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能總部被拆 前首富李河君何去何從?

2021年07月22日20:07

原標題:漢能總部被拆 前首富李河君何去何從?

本報記者張英英吳可仲北京報導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樓“拆”了。

近日,有消息稱,漢能總部位於北京奧林匹克森林公園北園(以下簡稱“奧森北園”)的辦公樓被拆。

辦公樓外被拆下來的設備散落一地。張英英/攝影

7月19日,《中國經營報》記者來到原漢能奧森北園的辦公園區。一眼望去,園內滿目蔥鬱,臨近傍晚顯得格外靜寂。辦公樓大門前被拆的光伏(發電)幕牆無序雜亂地扔在地上,狼藉一片,甚有幾分落敗感。

被拆除的光伏幕牆設備。張英英/攝影

“趕快出去。”當保安發現記者時,一邊驅趕一邊說,這裏已經沒辦公人員了,一週前就開始拆了,要重新裝修,換了一家公司。

位於北京“北中軸”兼具光伏建築一體化(BIPV)風格的漢能奧森北園辦公大樓,曾是中國首富李河君選中的風水寶地。在過去十年里,它見證了漢能最輝煌的時刻,也見證了李河君跌落神壇的至暗點滴。

上世紀90年代,我國水電行業風生水起,混跡生意場不過數年的李河君趁機通過收購入局。到21世紀初,李河君收購的水電站規模已經由幾千千瓦級增大到百萬千瓦級,地域從廣東擴大到全國多地。

一系列收購案中,較為典型的就是李河君從國資手裡拿下的雲南金安橋水電站。該水電站總裝機300萬千瓦,比葛洲壩大10%,總投資200億元,是彼時全球最大的民營水電站,也一度成為漢能重要的“印鈔機”。

2009年,彼時“三頭在外”的光伏產業仍未從金融危機的衝擊中緩過來,李河君又一腳踏進了薄膜光伏發電領域。當時,“光伏教父”施正榮質疑薄膜技術路線而改選晶矽技術路線,但李河君在薄膜光伏發電領域卻猶如一艘巨輪極速駛向浩瀚深海處,並在全國各地織網佈局。

自2011年登陸香港資本市場後,漢能市值一度突破3000億港元。2015年2月,李河君以1600億元人民幣的個人財富被《胡潤財富》評為“中國大陸首富”。

但好景不長,2015年5月20日,漢能遭遇做空。不足半小時,上市公司市值縮水47%,幾近腰斬,隨即停牌。“到2015年底,市值損失了1400億元至1600億元。銀行抽貸好幾百億元,授信也不給了,那半年總共2000億元沒有了。”李河君曾回憶稱。

與此同時,2014~2017年,在中國利好政策支持下,尤其在度電補貼刺激和“領跑者”計劃推進下,中國光伏行業迎來突飛猛進的發展。其中,光伏晶矽技術路線憑藉發電效率高、成本低等優勢,產業化規模達到前所未有的巔峰,並逐漸將薄膜技術碾壓在潮流之中。

漢能的薄膜聲音逐漸走弱,但並未消失。過去數年間,漢能為光伏產業的滲透與壯大做出了一定貢獻,其“漢能大了,霧霾就少了”的廣告語正是其宣傳的寫照。同時,李河君也將薄膜光伏從一個“概念”變成現實,並進入公眾視野。用李河君的話說,“我們(漢能)創造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行業——薄膜太陽能行業!”

2017~2019年期間,漢能在北京還發佈了薄膜光伏新產品——漢瓦和漢牆等產品,顛覆了人們對傳統玻璃、牆和建築的想像。但是,彼時光伏建築一體化的市場並未打開,想法近乎“概念”。

2019年6月11日,漢能宣佈從香港資本市場完成私有化,並計劃回歸A股。這讓外界看到了其似乎跨過“鬼門關”,東山再起之勢。

然而,僅僅數月,漢能被曝出售金安橋水電站,拖欠員工工資、社保等消息撲面而來,陷入資金鏈斷裂危機。

據澎湃新聞報導,當年8月,漢能出售金安橋水電站的消息便傳出。11月,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就正式掛出金安橋水電站有限公司相關拍賣公告,但截至12月10日10時拍賣結束,均因無人出價而流拍。

當年10月,一位原漢能離職員工曾告訴記者,這一年員工離職太多了,多達上千人,還拖欠自己十多萬元。對此,李河君發佈致員工的一封致歉信坦陳,在資金調配和現金流上確實遇到了很大的困難,資金非常緊張,並透露拖欠薪資等問題正在積極協調解決。

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多數光伏企業在曆經短暫衝擊下迅速燃起,到了世紀大風口——碳中和。並且,光伏建築一體化的潮流之風吹遍了中國大江南北,一時間新玩家蜂擁而至。

對比之下,漢能的光伏建築一體化引領者的角色已被取代,其與部分員工的薪資糾紛仍未解決,同時回歸A股的消息也遲遲沒有到來。不僅如此,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漢能各地部分公司加速破產清算,一些項目被曝爛尾,如浙江長興漢能、廣東漢能。上述原漢能離職員工告訴記者,各地漢能公司基本已資不抵債了。

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2021年3月15日,北京世奧森林公園開發經營有限公司(簡稱“世奧公司”)以租賃合同糾紛為案由起訴北京漢能光伏技術有限公司和原漢能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漢能方”),正式開庭。案件信息顯示,2011年以來,世奧公司與漢能方簽訂租賃奧森北園三棟建築等相關合作協議,然而到2019~2020年漢能因未及時付租金和違約金,被給予斷水斷電,並要求騰退。

直至近日奧森北園漢能總部辦公區開始被拆,上述原漢能離職員工告訴記者,目前部分老員工去了一家位於北京市朝陽區的北京啟佳智能裝備有限公司,該公司也與漢能存在一定關係。

對此,記者致電北京啟佳智能裝備有限公司求證,但電話被直接掛斷。天眼查信息顯示,北京啟佳智能裝備有限公司成立於2016年,向上穿透的大股東為利達晟(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後者背後的股東為李麗金(持股95%)、翟炳賤(持股5%)。

“急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對於漢能和李河君,業內評價毀譽參半。李河君曾對外表示,“我第一不會‘跑路’,第二我會把薄膜發電這個為子孫積德的事業堅定地做下去……哪怕最後只剩下我一個人,我也一定要把這項事業堅持到底,甚至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如今,壯誌猶言在耳,但已是物是人非,令人不勝唏噓。

(編輯:董曙光 校對:張國剛)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