡重洋出國深造,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獲得了世界上第一個慣性導航博士學位,後來衝破阻力回到祖國懷抱,在年近花甲重返科研一線……

  陸元九最惦記的是更年輕一代的科技工作者。他說:“我們這一代人在炮火中求學,在荊棘里拓荒,把畢生最寶貴的年華奉獻給了國家和民族,希望新一代的央企科技工作者,把創新當作一場沒有終點的長跑。”

  “陸院士注重人才培養,在航天專家裡出了名。”“讓年輕人‘進步快一點’,一代接一代擎起航天事業的旗幟,是陸元九的夙願。”身邊的人評價陸元九。

  1984年,陸元九擔任了原航天工業部總工程師、科技委常委的職務。在他過問下,航天系統自己培養高學曆人才已成風尚,航天人才斷層問題逐步得到解決。 2005年,他又發表了文章《航天人才科學作風培養》,受到航天科技集團領導高度關注,隨即部署落實。

  對於年輕人的重視,和陸元九自身的求學和成長經曆不無關係。

  20世紀80年代,那些在出國潮中到麻省理工學院留學的年輕人得知,曾有一位中國人在這裏獲得了世界上第一個慣性導航博士學位,他讓美國同行刮目相看。

  這個人就是陸元九。

  1937年,陸元九剛剛報考大學,就傳出北平發生“七七事變”的消息。8月,他赴上海參加完考試,很快又發生“八一三”事變,日軍的飛機將上海轟炸為一片斷壁殘垣。此時,從南京遷往重慶的中央大學向陸元九發來了開學通知書。

  在炮火中,陸元九溯江而上,經由武漢、宜昌到達大後方重慶。作為中央大學航空工程系招收的首批本科生,陸元九和他的同學成為中國本土第一批系統學習航空技術的大學生。

  20世紀40年代中期,公費出國留學考試將舉行的消息傳來,陸元九白天工作、晚上努力學習,最終考取了赴美第一批公費留學生。

  當時,太平洋航線水雷密佈,他只有選擇印度洋和大西洋航線,從重慶飛到昆明,再從昆明飛到印度加爾各答候船,等船就等了兩個月。環繞半個地球的航行自然少不了磨難,但與陸元九執著理想的胸懷相比,這些只是人生路上的小插曲。

  陸元九被分配進麻省理工學院航空工程系。他看到在專業名錄中有一個儀器學專業——所謂儀器學專業,學習的其實就是慣性導航。這個專業需要學習新課程,完成論文前還要進行合格考試,它的難度使得報名者寥寥。

  “既然到了美國,就要學習一些新東西。”喜歡嚐試挑戰的陸元九選擇了儀器學,成為著名自動控製專家C·S·德雷伯教授的首位博士生,在這位世界慣性導航技術之父的引領下,他走進了前沿技術的前沿。

  在兩年內,他一直是這門學科唯一的博士生,導師對這位來自中國的學生十分喜愛。從1945年到1949年間,陸元九埋頭學習,並擔任助教,開展了大量工作,取得豐碩成果。

  1949年,大洋彼岸的陸元九迎來了兩樁喜事:一是獲得博士學位,二是與留美碩士、安徽同鄉王煥葆喜結良緣。獲得博士學位後,29歲的他被麻省理工學院聘為副研究員、研究工程師,在導師的科研小組中繼續從事研究工作。

  這時,新中國百廢待興。陸元九知道,到了為國家貢獻本領的時候了。

  但一道道難關橫在陸元九和新中國之間:第一,中美沒有外交關係,不能辦理回國手續;第二,他從事的研究屬於重要機密,美國當局強迫他辦綠卡永久居留,放他回國更是無從談起。

  1950年,他退出了科研小組,轉到一個研究原子彈爆炸破壞效應的實驗室,密級降低了。1954年,為了徹底掃清回國的障礙,陸元九離開實驗室,到福特汽車公司研究所進行民用科技研究。此間,陸元九參加了多項先進科技項目的探索,其中包括世界上第一輛氣墊車。

  事業的成功,並不能減弱陸元九的思鄉情懷。機會終於來了,中美達成了協議,用戰爭中的美國俘虜換取中國留學人員回國。著名科學家錢學森借此機會於1955年10月返回祖國。

  當押解他們的警察離去,陸元九站在深圳河邊祖國的土地上,回望短短幾十米的羅湖橋,不禁百感交集:回國的路看似平常,可他竟走了11年!回想在國外沒有身份、受人欺侮的經曆,他無比暢快,真想大喊一聲:“祖國,我回來了!”

  回國後,陸元九與新中國第一批科技工作者,共同開創了我國的自動化領域,為“兩彈一星”工程的實施,打下了堅實的專業技術基礎。他還為以載人航天、月球探測為代表的國家重大科技工程的規劃和論證作出重要貢獻。

  陸元九個性直,他經常受邀參加各類評審會、研究生論文答辯等會議,一聽到陸元九要參加,大家都格外緊張。

  陸元九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任教時的一名學生後來進入航天系統,與他共事,為了技術問題,陸元九有時與學生爭得面紅耳赤,但師生倆並沒有絲毫不愉快。

  大家都知道,陸元九“個性倔,本質特徵就是‘要求嚴’”。這種嚴格來自對航天產品的負責,“上天產品,99分不及格,相當於零分。100分才及格,及格了還要評好壞。”

  陸元九的一生推動了我國慣性導航事業的跨域發展,也培養了一大批領軍人才。

  十一年前,在他90歲大壽之際,他的“大齡”學生們發來祝福,其中寫道:“儘管我們現在都已年過古稀,但我們多想再在教室里聽您講述各種‘原理’。”

  陸元九一生簡樸,他把自己的積蓄毅然捐了出來,資助科學研究,這些錢寄寓著這位老院士對年輕一代的殷切期望。在他看來,青年始終是未來。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邱晨輝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7月12日 03 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