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碎牙也要堅持辦東京奧運 日本為什麼不接受取消

2021年07月12日12:31

  2019年11月,日本令人不安的“德川詛咒”消息傳出,源於2013年至2015年間,東京新奧林匹克體育場的建築工地挖掘出了187具人體骨骼,系江戶時代(1603-1868)德川家族的墓地。

  日本作家和神學研究員吉田勇樹說:“在籌備2020年奧運會期間,各種麻煩開始爆發,我開始深入研究該地區和奧運會的歷史,併發現了與德川之間的聯繫,但我沒想到這次會遭受COVID-19的打擊。”

  對於日本舉辦奧運會,奧委會主席巴赫是這樣說的:“人類正身處黑暗的隧道中,2020東京奧運會可以成為這條隧道盡頭的曙光”,然而,在疫情的黑暗中,人類不是應該老老實實遵守防疫規定嗎?為什麼日本要堅持舉辦奧運會?思考這個問題,我們一起從以下方面來展開。

  一、人類戰勝災難的本能

  1920年安特衛普夏季奧運會,在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後,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舉辦的第一個奧運會,奈傑爾-馬克雷里所著《熄滅的火焰》一書記載,至少有135名奧運選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喪生,大衛-米勒在2012年出版的《奧運會和國際奧委會官方簡史》中寫道,人們只是為了“很高興能活著”,運動設施非常簡陋,改造後的學校房間是硬舖位和乾草枕頭,住宿、食物和洗滌設施泛善可陳,但有來自29個國家的2607名參賽者創下了紀錄,這“反映了人類自我保護和渴望延續的本能”。

  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告訴路透社: “安特衛普運動會為許多人帶來了希望,我們希望東京奧運會能發出同樣的信息,並證明是一個轉折點,讓人們重拾希望。”

  奧運會舉辦一直是多災多難。1929年華爾街爆發了金融危機,1931年,國際奧委會將1936年的奧運會授予柏林,來自49個國家的創紀錄的4000名運動員參加。三年後,希特勒的德國入侵波蘭,世界再次陷入戰爭,大約400名奧運參賽選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喪生,包括德國1936年雙人划船金牌得主赫伯特-亞當斯基。

  1948年,倫敦節衣縮食舉辦了12年來的第一屆夏季奧運會,德國和日本沒有被邀請,而且蘇聯還沒有獲得國際奧委會成員資格。

  奧運會舉辦還受到地緣政治的影響。1976年,28個非洲國家抵製了蒙特利爾奧運會,1980年65個國家抵製莫斯科奧運會,1984年13國抵製洛杉磯奧運會。1996 年亞特蘭大夏季奧運會的奧林匹克公園發生炸彈爆炸,兩人喪生,111人受傷。2016年里約奧運會,儘管有150名醫生和科學家組成的小組對病毒的潛在傳播表示擔憂,奧運會還是如期舉行了,只有一些高爾夫、網球、自行車選手退出。

  奧運會只有三次被取消:1916年、1940年和1944年,取消的原因是由於兩次世界大戰。

  二、巨額賠款顧不上“低穀效應”

  此前,日本首相菅義偉稱政府不會“將奧運會放在首位”,但補充說,國際奧委會對奧運會是否繼續有最終決定權。

  據估計,東京奧運會的舉辦費用約為150億美元,即使閉門舉辦奧運會,也將導致230億美元的損失,若奧運會取消,損失將高達逾4.5萬億日元。墨爾本大學體育法專家傑克安達臣教授告訴BBC:“根據這份主辦城市協議中的各種條款,如果日本單方面取消合同,那麼風險和損失基本上都會由當地組委會承擔,這可能是同類活動中最大的保險賠付事件” 。

  日本律師協會前主席宇都宮健二說:“日本政府一直表示正在尋求平衡經濟和 COVID-19對策的方法,但我認為奧運會舉行的首要因素是經濟”,1964年夏季奧運會被視為二戰後日本複興和重建進程的重要標誌,而2020東京奧運會則被看做是讓日本結束經濟停滯不前的標誌,關西大學理論經濟學教授表示,很難說東京受到了與1920年的安特衛普一樣多的困擾,很大原因是因為巨額賠款。

  還有經濟學人士認為,大型體育賽事的舉辦會給舉辦國經濟帶來連鎖效應,但究竟是“低穀效應”還是“提振效應”,需結合一國的實際情況進行分析,2020年東京奧運會舉辦在即,從短期看,受日本國內外多重反向因素影響,奧運會的積極經濟效應將在很大程度上被抵消,日本會出現經濟低穀效應”。

  並且,奧運會過後,耗資巨大的設施和場館經常被腐爛和毀壞,雅典北部奧運村的游泳池,充滿了渾濁的雨水,美國亞特蘭大1996年夏季奧運會曲棍球場有1.6萬個座位,它再次出現在公眾眼中,還是因為拍攝《我們是馬歇爾》電影作為背景,滿眼都是垃圾和鐵絲網,2006年意大利都靈冬奧會奧運村已經廢棄。

  三、如果取消奧運意味著國恥

  《經濟學人》前主編比爾-埃莫特認為,“決定東京奧運會命運的不會是COVID-19危機,因為不存在這樣的危機”,日本每千人的病床數量幾乎超過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儘管東京只有不到30%的醫護人員接種了疫苗,到奧運會開始時,日本完全有能力讓來訪的運動員及其隨行人員與民眾隔離。

  埃莫特說:“日本政府不可能同意取消奧運會,這樣做將意味著國恥。試想,如果奧運會是在美國或中國城市舉行,在大流行的這個階段,美國或中國會取消嗎?同樣的,他們也不會。”

  如果東京奧運會被取消,全球日曆上的下一屆奧運會是2022年2月的北京冬季奧運會,考慮到由“區域競爭對手”來舉辦的利害關係,日本會不遺餘力地完成東京奧運會。

  東京奧組委會首席執行官武藤敏郎表示,東京奧運會將為在舉辦奧運會提供一個新模式,沒有觀眾是“風險最小”的選擇。可容納6.8萬人的奧林匹克體育場將沒有普通觀眾,組委會已經要求運動員手執防疫指南手冊,並且奧運村禁止飲酒,也不再發放安全套。除了比賽或吃飯時,運動員將被要求戴口罩,每天接受檢測,如果檢測結果呈陽性,他們將被隔離並且不被允許參加比賽。

  339場奧運會賽事的舉辦,對日本是一個巨大的考驗,劄幌要求觀眾不要在馬拉松和競走比賽期間沿途圍觀,此舉遭到國際田聯的批評,稱限製戶外活動的決定是“極大的恥辱”。以往,像湯加這樣只能派出7名運動員的國家,當運動員揮舞著他的國旗時,整個體育場都在為他們鼓掌,而現在這些場景不會再出現了。

  據報導,7月10日,中國帆船隊18人抵達日本,是中國第一支抵達日本的奧運代表團。

  四、罔顧國民的反對

  2021年6月初,日本已有近75萬人感染了Covid-19,超過1.3萬人死亡。7月8日,日本政府宣佈東京進入第四次COVID-19緊急狀態,觀眾將被禁止參加東京的公共活動直到奧運會結束。一項民意調查顯示,70%的日本人不希望奧運會繼續進行,7月9日,奧委會主席巴赫前腳剛到東京,示威者就聚集在他下榻的酒店外,高呼“不再舉辦奧運會”和“回家”的口號。

  目前,日本圍繞奧運會的衝突趨於兩極化,沒有中間立場,衝突演變成了一場極其情緒化的辯論,一項名為“停止東京奧運會”的在線活動徵集了來自日本各地的超過50萬個簽名,公眾的焦慮和醫療要求與經濟壓力和政治力量發生衝突,持有不同意見的人都不敢站出來支持奧運會,也有人懷疑的說:“無論劇本設計得多麼好,人們是否遵守規則就是另一回事了。”

  東京大學進行了一項模擬研究,如果日本境內的人流量因為人們在酒吧觀看賽事而增加2%,那麼新感染人數可能達到1046人。對於反對奧運會的田村愛子來說,再多一個人死亡也是不能接受的:“他們只考慮經濟利潤,他們不在乎人們是否死亡,這與奧林匹克精神完全相反。”另一位日本公民吉村幸二也表示,“奧運會已經成為一種商業化體育賽事,其傲慢程度令人驚訝。”

  網球選手大阪直美、錦織圭等對舉辦東京奧運會持保留態度,但很多國外運動員比如細威也已經明確不會參賽,游泳運動員池江璃花子一度被視為勵誌人物,她將參加女子4X100米自由泳接力,但是在社交媒體上,越來越多的人呼籲她退出奧運會,池江在Twitter上回覆說,很多人因為COVID-19而呼籲取消奧運會是很自然的,但這種願望強加在“個別運動員身上”是很“痛苦的”。

  獨立專家小組主席岡部信彥博士稱,不能預測東京的三週內會發生什麼:“在過去的歷史上,沒有人在病毒大流行期間舉辦過奧運會,所以我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這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小褲衩)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