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里過渡總統突遇刺殺,非洲這個國家為何這麼亂?

2021年07月21日15:22

  原標題:馬里過渡總統突遇刺殺,非洲這個國家為何這麼亂?| 京釀館

  9個月以來他槍不離身,身邊簇擁著頭戴戰術頭巾、身背自動步槍的特種部隊隊員,卻仍遭到襲擊。

  文 | 陶短房

  當地時間7月20日,馬里過渡總統、前馬里特種部隊指揮官阿西米·戈伊塔上校在一次宗教儀式上遇刺,所幸並未受傷。

  宰牲節上遇刺

  據當地媒體援引目擊者報導稱,當天正逢一年一度傳統的“宰牲節”,戈伊塔和過渡政府總理邁加等政要齊聚首都巴馬科最大清真寺——費薩爾國王清真寺出席節日活動。

  按照馬里等西非國家傳統,與會者先分別男女聚會一堂,出席俗稱“塔巴斯基”的團會儀式,然後最尊貴的與會者將陪同阿訇到門外一同宰殺用於獻祭的羊,隨後則進入家庭聚會環節。

  當天上午,戈伊塔等人結束團會儀式,走到寺外,準備“宰牲”之際,突然有一名青年手持尖刀一躍而出,試圖刺殺戈伊塔,戈伊塔格擋躲避,尖刀誤傷了另一人。隨後這名青年和另一名“疑似同夥”都被軍警逮捕。

  最初有傳聞稱,刺殺者持有手槍,是特種部隊成員,但巴馬科第三警區負責人托莫達對此傳聞予以否認,但並未詳細說明。費薩爾國王清真寺負責人圖雷則表示,持刀者係從背後撲向戈伊塔,他和另一名被捕者都是年輕人。有目擊者稱,兩人中至少有一人戴著當地傳統的花帽。

  同樣身在現場的馬里宗教事務和信仰部長穆罕默杜·科內稱,行刺者在被逮捕之前就已被軍警“妥善控製”,過渡總統並未遭遇重大危險。

  事發後現場立即被清空,約15分鍾後,戈伊塔離開現場,前往他的大本營——位於巴馬科郊外15公里的馬里最大軍事基地凱塔·鬆迪亞塔軍營。

  動盪的馬里和強悍的過渡總統

  馬里共和國面積124萬多平方公里,人口近2000萬,是非洲最大的內陸國,也是著名的文明古國,19世紀末淪為法國殖民地,1960年獨立。

  自2012年以來,馬里政局動盪,北方分離主義勢力——本土分離主義組織“阿紮瓦德民族解放運動”串通境外有“基地”組織背景的恐怖主義團夥,挑起持續數年的馬里內戰,一度建立起割據半個國家的原教旨政權“阿紮瓦德國”,並在全國製造多起暴恐事件。

  此後,馬里依靠號稱“非洲憲兵”的法國出兵,聯合國馬里多層面綜合穩定特派團和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出兵維和,才勉強穩住局面,在形式上恢復了國家統一。

  一片混亂中不斷有軍事強人試圖通過政變上台執政:馬里自獨立以來發生過5次軍事政變,2012年之後就有3次:2012年“3.21”、2020年“8.18”和2021年“5.24”。

  身為特種部隊指揮官的戈伊塔無疑是“政變積極分子”:2020年的“8.18”政變,他聯合另一些軍官逮捕文官總統凱塔,組建“全國人民救國委員會”,自任主席,宣佈“暫時接管政府”。

  此後,在國際社會壓力下,戈伊塔轉而推舉未參與政變密謀的前國防部長巴·恩多出面,於當年10月5日成立“過渡政府”。戈伊塔出任過渡副總統,“全國人民救國委員會”則佔據了國防、安全、領土管理和民族和解四個要害部門的部長職務。

  按照各方約定,這個過渡政府本應負責於2021年10月31日舉行全民公決修改基本法,隨後在12月26日舉行地方選舉,在2022年2月27日舉行總統及議會選舉,然後“還政於民”完成曆史使命。

  但恩多和戈伊塔間矛盾日趨尖銳,恩多意欲改組政府削弱戈伊塔權力。戈伊塔則在今年5月24日再次發動政變,逮捕恩多和過渡政府總理瓦納,隨後於6月7日宣誓就任過渡總統,重申了遵守“過渡時間表”、明年2月27日“還政於民”的承諾。

  戈伊塔的強悍作風為他在國內引來不少政敵。9個月以來他槍不離身,身邊簇擁著頭戴戰術頭巾、身背自動步槍的特種部隊隊員,卻仍遭到襲擊。

  何人為之?

  當天中午,戈伊塔出現在馬里電視台播音室,稱自己“很好,沒有受傷”,將事件形容為“任何時候總有人想嚐試破壞穩定,嚐試發動‘孤立行動’”。但戈伊塔或過渡政府其他人,暫時都未指出行兇者究竟是什麼背景。

  自2015年“11.20”和2016年“5.31”兩次震驚世界的恐怖襲擊後,原教旨組織鑒於國際部隊雲集,政府戒備森嚴,已很少在首都巴馬科及周邊發動恐怖襲擊。

  但戈伊塔對“解放阿紮瓦德民族陣線”,即“基地”繫在馬里十分猖獗的兩大分支——“伊斯蘭馬格里布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後衛”,以及與“伊斯蘭國”有關的一些原教旨組織,均採取鐵腕措施。因此,不排除上述組織發動“獨狼襲擊”,趁戈伊塔及馬里軍政首腦齊聚之際發動襲擊的可能性。

  不過有人指出,上述組織“至少在馬里”尚無在重大節日襲擊清真寺的太多實例,且以這些組織經驗之老到、手段之毒辣,也不至於草草發動這場弱得近乎兒戲的持刀刺殺,徒然打草驚蛇。

  近來馬里國內不穩定局勢死灰複燃,精疲力竭的法國則已宣佈將自今年年底從馬里北方撤軍,加上經濟、就業形勢嚴峻,令當地社會更加人心惶惶。此時此刻發生這起事件,無論性質、動機如何,都將令這個多災多難的國家雪上加霜。

  從目前情況看,刺殺事件不至於影響公投、選舉等一系列“還政於民”的既定安排,但民族、地區矛盾和經濟、社會危機痼疾不除,即便如期“還政於民”,又能解決什麼問題?

  特約撰稿人|陶短房(專欄作家)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