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對網癮老人少些傲慢偏見 更不能停止互聯網適老化改造

2021年07月19日07:28

  原標題:媒體:對網癮老人少些傲慢偏見,更不能停止互聯網適老化改造

  隨著智能終端適老化改造的深入進行,互聯網的門檻在老人面前變低了。更多的老人享受到互聯網便利的同時,新問題隨之產生。過去人們最擔心孩子沉迷網絡,如今不少人開始為自己的網癮父母擔憂犯愁。據央視報導,我國60歲及以上群體的網絡普及率為38.6%,其中,超過10萬老人日均在線超過10個小時。

  老齡化遇上數字化,以前讓人感慨最深的是數字鴻溝,指向老年人在數字時代的手足無措。確實,由於不會用、不敢用、用不起智能設備,很多老人就連“衣食住行購遊娛”都遇到了挑戰,有的乾脆被“智能列車”甩到了外面。可是現在,竟然出現了“網癮老人”,而且數量還不少。

  數字鴻溝與網癮老人尖銳地並立出現。適老化改造因數字鴻溝而來,從時間上講,“網癮老人”出現與適老化改造有著平行線的一面,但不能把兩者簡單掛起鉤來,不能借“網癮老人”否定適老化改造,更不能因“網癮老人”而停止適老化改造。互聯網適老化改造不僅不能停,還應該加大力度。

  網癮老人的問題應該引起高度重視。目前來看,對此認識,難言公允與客觀,還存在一定的傲慢與偏見。比如說,有的年輕人自己也陷入網絡中,不願意“半斤笑八兩”,於是聽之任之;有的年輕人出於一種樸素的感情,認為“老人只剩三個‘億’——失憶+回憶+不容易,手機是惟一安慰”,於是安心若素;有的人看到上癮的可怕性,又沒有多少耐心,於是急而待之;有的人心態不好,甚至認為“這就是當初罵孩子‘早晚被上網害死’的那些人”,於是嗤之以鼻。

  就目前來看,網癮是一個普遍性的問題,還有擴散性的趨勢,而且很難用有沒有、有多少克服力來評價和形容,乃至寄望克製力來解決問題。實際上,網癮面前沒有年齡性別之分,並沒有哪個群體有天然的免疫力。做一下深入統計,就會發現沉迷網絡的現像有多麼嚴重。看看校園里的一些大學生,看看職場里的部分年輕人,即便很多“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也有不少人把時間耗在了手機上。智能設備“香水有毒”突出的一點就在於,它大大激發和釋放了現代人的“無聊性需求”。

  當前,對於智能設備的負面影響,尤其成癮機製和防範措施,雖然已經有了研究但還遠遠不夠。在防範機製上,並沒有什麼一吃就靈的“神藥”,很多問題出現在網上,其實根子在網下。比如說,讓老年人從網癮里走出來,首先需要回答“去哪裡”。城市化的發展,已經造成了“熟悉的城市陌生的角落”現象,老年人缺少可以安放靈魂、老有所樂的物理空間和無形空間。一些老年人癡迷於跳廣場舞,與沉迷網絡有一定的共通之處。現在只有把線下問題解決了,線上問題才會進入可治理狀態。

  對網癮老人少些傲慢與偏見,不要藉機夾雜一些“私貨”,甚至停止互聯網適老化改造。當前,有必要系統化地思考和解決問題,而不是簡單地就事論事。還要看到,適老化改造不只是網絡的事情,而是整個社會的事情,尤其我們的城市亟須補上這個短板,為豐富的老有所樂創造更多的可能。

  來源:東原/北京青年報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