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3年,虎撲直男再向吳亦凡“宣戰”

2021年07月21日09:05

  文 | 新浪財經 徐默

  編輯 | 韓大鵬

  吳亦凡事件持續發酵,頂流明星從巔峰跌落,各大品牌紛紛與之劃清界限,對他的“討伐”聲音亦不間斷。而在其中,誰戰鬥力最強?除了微博上的吃瓜網友外,或許要數曾與他結下樑子的虎撲直男。

  虎撲再次向吳亦凡“宣戰”

  根據不完全統計,吳亦凡事件爆發後,虎撲官方賬號“虎撲的步行街”連發了超過70條相關微博,頗有向吳亦凡“宣戰”的意味。虎撲社區擁有籃球、足球等垂直板塊,而“步行街”板塊則被稱為“水區”。

  7月19日,“虎撲的步行街”官微發文稱,“利用名氣把女性當消遣,對女性做出任何一個真正男人都不屑的事情,躲在資本和粉絲的後面,等風頭過了繼續做著掩蓋事實,控制評論,告這告那,拉幫站隊,四處發函求下線的事。三年了,還是這樣,現在不要求你做一個真正的rapper了,只希望你做一個真正的有良知的人”,並帶上“虎撲”和“吳亦凡”的標籤。

  隨後,該條微博接連被虎撲籃球、虎撲足球、虎撲影視等組成的虎撲矩陣轉發,同時“虎撲的步行街”也轉發稱:“三年了,虎撲沒有上市,你也沒有變得更好。”除此之外,“虎撲步行街”還轉發了吳亦凡3年前的“Diss track”(嘻哈圈流行詞,指有條理的diss),並配上了一個貓和老鼠表情包:“咋啦,你叫我?”

  另一方面,虎撲自己也成為此次事件的“瓜主”與“輿論影響者”,皆因吳亦凡工作室官方微博聲稱“未曾註冊吳亦凡工作室微信號”,但虎撲卻放出了3年前與“吳亦凡工作室”的微信聊天界面,“打臉”其聲明,此外,還用多種語言轉發“24小時”倒計時,並@吳亦凡要求其做出“正面回應”。

  而在虎撲社區內,吳亦凡事件爆發當晚,NBA決賽剛好休賽,因此社區內的熱帖幾乎全與吳亦凡相關,跟帖數多達幾百頁。同時,官方專門為吳亦凡開通“電鰻資訊”話題,實時關注事件的進展。

  “這兩天虎撲殺瘋了”、“虎撲熱鬧得像過年一樣”,有網友評論稱。也有網友為虎撲“正名”:“因為吳亦凡事件,虎撲和豆瓣第一次並肩作戰”,“希望更多女性真正瞭解虎撲,而不用一味地被帶節奏無腦黑。”

  直男與頂流的恩怨情仇

  虎撲與吳亦凡的糾紛,簡單來說,源自一場66萬“鋼鐵直男”JRs(虎撲用戶的稱呼)“硬鋼”3300萬“梅格妮”(吳亦凡粉絲的稱呼)的網絡“赤壁之戰”。

  2017年,吳亦凡退出EXO回國發展邁入第3個年頭,當時他已是娛樂圈的“頂流”,不僅手握多個國際品牌的代言,在電影作品中也逐步擔正。但在大眾眼中,他們可能更多隻記住了吳亦凡的表情包,“演技差”成為後者的一個標籤。也是在這一年,《中國有嘻哈》橫空出世,吳亦凡以此為抓手謀求轉型。

  吳亦凡創造的“skr”、“你有free style嗎”等迅速成為網絡熱梗。次年,《中國有嘻哈》改名為《中國新說唱》,吳亦凡繼續擔任製作人。

  但在虎撲社區內,JRs對其卻頗有微詞,其後一篇名為“吳亦凡說唱干音”的帖子在虎撲步行街板塊的出現,引爆了虎撲用戶對吳亦凡的群嘲。錄音里,吳亦凡的說唱有氣無力、聲音還有些走調,在虎撲用戶眼中,吳亦凡作為說唱節目的製作人,實力還不如參賽選手,“德不配位”。

  這一條錄音很快出圈至微博,引發了吳亦凡粉絲“梅格妮”的憤怒,“反黑”大軍蜂擁而至,自此JRs和“梅格妮”的罵戰拉開序幕,“吳亦凡 虎撲”的詞條隨即登上微博熱搜。

  當天晚上,吳亦凡亦在微博發文回應,稱“又動了誰的奶酪了?嗬,虎撲不搞體育來搞我,看來真的很閑,厲害厲害。”同時,他發佈了一段清唱說唱片段,也就是前文提到的“Diss track”。

  這也是吳亦凡唯一一條提及到“虎撲”的微博。隨著“正主”的下場,粉絲開始有規模地組織控評和舉報,在這場罵戰中,“虎撲直男”終是敗給了“梅格妮”。

  直男撐不起虎撲商業化?

  正是有著如此的歷史背景,3年後,虎撲直男再次“揭竿而起”。他們的審美標準大致相同,曾“大戰吳亦凡”、“群嘲蔡徐坤”,似乎對大眾造星、粉絲經濟有著天生的敵對和抵製。而在虎撲的男神大賽中,最終的候選者往往是古天樂、劉德華、吳彥祖等更早一輩的男明星。

  虎撲最早的一批男性用戶是伴隨著NBA的流量快速成長起來的。憑藉中美的時間差,當時虎撲的創始人程杭身處美國,通過將NBA的第一手消息上傳至虎撲前身hoopChina上,從而收穫了國內球迷的固定流量。

  而後,虎撲獨家跟進了滯留美國的男籃球員王治郅回國的消息,打開了更高的知名度,虎撲也逐漸成為全國最大的“直男聚集地”。截至去年5月,虎撲的用戶量已經超過1億,活躍用戶達8000萬,其中90%以上為男性。

  然而,虎撲的成在直男,敗或許也因直男。當虎撲需要進一步發展壯大、探索商業化路徑的時候,一定程度上,直男成為了最大的絆腳石。

  有觀點認為,作為垂直社區,虎撲的用戶粘性高,但變現模式單一且缺乏穩定性,尤其是男性的消費力相對較低,社區又以圖文傳播為主,最終限製了虎撲商業化的想像空間。

  2016年虎撲曾在上交所謀求上市,但最終並未成功。從當時的招股書數據可以看到,2015年虎撲已經實現盈利,歸母淨利潤達到3157.65萬元,但其約6成的營收中都依賴於廣告,而包括電商在內的增值業務和賽事營銷業務佔比則相對較小。

  而從去年以來,不管是NBA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在社交平台發表涉港不當言論,抑或是東京奧運會等賽事延後,以及耐克、阿迪達斯等運動品牌陷入棉花事件,都讓本就步履維艱的虎撲更加雪上加霜,一方面用戶活躍度大降,另一方面失去了頭部運動品牌廣告主的收入支援。

  據連線Insight報導,今年上半年,虎撲裁員接近40%,人數從最多時候的900多人減至500人左右。此外,6月下旬,虎撲二次衝擊IPO的輔導工作終止,自2019年3月開始的IPO進程尚未開始,就迎來結束。

  虎撲直男向吳亦凡再次“宣戰”,為3年前雙方的恩怨情仇找到新的發泄口。但對於虎撲來說,熱鬧始終是別人的。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