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裡的革命老區何以共富?浙西南“紅綠融合”解謎

2021年07月22日09:53

原標題:深山裡的革命老區何以共富?浙西南“紅綠融合”解謎

中新網麗水7月22日電(邵燕飛 項菁) “十四五”開篇,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花落浙江。審視城鄉居民收入比1.96∶1的浙江,除了富裕的農村引外界羨慕,同樣讓人好奇的是——深藏於大山腹地、曾為新中國灑熱血的革命老區如何與“共富”願景同頻共振?

  革命老區是黨和人民軍隊的根,是中國人民選擇中國共產黨的曆史見證。1927年1月,中國共產黨在浙西南播撒下第一顆革命火種,開啟了浙西南人民在黨的領導下進行革命鬥爭的偉大征程。1935年春天,中國工農紅軍挺進師挺進浙江,創建浙西南革命根據地,經曆艱苦卓絕的三年遊擊戰爭後,贏得浙江團結抗日的新局面。

援建後的周紮村布朗李採摘道路 項菁 攝
援建後的周紮村布朗李採摘道路 項菁 攝

  浙西南革命老區是全國12個重點革命老區之一。地處浙西南的麗水市則是浙江省惟一的所有縣(市、區)都是革命老根據地縣的地級市。

  為瞭解開上述“謎團”,中新社記者近日深入麗水多地採訪,在跋山涉水、與民交談中發現,革命老根據地大部分位於多地交界的深山,偏居一隅與資源匱乏是製約老區振興的“掣肘”。不過,浙西南革命老區守護著一方“紅色根脈”和“綠色基因”,正在通過“紅綠融合”垂範共同富裕。

先富幫後富 “無中生有”育產業

  治國之道,富民為始。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允許和鼓勵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先富幫後富、先富帶後富,進而邁向共同富裕的目標。這些年來,先天資源稟賦不足的革命老區,也搭乘上了致富的快車。

小忠村一露台上曬著農家收來的乾貨 雷思敏 攝
小忠村一露台上曬著農家收來的乾貨 雷思敏 攝

  盛夏時節,麗水市縉雲縣之東、與台州市仙居縣交界的雙溪口鄉周紮村,緩坡上的百餘畝布朗李迎來豐收,村民們採摘後將一筐筐“致富果”運往市場。周紮村黨總支書記王輝心中明白,若沒有眼前這條180多米的石板路,採摘不會那麼順利,收成也不會那麼高。

  雙溪口鄉21個自然村中有15個是革命老區村。為幫扶革命老區致富,2019年以來,“先富者”浙江寧波一煉化公司結對幫扶周紮村,包括在村里建起30畝現代化鋼架大棚櫻桃基地、1300平方米葡萄長廊等,共計幫扶164萬元。

  “今年我們還改造了縉雲縣首家民間軍品收藏館,今年以來已接待遊客超2萬人次。”王輝介紹,遊客的湧入有效帶動了農家樂、水果採摘等業態發展,紅色文化與綠色生態交相輝映。

  回望過去,不論是“山海協作”還是“百億幫扶致富”行動,浙江一直是“先富幫後富”的踐行者。而承載著革命精神的革命老區人民深知,致富的“火種”點燃後,最終要靠自己經營維繫,而產業就是“長久之計”。

  兩省三縣交界地——景寧縣毛垟鄉曾是閩東紅軍獨立師二縱隊的遊擊區,從縣城驅車前往該鄉的63公里途中,山路迂迴曲折,靈山秀水一路相伴。毛垟鄉毛垟村的入口處,田野里20多畝苔蘚基地十分惹眼。

  “鄉村振興還是要靠產業,幾年前專家考察毛垟後告訴我們,這裏非常適合種苔蘚。於是我們‘無中生有’開始試種苔蘚。”毛垟鄉黨委書記雷曉華介紹,去年忙碌的時候有100多位村民參與苔蘚種植和生產,不僅增加了留守村民的收入,還為村集體增收開拓了新路。

吳佘村的村民們悠閑納涼 項菁 攝
吳佘村的村民們悠閑納涼 項菁 攝

  2020年毛垟村的村集體收入達到28萬元,其中苔蘚產業收入是主要來源。而今,當地苔蘚民宿、苔蘚農家樂等業態逐漸火熱,窮鄉僻壤迎來蝶變。“找到契合鄉村發展的業態十分不易,我們就是希望‘以紅引客,以綠留客’帶動鄉親們致富增收。”雷曉華說。

補齊公共服務短板 謀全生命週期“富裕”

  今年國務院印發的《國務院關於新時代支持革命老區振興發展的意見》指出,補齊公共服務短板,增進革命老區人民福祉。在浙西南革命老區,“紅綠融合”正成為“改善民生”的引擎。

  龍泉市西北邊陲、浙閩兩省交界處,曾經曆烽火歲月的住龍鎮住溪村,如今是藏於綠水青山的遊客“打卡地”。長達440米的紅軍街上,6000餘盆鮮花競相綻放,家家戶戶門前的小水塘里鯉魚悠閑遊弋,沿街垃圾分類全覆蓋,還可見麗水農村電子商務二維碼等。

  不少村民抓住“家門口經濟”,開起了民宿或小賣鋪。“以前很少有人來,現在是一批一批團隊走進來。”78歲張望平欣喜地說,他和妻子經營著由自建房改造的民宿,這些年來,他們目睹了村子從基礎設施落後到配套服務健全、從冷清到熱鬧的轉變。

  在麗金台溫四地邊境的縉雲縣三溪鄉,該鄉黨委書記盧錦亮介紹,“為助力革命老區的鄉村振興,我們今年爭取到100萬元浙江省級紅色村莊補助經費,用於革命老區道路提升等基礎設施改造,也為困難民眾帶來愛心服務。”

  共同富裕是物質生活與精神生活的全面富裕。革命老區大多地處偏遠山區,老年群體數量相對龐大。如何讓村民“老有所享”,實現“人的全生命週期”嗬護,浙西南革命老區進行了探索。

  在這片紅色熱土上,由8名老奶奶組成的“600歲老人山歌隊”非常出名。記者見到“鄉土明星”時,她們身著統一的服飾,正在鄉村文化禮堂舞台上一邊唱著紅色曲目,一邊有節奏地敲打著自製的竹筒拍,一個個精神矍鑠、信心十足。

  “現在日子好了,大家一起唱歌,越唱越高興,豐富了老年生活。”“600歲老人山歌隊”隊長潘月蘇已有78歲,不過她覺得:“自己一點兒也不老”。

  治國有常,而利民為本。浙江省委十四屆九次全會提出,共同富裕美好社會是人的全生命週期公共服務優質共享的社會形態,要有效擴大高品質公共服務供給,有效破解優質公共服務共享難題,顯著提升公共服務質效,形成群眾看得見、摸得著、體會得到的幸福圖景。

體製機製改革破題 因地製宜“縮差距”

  共同富裕是一個美好的願景,更是一場深刻的社會變革。在改革開放先行省浙江,浙西南革命老區也持續破解“改革”密碼,不斷深化有助於共同富裕的體製機製變革。

住溪村的紅軍街一幕 項菁 攝
住溪村的紅軍街一幕 項菁 攝

  青山隱隱水迢迢,藏匿於山水間的遂昌縣曾創造了浙西南革命史上關鍵的“四個第一”(即浙西南第一個中共支部、浙西南第一個縣委、浙西南第一支革命武裝、浙西南武裝鬥爭第一槍),是浙西南革命的“紅色搖籃”。這樣的“革命基因”也為山區縣發展,提供了改革的魄力。

  在該縣三仁佘族鄉,由8個行政村抱團成立的“強村公司”每天忙碌著發貨。小忠村是參與者之一,該村黨總支書記程衛星說,他們創新“黨支部+強村公司+農戶”共建共享共融模式,通過上門收購筍、茶葉、黃米粿等優質農產品,將其統一包裝成公司品牌,再通過電商等方式帶動山區優質生態農產品外銷。

  富民先強村,遂昌縣農村數量多、規模小、資源較分散,而“強村公司”的新模式幫助偏遠農村實現了從“單打獨鬥”到“抱團取暖”的蝶變。

  在青田縣西北部章村鄉吳村村,2.5公里河道穿村而過,30畝蓮藕園內蓮花安靜地盛開,這幅美景得益於該鄉推行的“河權到戶”改革。2015年起,當地村民將轄區的河道經營權承包到戶,變政府治水為全民治水,守護了美麗家園。

8名老奶奶組成的“600歲老人山歌隊”正在鄉村文化禮堂排練 項菁 攝

  “我們建立了集保潔、漁業、采砂、建設等為一體的河道開發與管理長效機製,努力實現政府、村集體、承包戶、村民等多方共贏。”章村鄉黨委書記李平說。

  放眼數字經濟強省浙江,數字化是撬動該省各領域改革的引擎,其也成為浙西南革命老區通往共同富裕的“船”和“橋”。

  海拔450米的青田縣禎旺鄉吳佘村遠教廣場上,一塊數字大屏顯示著村莊的“三務公開”等信息。“革命老區也要跟上數字化改革的腳步。”禎旺鄉黨委副書記、鄉長黃倩介紹,這塊數字大屏背後是一套數字駕駛系統,意在讓山裡的黨建引領更加智慧、網格管理更加高效。

毛垟村的苔蘚基地 項菁 攝
毛垟村的苔蘚基地 項菁 攝

  事實上,麗水市還在全國首創編製了《浙西南革命精神弘揚和紅色資源價值轉化規劃》等,以“硬核”製度守護紅色根脈與秀山麗水,讓革命老區的“紅”與“綠”不斷融合“聚變”。(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